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49:密谋【一更】

149:密谋【一更】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程思琪抱着他,脸颊在他光裸精瘦的胸膛上蹭了蹭。

    宋望垂眸看着她,伸手摸摸她的脸,低声笑起来,道:“傻子,你这么相信我,要是有一天我把你卖了怎么办?”

    “你会吗?”程思琪也笑,仰头看他。

    “当然,”宋望道,“不会。”

    话音落地,他唇角勾起的弧度愈深,一只手揽着程思琪,一只手掀开被子,抱着她上床休息。

    程思琪乖乖地蜷在他臂弯里,一只猫似的。

    宋望揽着她,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她的的肩膀,胳膊挨到柔软的一团,小黑猫抬起头,睁着滴溜溜的眼珠儿看他。

    宋望抽了手,拨弄一下,小黑猫“喵呜”一声,飞快地窜下床去,就往门口的方向跑过去。

    “它怎么又怕你了?”程思琪手指在宋望地胸口上画着圈圈,轻笑道。

    “谁知道。”宋望撇撇嘴,一只手揉弄着她光裸的肩膀,略微想了想,慢慢道,“我十六岁来京城,在十色里认识了宁姐。”

    他开始说话,程思琪便安静地听着,没说再继续说话逗他。

    “她当时和现在差不多,”宋望依着床头,“看上很年轻,穿着碧色的旗袍,安静的时候看上去非常优雅,怎么说,不太像这个时代的人。”

    “嗯。”程思琪想着照片上那一个勾人的侧影,点头道,“她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

    “私底下很多人叫她美女蛇。”宋望手心捏紧她肩头。

    “美女蛇?”程思琪诧异地挑眉看他,微微抿唇,疑惑道,“好奇怪的称呼,怎么这么称呼?”

    “嗯。”宋望抱着她往被子里滑了滑,“因为她功夫好。”

    “功夫?”程思琪正要再问,突然反应过来,宋望口中的“功夫”别有深意,倏然间,俏脸爆红,她说不出话来了。

    眼见她窘迫,宋望低低笑一声,搂紧她,去咬她泛红的耳尖。

    程思琪羞得缩成一团,宋望又道:“宁姐和我们一样,都是青城人,她认识我父母,当年也是因为她,我母亲误会了我父亲,用剪刀杀了他。”

    宋望说得云淡风轻,程思琪听着却心口一紧,身子都僵硬起来。

    “误会?”她听见自己语调轻轻道。

    宋家是青城名门,当年宋望父母的事情轰动一时,她自然知道,两世为人,关于他父母的死都在青城流传了许多个版本。

    他母亲刺死父亲,剪刀自裁,上吊身亡,喝药送命。

    说法很多。

    但总之,她知道,他父母的悲剧是因为婚姻不合,也就是他父亲宋清晖出轨,而母亲楚香兰无法容忍,所致。

    “是,误会。”宋望声音低低的,在夜里,听起来都恍惚。

    程思琪竟然不知道如何安稳他。

    她安静了许久,转身过去,紧紧地抱着宋望,声音轻轻道:“别难过了,你很难过吗?还有我,你还有我,我会永远陪着你的,生死不离。”

    宋望更紧地搂抱她:“她说了这事情,我一离开,她便死了。我没想到,她选择了这样惨烈的死法。”

    “也许她觉得悔恨。”程思琪道,“也许死亡对她是一种解脱。”

    “是吗?”宋望在昏暗的光线里吻上她的眼睛。

    “应该是,有时候死亡是一种解脱。”程思琪在他的亲吻里慢慢地闭上了眼睛,玉白的一只脚伸过去勾上他的腿,春藤一样地缠上他。

    宋望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带着喘。

    程思琪温柔小意地吻着他,一只手臂勾着他脖颈爬上去,蓬松的长发便像水草一样地散落在宋望的脸颊和胸膛上,纠纠缠缠,让他窒息,一瞬间忘记所有。

    她也轻声地喘息着,声音那么软那么媚,缭绕缠绵。

    在昏暗的夜里,好像一只妖。

    宋望情动不已,正要反扑,床头的手机却欢快地响了起来。

    铃声肆无忌惮,是他的电话。

    程思琪的动作顿了一下,抬眸朝着手机的方向看过去,一只手撑在宋望身侧,想爬过去拿手机。

    宋望一把握了她手腕,一翻身,拖着她压在身下,蓄势待发。

    程思琪拢了拢散乱的长发,伸手推推他肌理紧实的胸膛,声音软弱无力:“接电话吧,这么晚了,也许有急事。”

