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58:你让我离开他,我便疯了

158:你让我离开他,我便疯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158:

    宋望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半晌,又直接走出去。

    打电话给程思琪。

    她一向乖,手机就带在身上,怎么可能听见声音不接电话,宋望蹙眉想着,听着电话里的铃声,面上的表情越发凝重了。

    铃声响半天,无人接听。

    他正准备先挂断,电话那头,铃声却戛然而止。

    程思琪挂了电话?

    他这样想着,将手机拿到眼前,看着屏幕上的“通话结束”,出神。

    能有什么事?

    他绮丽的眉梢紧紧拧着,削薄的唇抿得紧紧的,站在原地,似是懊恼地想了一会,觉得程思琪是不是偷溜出来,躲在哪里和他开玩笑。

    真不乖,逮到了非得好好收拾一顿!

    宋望抑郁地想着,抬眼看向边上站着的售货员,开口道:“没事。你先去吧。”

    “嗯。”售货员如得大赦,飞快地跑进了洗手间,很快又出来,临走前还犹豫着看了他两眼,走了。

    宋望伸手在眉头重重地揉了两下,想着洗手间没有人,等了两分钟,又进去。

    洗手间非常干净宽敞,地面光亮如镜,他有点烦躁,将门扇一次次踢开,耐着性子又检查了最后一遍。

    还是没有人。

    别让我逮到你!

    宋望磨磨牙,抑郁地想着。

    大跨步又出了洗手间,将自己颈间的第二个扣子也解开,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等不住,他只得耐着性子找她。

    从洗手间边上的几个品牌区域开始找起,也不问人,面无表情,就那样绷着一张脸,巡查一般,连试衣间也不放过。

    他突然又回来,看上去比刚才陪着程思琪的时候严厉了许多,一众售货员自然心惊胆战,看着他,规规矩矩地站着,没有人敢说话。

    宋望绷着脸,耐着性子,在洗手间附近找了半个多小时,时至六点。

    这期间,他又打了两个电话,关机。

    宋望有点生气了,一边找,一边想着找到了怎么收拾程思琪。

    不听话,让他着急,找到了,非得扇肿她屁股。

    肉偿,明天早上别想下床了,非得教她乖,看她以后还听不听话!

    他这样想着,稍微缓解了焦虑。

    最后,又回去洗手间,第三遍,将一扇扇门再次踢开,甚至,还吓跑了原本在里面的两个女顾客。

    程思琪突然消失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

    宋望想着这时间,突然愣了愣,站在洗手间门口,握着手机,修长有力的手指咯嘣作响,手机差点被他捏碎。

    宝贝,别闹了。

    他紧抿着唇,抬眸朝四下看了看,闷声呢喃了一句。

    自己一直站在外面,分明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好好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呢。

    他一遍一遍回想着先前进出的那些人,觉得程思琪是不是趁着自己不注意,偷偷溜开了。

    真是太胡闹了!

    宋望气得心肝疼,却也全无办法,打电话给赵青,让他过来。

    随后,他又大跨步到了商场管理处,找值班负责人。

    商场经理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相貌端正,身形高瘦,一眼看见他,连忙快走两步到跟前,恭敬地笑着唤了声:“宋总。”

    “调监控。”宋望没有笑,表情冷峻,直接吩咐道,“五楼的监控录像给我调出来。”

    “是。”经理见他严肃,也登时有些紧张了,连忙带路,“您跟我来。”

    宋望点点头,跟着他到了负一层监控室。

    工作人员连忙起身问好,宋望一把按着他肩膀,将他按回座位,吩咐道:“从五点开始,我看看五楼的监控录像。”

    “好的。”工作人员应了一声,调监控。

    商场占地面积大,每一层都分布着许多监控,宋望看一眼,觉得烦,蹙眉想了想,又道:“洗手间附近,先看洗手间附近的监控。”

