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23:他怎么可能亲你?

123:他怎么可能亲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表嫂!”江栎又气又恼,身上一道道伤口火辣辣地疼,偏生又觉得害怕,被他抱着上楼,呜呜喊着,“表嫂,思琪姐!”

    “来了来了。”程思琪愣了愣,忙不迭跟上去,应了声。

    宋望大跨步上楼梯,她就跟在边上小声哄道,“是不是很疼?你忍忍,先忍忍,我给你找药去。”

    她声音温软,哄小孩似的,宋望绮丽的墨眉登时蹙了蹙,抱着江栎的手臂微微收紧些。

    “啊!”江栎又哭喊着嚎了一嗓子,上气不接下气道,“轻点轻点。你轻点啊。表嫂他谋杀,呜呜。”

    “你轻点啊。”程思琪扯扯宋望衣袖,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她见过宋望发火,也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狠的抽人,江栎毕竟只有十九岁,在她眼里,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当然觉得过意不去。

    宋望看她一眼,又看看怀里的江栎,磨磨牙,简直想分分钟扔他下去。

    他抱着他的动作轻了些,江栎便不敢哼哼唧唧了,在他怀里蜷成虾米,呜呜地哭着流眼泪。

    从小养尊处优,他哪里被人这样揍过,就小时候被狗咬过一次,妈妈多温柔啊。想到他妈,他又忍不住哭得更大声了。

    幸好,程思琪就在边上。

    宋望对他从来不客气,凶得很,他不待见,也有点怕他。可他喜欢程思琪啊,当然,最先是因为她漂亮又温柔,后来却是觉得,她身上当真有一种气质非常吸引人,尤其是男人。

    她懂事又乖巧,温柔得像水,性子软,心也软,不知怎的,他不自觉就想冲着她撒娇,看她笑,看她哄自己一两句,有时候斥责一两句也好。

    江栎缩在宋望怀里,皱着眉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简直就好像一条求疼爱的小狗。

    宋望看着他恨得牙痒痒,到了他房间,就将江栎“砰”一声,扔到了床上去。

    江栎“啊”一声惨叫,连忙翻个身,趴在了床上。

    又呜呜地哭起来。

    程思琪都被吓了一大跳,正想说话,宋望已经朝着她开口道:“去拿医药箱,还有剪刀。”

    “你会治伤啊!”江栎抱着枕头闷声吼了一句。

    “治不死你!”宋望斥一声,朝呆站着的程思琪开口道:“拿医药箱去。”

    “哦哦。”程思琪转身快步走了,不一会,又急步回了来,边上还跟着上楼来的江蔚然和靳允卿。

    宋望拿过程思琪手里的剪刀,顺势坐床上,江栎又吓得往床里面缩了缩,抱着枕头一脸警惕地回头道:“你要做什么?”

    “你想自己脱裤子?”宋望挑眉看他一眼,略微想了想,朝着其他三人开口道,“没什么好看的。难不成我还会杀了他,都去楼下等着吧。”

    “你轻点啊。”程思琪看着他嘱咐了一句。

    “我有分寸。”宋望点点头,床上趴着的江栎简直欲哭无泪。

    他有分寸,他有个屁的分寸,他不会想要拿剪刀剪了自己的蛋蛋吧?!江栎下意识就想喊程思琪,可他的伤多半在屁股上,程思琪想了想已经出去了。

    江栎抱着枕头,登时就怂了。

    宋望也不说话,坐他边上,低着头,薄唇抿成锐利的弧度,一只手捏着他裤边,一只手拿着剪刀,“咔嚓咔嚓”两下,将他的大短裤剪成了几片破布。

    又伸手捏上他内裤边。

    “你干什么?”江栎着急火燎的拿手去捂。

    宋望一把拍掉他的手:“喊什么?不想上药我就下去了。”

    “不要你。”江栎扁嘴哼哼道,“我想让思琪姐给我上药。”

    “怎么不美死你?!”宋望哼一声,一掌拍他屁股上,江栎“啊”的一声惨叫又登时响彻了房间。

    宋望没理他,直接拿剪刀,“咔嚓咔嚓”,又剪了他的内裤。

    江栎下半身凉得嗖嗖的,伤口又火辣辣地疼,他扭着身子,不自在地动了一下,宋望一巴掌又拍过去,蹙眉道:“你能别动不?”

