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098:我缓缓,得抱着你

098:我缓缓,得抱着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不是。”苏艺挂了电话,转过身看她,“好像就是你说的那个名字,徐伊人,不知怎么的就被副导演给看上了。你说导演怎么想的啊,咱们专业几个年级得上百人吧。他选一个学新闻的!”

    “好像是说那女生外形条件挺符合。”钱朵儿加了一句。

    “这样啊。”林思琪点点头,转过身,对着自个的电脑,一时间发起呆来。

    前世的徐伊人凭借《青梅竹马》获得国内双料影后,一炮而红。可那自然不是因为她本人,而是因为被害身亡的依依重生到意外死亡的她身上。

    《青梅竹马》的剧本自然还在,而且比前生早一年选主角。

    只是,怎么依旧是落到她身上?

    徐伊人,她会演戏么?

    如果她演了《青梅竹马》,那接下来的人生轨迹又会怎么发展?总不可能按着前世再来一遍的。

    林思琪觉得疑惑,对着电脑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

    传媒大学a座教学楼的《青梅竹马》面试教室里,副导演王琦和走回椅子的上官烨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惋惜。

    这姑娘形象的确很符合,要不然工作人员也不会例外让她进来。

    可到底并非导演专业,表现欲差了点。尤其,这姑娘在上官烨靠近以后,表现得简直一塌糊涂。

    太紧张局促了,一张脸红彤彤,似乎一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真可惜……

    王琦在心里啧啧叹一声,开口道:“徐伊人是吧?很遗憾。你的表现……”

    “其实挺难得的。”上官烨突然出声截了他的话,朝着几步开外的女孩笑笑道,“你原本也不是学表演的。表现的已经挺好了,只是似乎还不能驾驭我的女主角。”

    上官烨往椅背上靠了靠,无奈摊手道:“就后面我过去那一段,你太紧张了。这么紧张,我们是没办法搭戏的。”

    “我没想到你会过来。”徐伊人脸上的红晕渐退,怅然若失。

    她说话的语调轻轻,看着上官烨的眼神挺平静,也就说完话一双唇紧抿着,倒透露出两分让人心疼的委屈来。

    王琦笑了笑:“拍戏原本就这样,随机应变和临场发挥都挺重要。与人合作的状态尤其重要。”

    “我知道了。”徐伊人点点头,“谢谢导演。”

    她抬头看向了上官烨:“谢谢你。”

    上官烨点头笑了笑。

    徐伊人抿抿唇,转身往出走,纤瘦的背影消失在几人的视线之中。

    她其实料想到会失败。可是,能鼓起勇气走出这一步,已经挺不容易了,原本已经超出了她平时的表现极限。

    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如何才能向他更靠近一步。

    她从小看着他演的电视长大,他的所有角色和形象都烂熟于心,是她掩藏在心里最深最深的那个秘密。

    可一直以来,他是偶像,国民男神,大众情人。

    她是再普通不过一个女孩,他千千万万的爱慕者之一而已。

    从小进入邵家,邵爷爷的疼爱她自然感激不已,也正因此,不知道怎么说出拒绝他的话,因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一直左右为难。

    相比于上官烨温若春风的气质,邵正泽太清冷骄傲,怎么可能是她可以肖想的?

    上官烨,原本也是一种奢望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邵正泽和许依依的新闻曝出来,她根本不会知道他其实有所爱,也就根本不可能思前想后,来参加这样一场面试。

    近距离见他一面,他抱自己一下,想起来,还好像做梦一样。

    可是,为什么一路出来,反而越发觉得感伤。

    原本不曾踏出这一步,其实也无所谓靠近。可突然踏出这一步,和他那样近距离的接触,她反而想要更多。

    徐伊人,你简直太贪心了!什么角色都是你可以演的吗?