    工作人员又应一声,将手边第三个画面指给他看。

    宋望抬眼看过去,目不转睛。

    画面快进快退,折腾了好几分钟,边上的经理才似乎反应过来,声音小小道:“宋夫人进了洗手间,一直没出来。”

    “嗯。”宋望应了声,声音轻轻道,“一直没出来。”

    监控不可能覆盖到洗手间里面去,可进出洗手间就那么一块地方,却是显示得清清楚楚。

    从程思琪进去,一直没出来。

    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无影无踪。

    宋望目不转睛地看着监控录像,身子都僵硬,垂在身侧的一只手颤了颤,没回头,询问道:“有烟吗?”

    “这……”

    商场不让抽烟,经理有些尴尬地愣了一下,略微想了想,老实道:“有。您可能抽不惯。”

    “给我一根。”宋望道。

    经理应了一声,递一根过去,宋望伸手接过,叼在嘴角,就着经理点着的火,吸了一口。

    烟入胸腔,心乱如麻。

    平生第一次,他竟是手足无措,恐慌到无法正常思考。

    人呢?

    她怎么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莫不是,这多半年来自己不过做了一场梦,梦到了这样乖巧温柔一个姑娘,像人生美丽的意外一样,来到他身边。

    眼下梦醒了,她便凭空消失了。

    宋望叼着烟,猛吸了两口,将监控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都根本没发现任何问题,颓然不已,他伸手取了烟,夹在手指间,一只手都颤抖。

    不一会,赵青赶到。

    电话里宋望只让他最快速度过来,他大跨步到了监控室,眼看着宋望一个人,有点奇怪,唤了声:“大哥。”

    “阿青。”宋望低声唤了他一句。

    他语调非常古怪,很难形容,又叫得亲近,赵青觉得不同寻常,迟疑道:“怎么了?”

    “琪琪不见了。”

    “啊?”赵青目瞪口呆地看了他一眼,“不见了,什么意思?”

    “宋夫人进了五楼洗手间,消失了。”经理也觉得古怪,一个头两个大,迟疑的说了一句。

    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经理紧紧蹙眉,又紧张又担心,看着宋望。

    宋望好像看着监控,又好像没看监控,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程思琪对他太好,他心里一直觉得不踏实,知道她有秘密,想知道,可是又心疼她,没办法逼迫她。

    他这一会思绪翻飞,突然想到很多个程思琪。

    第一次遇见,她在路边的夜色里,自己坐着车,她的身影飞快从眼前闪过,像鬼魅。

    后来,《天籁之音》舞台上,她一袭雪白长裙,从黑暗中走到光线里,身后屏幕上月影绰约,花枝晃动,映着她的脸,美如月下仙。

    还有再后来,昏暗的卧室里,她妖娆魅惑的影子映在墙上,他睫毛沾着汗,晕乎乎看她,她像缠人的妖。

    她有时候像个谜,自己无法捕捉。

    宋望胡乱地想着,都没有注意到,指间的香烟慢慢燃尽,烧了他的手。

    “等一下,倒回去。”不远处,赵青看着监控,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声音带着点激动,将出神的宋望给惊醒。

    “就这里。”赵青指着画面给商场经理看,“这个清洁工,进去的时候怎么带着口罩?”

    “有的人爱干净。”经理自然地接口说了一句,突然意识到不对。

    宋望掐了烟,快步走了过去。

    “大哥,”赵青唤他,语气笃定道,“这个清洁工有问题,你看她出来的时候,推着垃圾桶,瞟了你一眼。”

    宋望看着画面,神色愣了愣。

    程思琪消失了一个小时,他自然没时间耐心看录像,刚才看得时候一直快进快退,看到两个清洁工也根本没有多想,哪里注意到人家有没有看他。

    毕竟,关心则乱。

    “小大嫂她,”赵青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应该是被掳了。”