    “嗷!疼!”江栎吼道,“没伤在你身上,你不知道疼啊!”

    宋望蹙眉瞪他一眼,看了看他大腿、屁股上一道道伤口,也知道自个的确抽得狠了些。

    剪刀搁边上,他又从裤兜里掏出手机里,走远些给猴子打了一电话。

    喊了医生过来,他抬步到洗手间,拧了毛巾,重新坐床边,简单地帮着江栎清理了一下伤口四周。

    眼见他动作轻下来,江栎刚松了一口气,宋望又拿着消毒药水拍在了他伤口上。

    江栎又一声惨叫,响彻二楼。

    “喊什么?”宋望又一掌拍上去,深深拧眉,一边涂着消毒药水一边道,“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就这点忍耐力,喊来喊去,都不嫌丢脸!”

    “我抽你十几鞭子试试啊,我……”

    江栎话未说完,宋望又拍一巴掌,他差点从床上弹起来。

    江栎再也不敢说话了。

    宋望用药水帮他伤口消了毒,猴子带了医生过来看了看,折腾完,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

    吃过晚饭,程瑜去收拾,程思琪便准备了碗筷往楼上去。

    “你干什么?”宋望蹙眉看她一眼。

    “江栎还没吃饭呢,我给他送去。”程思琪看他。

    “让蔚然给他送去。”宋望瞥了眼蹲在客厅角落里逗小白的江蔚然,不容置喙地说了句。

    江蔚然“哦”一声,去洗了手连忙接过碗筷,笑笑道:“我去吧。思琪姐你不是不舒服吗?快上去休息,不用管的。男生皮厚,过些日子就好了。”

    “那行吧。”程思琪无奈地递给她,笑了笑。

    宋望心里这才舒服些,揽了程思琪上楼,进门,洗漱完,上了床就埋头在她颈间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疼。”程思琪轻嘶一声,拍他肩膀,“你属狗的啊,疼死我了。”

    “哼哼。”宋望抱紧她,大腿挨着她大腿蹭了蹭,气闷道,“我打他你怎么那么着急?也没见你什么时候那么心疼我。”

    “你下手太狠了。”程思琪有些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抽他十几鞭子,十天半个月都好不了,马上也要期末考试的。估摸着明天都没办法去学校。”

    “欠抽。”宋望把玩着她的头发,“不抽不长记性。下次再这样丢人现眼,我知道一次抽他一次。”

    “没有你这样教育孩子的,容易反弹。”程思琪看着他,无奈地笑了笑。

    “我也没教育过孩子呀。”宋望抱着她又蹭了蹭,揉着她头发,将脸颊埋进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眉眼散漫,笑起来漫不经心,程思琪听着他说话,心里却突然有点说不出的酸涩。

    是了,他没有记忆,忘记了他们的予安。

    他曾经有过一个儿子,他那么温柔那么耐心,很多时候,对孩子疼宠怜爱,连她都嫉妒。

    程思琪没有再说话,往他身上靠了靠,蜷成一团,紧贴着他的肌肤。

    她身子软,如此柔顺地贴过去,宋望登时有点生受不住了,抱着她揉弄了一会,亲着她耳朵,覆身过去,压着她吻起来。

    程思琪抿着唇闭上眼,恍惚中,又想到厮守清宁的那些夜晚。

    他们亲热的时候,予安就睡在边上,宋望怕吵醒他,每每在她出声之际,伸手捂上她的嘴。

    她气恼又好笑,舌尖舔他手心,手指挠着他的背,他也不松开,只沉默着发动一轮又一轮猛烈的进攻,直到她投降、屈服、又哭又笑地求饶。

    她胡思乱想着,闭着的眼角滑下泪来,宋望突然发现,吻着她的动作就慢慢停了下来。

    她在生理期,他吻她,其实已经绷得很难受,此刻已经有点气血逆流了。

    “怎么了?”宋望撩着她头发,指尖触过去,捻了捻她掉落的眼泪,声音轻轻道,“是不是不舒服?”