    那可是女主角啊,上官烨的女主角。

    她这样想着,脚步突然停在了原地,神色几经变幻,竟是有点控制不住心里的渴望,犹豫着拿出手机来。

    她很少主动给邵正泽打电话。

    眼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邵正泽也微微愣了一下,接通,声音清冷地“喂”了一声。

    “阿泽哥。”电话那头的女孩似乎有点为难。

    “是我。”邵正泽语调淡淡,“我在听。有什么事?你说。”

    他说着话,边上柔嫩细滑一只手懒懒地搭在他胸膛上,邵正泽一把握住,看着被子里香肩半露的小女人,忍不住笑了声。

    他一笑,那头的徐伊人登时也没有那么紧张了,声音试探道:“我听说,《青梅竹马》好像是环亚投资拍摄的,对吗?”

    “嗯。”邵正泽应了声。

    “我想在里面出演一个小配角可以吗?”徐伊人一只手紧紧握着手机,“戏份不用很多,就跑龙套的那种。”

    “你怎么想起演戏了?”邵正泽微微蹙眉道,“爷爷应该不会同意。”

    依依是演员,两个人的事原本已经惹得爷爷发了一通脾气,他在家里安抚了一天,总算能抽出时间再过来找依依。

    此刻,自然是觉得这丫头跟着添乱。

    是因为爷爷透露了先前让他们结婚的意思,所以也想着要演戏?!

    邵正泽眉头紧蹙着,垂眸看了眼正抑郁撅嘴的小女人,正想再说话,那头的徐伊人已经鼓起勇气开口道:“我喜欢上官烨。我想追求他。”

    邵正泽握着手机的动作僵硬了一秒。

    喜欢上官烨?

    他又垂眸看了眼已经扭头朝向另一边的小女人,忍不住笑了笑,道:“这样?那我知道了。电影现在也才筹备,你不着急。等周末回家再说。”

    “嗯。”徐伊人松口气,“谢谢。”

    “没事。”邵正泽道,“那就先这样。我还有点事。”

    “好。”

    那头徐伊人的声音消失,邵正泽挂了电话,再垂眸,边上的小女人已经埋头往被子里缩,鼓成一团,看上去挺傲娇。

    “怎么了这是?”邵正泽伸手抱抱她,“我这就接个电话,你怎么气呼呼的。”

    “阿泽哥?”许依依缩在被子里撇撇嘴,“原来她就这样称呼你啊?哥哥妹妹的,听上去还挺亲热。”

    “那要叫什么?”邵正泽忍不住笑,伸手过去直接抱她在怀里,嘴唇凑过去落在她耳边,“这是吃醋了?嗯?”

    他说着话,突然出手将她拥紧,原本也光裸着,许依依“啊哈”一声,就往他怀里缩了缩,一只手握成拳,敲打着他的胸膛。

    “好了好了。”邵正泽抓着她一只手,“瞧你这醋意,快淹死我了。”

    “嗯哼。”许依依哼唧着,挣开手,又忍不住在他紧实的后背上挠了挠,“你不吃醋?你醋起来比我厉害多了。你就应该,我就不应该?”

    “应该。”邵正泽一手托着她挺翘圆润的屁屁往自己的方向抬了抬,“我吃醋的时候怎么对你的?你应该加倍的要回来。”

    “要……”许依依又伸手过去捶打他,话未说完,一声闷哼戛然而止。

    过了许久,房间里暧昧缱绻的气息也不见消散,许依依披散着头发从被子里钻出来,趴在柔软的枕头上气喘吁吁。

    邵正泽一只手游走在她光裸的曲线上,忍不住低下头笑了笑:“你该注意了。你有了一点小肚子。”

    “不许摸我。”许依依伸手自床头拿了手机,嘟着嘴将他往边上推了一下。

    “哈哈。”邵正泽眉眼里的愉悦越发浓重了些,忍不住笑出声,许依依便窝在他怀里看起手机来。

    自两人公布关系也不过两天时间,网上热度自然余温未退。

    除了有许多树叶哀嚎着“烨男神哭晕在厕所”外,倒也没有什么让邵正泽抑郁的事,当然,还得排除了宋望示威刷屏的那一件。

    “咦。”怀里的许依依突然出声,“思琪改姓了。”

    “哦?”

