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崩坏康熙朝[清穿+红楼] > 第34章 祖孙会

第34章 祖孙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据说皇帝是个全年无休的苦逼职业,尤其是清朝皇帝,一方面学了明朝那样不设宰相、什么鸡毛蒜皮事儿都要御批的繁琐,一方面又吸取了明朝亡国的教训——

    例如十分深信明朝灭亡是因为皇帝怠政等,于是立下好些繁琐得要命的规矩,例如皇子读书时候的一百二十遍啦,什么皇帝整年只得那么几天正式假期、假期里头还各种典礼各种大宴各种仪式啦……

    总而言之,这些规矩对于后头那些太平皇帝约束力如何不好说,但用在康熙雍正身上,据说是真的一不小心就能忙死个人的(雍正爷也真的忙死了),也据说,放假的时候也不见得比不放假的轻松,有时候甚至能更忙……

    据说……

    贾娇娇:什么“据说”不据说的,根本都是放、放……放那个气!

    谁说的皇帝放假会比不放假更忙啊?

    谁说的女人四十如狼似虎、男人四十力不从心啊?

    老娘四十岁的时候会不会如狼似虎不一定,这康渣渣妥妥四十还是饿狼再世啊!

    天天闹腾,夜夜折腾!

    天天从晚膳过后就开始折腾人,忒么滴这清宫两膳制的晚膳时间简直早得不合理啊!

    每天早上起床之前还要再战二三回,忒么滴老娘就算兑换了那什么什么名器特质,那地方也不是铁打的好吗!

    见鬼的你不怕铁杵磨成绣花针,老娘还怕磨穿孔呢!

    说起来真心都是泪啊,贾娇娇这人傻是傻了点,但一开始没听出“用药”用的是啥药,也没那个狗鼻子去闻出啥是啥是真,可那药喝的时机——

    除了第一天之外,康渣渣可真好意思,每次折腾结束、哪怕她都给折腾得晕死过去了,也必要立刻将她弄醒灌药,连等到睡够了自然醒来再吃都不成,还总是晚上晕睡前灌一碗、早上折腾后再灌一碗的,再加上这个渣渣还一副十分体贴纵容为你好的模样,说什么“这种立刻喝的不太伤身”……

    如此这般,即使是个智商真只在及格线上徘徊的,也该猜出点儿什么了。

    更何况贾娇娇虽总说蠢啊傻的,智商本身问题其实不大,高考那会子还是妥妥上名校的分数呢,不过是心眼儿上有所不足罢了。

    猜出了那药都是啥药之后,贾娇娇虽反有一种松了口气的纠结,但她不愿意生孩子是一回事,即使这身体搞坏了,也有把握在和原身换回来之前给养回去、甚至先勾着康渣渣怀上一个只等原身回来生也是真,可明明一颗d级商品购买机会就能买一大堆的避孕药就能解决的问题,非得逼着自己晚一碗早一碗地喝苦汁子,傻子才乐意哩!

    再说一直这样无名无分的,虽然贾娇娇自己不觉得什么,却不免要为换回来之后的贾大姑娘考虑——

    这让她委身给个渣大叔做小已经够不好意思了,贾娇娇还能哄自己一声不过迫不得已,但要真让那渣渣将没名分和爽完即刻浇毒水灭种子弄成习惯,让贾大姑娘回来之后无法自处,可就真不是贾娇娇的本意了。

    这不,不过区区两三天,贾娇娇就从原本能一觉睡到晚膳时分,还要因着意外挨砸才醒过来的大懒虫,变成了午时初刻之前就能勉强挣扎起来的小懒蛋了。

    别看还是懒字辈,架不住康渣渣一天比一天能折腾,贾娇娇对自己的改进成果还是颇为满意的。

    这么眼瞧着,虽然在年内起早儿去请安已经不能,但赶在正月开笔开玺大典前,总是能的。

    ——至于说为什么非得赶这个时间?

    ——还不是为了给渣渣帝一个“朕不过难得假期,才在乾清宫中赏识一二,聊作终年忙碌之休闲,非沉迷女色也”的台阶嘛?

    贾娇娇觉得自己简直是魂穿者中的良心代表,虽然不小心给贾大姑娘留了个惨遭猥琐老牛啃干净的境遇,但这头老牛乃是当今世界最金贵的牛之一,再加上这样事事想着为贾大姑娘回来后周全的自我委屈,简直是良心中的战斗机!

    往日喝碗感冒凉茶也要亲妈劝傻爹哄的贾娇娇,仰头闷下一碗味道苦又怪的汤药,觉得自己真是萌萌哒。

    然后,转日,除夕宫中大宴,贾老太太顾嬷嬷,却让贾娇娇明白了,什么才是战力非凡。

    那一天,虽冰雪皑皑,却也难得风和日丽,到了大宴时候,更是满目华服美饰、满座皇亲贵胄。

    如顾嬷嬷这样说是国公门第,却还没脱了包衣籍的尴尬人家,席位本是连宫中娘娘都挨不上,更别提万岁爷这等天下第一尊贵人了。

    可谁让,这天下第一尊贵人却是顾嬷嬷奶出来的呢?