    宋望说着话,从她身上下来,一只手拍着她的背,抱着她在怀里,声音轻轻地哄着:“不亲了不亲了。你别哭。是不是疼,要不要倒点温水喝?”

    “不疼。”程思琪睁开眼睛,看着他笑了笑,“就是突然想起以前看的一部电影,挺感人的。”

    “吓死我了。”宋望抿唇笑着抱抱她,“真没有不舒服?”

    “没有。”程思琪缩进他怀里,“抱紧我。你抱着我就好了。”

    “行。抱着你睡觉。”宋望抱紧她,咬着她耳朵,声音低低道,“晚安,宝贝。”

    “晚安。”程思琪又笑了笑。

    ……

    翌日,上午。

    程思琪醒来已经到了十点多,宋望不在。

    考虑到她即将期末考,《篮球宝贝》那边将她剩下的戏份调到了七月初,这一天她便能稍微休息下。

    只是——

    想到昨天下午答应楚滢和她一起去影视城探班,程思琪有些无语地看了眼床头自己的手机。

    她调好了闹钟的。

    可是宋望有个习惯,每当她闹钟响,他总能第一时间关掉,然后,让她继续睡。

    程思琪坐床上蹙眉想了想,胡乱地揉了揉头发,起身下床,还没走到洗手间,床头的电话就欢快地响了起来。

    楚滢。

    程思琪抿抿唇,接了电话,那边果不其然传来楚滢一声:“思琪,你在哪里呢。等老半天了都。”

    “咳咳。”程思琪心虚地咳一声,笑道,“姨妈来了。睡过头了。你到影视城了吗?要不你先进去,我一会来了找你。”

    “我才不要一个人去看他呢。”楚滢傲娇地说了一句。

    “噗。”程思琪喷笑一声,道,“怕什么。天灯告白门都轰动网络了。你还怕别人知道你是乌童他女朋友啊。”

    “就不想让他得瑟。”楚滢道,“我大清早跑来看他,他尾巴得翘到天上去了。”

    “姐们。”程思琪一本正经唤她一声,笑笑道,“快去吧。你大清早跑去探班,我保准他只会更爱你。”

    “你得多久?”楚滢问她。

    “一个小时吧。”程思琪想了想,“这边离影视城也不远,我洗漱完就出门,差不多一个小时。”

    “你来着呢,吃点东西再过来。”楚滢叮咛了一句。

    “知道。”程思琪笑了笑,掐了电话,洗漱完,下楼拿了两片面包,和程瑜打了招呼,开车去影视城。

    乌童在一个古装剧里出演了个配角,星期五才第一次进剧组,眼下第三天,情况怎么样她其实也不知道,只记得楚滢说他戏份还不错,是个皇子的角色。

    “《大清》剧组,别忘了。”

    半路上楚滢发短信提醒了她,程思琪到了影视城,循着印象,直接往拍摄清宫戏的地点而去。

    停了车,没走几步,剧组外面遇到了江远和卓航。

    两个人神色间都有些抑郁,正蹙着眉说些什么话,程思琪耳尖地捕捉到“张东明”这么个字眼,江远已经看见她。

    “江教授,卓导。”程思琪朝着两人笑了笑。

    “怎么没拍戏?”江远意外地挑挑眉。

    “马上考试了。赵导将我的戏份往后面推了推,”程思琪抬眸看他,笑着道,“乌童在《大清》里出演了一个角色,我陪着楚滢来探班的。”

    “她人呢。”江远往她后面瞧了瞧,也没见楚滢人影。

    “我起晚了。”程思琪有些窘,“她到得早,这会应该已经到里面了吧。”

    “嗯,”江远应声,走她边上,边走边道,“还疼么?”