    宋望目光锁着监控画面,没说话。

    赵青也看着画面,继续道:“这清洁工进去的时候,洗手间里应该正好只有小大嫂一个人,清洁工趁她不备,弄晕了抱进垃圾桶里,再若无其事的推出来,就从你边上过去,也没有被发现。”

    宋望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紧握成拳,咯吱响。

    寰宇旗下的商场,他眼皮底下,有人掳走了程思琪。

    他竟是,根本没有发现。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宋望拧着眉,“啪”一声,将脚边一张椅子直接踹飞,看着商场经理,一字一顿道:“把今天值班的所有清洁工叫过来。”

    “是。”经理吓出了一头汗,连声应了,出门去。

    他眉头紧蹙,发了火,面色阴沉地能滴出墨来,监控室几个工作人员没人敢说话,赵青立在他边上,也着急不已。

    他的预感告诉他,宋望找清洁工,应该是无用功。

    可宋望就站在边上,眉眼冷厉,神色冷峻,他这句话,便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有一点线索也是好的,赵青这样安稳着自己,宋望已经扭头朝着工作人员继续发号施令道:“看监控,继续跟着那个清洁工。”

    “是。”工作人员连忙应一声,宋望握拳立着,目不转睛地继续看。

    他这下看的仔细,可清洁工几乎一直低着头,除了能看出她是个高大的中年妇女之外,再没什么细致线索。

    她步伐很稳,推着垃圾从商场五楼角落的货梯下去,将垃圾一直推到了商场侧门外,垃圾停留区。

    然后,很正常地重新回了商场。

    赵青也转过身看着监控,看到这一幕,和宋望同时愣住。

    他们想错了?

    那个清洁工除了戴着口罩,并且在出洗手间的时候看了宋望一眼外,再无异常。

    尤其,宋望这样相貌气质的男人,站在哪里都非常醒目,一般人很难忽视他,实际上,清洁工之外,进进出出的人都会有意无意地瞟他一两眼。

    可如果不是清洁工,程思琪就真的凭空消失了。

    赵青额头上都渗出一点汗,宋望看着他,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叮咛道:“你先在这里,我下去看看。”

    “要不……”赵青话未说完,宋望大跨步往出走,走两步,直接跑起来,风一样地离开了他的视线。

    宋望大脑一片空白,脑海里,只有清洁工推着垃圾桶一直走的画面。

    垃圾桶多脏,真用它运走了程思琪,他简直想杀人。

    可眼下,他只能将希望寄托给那个垃圾桶。

    即便觉得事情似乎不对,还是暂时一头雾水,只想着快一点,再快一点,飞奔到垃圾桶跟前看一看。

    电梯要等,他没时间等。

    直接跑楼梯上一层,到了垃圾停留处。

    已经到下午,垃圾桶自然多,外表上也根本分辨不出什么,甚至,他已然分辨不出,哪一个垃圾桶,是那个清洁工推下来的。

    宋望紧紧握拳,半晌,又松开。

    面无表情,从最跟前一个开始,将垃圾盖一个个掀开,挨个寻找。

    都是生活垃圾,又在夏天,每个盖子掀开都恶臭扑鼻,他却好像根本闻不到,耐着性子,齐齐往过翻。

    甚至,看到厕所的垃圾袋,还忍不住多看几眼。

    十多分钟,所有的垃圾桶都被他翻了个遍,每一个都腥臭熏人。

    可是,没有程思琪。

    没有思琪。

    没有。

    宋望看着眼前好些个垃圾桶,傻了一般,愣在原地。

    怎么可能?

    那个清洁工,分明将垃圾桶推过来,原来,当真是满满一桶垃圾吗?

    哪里出了问题?

    宋望握着拳,脸色紧绷着,又往商场里面走,进门的时候,一不小心被脚下的台阶绊了一脚,他下意识扶住墙。

    墙面冰冷,他低着头,觉得有些窒息,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冷静!

    宋望骨节分明的手指紧扣着墙壁,提醒着自己,要冷静,不能慌,没事的,思琪怎么可能有事,她是自己老婆,谁敢动她?!

