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 > 164:有没有兴趣试试?

164:有没有兴趣试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对程思琪的事情明显不愿意多谈,助理自然颇有眼色,连忙跟上去,一边走一边汇报道:“青媛小姐说是暂时不回来了。”

    “哦?”顾市长挑挑眉,看着他愣了一下。

    半晌,无奈苦笑道:“算了。不想回来在那边也好。”

    自己这一双儿女从小骄傲,眼下顾青伦成了那个样子是咎由自取,可是对这个女儿,他倒是一直心存愧疚。

    毕竟,想方设法陷害思琪的事情都是她哥哥主使教唆,最后,她损失了爱情清白不说,还因此毁了容,也难怪她母亲的葬礼都不愿意回来参加了。

    说到底,心里对他存有怨恨。

    顾市长轻叹一声,下意识回头看了眼程思琪离开的方向,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收回视线,他黯然离去。

    ……

    程思琪已经找到了乌童家楼下,想了下楚滢给的楼层号,按了门铃。

    楼上开了门,她乘直达电梯上楼去。

    乌童的父母在圈子里都颇有名气,许是为了工作方便,房子选了市中心这套高档住宅小区。

    电梯直达顶层,想来应当是买了顶层几户,打通装修。

    程思琪胡乱想着,电梯“叮”一声响,她抬步出去,一抬眼,看见已经等在外面的楚滢。

    “可算来了啊。”楚滢说话声音小小的,看见她脸上倏然间带了笑,嘀咕道,“我一个人在他家,好紧张。”

    快两个月没见,楚滢的头发都长了许多,变成了齐耳碎发,一边用小发卡别在脑后,露出精巧莹白的耳朵,看上去少了些尖锐张扬,多了些俏丽柔和。

    和记忆中不太一样,却很容易让人产生第一眼好感。

    程思琪将一个手上的东西递给她,问询道:“江老师没在家啊?”

    “怎么可能?”楚滢边走边嘀咕道,“他妈妈和江教授都在,我说外人,你不来就我一个,好紧张。”

    “江教授也来了?”程思琪愣了一下。

    “是啊,”楚滢进了门,拿了双拖鞋递给她,“乌童爸爸单位有活动,江教授开车送他们回的家。”

    “哦。”程思琪了然,一抬眼,屋里江宁拿着笤帚迎出来,温和笑了笑,开口招呼道:“思琪来了。”

    “江老师好。”程思琪连忙唤了一声,看着她身后跟过来的江远,又连忙笑道,“江教授好。”

    “嗯。好久不见。”江远应该是正帮着打扫卫生,质地精良的衬衫往上卷起了两圈,身上围着一个白色的围裙不说,手上还拿着一块白色抹布,看着程思琪,却依旧清俊端正,就好像夹着一本书出现在教室门口。

    果真,连做家务都自有淡然风度。

    程思琪看着他的造型,有点想笑,又觉得没礼貌,生生忍住,朝江宁道,“乌童好些了吗?”

    “没什么大碍了,房间里躺着休息呢,让楚滢带你去看看。”江宁笑着说了一句,提到楚滢,也没了两个月前的疾言厉色。

    乌童车祸的事情的确就像她心上一根刺,可这两个月以来,楚滢的变化和进步实在太大,到了最后,连她都慢慢软化一些。

    尤其楚家一众人并不像她想得那般一味护着孩子,乌童车祸以后,楚老爷子和楚滢妈妈,后来有楚滢爸爸和哥哥先后专程到医院道歉。

    又是请专家会诊,又千方百计地承担了所有费用,看着她对楚滢发脾气也从来不劝着拦着,时间一长,她倒是先接受了楚家人。

    毕竟,撇开楚滢,这件事和楚家人没多大关系,可他们态度谦和,细致周到,补救工作已经算得上无可挑剔。

    再加上自己这不争气的儿子天天把楚滢挂在嘴边,每天眼巴巴地盼着她来,又有江远和态度软化的乌乐从旁劝慰,到最后,她的怒气只能慢慢消散了。

    毕竟,作为一个母亲,她最爱的还是乌童。

    所有能让她儿子快点好起来的动力和因素,她都能接受。

    对楚滢没说原谅,态度也不见热络,可也已经能允许楚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照顾关心乌童。