    “好像是跟着她妈妈姓了。”许依依道,“她那个继父也当真挺不是人的。改了挺好,就这微博还挺逗。”

    “嗯。”邵正泽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没错。我改了名字,以后跟着妈妈姓程,程思琪。大家可以继续喊我思琪、琪琪,也可以喊我程子,程程,随意怎么喊都好。我还是我,这一点永远不变。嘿嘿。”

    “嘿嘿”两个字眼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带着点娇气,邵正泽忍不住笑了笑,许依依愣了一下,也突然笑起来。

    “怎么了又?”邵正泽看她一眼。

    “就她一个粉丝,好逗。”许依依一边笑一边道,“她有个挺好玩的粉丝。以前的马甲好像是叫‘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现在改名了,改成了‘树上结了个小橙子’。”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许依依在他怀里动了动,“你看,这些粉丝们都跟着留言呢。说是‘已笑抽’、‘哥哥当机立断,真爱粉一枚,鉴定完毕’。”

    “这有什么可乐的。”邵正泽说着话,语调微微一顿,“这是个男粉丝?”

    “是啊。”许依依道,“可好玩了,什么话都敢说,不过也真是挺好一粉丝。就前段时间思琪被抨击的时候,就他,跳出来直接将白茉和楚沣的关系捅了出来,别提搅合的多热闹了。”

    “哦?”邵正泽微微挑眉,明显有了点兴趣。

    许依依兴致勃勃地说,他也便聚精会神地听,临了,伸胳膊将怀里的女人紧紧拥了一下,唇角忍不住扯出浅浅一个笑。

    这么强势又好玩的男粉丝,是宋望么?

    想想真有趣呵。

    宋望自然不知道自己被邵正泽惦记上,他正拿着自个改了名字的小马甲逗“程思琪”玩呢?

    “你觉得我这个新名字怎么样?”

    被他逗着的小女人吃了点菠萝,喝了水又洗漱完,和楚滢闹了一小会,趴在被窝里已经准备睡了,冷不丁被这么一条私信给打扰到。

    “树上结了个小橙子?!”

    妈蛋,这人到底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了?!

    眼下她看见这人就说不出的暴躁,原本不想理,可不知怎么的,这人说话总没办法不让她注意,很容易激怒她。

    程思琪“嗷”了一声,翻来覆去在被子里翻腾好几下,对面床的楚滢都被惊动,抬头道:“你这是怎么了?”

    “碰上个神经病!”她一把将被子从头上拉下来,“就那个‘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他老私信我,简直有病!”

    “不理就行了。”楚滢也无奈,“现在网上这种猥琐的老男人多了去了。你理他们做什么,徒增心烦。”

    “话是没错。”程思琪蹙着眉,“哎哎哎”了一声,又一把提了被子将自个蒙的严严实实。

    楚滢也拿手机玩微博,这会才看见,扑哧笑道:“树上结了个小橙子,哈哈,这人摆明了占你便宜啊。想想也真是醉了。”

    “是啊。还发私信问我他这名字取得怎么样。”程思琪闷声哼唧着,盖着被子嚷嚷了一句。

    “你这冷不丁名字一改还挺不习惯。”楚滢边想边说,“档案应该也得改一改吧。有的麻烦了。”

    “就是不想跟着那个人姓。膈应。”

    “也是。”楚滢哈哈笑道,“程思琪也挺好。我觉得程程也挺好听。”

    “嗯哪。”程思琪又应一声,再次从被窝里钻出来,枕头下的手机突然想起来。

    是宋望。

    她登时就笑了笑,接通电话,声音软软地唤了声:“喂?”

    “老婆。”宋望的声音懒懒地,像撒娇,“你怎么也不理我?”

    “嗯?”程思琪无辜的睁睁眼,“我什么时候不理你了?”

    她这话一出,家里躺着的宋望就突然清醒了一点,翻个身趴在枕头上,道:“那怎么这么晚了。你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呢?”