    放眼京城,谁他妈敢动她?!

    谁动她,他非得弄死谁不可,谁这么大胆子。

    不要命了吗?

    宋望一只手抠着墙,力道非常大,简直能将坚硬的墙砖抠出痕迹来,半晌,他紧紧握拳,站直了身子。

    面无表情。

    他英俊的一张脸透着冷意,平素潋滟流光的桃花眼看上去十分幽深,眸光锐利又冷硬,面无表情地往里走,下楼梯,回了负一层监控室。

    “宋总?”值班经理已经将所有清洁工集合起来,看见他,连忙唤了一声。

    宋望看了他一眼,没吭声,直接抬眼朝一众清洁工看过去。

    他没说话,边上的赵青直接发问道:“所有人都在这里吗?”

    “是。”值班经理哪里敢怠慢,急忙道,“当值的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只是,只是……”

    只是没有监控里那个清洁工。

    那个清洁工虽说一直带着口罩,低着头,可她看上去健康高大,放在一群人里,也算挺有辨识度。

    经理紧张得结结巴巴,赵青面色阴沉,一众人都看向宋望。

    宋望紧紧握着拳,半晌,开口道:“都下去。”

    “是。”值班经理应一声,连忙朝一众清洁工挥手,示意离开。

    所有人离开,他这才犹豫地看着宋望,结结巴巴道:“宋总,这下怎么办?要不,报,报警吧?”

    宋望抬眸,定定地看他一眼,开口道:“保密。这件事,暂时保密。”

    “这?”值班经理看着他,迟疑点头。

    宋望又抬眼看了下监控画面,朝赵青开口道:“监控拷贝一份,带回去。”

    “知道。”赵青自然晓得事情比想象中严重许多,沉声应了。

    不一会,两人出了负一层监控室。

    问题肯定还出在清洁工身上,可垃圾桶没有问题,清洁工肯定是在监控死角将程思琪换了出去。

    怎么换,在哪里换,换了之后怎么弄出商场,去哪里?

    监控画面太多太乱,自然得分析。

    一时半会不容易理出头绪,可两人却已经能确定,程思琪,肯定早已经不在商场里面,一个多小时,别人掳了他,指不定都去到哪呢。

    很明显,这是有预谋的绑架。

    他们留在商场,也没什么用,可出了商场,又该去哪?

    赵青将车子开出停车场,从后视镜里看着宋望冷峻的脸,半晌,几次动唇,竟是也不敢开口问一句。

    宋望出了商场一直沉默着,看上去很平静,可他知道,自个这大哥,此刻心里指不定怎么翻涌着惊涛骇浪。

    可京城这地方,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能将程思琪掳了去。

    赵青蹙眉想着,终于忍不住,没回头,声音低低道:“大哥,你觉得,会不会是孟家?”

    “不知道。”宋望声音也低,沉沉地应了一声。

    在他眼皮子底下将程思琪掳走,孟家应当有这个能力,可问题是,他一没证据,二来,也摸不准孟家的动机。

    拿程思琪,要挟他吗?

    可眼下,孟家和他的较量之中,孟歌暂时处于上风,不至于狗急跳墙,掳了程思琪,胁迫他什么事。

    孟四好色成性,可惯会伏低做小,宋望暂时没想到他有那么大胆量。

    若说孟歌,他又觉得不至于如此。

    一时间心乱如麻,可无论怎么说,孟家,自然有很大嫌疑,也是他眼下暂时能想到的唯一目标。

    “回寰宇。”宋望笔直地坐着,吩咐道。

    赵青应了一声,宋望低着头,口袋里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神色愣了愣,第一时间掏出来。

    屏幕上显示:“妈。”

    是程瑜。

    时间接近七点,他和程思琪出来,原本准备了烛光晚餐给她惊喜,因而,还没告诉程瑜两个人不回家吃饭的事情。

    宋望握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接通,唤了一声:“妈。”