    这妥协,已经让楚滢喜出望外了。

    眼下,楚滢微笑着应了一声,带着程思琪往乌童的房间走。

    程思琪一边走着,忍不住抬眸多看了两眼。

    正和她所想的一样,乌家占据了单元楼一整层,面积最少也得二百多平米,现代中式装修风格,户型差不多五室两厅,家里两个多月没住人,乌母和江远应该正在收拾擦洗,每个房间门都开着。

    匆匆一瞥,书房非常宽敞明亮,一排排看上去非常厚实的棕色木纹书架上摆的满满当当,文化氛围浓郁,书房边上紧挨着健身室,跑步机和软垫很显眼,阔叶绿植生机盎然。

    再下来,程思琪没走两步,就到了乌童的卧室。

    乌童喜好篮球,房间里一面墙上挂了装饰性篮环,周围贴了几张国际著名球星海报,挂着签名T恤,一看也知道主人是个篮球发烧友。

    他的床一侧紧挨飘窗,飘窗角落还滚着一个崭新的篮球,边上竟然还放着一个鞋盒,挺不拘小节。

    眼下,乌童正躺在床上,看见她进门,连忙起身唤一声:“思琪来了。”

    “你慢点,头不晕吗?”楚滢紧走两步拿了枕头垫在他身后,乌童便顺势靠在床头,嘿嘿笑了两声。

    “怎么样了?”程思琪左右看了看,忍不住笑道,“头发都长出来一些。”

    “嗯,没事了。”乌童两只手抱抱胳膊活动了一下,“就我妈和楚滢整天紧张兮兮的,我觉得下去跑两圈都没问题。”

    “行了吧。”楚滢搬了张椅子给程思琪,“刚才谁喊着头晕来着。”

    “我那是为了让你紧张我。”乌童哈哈笑起来,“又被骗了吧,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不禁吓了。”

    “嗯。”楚滢应一声,一本正经道,“再被你吓几次,我心脏病都要犯了。”

    “嘿嘿。”乌童又得意地笑一声,朝着程思琪挤眉弄眼道,“瞧见了没有,我们家滢滢现在多乖,好得都可以评选华夏好老婆了。”

    “是啊,”程思琪忍不住笑着揶揄道,“你总算是农奴翻身把歌唱,恭喜呀!”

    “咳咳,以前也没有那么夸张。”乌童将边上站着的楚滢逮进怀里,“滢滢以前也乖的,就你们都没发现她的好。”

    “我可没说什么。”程思琪笑着摆摆手,眼看着楚滢从耳朵到脖颈都泛红,忍不住抿唇又笑笑。

    乌童出车祸的时候,她亲眼看见江宁疯了一般地跑下去,一直以为,无论如何,楚滢和乌童也没多大希望了。

    可眼下,一切柳暗花明,楚滢成了眼前这个体贴乖巧的楚滢,乌童也慢慢地恢复了健康,依旧是以前那个温暖炙热的大男孩。

    真好!

    程思琪秀丽的眉眼都弯成了愉悦的弧度,看着两人,喟叹不已。

    楚滢窝在乌童怀里,许是觉得羞,又起身朝着程思琪道:“你陪着他说会话吧,我去给阿姨帮忙收拾屋子。”

    “别急。”乌童一把拉住她,“你陪着我就挺好的,我妈她一个人忙得过来,家里没多脏。”

    “你怎么这么没良心。”楚滢伸手捏捏他胳膊。

    “嘿嘿,欲速则不达,”乌童侧头看向程思琪,“思琪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我妈她性子也挺急躁的,慢慢来,眼下你老在她跟前晃,指不定她又烦了。”

    “是吗?”楚滢眼下对江宁当真有些怕,迟疑地看了他一眼。

    “乌童说得挺对。”程思琪站起身来,“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你陪着乌童吧,我去给阿姨帮忙,顺带聊聊天。”

    “你是客人。”楚滢连忙道。

    “真没羞。”乌童哈哈笑起来,“我还没说要娶你过门呢,怎么就以主人自居了。”

    “讨厌啊你!”楚滢在他肩膀上轻轻捶了一下,“打死你打死你!”