    顾嬷嬷几年未曾入宫,这腊月初就来一次,除夕夜又来一次,康熙欣慰奶嬷嬷身体康健的同时,少不得也要忧心这大宴上的劳累,又有梁九功十分乖觉,主子爷无暇分身的时候,他少不得将事情圆满在前头,皇帝举杯三次后,他就让小徒弟悄悄儿将老人家送到后头配殿的小次间里,又让人请了贾娇娇来。

    贾娇娇今儿不用陪膳,正乐得歪在炕上歇息,不想兰香忽然传话说她家里老太太来了,一时也没想那许多,不过是将歪得有些乱的辫子重新梳齐整,再换件衣裳也就罢了。

    贾娇娇到的时候,老太太正和顾问行说着话:

    “……兄长原先宗族龌蹉也是繁琐,您懒得再从族里过继香火的心情我也知道,也并不觉得您换了母姓只说顾家子有甚不妥,但一个人到底孤单,即便不从族里过继,外头孤儿许许多,主子爷再如何励精图治也防不住恁多狠心父母,你只管挑几个合眼缘的养在宫外宅子里——

    反正那宅子本也是主子爷跟前过了明路的,您虽难得去享用一回,偶尔出去,有三五儿孙膝下嬉闹,也是个热闹……”

    顾问行就笑了:

    “罢了,什么孤儿族亲的,我也不指望了。你我兄妹一场,虽无血缘之亲,却有多年扶持之义、共侍主子之情,难不成不比那些个强些?别的不说,赦儿总还是个孝顺的,姿姐儿也是个好孩子,前儿还给了我一对护膝一个手筒做年礼,就是……”

    贾娇娇听到这里,不觉往前探了探头,正好给房间里头的暖意熏得一激灵,俩老头老太太齐齐望过来,那一眼的凶厉不曾流于表面,但隐藏在两双寻常老人眼底的气势,让贾娇娇这样不擅察言观色的都本能觉得危险。

    好在很快顾问行就笑了:

    “是姿姐儿啊?我想着你也该到了,只怎的不进来?”

    老太太更是忧心:“怎么不加件披风?可别冻着了。”

    又道:“冷着了没有?让人熬碗姜汤来?可需要开几剂汤药散散?你可别大意,真冷着了可不许往主子爷跟前凑,过了病气看哪个饶你?”

    贾娇娇嘴角抽了两抽,心想我凑不凑有啥?您这话该和那渣渣说,虽然名器炉鼎是享受,但也没得这样一日恨不得来七回的享受法!

    然这话她也就是想想,再厚脸皮也没真好意思和老太太说,只得讪讪应了:

    “就是我们那府里,丫头们患病也是要移出去的,我自然不敢误了万岁爷……”

    老太太稍觉满意,:“罢了,就你这笨手笨脚没规没距的,想来主子爷也不稀罕你往跟前凑,只你自己需事事谨慎些罢了……”

    贾娇娇嘴巴又抽了抽,心想老太太您错了,那渣渣可乐意往我跟前凑了,简直是一晚上不来个三五回就睡不着、早上不补一发就没精力的黏糊呢!

    当然这话她更没好意思说就是了。

    一边顾问行却不知怎么的,眼角仿佛也抽了一下,但又什么都没多说,之前说到一半儿的话也没说下去,正巧老太太也想不起来追着他问那“就是”后头都是啥,他就乐得闲坐一边,看老太太一边嫌弃一边心疼地叮嘱孙女儿,自己悄悄招来一个小太监:

    “天色虽还有些光,这屋里到底暗了些,多点几根大烛,也让顾嬷嬷仔细看看孙女儿。”

    又可巧机灵的小太监奉上姜汤,顾问行亲自端到炕桌上,老太太果然停了絮叨,转而道:

    “快喝了发发汗,你……”

    说话间就着大亮的烛火,正面看向贾娇娇的脸,顿时呆住了:

    “你、你……你是服侍了主子爷了?”

    贾娇娇讪讪一笑:“我不就是进来服侍万岁的嘛……”

    老太太咬牙:“别和我打马虎眼,你知道我说的是哪回事。”

    又埋怨顾问行:“兄长管着敬事房,可怎么也不和我通个声儿?这,这主子爷看得上大丫头,自然是好事儿,但这丫头素来是个傻的……”

    顾问行叹了口气:“可不就是个傻的吗?敬事房至今没有记录呢,你说这事,我可如何与你说?”

    老太太脸色大变:“敬事房没有记录?这,这、难道是大丫头有什么不妥当?”

    顾问行摇头:“主子爷对咱们姑娘倒是挺好的,就是不知怎么的,没急着让咱们姑娘去请安,倒是让人先进了药——你放心,除了第一回的是惯例汤药,后头都是特特吩咐过温和不伤身的。”

    老太太听了最后一句,面色才稍微和缓了点,却还是惴惴:

    “主子爷倒还怜惜这丫头,可这事儿,总不是个事啊?”

    顾问行叹了口气,俩老就商量了起来,但后头言语隐晦,贾娇娇委实听不懂其中机锋,又肯信他们至少此时此事不会害自己,也不舍得为此用个心理探测券,只得在一边小口小口抿着姜汤,偏忘了说一说她喝药的缘故,平白让俩老脑补了许多、筹谋了许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崩坏康熙朝[清穿+红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子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子乔并收藏崩坏康熙朝[清穿+红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