    “嗯,思琪的电话怎么关机了?”程瑜声音里带着些疑惑,问了一句。

    “没电了。”宋望笑笑道,“我们晚上在外面吃,您不用给我们准备晚饭。”

    “哦。”程瑜应声道,“那行。”

    宋望略微想了想,又道:“还有,我们今晚可能不会来,临时有个活动,要出去一趟,可能三五天才回京,明天和叔叔见面的事情,要不改天吧。”

    “诶?”程瑜愣了愣。

    她语调疑惑,似乎想问点什么,半晌,又什么也没说,笑着道:“见面的事情不急,有事情你们先忙,回来了再说。”

    “好。”宋望扯动唇角,僵硬地笑了一声,等着程瑜先挂了电话。

    程瑜性子软,家里还有个胆子比较小的思源,程思琪失踪的事情,他自然不敢贸贸然地让他们知道。

    所以,只能暂时不回家了。

    宋望握着手机,就那样,看着手机屏幕慢慢地按下去,最后,全黑。

    他胸口烧着一团火。

    关于程思琪的事情,不敢想,她漂亮莹白的脸蛋不时浮现在脑海中,他端坐着,甚至不敢往后靠。

    脊背僵直,双腿微分,他一只手握成拳抵着膝盖,薄唇抿成了锐利的一道线,冰冷生硬,整个人,好像雕塑。

    冷静。

    他反反复复地这样告诉自己,半晌,微微闭着眼,朝着前面的赵青开口道:“开快点。”

    赵青应“是”,踩了油门,车子一路往寰宇而去。

    与此同时--

    程思琪晕晕乎乎,一片混沌中,感觉到一根羽毛扫着自己脸颊,痒痒的,很难受,她伸手胡乱地拨了一下。

    碰到略觉冰凉一只手。

    程思琪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猛地睁开眼睛。

    “醒了?”边上坐着的孟欢笑一声,垂眸看着她,狭长妖娆的眉眼微微挑起,很明显,十分愉悦。

    程思琪双眼大睁着,有一瞬间的茫然,神色定定地看着他。

    孟欢被她这有点呆的样子逗笑,忍不住探身过去,伸手又要触碰她的脸,尚未碰到,程思琪连忙往后躲了一下。

    “喜欢玩猫捉老鼠?”孟欢收了手,微微低头,捻着自己指尖,很有耐心地问询一句。

    程思琪抿唇看着他,大脑飞快地转动着。

    一低头,这才发现,除了衣服,自己身边再什么东西也没有,就连手上的婚戒,也被人摘了去。

    她被掳了?

    脑海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她神色警惕地抬眸看了看。

    她所处的房间不大,正中央一张床,床单被罩都是略显沉郁的灰色,边角滚着暗金色条纹,看上去令人窒息。

    程思琪抿着唇吸了一口气,这才反应过来,她觉得窒息,是因为房间里灯光刺眼,笼罩着人无处可躲,可是,整个房间没有窗户。

    她眼下靠在距离床铺不远的沙发上,沙发是浅棕色,看上去也显得沉郁幽暗,不知为何,眼下她所处的这地方,感觉起来,非常令人压抑。

    应当不是酒店,也不是会所包厢之内的地方,更不可能是孟家。

    她在哪?

    程思琪抿着唇往沙发边角靠,神色警惕地看着孟欢,开口道:“这是什么地方?”