    “诶?”程思琪抬眸看他一眼,江远伸手指了指她腮帮子,笑了笑,“智齿。看来是不疼了。”

    “嗯。”程思琪下意识揉了揉,“吃了药,不疼了。”

    话音落地,又想到江远发短信提醒她的事,紧接着继续道:“谢谢您。”

    “短信?”江远挑眉看看她,“没事。刚好看见新闻,应该的。”

    “唉!”边上卓航一声长叹引起了两人注意,程思琪下意识看过去,他已经神色抑郁地开口道,“接下来六个月档期都满着,以前也没见饼哥这样忙。”

    “已经这样了多说无益。”江远看看他,“回去再说吧。看看还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哪有他合适呀。”卓航叹气道,“真是有够郁闷的。”

    “卓导想找饼哥拍戏吗?”程思琪侧头看他一眼,明知故问。

    “可不是。”卓航摊手道,“上次来找旅游去了,这次再来,人就接了其他戏,也是我,想着先和他沟通好,没想着找经纪人。”

    他一脸郁闷,程思琪也只得抿抿唇,道:“那真是太遗憾了。一部好电影,主演的确挺重要的。”

    “谁说不是呢。”卓航耸耸肩。

    程思琪理解地笑了笑,没两步,三人就到了剧组。

    看见不远处楚滢带着些羞窘地和一个中年女人说话,程思琪愣了愣,边上的江远适时解释道:“那是乌童妈妈,江宁。”

    “哦。”程思琪好奇地多看了两眼,才反应过来,江宁也是圈子里挺有名的编剧,侧重家庭伦理电视剧,一般都探讨爱情和婚姻关系,江……

    她是江教授的姐姐?

    程思琪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登时才了悟,怎么会在剧组外面看到江远和卓航,这两人应当是刚好过来,顺便也陪着江宁探探班。

    江远叫了一声“姐”,正说话的两个人便回过身来。

    楚滢看着江远神色僵了一下,唤了声“江教授”,便飞快地跑到程思琪边上,握握她胳膊道:“你怎么才来啊。”

    “也就刚好一小时。”程思琪抬手腕给她看看时间。

    楚滢扁扁嘴,拉着她就往乌童拍摄的地方去,边走边道:“他演的十皇子。别说,穿古装还挺好看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正常。”程思琪莞尔。

    楚滢笑着捶了她一下,那边利落一声“卡”,穿着锦绣华服的乌童便笑着跑到两人跟前,看了眼程思琪,神秘兮兮拉着楚滢到边上去。

    两个人说悄悄话,乌童一个劲嬉笑,楚滢却捶打他好几次,程思琪好笑地看着,等楚滢返回,忍不住笑了笑。

    楚滢却没笑,蹙着眉,盯着乌童的方向。

    “怎么了你?”程思琪拿胳膊撞撞她。

    “吻戏,他说一会有吻戏。”楚滢蹙着眉,声音有些僵硬,似乎觉得紧张,又故作轻松道,“不过他说导演已经说了。借位也行。不亲嘴,就有个意思。”

    话是这么说,楚滢脸上的笑意很明显没有了,咬着唇,看着已经在镜头下的两个人。

    眼下一众人场景所在地是御花园。

    吊儿郎当的十皇子,遇到了自己未来的福晋,从小就和他颇有渊源的一个官家小姐。

    这小姐性子和一般大家闺秀不一样,挺跳脱,很得宫内各位主子喜爱,兼之相貌娇俏可人,性格活泼,时常被太妃召入后宫,聊天解闷。

    接下来这一幕戏,正是她带着丫鬟路过御花园,被许久不见的十皇子给瞧见,十皇子逗她,她躲,不小心绊了一脚,十皇子急忙去拉她的衣袖,结果,用力过猛,她撞回来,嘴唇就撞在他脸上。

    这幕意外是两人被赐婚的原因之一,自然还挺重要。

    饰演官家小姐的是今年刚出道的新人演员葛黎,也正巧是《大清》编剧葛明的女儿,先前和乌童就认识。

    程思琪不知道,楚滢却知道,乌童顺利进入《大清》剧组,也有点葛明的原因。

    毕竟,同为电视剧编剧,葛明和乌童的母亲有一点交情。

    这样想着,她的目光就一动不动地落在不远处,穿着一身浅绿色古装罗裙的葛黎身上。

    葛黎也就二十二岁,比她们高两级,长了一张清美秀丽的瓜子脸,鼻子眼睛都挺精致,笑一笑,一边脸颊有小小一个酒窝。

    导演一声利落地“action”落在耳边。

    画面里,葛黎咬着唇,有些抑郁地半蹲下去,说了句:“给十皇子请安。”