    呃……

    因为她在和那个神经病的男粉丝生气。

    程思琪突然觉得自己给那个神经病的关注似乎太多了,登时就有点愧疚起来,声音软软地哄:“我错了。我以后每天晚上都打电话给你。”

    “嗯。”宋望声音闷闷地,抱着枕头的手臂紧了紧,“老婆,我想和你睡。”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好像极度缺爱,程思琪哭笑不得,又知道他一贯傲娇,耐着性子哄:“已经星期一了。我星期四晚上就回来。”

    “才星期一啊。”宋望一只手揪着枕头玩,“唉。可是我现在就想睡你。”

    一会和她睡,一会要睡她,这人……

    她都有点脸红了。

    程思琪顺着被子缩进去,一只手捂着手机,声音小小道:“乖。”

    “嗷,”宋望抱着枕头又翻身,声音里带着点委屈,“可是真的难受。没有你我睡不着怎么办。”

    他语调顿了一下,声音低低道:“涨得疼。”

    “你,”程思琪羞得十个脚趾都蜷了蜷,支支吾吾道,“要不,要不你先自己解决一下。”

    “手疼。”宋望将怀里的枕头夹到了修长的双腿里,“宋老二也不舒服。”

    宋老二……

    程思琪往被子里又缩了缩,一张脸滚烫,说不出话了。

    “你别住校了。”宋望换了一只手拿手机,“你忍心让我每天晚上独守空闺?你搬回家里住,成么?我每天接送你,怎么样?”

    “不行啊。”程思琪声音闷闷道,“哪有你这样的。我这大一还没完呢。不合适。”

    “可是,”宋望无奈,“每个礼拜七天,你就两天在家里。剩下五天都我一个人,我怎么待的住?以前我就很少回家的,现在妈和思源在,我就得每晚回家了。”

    “而且你周末回来还没有闲时间,”宋望又道,“每两天也只有晚上才在。”

    “晚上在不就行了么?”程思琪声音弱弱道,“你晚上也没少折腾啊!”

    “那,”宋望夹着枕头在床上滚了一圈,“还不是因为你回来的次数太少了。你住回来的话,我就每晚上一次。”

    程思琪还来不及说话,他又补充道:“最多两次。”

    “晚上一次,早上一次,怎么样?”

    “能别脑补么?”程思琪忍不住笑,“我又没办法回来。你这不纯粹想象呢么?”

    “嗷!”夹着枕头的宋望直接坐起来在床上,“我不行了。太他妈难受了!宝贝,我现在过来找你怎么样?”

    “啊!”

    “对。就现在。”宋望扔了枕头,抬手腕看看表,“这才九点嘛。我十点多就能到了。给我好不好?”

    程思琪:……

    “那就这么说好了。”宋望一边下床,拿过自己的裤子就往腿上套,“我现在就过来找你。快到了给你打电话。”

    程思琪:……

    “宝贝真乖。我先穿衣服,挂了。”宋望对着手机亲了一口,掐了电话。

    程思琪:……

    宋望挂了电话,那头是嘟嘟的忙音,程思琪拿开手机看了看,还是有点呆愣,简直回不过神来。

    电话那头的宋望简直像个幼稚鬼,小孩子似的撒娇,又毛头小子一样的十足冲动,偏生,她拒绝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母爱泛滥了吧……

    一只手握着手机,她一张脸滚烫滚烫,闷闷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

    楚滢戴着耳机哼着歌,下面还没上床的苏艺和钱朵儿也正戴着耳机看电影,她这会才有点喘过气来,在床上翻了个身,平躺着看天花板。

    她怎么就这么爱他呢?