    “重要吗?”孟欢挑挑眉,睨了她一眼,低笑。

    他谋划良久,自然有十足把握,宋望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找到程思琪,因而,他有非常多的时间和眼前这女人耗下去。

    他本好色,可此刻,倒是并不着急,十分耐心地陪着程思琪。

    孟欢贪婪地看着她,目光从她光洁的额头一直往下,掠过她挺直端正的鼻梁,略微丰润的唇,精致柔白的锁骨,以及,玲珑有致的曲线。

    真是尤物……

    想起自己先前搂过她的腰,那柔软滑腻的触感久久难忘,孟欢喟叹一声,到底有点忍不住,最终,目光落在程思琪紧抿的唇上。

    她唇瓣比一般女生略丰润,尝起来应当非常香软可口。

    低头捻了捻手指,他有些忍不住了。

    原本就渴望良久,此刻,就算一直提醒着自己,慢慢来,慢慢耗,别一开始就吓到她,他还是有点情难自控。

    毕竟,好些天没有碰女人了,在孟家见过了那样的程思琪,他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好好要一个女人了。

    无论是谁,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索然无味。

    “宋望不会放过你的。”程思琪紧紧抿着唇看他,一字一顿,说了一句。

    孟欢笑起来:“他得先知道是我。”

    果然。

    程思琪看着他,一颗心慢慢地、慢慢地,往下沉。

    她对孟家了解一些,自然晓得孟欢这句话意味着什么。自己无声无息地到了这,宋望,应当是全无察觉。

    以孟家的实力,既然做到这一点,便说明根本毫无后顾之忧,肆无忌惮。

    怎么办?

    她胡思乱想着,免不了紧张,孟欢一手握上她手腕,往自己怀里拖。

    “放开。”程思琪猛地回神,一只手掰着他手指,孟欢蹙眉,一只手推着她肩膀直接按在沙发上,整个人直接压过去,吻她唇。

    程思琪刚转醒,浑身无力,根本不可能推开他。

    孟欢突然靠近,她咬咬唇,一偏头,直接张口,狠狠地咬上他脖颈。

    “啊!”孟欢猝不及防,大喊一声,哪里顾得吻她,疼得难以忍受,一把扯着她头发,往后拉。

    程思琪埋头在他脖颈,头皮差点被撕掉,却咬着他脖子不松口。

    她没什么声音,突兀地咬上他,却好像要直接要了他的命,牙齿紧紧地闭着,不理会孟欢的撕扯,慢慢地,口腔里有了血腥味。

    孟欢的脖子被咬破,整个人都突然暴躁起来,一只手扯着她头发,一只手推着她脸颊,膝盖都忍不住屈起来,抵着她柔软的小腹,将她往外蹬。

    程思琪还是不出声,吸血鬼一样咬着他脖子,保持着一个动作,怎么也不松口,任他扯任他推,她闷不做声地加大力道。

    殷红的血顺着她唇角往下淌,她闭着眼睛,生命里好像就剩下咬他这一件事。

    孟欢哪里能想到她这样。

    看上去分明是一个闷葫芦,眉眼温柔,咬起人来,简直好像要吃了他的肉。

    他疼得受不了,撕扯她的动作大了些,膝盖抵着她小腹,大力撞起来,程思琪整个人被他往沙发上撞,每撞一次,便发出沉闷的声响。

    自然痛,她一只手去捂肚子,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呜咽声,头发被撕扯着,头皮都痛起来,就连眼睛,都有点眩晕得睁不开。

    “松口!”孟欢也狼狈,一只手拧着她的脸,无果,强势地伸手指进去,程思琪便连他的手指一起咬住,孟欢的手指也直接流了血。

    她突然迸发出的决绝,简直像个疯子。

    “松口,快松开!”孟欢痛得龇牙咧嘴,气急败坏地喊着,胡乱地撕扯推搡她。

    门锁响动一下,孟歌推门进来,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程思琪咬着孟欢的手指和脖子,殷红的血顺着她唇角流过了玉白修长的脖颈,她闭着眼睛,眉眼决绝。

    孟欢另外一只手撕扯着她的头发,空气里似乎都有头发断裂的细微声响,他一只腿屈起来,抵着程思琪的小腹往沙发上撞,一下接一下,声音沉闷。

    孟欢气急败坏,她却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知怎的,孟歌突然就有了点莫名的情绪,他觉得惨烈。

