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084:错章,勿订,下午覆盖

084:错章,勿订,下午覆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是。”猴子忙不迭应了声,也知道他这次当真是动了怒,说话的语调都少了平素的混不正经,特别正式。

    他正经起来程谦总有点接受不了,别扭的看了他一眼。

    猴子就挑眉对他笑了笑。

    “嘁。”程谦声音小小,说话间朝着他翻了个白眼,尖尖的下巴习惯性缩在衣领里,细长的眉眼微微上挑,挺撩人。

    猴子神色愣了愣,眼见宋望和赵青已经往外走,就将他直接拉到怀里,在腰间掐了一下,声音低低,咬耳朵道:“别撩我。”

    “谁撩你了。”程谦一张脸登时爆红,伸手就将他往边上推了推。猴子直接凑上去在他脖颈上吮了一口,埋着头低笑了起来。

    “起来啊你。”程谦红着脸推开他,忙不迭脱身,朝着宋望和赵青的方向,快步追了过去。

    哪里见过刚才这场面,他也的确被吓得有点傻,再一想,觉得当初宋望对自己也真是手下留情。要是自己直接在发布会上陷害了林思琪,估摸着现在也差不多生不如死了。真恐怖!

    也恶心。想起刚才的尿臊味,程谦下意识伸手捂了鼻子。

    宋望请了专人过来守着病房,很明显,今天不过是个开始,竟然要将他治好了再弄残么?程谦单是想着,就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连带着,他跟着两人的步伐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怒火殃及。

    赵晓琳也跟着,悔不当初。

    看向宋望的眼神简直胆战心惊,她一直都有些怕他,可也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只看着一个笔直高挑的背影就浑身哆嗦,手脚打颤。

    她怕疼,只想到他在林凯的手指上划拉那两道,都觉得感同身受。

    赵晓琳捂着嘴一个劲的流眼泪,裤子湿湿的贴着腿,被冬天夜里的风吹一下,都是冷飕飕,她竟然完全感觉不到。

    一路走到医院门口,宋望止了步子。

    转身,抬眸看了眼赵晓琳。

    “我没对表姐做什么。”赵晓琳流着泪,哭哭啼啼,“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

    她声泪俱下,宋望却脸色冷凝,毫无被触动的迹象,声音冷冷道:“捅了林凯三刀的是谁?”

    “是……”赵晓琳语调一顿,低头喃喃道,“我。”

    “为什么?”宋望道。

    “他,他玷污了我,我也是迫不得己的,我是自卫。”赵晓琳结结巴巴说完,眼泪和鼻涕一道,顺着脸颊往下滑。

    “你记得最好。”宋望没再看她,朝着后面跟上来的一个人开口道:“给她买回青城的火车票,现在就送回去。”

    “我的东西!”赵晓琳猛地一抬头,对上他扫过来的视线,又连忙改口,连声道,“好。好,我今晚就回去,回去。”

    话音落地,她忙不迭转身,跟着高大健硕的保镖直接上了车。

    宋望看着她的背影,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和林凯的视频闹得满城风雨,对一个十*岁的女孩来说,也已经算是丢脸之极,他素来不和女人对手,饶是心里对赵晓琳有些气,也只能作罢。

    尽数发泄在林凯身上好了。

    宋望抑郁的想了想,伸手在自个的眉心按了按,等赵青开了车过来,便直接拉开后座门,弯腰钻了进去。

    林凯吊着一口气,他尚且不愿意简单的要了他的命,只留着先苟延残喘。

    监狱里的顾青伦才是重点。

    已经起了派人强暴林思琪的心思,他那种人,怕是没有个了断不会善罢甘休,可得怎么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结果了才好。

    宋望身形懒散的靠着座位,微微低着头,屈起两指,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自个的腿面,略微想了想,朝着前面的赵青开口道:“顾青伦眼下关在哪?”