    这么爱他,想起他就觉得心满意足,听见他说话就觉得心满意足,无论他做什么都觉得理所当然,无论他想要什么都恨不得给他更多更多……

    哪怕他这样,神经病似的从床上爬起来,过来找她。

    分明孩子气又冲动,她却觉得他可爱得不得了,她心软得一塌糊涂,躺在床上,都觉得晕晕乎乎,浑身发软。

    与此同时——

    宋望穿衣服、出门、穿过安静的走廊、下楼、开门、关门、开车,简直一气呵成。

    想起刚才电话里小女人那软软绵绵的声音,他就说不出的激动,昌宁路上几乎没有车,他一脚踩了油门,夜晚的风便从车窗里吹进来,拍在他脸上。

    宋望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触过去关窗。

    马路边突然“喵”的一声尖叫,一只小黑猫从草丛里窜出来。

    “刺啦”一声响,宋望将车子猛地停在了原地,小黑猫飞一样的从眼前直接窜不见,他身子往后晃了晃,靠在了车座上。

    好奇怪……

    刚才一踩油门的那瞬间,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画面。

    他似乎看到了记忆里青城街道熟悉的石板路,漫天阳光都倾泻,明亮灼热,让人有些突然喘不过气来。

    似乎还有酒吧。

    动感十足的音乐,纷杂迷乱的人群,有穿着黑色背心,披散着长发跳舞的女孩,也有穿着的休闲衬衣,握着话筒坐在高脚凳上安静唱歌的女孩。

    那画面一闪而过,女孩的脸他根本看不清,却难以言喻的心痛。

    宋望伸手在太阳穴上揉了揉,又在自个的心口按了按,那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又慢慢地消散了。

    他将车窗重新落下来,觉得闷,在衣兜里掏出一根烟,低头叼在嘴里。

    他二十岁那年出了一次车祸。

    据赵青说,是因为车速过快,在去机场的路上撞了路边的护栏。

    他醒过来也是这样,只模糊记得自己飞一般的开着车,却完全忘了他开车到底去做什么。

    他记得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记得母亲的一颦一笑,记得青城,也记得来京城以后,桩桩件件的事情。

    可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这种感觉在他每次开车的时候尤其明显,在他遇到思琪之后慢慢被淡忘。

    眼下,却是突然卷土重来,又被他记起来。

    宋望低头猛吸了一口,拿下半截烟头扔到了窗外,将车速放慢了些,若有所思,一路往传媒大学的方向而去。

    传媒大学地处僻静,晚上尤其安静,已经到了十点多,街道上人很少。

    宋望在路边选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停着车,给她打了电话。

    三月底,夜晚凉意深重,程思琪穿了件戴帽子的浅粉色卫衣,搓着手就朝他的车子跑过来。

    应该是已经睡下了,又被他叫起来,她微卷的长发在脑后松松挽着,漂亮娇嫩的脸蛋都被夜风吹得红扑扑。

    宋望从里面推开车门,拉了她一把。

    小人儿直接跌坐在他腿面上。

    宋望拉了车门,搂紧她的腰,有点迫不及待地凑过去亲吻她。

    “别急啊。”程思琪在他怀里扭了一下,娇笑着抱紧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也落了两个吻,“好歹先和我说几句话。”

    “我爱你。”宋望一句话不经思考脱口而出。

    “烟味这么重。”程思琪趴在他脖颈闻了两下,微微蹙眉道,“你这是在路上抽了几根?”

    “也不多。”宋望笑了笑,抱紧她,“太想你了。脑子晕晕乎乎的,提提神。”

    “还是少抽点吧。”程思琪道,“对身体不好。”

    “好。”宋望答应的很快,“你说少抽点就少抽点,听你的。”

    “嗯。”程思琪笑了笑,一只手摸上他的脸,指腹在他色泽浅白的薄唇上摩挲了两下,温柔地印上自己的。

    宋望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身子往一侧倾了倾,慢慢地将她放倒在后座上。

    “宝贝,我真爱你。”他吻着她耳朵,温柔喟叹的声音就落在她耳边。

    “我也是,我也爱你。”程思琪一只手摸上他皮带,一边动作着,一边仰起头回吻他,因为动作艰难,说话间就带着轻喘声。

    宋望一只手摸着她的脸,上半身压了过去。

    车窗外安静的像旷野,车里的两个人也始终压抑而小心,磕磕绊绊过去了快一个小时,才有响起了细小的说话声。

    “要不不回学校了?”宋望揉弄着她的手,“回家算了。跟我回家吧。”

    程思琪绯红的脸颊埋在他胸膛处:“还是算了吧。出来的时候也说了我要回去。”

    “那行。”宋望有点无奈,紧紧搂抱着她,“那再等一会。我缓缓,得抱着你。”

    “怎么这么缠人啊你。”程思琪一只手抱着他的腰,另一只手伸上去摸着他脑后的头发,“就跟小孩似的。”

    “嗯。”宋望低低应一声,“你手别拿下来。抱紧我。”