    就是惨烈。

    这样紧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的女人,诡异的,和他记忆中另外一张脸,无声地重合了。

    他神色愣了一下,直接推门。

    门扇“啪”地一声碰上墙,程思琪便睁开眼睛来,对上他视线。

    她眼睛大而黑亮,十分动人,看着他,似乎突然茫然,乌黑明亮的瞳仁笼着一层水光,神色怔怔,松了口。

    孟欢连忙闪开,她药效未过,整个人如布娃娃一样地顺着沙发往下滑。

    一只手捂着肚子往后靠,她撑着沙发又坐起来。

    “你疯了吗?!”孟欢一只手捂着脖子,气急败坏地看着程思琪,恼怒不已,大声咒了一句。

    “是疯了。”程思琪靠着沙发,无声地笑了笑,喃喃道,“你让我离开他,我就疯了。”

    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可房间里很安静,孟歌和孟欢都听得见。

    因为虚弱,她漂亮精致的脸颊苍白到几近透明,唇角却染着血,确切地说,两瓣唇都染着血,却带着一种诡异的惊心动魄的美。

    她一开口,编贝一样整齐的牙齿上也染着血,看上去,就像吸人血的女妖。

    孟欢怔怔地看着她,心悸不已。

    他实际上也不怎么喜欢强迫女人,长在孟家,又处在这样的环境里,平素里被人客客气气称一声“四爷”,只要他喜欢,源源不断的女人爬上他的床。

    可偏生,皇庭一号第一次看见程思琪,他就想要她。

    看她柔弱无骨地圈着宋望的脖子,倚靠在他怀里,他心情非常复杂。

    他们都和宋望争夺了好些年,宋望捧在手心里的女人,对他们来说,原本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可当时时机不对,他不敢轻举妄动。

    眼下时机其实也不怎么对,他精心谋划,未必没有扳倒孟歌的可能性。

    可他一直想着她。

    从家宴那一次之后,时时刻刻,看见女人,总忍不住想起她。

    她年龄不大,只有二十一岁,说起来还是个学生,可偏生,她身上有十分柔软迷人的气质,像一团温热的水,软和撩人。

    他见过很多女人,可只有到了程思琪这里,才有点明白,女人是怎么一回事。

    像春水、像春藤、像这世间所有磨人的东西,看见了,便想据为己有,得不到,便要牵肠挂肚。

    着了魔、发了疯似的,想要她。

    可此刻,她却一改往日的柔软,因为另一个男人,发了疯似的要咬死他。

    孟欢心口堵得慌。

    程思琪看他一眼,一只手捂着肚子,弓着身,闷声咳起来。

    她将孟欢的脖子咬破,一直没松口,孟欢的血都溢满她口腔,流进喉咙口,她觉得恶心,想吐。

    偏生吐不出什么,只能一下一下,痛苦地咳嗽着。

    “我把你踢疼了?”孟欢看着她,十分纠结,半晌,在孟歌错愕的目光中凑过去,坐在沙发边,看着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柔软口气试探道,“是不是疼了?”

    程思琪抬眸看他一眼,捂着肚子不说话,继续闷声咳嗽起来。

    孟欢暴躁了,抬眸看向门外,朝着保镖大吼道:“都是死人吗?给我拿瓶水过来。”

    他这话吼出声,孟歌看着他的眼神更奇怪,好像第一天认识他。

    孟欢话音落地,一只手捂着自己脖子“嘶”了一声,却依旧没有走,坐在程思琪边上,又开口道:“让你松口你松口啊,我也没说要强迫你。”

    他对她有兴趣,原本,就是想着慢慢来。

    刚才不过是情难自禁。

    门外的黑衣保镖拿了水过来,孟欢接过,递给了程思琪。

    程思琪蹙眉看着他,紧紧抿着唇,不要。

    她十分警惕,孟欢看着她,登时无奈起来,妖娆的眸子眯了眯,询问道:“你怕我下药?”