    “东城监狱。”赵青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顾市长也挺有魄力。顾青伦能被量刑三年,有他一大半原因。”

    “东城监狱?”宋望语调淡淡的反问了一句,又垂眸思量起来。

    顾市长的确清正,这也是当初老爷子提议他和顾青媛结亲的主要原因,能大公无私的将顾青伦送进去,想来他应当对顾母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

    听说是个病秧子,可眼下,明显也不是个省心的。

    顾青伦和顾青媛兄妹俩这虚伪自私的毛病,估摸着也都是随了她。

    ……

    赵青将车子一路开到了十色。

    进了包厢,就有人将手里正摆弄的笔记本放到了茶几上,毕恭毕敬道:“大哥你看一下,怎么样?”

    “都说了?”宋望垂眸扫了一眼,静止坐到沙发上去。

    “都说了。”男人犹豫了一下,沉声道,“顾青伦,还有顾夫人都有参与。包括前面阿丽的事情,也都是受他们指使。”

    “不见棺材不落泪。”宋望冷笑一声,“发吧。”

    “是。”男人应了一声。

    边上跟进来的赵青欲言又止,垂眸看了宋望一眼,最终,却也没有开口劝。

    这两人出事总难免牵扯到顾市长,视频一上网又得搅得京城不得安宁,可若是隐忍不发,顾青伦难免变本加厉。

    那人心性阴狠,锱铢必较,也的确没有个你死我活不罢休。

    晚上十点多。

    因为闹了白天那一造,网上依旧还挺热闹。

    原本也在假期,无所事事的学生多,等下午视频的真相一曝光,舆论自然又是一片哗然。

    林思琪再次被粉丝们心疼,视频女主角赵晓琳的微博粉丝数也是急剧增长,十个有九个却是专程过去唾骂的。

    另外,原本撰文渲染,一早诋毁林思琪的某些媒体,更像约好了似的,齐齐撤掉原本的头条。到了晚上八点多,甚至还有网站挂出了宋望被采访时那一段视频,说辞都没有怎么变。

    视频里,他大冬天也穿的单薄,西装笔挺的站在台阶上,深深拧着眉,冰冷不悦的模样和平日的清雅温润大相径庭。可也正是因为他这样一番毫不客气的说辞,让一众关心林思琪的粉丝们深深动容。

    他身份尊荣,公众形象至关重要,可为了自己心爱的女孩,眼下,已经三番两次的将那些顾忌抛诸脑后。

    先前陪着罚跑步让人哭笑不得,只觉得又丢脸又感动,眼下,一番说辞犀利直接,话里话外,却都是林思琪的维护。

    有这样的男人疼爱着,他们喜欢的女孩,还会过得不幸福吗?

    至此,粉丝们先前的担忧尽数褪去,甚至有人直接转怒为喜,在林思琪微博下一条一条的刷评论,“跪求婚礼”,“跪求盛世婚礼”,“宋总裁应该让思琪披上婚纱才对”,“一个本本就将林姑娘拐走是不对的”……

    粉丝们打滚卖萌,正是热闹,喜滋滋的看着某些网站对视频事件的道歉声明,又一则视频的突然曝光,却是冷水溅入油锅般,让原本已经火热的网络登时炸开。

    视频里,几个男人低垂着脑袋,一脸懊丧的自说自话,每一句却都是清清楚楚,将矛头直接指向了原本已经让思琪粉恨之入骨的顾青伦。

    于是,片刻的宁静之后——

    冷暖玉棋子:“我去。又是那个不入流的货,怎么到了监狱还不安生?!”

    天马行空2009:“强烈怀疑,那根本不可能是顾市长的儿子!”

    一面小彩旗:“悲了个催的,这简直太令人发指了。”

    187**24928:“殴打人家继父,又收买护工勾引继父,收买继父对人家实施暴行,这心思,简直禽兽不如啊!”

    我是好网友:“妈蛋,那继父也是活该!猪狗不如!”

