69书吧 > 堕仙 > 第70章 幽夜探古寺颓圮,暴恶鬼是名罗刹

第70章 幽夜探古寺颓圮,暴恶鬼是名罗刹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回幽夜探古寺颓圮暴恶鬼是名罗刹

    入夜时分,印晖微服带了三名贴身侍卫,策马前往城东檀木巷。印云墨因伤势未痊愈还不宜独自骑马,便与其中一名侍卫共乘一骑。

    刚出了内城不久,见一队骑兵手持火把,拦在街道正中,领头的年轻将领不过二十出头,眉宇俊朗,雄姿英发,身披亮银山文甲,臂弯里挟着兜鍪,正板着脸看他们。“陛下!”他用抱怨的语气问,“如此紧要的差事,为何不叫上我?”

    印云墨从侍卫背后探出头,登时笑起来:“哟,我家乖玄孙儿。”

    印晖沉下脸:“胡闹!秦阳羽,朕命你戍守京畿,掌管三大营的兵马操练,你擅离职守,跑这里来做什么!”

    秦阳羽驱马上前几步,毫不退缩地反驳:“皇上命我戍守京畿,驱除邪祟、保护民生难道就不是我的责任?还有,皇上曾亲口对我说过,若还有并肩作战的一日,愿将后背托付于我,难道只是一句戏言?”

    印晖被他问得面色一僵,哑口无言。

    秦阳羽堪称大胆狂悖的言辞语气,叫皇帝身后的三名紫衣卫直接变了脸色,伸手去拔腰间的奉宸刀,却被印云墨笑眯眯地按住:“皇上都不生气,你们着什么急。”

    “反正无论如何,今晚得带上我。”秦阳羽朝印云墨使了个“快帮我说话”的眼色。

    印云墨无声做口型:叫我祖爷爷。

    秦阳羽撇了撇嘴,恶狠狠瞪他:没门!

    印晖看他两个眉来眼去打机锋,不知为何心底有些不快,对秦阳羽道:“回去!否则治你不奉君命之罪!”

    秦阳羽迎难而上道:“皇上要治罪,也等我陪你们走完这一遭再说。我见过现场的骸骨,想必是极厉害的妖邪,皇上只带了几名随从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浪荡王爷,能管什么用?我虽不成器,敢为马前驱,还请皇上允准!”

    印晖被他弄得心烦,也知道他的刺儿头性子犟得很,只得低声解释道:“此去凶险,又不宜多带兵卒,秦阳家唯你一脉,朕不想你有什么闪失。”

    秦阳羽微微冷笑:“皇上不怕凶险,难道我怕?此番不带上我,便是嫌弃瞧不起我。”

    印晖在军中从来杀伐决断、说一不二,却因与秦阳羽在北漠草原上那一番并肩携手、生死与共的同袍经历,对他总有种不同于其他臣子的幽情,因而容忍度也特别高。事已至此,他也只好退一步:“你带两个亲卫,跟着朕。”转头又问印云墨:“此去人数有限制么,是否会影响你施法?”

    印云墨道:“无妨,八个人……八是个好兆头。”

    印晖这才稍微放了心。秦阳羽争赢了,得意洋洋地点两名亲卫后跟过来,朝印云墨做了个鬼脸:不叫,就不叫!

    一行八人继续策马前行,半个多时辰后,终于到达东城边上的檀木巷。这一带本就偏僻少人,深夜时分更是寂静,只有咻咻的风声穿堂而过。巷子尽头的土坡上,果然有一座破败的寺庙,屋檐凋零、围墙颓圮,院里荒草丛生。秦阳羽抬头看庙门上方残缺的牌匾:“这写的是啥?”

    “是梵文。”印云墨说着,示意众人下马,徒步走进庙门。寺庙占地不大,前后不过两进,清冷月光从正殿屋顶的几处破洞洒入,依稀勾勒出两侧几尊神像的轮廓。秦阳羽三两下拂去雕像上的蛛网与灰尘,用火把照了照:“蛇首人身,还有条长尾巴!这是什么妖怪?”

    印云墨一边答:“大蟒神摩侯罗伽,八部众之一,是佛法的守护者。”一边下意识地在腰后撩了撩,什么也没摸到,莫名松口气。

    在昏黄火光映照下,摩侯罗伽像显得异常阴森可怖,秦阳羽又照了照其他几座奇形怪状的神像,嗤之以鼻:“什么八部众,一拨儿的妖魔鬼怪!”

    印云墨失笑:“话不能这么说,婆罗门教是小乘佛教的前身,释迦牟尼在成佛之前,敬拜的也是梵天。”

    “梵天?”