    宋望一只手扣紧她的腰,往自己身下移了一寸。

    程思琪又推推他。

    昏暗里,宋望似乎是纠结地叹息了一声,一只手揉了下她的胳膊,探身到床边,拿了手机。

    屏幕上显示:赵青。

    “最好有急事。”他低声说了句,翻身躺下,重新揽了程思琪在怀里,声音抑郁地“喂”了一声。

    他声音懒散,呼吸不均,短短一声,里面还含着薄怒。

    赵青一听,自然知道自己大半打扰了他,也不含糊,头皮发紧地直接开口道:“大哥,出了点事。”

    “说。”宋望言简意赅。

    “十色出事了。”赵青语调顿了一下,继续道,“刚被查封,猴子进去了。”

    “等一下。”宋望神色微变,伸手扯过床边的浴巾围了腰,下床,给程思琪比了个手势,出去接电话。

    他到了书房,按了灯,靠在椅子上,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夹指间,才继续道:“好了。到底怎么回事?”

    “涉嫌组织卖淫,贩卖毒品。”赵青声音沉沉,“警察来的毫无预兆,还在包厢里将几群人抓个正着,里面有十色一个包厢经理,三个服务生。”

    宋望神色冷凝地听着,吸了一口烟,吐着烟圈,没说话。

    他自己的生意他自然清楚,黄和毒难免涉及接触,但几近于无,程度上,也根本够不上犯罪。

    组织卖淫和贩毒,程度严重了,都是重罪。

    “现在怎么办?”电话那头的赵青也沉默了一下,征询道,“我要不要捞他,事情闹得还挺大。”

    “别急,先别动。”宋望出声说了句,略微想了想,又道,“你刚才说牵扯到一个包厢经理和三个服务生?”

    “是。”赵青肯定地应了声。

    “那就先别动了。”宋望道,“应该不是意外,急了,就错了。”

    宋望深深锁着眉,将指间的半截烟重重地摁灭在烟灰缸里,一只手紧紧地握着手机,吩咐道:“这件事明天再说,不用着急,该怎么做,猴子自然心中有数。”

    “那行。”赵青应了声,挂断电话。

    宋望将手机放在桌上,蜷起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十色明面上的老板是李侯,知道他的人其实不多,可知道李侯上面是他的人也绝对不少。

    能动他,甚至封了十色,动手的自然不会是泛泛之辈。

    十色前段时间也一直出事,不过多半都是小打小闹,基本上完全都不需要他出面,李侯便能轻松解决了。

    可眼下--

    宋望微微眯着眼,目光落在桌面的电话上,若有所思。

    直觉是孟家。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孟歌出手这样快,还毫不客气,摆明了针对他,难不成,当真想翻天了么?

    宋望冷笑两声,将腰间的浴巾紧了紧,重新回了卧室。

    与此同时--

    孟宅里,灯火通明。

    时间其实还不到十二点,孟家大厅里,客厅里坐着的几个人,姿态各异,神色莫测。

    主位上已经不是孟秋,而是孟歌。

    他手指捏着粉彩描金的杯盖,用了巧劲让杯身略略倾斜,滚烫的茶水便顺着杯沿慢慢流出来,在桌面上,晕开流淌成一片。

    孟歌微微勾着唇,看着那滩水,浅淡的笑充满着讥诮意味。

    茶水从桌面上往下流,一滴一滴,就像下雨时屋檐上的水往下流,偏生,滴落进奢华精美的地毯里,了无声音。

    “也就二哥有这样的胆魄。”客厅里终于有人出声了,是孟家老三。

    邵正泽出手时他被连累的最惨,损失也最重。

    别说孟二,眼下,就连孟四也远胜他一筹。孟三自然晓得趋利避害,一进门,就臣服屈从,全力支持孟二。

    孟家黑道至今,已有三代,素来把持京城暗面。

    可宋望,来到京城仅有十年。

    孟家这一辈一众兄弟斗得四分五裂,先前发展最好的孟二出国颇久,也因此,宋望急速冒进,甚至势力渐盛,被暗地里一众人称为黑道教父。

    他们也莫可奈何。

    孟家兄弟彼此钳制打压,原本,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可眼下不一样,孟二一人独大,要想坐稳孟家,自然需要更好的成绩让孟家底下一众人服气,可即便如此,也没人想到,他会先拿十色开刀。

    宋望的黑道势力也算是盘根错节,具体有哪些场子,也没人保证全部知悉。

    可基本上,没几个人不知道,李侯背后就是他。

    十色算是宋望经常进出的根据地之一,也可以说,是他的门面之一。

    封了它,扔了李侯进去,等于打了宋望一耳光,顺带着,还将他比较得力的臂膀卸下一个。

    孟二这一步,想起来就让人心颤。

    和他比起来,孟四发帖抹黑自然是不够瞧的。

    毕竟,这一步栽赃陷害,需要足够死忠的手下,也需要联合政界势力,双管齐下,出其不意,才奏效。

    可叹的,他们压根都不知道孟二后面还有谁,能够无视楚家,直接动手,这样落宋望的脸面。

    一时间,客厅里几个人对孟歌,越发畏惧警惕,面上却依旧笑着,客气谦和,兄友弟恭。

    “呵。”孟歌一只手稳住了杯子,茶水四溅。

    抬眸环视一周,他狭长幽深的眼眸微微眯起,淡淡道:“第一步而已。”