    义愤填膺的言论充斥着网络,引发了全民怒火,这一夜,自然是有许多人不得安宁。

    宋望没回家,也没再去找林思琪,待在十色的包厢里一整夜,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不时进出,好似一整夜也未能安生。

    秦裕看着先前宋望说话的一段视频,在家里喝的烂醉如泥。

    他原本可能有机会撞破赵晓琳的丑事,免于林思琪先前受的那一遭屈辱,可他生生差了一步,让宋望又进一步。

    不对,确切的说,他原本已经没有机会了。

    等他下午急匆匆赶到,见了程瑜,才知道其实林思琪一直在家,他错过的,是帮助救护她的机会。

    宋望在楼上,他忍不住想上去,寻了个看看赵晓琳的破烂借口。

    可他到了楼上,站在客卧门口,听到了什么?那两人动情喘息的声音,简直直入耳膜,要将他逼疯。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和程瑜告别,怎么离开的林家。

    却知道,记忆中那个十五岁的女孩,早已经彻彻底底的远去了,或者说,从头至尾,她从来不曾和自己亲近过。

    监狱里的顾青伦早早入睡,根本没得到消息,远在顾家,承受了顾市长一通怒火之后,顾母却是气急攻心晕了过去。

    有了先前和顾青伦的通话,她自然知道这多半就是宋望的手笔,却也没想到,事情远远不若她想的这般简单。

    ……

    翌日。

    网上持续喧嚣沸腾,一直到下午依旧不见消停。

    顾母没派人和他通话,城东监狱里,顾青伦等着消息,也是着急焦灼,想找个门道问一问,却是顾忌着自个那素来铁面无私的父亲,不敢有丝毫动静。

    狠心将他送进来,顾市长原本三令五申,不得对他有任何特殊照顾。

    顾青伦说不出的烦躁,食欲不振,连晚饭也没吃,被一同关着的一个狱友直接拿过去,吃了干净。

    监狱里自然什么人都有,小小一个监室住了十四个人,口臭和脚臭整天熏着,对从小养尊处优的他来说,原本已经难熬,说是度日如年都不为过。

    他相貌文弱,和普通的犯人比起来,自然格格不入。

    也幸好,刚开始进来的时候轰动了些,基本上被关一起的那些人也都知道他身份特殊,没人敢凑近了惹他。

    毕竟,每个地方都有一套自成体系的生存法则,监狱自然不例外。

    一个监室的,所有人还得论资排辈,拳头硬一些,时间久一些,就是老大,其他人也得哥长哥短的叫着。

    同一个监室的老大是强奸犯,里面待了有些年头,五大三粗不说,一口浓重的口臭尤其让人难以忍受,顾青伦向来嫌弃的远远避着。

    城东监狱建成时间有了些年头,眼下监室里还尚未统一换成单人床,晚上睡觉的还是木板床,大通铺,条件简陋,对他来说,简直难以忍受。

    很快入夜,所有人依次上床,明亮的灯光暗了下去,只留了一盏昏暗的勉强照明。

    顾青伦睡了靠墙边的床,实在不舒服。

    不知怎么,平素至少隔了两三个人的老大,竟然悄无声息的到了他的边上,就紧挨着他的位子而睡。

    他有口臭,顾青伦恶心的捂了鼻子,一脸抑郁的翻了身,面朝墙壁而睡。

    却不料,也就在他翻身过去不到两分钟,一只手直接伸进了他的被子。顾青伦猛地翻身瞪过去。

    “滚。”他有点洁癖,从小到大连个女人都没有,此刻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碰上,屈辱简直从脚底板往上窜,偏偏又碍于面子不能大喊,只得隐忍着警告一声。

    “市长公子?”男人粗嘎的闷笑一声,“也和普通人没两样。”