    印云墨示意众人看正殿中央高台上头戴王冠、四面四臂的主神像:“就是这位四面佛,本是婆罗门教的主神,后来释迦牟尼发展了佛教,便将他降为护法神。”

    “异国之神,与我大颢并无德泽,除了番邦行商,也没什么人信奉。”印晖绕着佛像走了一圈,忽然发现蹊跷之处:“这佛像的两只脚掌如何悬空了,离底座尚有数尺距离?你看他端坐莲花台,却不上不下地抬着两只脚,不嫌累得慌?”

    印云墨颔首:“皇上明察秋毫,果然找到了不对劲之处。这梵天的足下,本该踩着夜叉与罗刹的。”

    印晖问:“夜叉,罗刹?不都是传说中的恶鬼么?”

    “夜叉与罗刹,本是从梵天的两只脚掌生出。罗刹又被称为‘暴恶鬼’,飞天遁地、力大无比,以人血肉为食,传说男罗刹黑身绿发红眼,十分狰狞丑陋,女罗刹却姝美至极。”

    秦阳羽当作志怪听得有趣,插嘴问:“那夜叉呢?”

    “夜叉又名‘捷疾鬼’,有地行夜叉、虚空夜叉、天夜叉等类属,头生双角,有利爪獠牙,看面貌却是俊美勇健的青年。夜叉有正邪两/性,既啖人、也护法,既害生灵、也赐恩福,因而被梵天收为护法众神之一。据说夜叉与罗刹天生不合,相互敌对与吞噬,相较之下,天竺人觉得夜叉比罗刹友善,便称之为‘真诚者’。”

    “还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秦阳羽嗤笑,“好个亦正亦邪、既吃人又赐福的护法夜叉。”

    印晖却皱眉沉思,片刻后灵光一闪:“骸骨间找到的绿线!墨皇叔,你说罗刹绿发红眼,那几根奇异的绿线,会不会就是罗刹的断发?”

    印云墨颔首:“之前我正有此怀疑,所以打听城中是否有婆罗门寺。你们看这座梵天佛像,足下踏的罗刹早年受了香火供奉,引魂入体,生出了灵智,但一直被梵天像镇压着,因而从未作祟。如今寺庙荒废没了香火,神像也破旧败坏了,这尊罗刹饥饿难忍,便趁机逃离桎梏,在城中袭人而食。”

    印晖忙问:“墨皇叔既已知晓真相,可有法解,将那罗刹诛杀?”

    “依我目前的实力,诛杀罗刹有些强人所难,不过将他引诱过来,重新封印于梵天脚下,倒是有几分成算。之后皇上可以重建寺庙,再供香火;亦可以祭天告神,拆除寺庙,便不会再作祟了。”

    印晖听了觉得可行,便道:“如何引诱、封印,需要哪些人力物力,墨皇叔但说无妨。”

    印云墨想了想说:“我需要以五雷号令牌、道经师宝印、敕召万神令旗、三清铃、震坛木、天蓬尺配以朱砂所书的符箓,总共七样法器,布一个与梵天神像相连的法阵。只要那罗刹踏入法阵,便可将其封印后重新镇压在神像脚下。但有一点,为了保证法阵的效力,布阵之地不可离梵天像太远,至多不超过一里地。”

    “一里地,差不多是从这寺庙到巷口的距离。”秦阳羽伸手比划了一下,“问题是,罗刹既然费尽心力逃离寺庙,定然对此地心存忌惮,如何能再将其引回来?”

    “这正是计划最关键之处。”印云墨朝印晖拱了拱手:“我想借助天子之威,颁布京城宵禁令,不许任何人在戌时以后出门,即使是巡逻的兵卒,也必须二十人以上结队而行。如此最多十日,罗刹轻易得不到吃食,便要冒些风险,入屋袭击或者当众袭击。倘若此时,有一受伤落单之人,流连于这檀木巷附近,你说罗刹闻血味而来,会不会忍不住出手?”

    “好主意!咱挖个陷阱摆上肉,就不信逮不着饿虎。皇上,臣请当这个诱饵!”秦阳羽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之态。

    印晖瞪他,不怒自威:“胡闹!朕麾下数十万大军,难道找不到一个自愿当诱饵的,竟要龙虎将军亲自出马?你的奏请朕不准,再多提一句,就去诏狱里蹲到此事了结!”