    清廷规矩重,狭路相逢,避无可避,纵然并不乐意请安,她也矮了一头,可她平素就是个胆大的,因而这请安便显得不情不愿。

    乌童饰演十皇子,锦衣玉带,双手背在后面看她,就是不叫起。

    偏生,他英气俊俏的眼眸里满是促狭,唇角也带着笑,看上去,就好像在刻意揶揄她。

    “给十皇子请安。”葛黎拔高声音又喊了一句。

    镜头里,她紧紧咬着唇,神色委屈。

    “起来吧。”乌童懒懒地说了句,葛黎便抿着唇立刻站起来,暗暗地白了他一眼,飞快离开。

    “哎没让你走呢。”

    乌童下意识伸脚去拦,葛黎猝不及防,往他边上栽过去,乌童一着急伸手拉她衣袖,用力过猛,葛黎砰的一声撞过来,粉红的唇瓣印在乌童脸颊一侧,接近唇角的位置。

    乌童愣了一下,有点无措地立在原地,回过神来,急忙转头看了过来。

    程思琪愣了愣,她边上的楚滢也愣了,目光定定地看着乌童,他俊俏的脸蛋上,印着一个红色的唇印。

    “卡!”导演直接出声,拧着眉,朝着乌童道,“怎么回事?演着戏呢看什么?”

    “导演我……”乌童涨红脸说了一句,导演看着他有些无奈道,“再来一遍。”

    乌童站原地看着楚滢,咬咬唇,似乎挺为难,用眼神祈求她。

    楚滢看着他,也紧咬下唇,转个身就要跑。

    程思琪一把拉住她,声音低低道:“做什么呢。他妈妈还在那看着呢。别闹别扭。”

    “别人都亲他了。”楚滢神色忿忿地说了句。

    “是意外。”程思琪握着她手腕,“不是说借位么,力道大了意外成这样。而且本来也在演戏,你忍忍,什么事一会等他下戏再说。”

    “受不了。”楚滢眼眶都泛红,“我受不了了。我不想看了。我要回去。”

    “别急。”程思琪握着她手腕,带她到边上,边走边道,“不想看就不看。先别跑。他妈妈和江教授都在那边呢。你这直接扭头跑了多难看。”

    楚滢紧紧抿着唇,不说话。

    程思琪也挺为难,按着她肩膀让她坐在边上的椅子上,哄劝道:“演戏难免的。他刚才不也给你报备了吗?不就怕你胡思乱想,当着他妈的面闹矛盾太不好了。有什么委屈,两个人的时候再说,乖。”

    程思琪摸摸她的头发。

    楚滢坐在椅子上,目光仍旧落在乌童的方向。

    许是因为心里着急,他这一个镜头半天没演好,重复了三次,每一次都因为力道过大,拉扯这葛黎的袖子,葛黎一回头,唇就印在他脸颊上。

    原本其实真亲上也没什么,镜头可以过,可偏生,他每次被亲上,总是第一时间回过头看她,到最后,越拍越乱。

    周围其他人也察觉,楚滢都感觉到,她身后不远处,乌母的视线就落在她身上。

    此刻,正拍戏的乌童也着急。

    他其实觉得自己力道不大,可不知怎么,每一次,葛黎一回头,都会恰好亲上他,他简直害怕了,看着楚滢又心疼,手足无措,都不知道怎么拍才好。

    当然怕她跑,毕竟,两个人第一次在小区里闹别扭,先后被江远和他爸爸看见,三番两次总是不好。

    “怎么回事这是?”导演蹙着眉说了一句,叹气道,“好了好了。休息一下,这一幕等会再拍,你们找找感觉。”

    乌童松了一口气,朝着楚滢走了过去。

    程思琪识颜色地到了边上,被不远处的江宁叫了过去。

    周围许多人都看着,乌童走过去,也不好直接就搂抱着哄劝,只得坐楚滢边上的椅子上,声音小小道:“别生气哈。真是意外。导演说了借位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一拉她就撞上我了。”