    顾青伦怒目而视,直接去掰他的手,男人却又是一声闷笑,压低声音凑到他边上耳语了一句。

    “你想死?”顾青伦咬牙切齿。

    “哼,脾气还挺大。”男人说着话,不等他回过神,整个人却是突然挤进了他的被子,一只手捂上他的口鼻,顺带着,在他脸上狠狠地拧了一下。

    监室里有摄像头,狱警在外面,基本上看得见犯人的一举一动,可难免的,总有些死角不容易被照到。

    自己睡的这个角落就是,恰好在摄像头的捕捉范围以外,才能让他偶尔安睡片刻。

    不然,整天活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他可不习惯。

    口鼻被紧紧捂着,原本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顾青伦不设防,整个人都被死死的压向了墙壁,额头研磨着坚硬的墙面,估摸着已经出了血。

    他动弹不得,又顾忌着面子不敢大声喊叫,正是纠结恼火之际,一阵要命的刺痛传遍全身,那人,竟是不知哪里拿了绣花针,扎着他的腰。

    顾青伦一头冷汗直冒,闷哼一声,耳边突然起了一阵低低笑声。

    其他人,竟然根本都没睡,等着他挨打?!

    这想法刚冒头,身后挟制他的男人又是冷哼一声,一条腿屈起直接顶向了他的膝盖,手指往里一寸,顾青伦痛的痉挛,连床铺都跟着咯吱响了起来。

    痛,简直是要命的痛,从额头、手臂、腰背到腿弯。

    他恼火屈辱欲死,又不敢再动,身后一阵窃窃私语声便肆无忌惮起来,慢慢的落在了耳边。

    “哈,市长公子啊。”

    “大哥好胆量。”

    “谁说不是呢,哈哈。”

    最后一句话,正是他身后的男人粗嘎出声,顾青伦痛的牙关紧咬,猛地闭上了眼睛。

    恨意升腾,怒火升腾,从小到大都未曾承受过这样的屈辱,第一次被打,是宋望给他的,这第二次……

    被一个男人禁锢着如此折磨,顾青伦只恨不得立刻死在当下,也不知过了多久,浑身大汗淋漓,他已经要虚脱了。

    “先饶了你。”男人一声低哼让整个监室都响起一阵低低的闷笑声,顾青伦翻个身,恍惚间看到了昏暗的光。

    “谁指使得你?”半晌,顾青伦哑声问了句。

    “谁能指使老子?”男人“哈”了一声,连带着,整个监视里又是一阵闷笑。

    顾青伦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猛地握了握,紧紧闭上了眼睛。

    出事了,外面一定又是出事了!

    能是谁,能使出这种招数折磨自己的那个人能是谁?除了宋望,他根本不做他人想,也只有他,一出手总是要摧毁人的心智。

    是想要他羞愤而死,他还偏不让他如愿!

    宋望!

    顾青伦咬牙切齿,两个字在牙齿间磨了磨,心中怒意升腾,这一刻,顾青媛也罢,林思琪也罢,竟是通通的被他抛诸脑后。

    印象里都是宋望那散漫的带着点邪气的笑,他恨不能立时将他生吞活剥了。

    几次三番交手,他总是那样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偏生面对媒体,又总能装出清雅温润的雅量,这样的人,简直比他还心思阴沉歹毒。

    顾青伦恨恨的想着,宋望两个字翻来覆去的萦绕在他耳边,一张脸,变幻莫测的出现在他脑海里,竟是让他闭上眼,也不得安生。

    很好,很好,他之前竟是鬼迷心窍,绕着弯子对付一个女人。

    别让他出去,有他出去那一日,非得让他痛哭流涕的跪舔求饶,非得将今天这屈辱,亲自偿还给他不可。

    顾青伦恨恨的想着,浑身痛,连骨头都痛,最终,连睡梦里都咬牙。

    ……

    一夜很快过去。

    翌日,醒来的顾青伦神色倦倦,走路都费劲。

    监室里一众人看他的目光自然是意味深长,带着哂笑、轻蔑和邪气,那点邪气,又不可避免的让他想到了宋望。

    顾青伦恨得咬紧了牙关。午饭过后,有人过来探监。

    来的自然不是顾母,而是刘叔叔的私人特助,一看见他,就面色遗憾的对他摇了两下头。

    这意思,自然是未能如愿以偿。

    顾青伦微微低头,眼眸眯了眯,开口道:“我妈身体怎么样了?”