    秦阳羽见他说得斩钉截铁,知道彻底没戏唱,只得悻悻然闭嘴。

    “皇上——”印云墨刚开腔,印晖转头温声道:“朕知道墨皇叔想说什么,但京城之中,身上带伤者众多,怎么也轮不到堂堂皇叔去履危蹈险。墨皇叔只需将法阵布置好即可,其余的交给朕来安排。”

    这一硬一软的态度,让两人都无话可说。

    一行人走出寺庙,策马返回内城。接下来的数日,京城宵禁且力度极严,若有犯夜者,无论何身份地位一律笞二十。连王孙公子都挨了打后,再无人敢戌时以后出门。街市上的铺子也纷纷在天黑后落灯歇业,家家关门闭户,偌大帝京入夜后如同一座鬼城。印晖又命人去各大道观征收那些上了年头、内蕴法力的法器,不多日便将牌、令、旗、铃、木、尺、箓七种法器凑齐,交给印云墨。

    印云墨领了一队侍卫,悄无声息地在檀木巷中的一棵大槐树底布下法阵,并以障眼法将定阵法器掩去踪迹,看起来与原先草丛并无两样;又亲自指导七名身强体健、阳气旺盛的侍卫修习天罡禹步,险些累得旧伤复发。印晖心有不忍却又不好阻拦,赐了一大堆侍从与珍稀药材,天天玄参燕窝滋补着,把他养得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懒骨头又多长了好几根。秦阳羽自觉无用武之地,整天气呼呼地缠着印云墨要学道法。印云墨逗他道:“叫声祖爷爷,我便倾囊相授。”秦阳羽答:“呸!”

    如此风平浪静地过了九日。第十日入夜,下了一场倾盆大雨,直至三更,雨势转小却仍未停歇。

    城东安平坊,一名穿蓝色布衣的青年男子撑着油纸伞,手提一盏纸罩被雨水几乎浇烂的气死风灯,跌跌撞撞冲到路旁屋檐下,搁了伞去敲紧闭的门:“大夫,我是求医的,快开门啊!”

    敲了许久,门内方才有了动静,一个老者声音隔着门扉道:“后生,你回去吧,半夜三更不方便开门,怕冲了邪祟,你等天亮再来。”

    男子捂着血流不止的胳膊,哀求道:“大夫,我跑了好几里地才找到一家医馆,你行行好,开门让我进去吧。我起夜时不慎摔一跤,被打破的瓦罐碎片扎伤,血怎么也止不住,怕是挨不到天亮。”

    老者迟疑片刻后叹气:“不是老夫见死不救,天家下令夜里不得外出,也不得随意开门,老夫不敢违令。再说,你被瓦片扎伤胳膊,想来不是什么要命的伤,拿布条裹紧,天亮再来吧。”

    男子又求了几句,门内毫无声息,只得捡起伞,带着恼怒与失望离去。走到檀木巷口,伞面哗啦一下破裂开来,雨水浇了他满头满脸。他忍不住咒骂一声,顾盼左右见一棵大槐树枝繁叶茂,勉强可以避雨,便拿手掩着烛光黯淡的气死风灯,加紧脚步朝树下跑去。

    背靠树干坐在湿漉漉的地面,将熄未熄的烛光勉强照亮一身之地,周围尽是淅淅沥沥的雨声与潮水般浓重的黑暗,男子疲惫地抱着胳膊,将灯笼夹在双腿间,闭目小憩。

    不久后,灯笼内的烛光呼哧一闪,彻底熄灭。幽暗中,一条黝黑粗壮、爪尖如钩的手臂,沿着树干缓缓探下来,爬过男子沉睡的脸,一把扼住他的咽喉,将整个身躯猛地向上方提起!

    “——起阵!”远处,一个清朗的男子声音如疾雷冲破黑暗雨夜。七道灵光乍然冲天而起,五雷号令牌、道经师宝印、敕召万神令旗等七种法器悬浮于半空,彼此间以散发白光的符文咒语相连,构成一个以大槐树为中心、方圆十丈的镇邪法阵。

    茂密的树冠中传出一声似兽非兽的狞恶嗥叫,男子身首分家的尸体随即“噗通”掉落下来,血光四溅。

    污血溅在法阵上,使得灵光一阵扭曲暗淡。印云墨皱眉,叫道:“变阵!”

    七道身影凌空翻腾,落在树旁,一人捧起其中一样法器,脚踏禹步,于法阵中滑动转折,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法阵灵光重又亮起,比方才更加炽烈。树冠中咆哮连连,仿佛一头困兽被逼到极限,在做最后的挣扎。

    数十丈外的矮墙后,印晖与秦阳羽带着一众侍卫屏息凝视,眼见形势于己方有利,不禁面露喜色。

    法阵灵光亮到极致,猛地收缩成一团光茧,流星般投入巷子尽头的寺庙。秦阳羽当即叫道:“成了!快去正殿看梵天像脚下!”一群侍卫簇拥着印晖,朝破败寺庙赶去。

    印云墨一个愣神,就落在了众人后面。扶着潮湿的斗笠边沿,他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不是法阵,法阵没问题;也不是那个甘愿做诱饵赌自己一命的死囚犯,究竟是什么……是树冠里的嗥叫声!不像罗刹,倒像是普通妖兽!

    与此同时,一只指尖长而锋利的手从后方伸过来,扣进他肩膀的血肉之中。

    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便在风声呼啸中,被急速拖进了身后的漆黑幽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堕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射并收藏堕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