    “你的脸。”楚滢紧紧咬着唇,“你的脸,我看见就恶心。”

    乌童脸上印着好几个口红印,楚滢瞪眼看着,忍不住就想哭。

    “我去洗,现在就去洗。你千万别跑了,我妈在呢。”乌童语调飞快地说了句,还是觉得不放心,开口道,“要不你和我一起过去。”

    “我不去。”楚滢撇撇嘴,没看他。

    “那我去弄点水洗一洗,你就坐这,别跑了。”乌童说着话,老半天,眼见楚滢僵着脸点头,才松了一口气,去了休息室。

    楚滢心里沉闷不已,用力地搓搓手,一抬头,眼见程思琪正被江宁叫去说话,只觉得应该是在问自己是不是闹脾气了。

    乌童的爸妈其实都对她挺好,可毕竟也就见了两面,她胡乱地揣测着,越想越急,又生气又恼怒又紧张,正是觉得怎么也坐不住了,葛黎到了她边上。

    “你是楚滢吧?”葛黎脸上带着笑,声音柔柔地问了一句。

    伸手不打笑脸人,楚滢看着她,又觉得不能让她看出来自己在生气,僵硬地点了点头,笑却是笑不出来。

    出了程思琪,她和其他女生关系都一般,与人相处的经验实在弱。

    “总听乌童说起你呢。”葛黎笑了笑,“今天还是第一次见,挺意外的。”

    “意外什么?”楚滢问了句。

    “头发呀。”葛黎的目光落在她头发上,“他说你是短发,我到没想到这么短,不过挺好看,适合你的气质。”

    “我的气质?”楚滢又道。

    “是啊。”葛黎略微想了想,“就看着很率性很骄傲,难怪他总把你挂嘴边呢。听的人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他老说我?”楚滢抿抿唇,“他不是才来剧组三天?”

    “前些日子我和我爸去他家,也听他说起过呢,”葛黎笑了笑,“还有江阿姨,说他有了媳妇忘了娘。”

    她这么说着,楚滢便咬咬唇,没说话。

    “我爸和江阿姨认识好多年了。乌童这人还挺好的,脸皮忒薄,不过动作也挺粗鲁的,扯得我手腕都疼了,啪一声碰过去,撞得嘴唇都疼,”葛黎看着她,“不过他是不是挺花的啊,刚才好几次挨上唇,我的初吻差点都没了,要不一会你说说……”

    “不可能。”楚滢直接打断她的话,“你能不能别嚼舌根,乌童什么样的人我清楚,他怎么可能亲你?”

    “现在这男生不都这样,我说说而已,你犯不着恼羞成怒。”葛黎无奈地笑了笑,“你这样眼眸通红的,一会江阿姨还以为我欺负你了,真可笑。”

    她正说话,楚滢腾地站起身来,下意识一抬手朝她挥过去。

    突然间想到什么,她正要攥紧手收回,看着她的葛黎却猛地偏头迎上,“啊”一声轻呼,捂了脸。

    两人一开始说话原本还有人多看了两眼,可到后面,根本就没人注意。

    随着葛黎这突然一声喊,所有人都抬眼看了过去。

    楚滢站在原地,居高临下,一只手已经握成拳,可她脸色涨红,很明显气得不轻,而她面前,葛黎坐在椅子上身子晃了晃,捂着脸站起身来。

    程思琪被江宁叫过去,原本就是问她暑假有没有时间拍戏,刚说了一会,两个人也被这动静吸引。

    她和江宁,连同边上的江远、卓航都愣了愣,连忙朝两人走过去。

    ------题外话------

    靳允卿:阿锦?

    阿锦:嗯?

    靳允卿:评论区有妹纸说,想看蔚然滚床单。

    阿锦:恩啊,我看见了,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靳允卿:……

    宋望: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公布一下宋哥四个宝宝的名字:

    1、宋予安。2、宋佑予。3、宋佑安、4、宋小宝。前三个性别男。

    再说一下邵总的孩子,依依后面还有一胎,所以,还有个邵三号可以领养,留言区先到先得,领养过的不要留言了哦,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