    “二哥出手自然非同凡响。”身体羸弱些的孟五也声音低沉地说了一句,说完话,捂着心口重重地咳嗽起来。

    他是孟秋的私生子,早些年并不被承认,一次被孟欢带出去走生意,危急时刻为孟秋挡了一枪,得以入住孟家。

    可那之后也落了病根,身体素质差,在孟家几个兄弟之中,并不出挑。

    他话音落地,边上的孟四便睨了他一眼,嗤笑一声。

    孟五救了孟秋一命,眼下握着一部分生意,不多,却足以自保,他也算是孟家一个异类,不沾黄、不涉毒,邵正泽出手都没怎么波及他。

    和孟四相反,他眼下二十一岁,连个女人还没有。

    两人差距太明显,尤其他皮肤白皙,相貌也俊秀,出自孟家,看上去却干净得像个大学生,孟四从来看他不顺眼。

    孟五自然知道,可他向来不介意,此刻淡淡一笑,起身道:“时间晚了,我先去休息。”

    孟秋找的女人自然个顶个的漂亮,连带着,孟家一众兄弟也相貌出挑。

    孟五自然不例外。

    不过和孟家一众兄弟喜好黑、灰、金三色略显不同,他喜欢白色,所有衣服基本上也是白色。

    眼下是八月,他单穿一件白色圆领短袖,配着浅色牛仔裤,活脱脱一大学生。

    孟五,单名一个青字,是孟家最不让人设防的那一个。

    “去吧。”孟歌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

    不一会,其他几人也先后起身,离开大厅,除了孟欢。

    孟欢一只手把玩着手中一个粉彩的小瓷杯,看着孟歌,促狭地笑起来,缓缓道:“扔了李侯进去,这事情怕是没法善了了。”

    “呵。”孟歌倨傲地笑了笑,“那是我的事。”

    “嗯,当然。”孟欢摊摊手,身子往后靠,“这些我自然无权置喙。只希望二哥还记得对我的承诺,到时候,地下城留块地方给我。”

    “你什么时候动手?”孟歌看他一眼,语气凉凉。

    “不急,准备万全才好。”孟欢说着话,低头捻着自己的指尖,眉梢微挑,轻轻地笑了笑。

    孟家掌控北方黑道多年,自然有些方面,宋望所不及。

    地下城,就是这其中之一。

    孟家掌控下最大的地下赌场,地下城入口在孟歌名下的一座娱乐城停车场,非常隐蔽,无人引领根本不可能找到门路进去。

    作为孟家最隐秘黑暗的权势象征,这些年,谁握着地下城,谁就握着孟家。

    眼下握着它的是孟歌,孟欢想出入,自然也得经过他的同意。

    他为程思琪神魂颠倒,也以程思琪为借口,示弱孟歌,准备掳了程思琪之后,暂时离京。

    可这事情牵扯到宋望,自然颇为棘手。

    两人达成共识,孟欢离京之前,将程思琪暂时看管在地下城。

    其实,两人自然各有打算。

    孟欢所想--

    他若是不能平安离京,那么,程思琪被囚禁在孟二的地方,宋望若是能成功反扑,自然和孟二鱼死网破,他设法抽身,可坐收渔利。

    他若是当真平安离京,那么,孟二和宋望也免不了一番恶斗,两虎相争必有损伤,他瞅准机会再回来,也能坐收渔利。

    孟歌所想--

    地下城若是成功了囚禁了程思琪,那么,等于直接牵绊了孟四,又握住了宋望的软肋。

    他趁着宋望心浮气躁之时,瞅准时机一举击溃,若是成功,自是坐稳了北方黑道第一把交椅,到时,孟家一众兄弟该当如何,不还是他一句话的事。

    两个人心思迥异,表现在脸上,却俱是不动声色。

    孟歌端起手边微凉的茶水喝了一口,慢悠悠道:“色字头上一把刀。程思琪对宋望意味着什么,你自己清楚。”