    程思琪依言抱紧他,又觉得心软。

    宋望伸手过去,小心的扣着她的内衣带,将衣服一件一件拉平顺,脸颊蹭着她滑嫩的脖颈磨了磨,才又低下头去。

    磨磨蹭蹭地帮着她弄好衣服,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多。

    程思琪抱着他的脸亲了两下,才笑着下车去,往学校门口的方向走。

    夜色深重,宋望透过车窗看她,觉得恍惚。

    ……

    这一晚其实挺混乱。

    两个人一向挺大胆,却也是第一次这样情不自禁,时间都到了星期三,程思琪还是恍惚得不得了。

    早上前三节,依旧是江教授的《中外电影史》。

    上课铃响了两遍,讲台上依旧是没人。

    从大一开学至今,江远一向是踩着铃声进教室,雷打不动。这情况,自然是让整个教室都炸开了锅。

    “怎么还没来?这一点都不科学啊!”

    “是啊。这节奏不对,按一般来说,这会该一本正经地说一句‘上课’了?”

    “怎么办?他这迟到一分钟,都好想他怎么破?”

    “不会是病了吧?要不出事了?”

    “呸呸呸,乌鸦嘴能不能别乱说!”

    耳边喋喋不休的声音响起,程思琪抬眼看了看边上的楚滢,楚滢也正巧看她,脸色微微疑惑,似乎要说话。

    教室门口进来一个人,他们专业教《艺术赏析》的吴教授。

    吴教授四十多岁,女,身形微胖,一张圆脸常年带笑。此刻站上讲台,也是先笑了笑,开口道:“迟到了一分钟,给大家道个歉。”

    “江教授呢?”

    教室里静了一秒,学生们七嘴八舌地发问道。

    “从今天开始,《电影史》这门课程由我给大家暂代一段时间。年级里安排了老师之后应该才会再换人。”吴教授声音顿了一下,小小道,“江教授辞职了。以后应该不会出现在这个讲台上。给大家五分钟,先缓缓这个消息。”

    “辞职?”

    “他为什么突然辞职啊?”

    “就是,太突然了。怎么说走就走!”

    “主任都不拦着吗?星期一他还在呢,这真的太突然了!”

    学生们有些无措地说着话,有些女生一开口声音里就带着哭腔,整个教室登时因为这消息混乱起来。

    “知道江教授在你们这受欢迎。”吴教授有些无奈地耸耸肩,“只是辞职是他个人原因。具体什么原因呢,我也不清楚。总之,接下来这门课由我暂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都互相体谅体谅,啊。”

    “可是……”

    “他怎么这样啊!”

    前排一个女生说完话,竟是一时控制不住情绪,趴在课桌上呜呜哭起来,连带着,周围不少人都委屈得窃窃私语。

    学院里乃至全校都最受欢迎的男教授,每次上课,不止是年级里女生过来听课,学校里慕名来听的人也不少。

    他上课虽然话少,可生动有趣,又能引经据典,鞭辟入里。

    随意一部电影,他总能将里面所有的特点信手拈来,三五句话解析展示给他们看,怎么说不教就不教了呢?

    学生们反正没有人愿意承认是因为他长得好所以吸引人,一个两个又七嘴八舌地说起话来。

    正混乱,也不知谁突然说了句:“他要拍电影了吧,他是易宁啊!”

    “什么?”

    教室里一安静,说话的男生有点窘的揉揉头发:“刚才课前看他微博了。江教授改名成‘易宁’了,还发微博说《易宁工作室》已经成立,请大家关注呢。”

    ------题外话------

    嗷,真是纠结死我了!

    一早上为了思琪的名字各种纠结,估计亲们看着也纠结,群摸摸,看习惯就好咯。

    然后说一下,今天开始,到下周一,应该都不二更。旧文的出版稿子原本前一段时间改最后一次,但是因为《女王》一开始被各种事情影响的很糟糕,所以阿锦放下旧文,一号开始一万二的更新。

    昨晚被编辑下了最后通牒了,要赶星期一彻底弄好。所以这几天就一更。不过一般也八千以上。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