    “不太好。”男人的声音里也带着点忧心,“她这几天一直牙疼,正犹豫着,要不要去医院拔牙算了。”

    这牙齿,自然是让她恼火不已的林思琪。

    “过几天就好了。”顾青伦声音淡淡,“你让她不用去管。牙疼是炎症,很正常,过几天火气下去,也就没事了。”

    男人有点意外的抬眸,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顾青伦的性子他也算了解,手段狠,心冷,骨子里有点偏执,不达目的不罢休。眼下虽说两次三番的栽跟头,可就这样直接收了手,倒是在他意料之外。

    “还有事吗?”顾青伦却没有过多表情,淡淡地问了一句。

    “你身体怎么样?在里面可还习惯?”

    “挺好的。”顾青伦道,“转告我妈不用担心,顾着自己的身体要紧。”

    既然没能折腾了林思琪,依着宋望的手段,他妈眼下自然是岌岌可危,原本常年药不离身,这下……

    顾青伦难免有点担忧:“切记叮嘱她,自己的身体最紧要。”

    “是。”男人应了声。

    简单又说了几句,顾青伦直接转身往回走,男人看了他两眼,夹着公文包,出了门去。

    ……

    十色,vip包厢。

    宋望面无表情的靠在沙发上,神色散漫至极,听着边上的猴子报备一通,下意识的,微微坐直了身子,挑挑眉。

    “还受着?”宋望抬眼朝猴子看了过去。

    “可不是?”猴子纳闷地挠挠头,“大哥,我觉得不对啊。依着顾青伦的心性,能忍成这样也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宋望伸手自茶几上拿了一根烟,在自个鼻子下闻了闻。

    “不会,”猴子声音小了些,带着点古怪的笑,“他原本,其实也是我同道中人吧。”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宋望看着他,轻佻的笑了一声,“估摸着牟足了劲想着招折腾我,舍不得死。”

    “那怎么办?”猴子蹙眉看他,“要不要……”

    他伸手在空中划了一道,做了个“切”的动作。

    “不行,”宋望语调淡淡,“生不如死还行。直接折腾死了就麻烦。他身份摆在那,你让他有口不能说还行,要是让他直接闭了嘴,事情反倒麻烦。”

    原本就是市长公子,他做错事,顾市长也许痛心疾首,冷眼等着他改过。

    可若是自己的儿子不明白在监狱里头没了命,依着顾市长的性子,怕也不过随便的揭过去,到时候反而难办。

    顾青伦,倒真没想到他会不声不响的忍到这一步。

    呵呵,有点意思!

    宋望好看的眸子眯了眯,意味不明的低笑一声,就着边上递过来的火苗,给自个点了烟。

    他一张脸笼在氤氲的眼圈里,微微低了头,眼眸眯着,不说话,总是看起来神秘莫测,边上的几个人对视一眼,也不敢再说话。

    顾青伦是个怎么也逼不死的,小强一样,顾母据说是气的吐了几口血,已经剩下一口气直接进了医院。

    赵晓琳被送了回去,林凯关着,先前诸多媒体也因为视频的事情发布了道歉声明,撰文的记者大多丢了饭碗,自个大哥这一口气,应当是顺畅了些吧。

    ------题外话------

    顾青伦:宋望,你给我等着。

    宋望:别叫我,这么惦记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

    思琪:(┬_┬)

    宋望:宝贝,我心里只有一个。

    阿锦:以上不是我写的。无视我。(┬_┬),这一早上,真是太不容易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