    他这话,意思他不傻,不会让掳走程思琪这件事,落到他身上。

    “所以得多谢二哥了,祝你早日得偿所愿。”孟欢这话却明显只有示好臣服之意,孟二若是斗倒了宋望,他自顾不暇,哪里还能顾得了程思琪,他借地方,只是为了避免横生枝节。

    他们云里雾绕地说着话,大厅偏角,刚好听见的小静却震惊地愣了一下,抬步就要朝孟歌的地方走过去。

    边上伸出骨节分明一只手,直接捂了她的嘴,将她带到了院子里。

    “唔!”小静掰着他的手,神色恼怒地挣扎了两下。

    孟青伸手指在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眼见她怔怔点头,才松开手,将小静慢慢地放开了。

    “你捂我做什么?”小静不悦地瞪他一眼,蹙眉道,“你是谁?我来孟家这么些天,也没见过你。”

    “孟青。”孟青站直了身子,掸了掸自己的T恤下摆,“孟秋第五个儿子。”

    “哦。”小静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你捂我做什么?”

    孟青看着她,突然一抿唇,笑了笑:“邓南疆没有告诉你,男人的事,女人少插手少发言吗?”

    他笑起来秀气的眼睛微微弯着,十分文弱,就像电视里的书生。

    “他们,他们在……”小静看着他,咬咬唇道,“孟欢不是什么好人。程思琪不应该落在他手上。”

    “人各有命,别人的命,不是你该操心的。”孟青依旧笑着,神色却淡。

    “我!”小静正要说话,大厅里却远远传出桌椅磕碰的声音,孟欢出了门去,孟歌抬步上楼。

    他边上还跟着人,警惕而敏锐。

    孟青一把握了小静的手腕,急转两步,从边上一扇门中闪了进去,避在角落里。

    孟家大宅设计风格有古旧的中式特色,从大门进前院,进大厅,进中庭,再到后面一整面的住宅和花园,层层关卡,设置着许多扇门。

    夜里有风,门扇动几下,再正常不过。

    孟歌随意地瞥了两眼,上楼去。

    暗处--

    小静被孟青紧扣在怀里,孟青白皙修长的一只手,还紧紧地捂着她的嘴,手指摩挲挤压着她的嘴唇。

    眼见孟歌已经上楼去,小静松了一口气,张嘴在孟青地手指上狠狠咬了一口。

    牙齿嵌入皮肉,孟青一丝声响也未发出,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疼。

    小静疑惑地在他怀里转过头去,孟青刚好低头垂眸看着她,两人挨得太近,他的唇,便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两人齐齐一愣,孟青意外后,低低笑了一声。

    “有病。”小静踩了他的脚,从他怀里挣脱出去,往楼上跑。

    身后,孟青弯着眼睛看她,清雅俊俏。

    ……

    翌日,清晨。

    早上八点多,程思琪醒来。

    身侧,罕见的,已经没有了宋望的身影,也唯有小黑猫蜷在枕头上,陪着她,见她醒来,弓着身子摇尾巴。

    “乖。”程思琪在它脑袋上揉了揉,起身下床。

    昨夜宋望回房后,神色莫测,抱着她安睡。

    到了后半夜,却来了兴致要了一次。

    她才醒的晚了些。

    程思琪对他这根本不分时间、无论地点,来了兴致就抱着她折腾揉弄一通的习惯全无办法。

    身上有些黏腻的汗,她洗了澡换衣服下楼,时间是早上九点。

    荣晴和绯川逸已经在等着她,程思琪随便吃了两块面包垫肚子,跟着他们往外走,边走边道:“你们怎么来这么早,今天上午我的戏份应该不是很多。”

    上午有宋望的戏份,她还以为,宋望会和她一起去剧组才对。

    “上午先拍十色室内戏的计划取消了。”荣晴拉开车门,解释道,“十色出事了。说是昨夜被举报组织卖淫、贩毒什么的,查封了!”

    “什么?”程思琪刚上车,诧异地看了她一眼。

    ------题外话------

    呼呼,阿锦早上睡过头了,⊙﹏⊙b汗,来迟了,为了安慰大家,今天就更新两章,晚上九点,可以刷新第二更哦。

    话说,阿锦昨天和男票发生了如下两段对话。

    1、背景:男票妈妈说阿锦涨到一百一十斤再结婚。

    阿锦:郁闷了,别人写小说都是从九十斤胖到一百二,要不从八十多胖到一百,为什么就我从九十斤掉到八十斤。

    男票:(手指着阿锦鼻子)别人那是吃饱了不运动,你是坐那不吃不动,能一样么?

    阿锦:竟无言以对。

    2、背景:阿锦回复完留言,让男票帮着奖励币币。

    男票:别人留言说冒泡,你就让人家继续冒着嘛,你还把人家戳破,你怎么这么无聊?

    阿锦:……

    男票:人家就打个招呼,意思她来了而已,你还戳一个又一个,上瘾啊。

    阿锦:你能不能闭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