    程思琪看着他,不吭声,沉默。

    “盖子还封着。”孟欢看着她说了一句,眼见她不接,又暴躁起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指过去,“要不去水龙头那里漱漱口?”

    程思琪依旧不说话。

    孟欢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是不是没劲?我抱你过去?”

    程思琪往边上退了退,抿紧唇,越发警惕地看着他。

    孟欢彻底无奈,也看着她,不说话了。

    他展现出从未有过的温柔耐心,边上,孟歌看了良久,最后,目光落在他依旧流着血的脖子上,眼眸眯了眯。

    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重新考量程思琪对于孟欢的价值了。

    程思琪和孟欢僵持着,他原本想说话,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看了一会,转身又出了门。

    没一会,孟欢也跟出去,一只手捂着脖子,站在他边上。

    “你晚上不回去?”孟歌侧头睨了他一眼,淡淡发问,语调却笃定。

    “不回去。”孟欢回了一句,低着头,嘶了一声,突然忍不住嗤笑道,“没想到她这么凶,野猫似的。”

    孟歌睨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没说话。

    半晌,淡淡道:“那我先走。”

    话音落地,他直接抬步,在过道口转个弯,没了人影。

    孟欢看着他离开,耳听着大厅里远远传来的喧嚣争执声,朝着边上的保镖开口道:“叫李老过来。”

    孟家地下城的专用医生,他叫李老,自然是想着治伤。

    保镖的目光在他脖子上晃了一圈,瞧见他指缝里还染着血,也是诧异他的好脾气,应了声“是”,大跨步离开。

    夜色已深。

    孟歌出了地下城,直接回孟宅。

    他大跨步进门,脸色一直挺严肃,走到大厅里才稍微缓和些。

    坐在沙发上休息,姿态慵懒。

    边上的佣人倒了杯茶,又远远避开,孟歌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又放回茶几上,曲起手指敲着腿面,朝着边上的唐三开口道:“打电话让盯着老四,别让程思琪出意外了,她性子还挺烈。”

    “是。”边上的唐三应了一声。

    “啪。”的一声响从他们身后传来,小静手里的玻璃碗砸落在地面上,切好的水果滚了一地。

    大厅里没什么人,刚才孟歌说话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而,她自然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已经抓了程思琪吗?

    小静愣神地看着孟歌,孟歌也扭头看着她。

    半晌,小静抿着唇,迟疑道:“你们抓了程思琪吗?”

    她说话的语调带着试探,可眼眸晶亮,很明显,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孟歌看着她,略微想了想,道:“这些事,你不用理会。”

    “为什么抓她?”小静忍不住发问一句,快步跑过去,到了孟歌近前,蹙眉道,“是孟欢要抓她对不对?你放了她,孟欢不是什么好人,会欺负她的。”

    “说了这些事你不用理会。”孟歌看着她,语调冷硬地重复了一句。

    “不行。”小静六神无主,神色定定地看着他。

    孟青说交给他,这件事不让她插手,可眼下,两人自青城一面之后,还没有见过,她自然孟青还没有回来。

    焦急不已。

    小静看着孟歌,紧紧咬了一下唇,道:“她是我朋友,你们不能抓她。你让孟欢放了她好不好?”

    孟歌看着她,眸光审视,没说话。

    面上不起波澜。

    小静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又咬唇,直接转头,抬步往楼上走。

    孟歌直接起身,握住她手腕,耐着性子开口道:“听话些,别惹我生气。”

    小静不理他,扭头,继续走。

    孟歌扯着她手腕,直接交到边上的唐三手上,语调淡淡道:“找个房间,看着她。”

    ------题外话------

    呼呼,亲们早安么么哒。

    继续求票,顺带说一下,有些亲亲不知道有月票,月票每订阅消费10元就会有一张,亲们可以在个人中心看见哦,看见月票请投给阿锦么么哒。

    谢谢\(^o^)/~。卖萌打滚~\(≧▽≦)/~啦啦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