    她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非常轻,落在乌童肩膀上的,挠痒痒似的,乌童俊俏的眉眼越发愉悦,揽着她的腰圈进了怀里。

    “行了啊你们。”程思琪没好气地瞟了两人一眼,“就搁这恩爱吧,我出去给阿姨帮忙。”

    话音落地,程思琪直接掩了门出去。

    乌童抱着楚滢压到了床上,嘴唇贴着她脸颊,气喘吁吁地笑。

    “好重啊你。”楚滢推推他肩膀,“你最近肯定吃胖了,一会出去称一下,看有没有上一百五十斤。”

    “怎么可能。”乌童一只手撑起在她身侧,“前几天在医院里才称过,还不到一百四呢。”

    话音落地,趁着楚滢起身的工夫,又直接压上去,将楚滢结结实实地压在了自己身下。

    楚滢老实了,抿着粉唇看他,一脸笑意。

    “滢滢。”乌童一只手摸着她的头发,又捏捏她耳朵,神色痴迷道,“你这个样子真好看。”

    “我以前不好看嘛?”楚滢撇撇嘴。

    “以前也好看,就是挺像小男孩的,现在这样……”乌童迟疑了一下。

    “怎么样?”楚滢大睁着眼睛看他。

    “想和你做。”乌童看着她眼睛,一脸认真。

    “做?做什么啊?”楚滢说着话,突然反应过来,一张脸倏然间滚烫通红,推着他胸口坐起身,气喘吁吁道,“没皮没脸。”

    “真的。”乌童翻个身,在床上躺了一个大字,一只手抓着她的手,抿唇道,“要不你摸摸?”

    “滚啊你。”楚滢飞快地缩回手,手指都发烫地没地方搁了。

    “怎么这么敏感?”乌童忍不住笑起来,装模作样地提了一下裤子,满不在乎道,“以前又不是没摸过。”

    “你就贫吧你,我不想和你说话了。”楚滢红着脸要站起身。

    乌童一把拉着她手腕,让她趴在自己胸膛,两只手紧紧圈着她,抱怨道:“不是你说的吗,等我好起来,要什么都给我。”

    “你现在还没好。”楚滢语调喃喃道,“太激动出事了怎么办,我到时候真得以死谢罪了。”

    “哈哈,你真想啊,”乌童抱着她摇了摇,“我逗你的。”

    “你真是吓死我了。”楚滢动了动,将脸颊贴在他胸口上,紧紧地抱着他,“真是吓死我了,你知道吗?差点活不下去了。”

    “胡说什么。”乌童扯了扯她耳朵,“有我呢,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也不会让我有事,这不都好起来了吗?”

    “嗯。”楚滢蹭蹭他胸口,“以后无论什么时候也别追我了。”

    “那你还跑不跑?”乌童侧着头看她。

    “不跑了。”楚滢依旧是抱着他,“我以后就狗皮膏药一样的黏着你,甩都甩不开。”

    “去,能不能给自己个好一点的比喻?”乌童揉揉她头发。

    “小尾巴好吗?”楚滢笑起来,“以后就小尾巴一样的跟着你,小尾巴现在想亲你,行吗?”

    “不行。”乌童翻个身趴在床上,闷声道,“我可是很傲娇的。”

    “那你亲亲我吧。”楚滢也躺在他边上,慢慢地闭上眼睛,声音轻轻道,“乌小童,过来亲亲我好嘛。”

    乌童一只手撑起来,抬眼看她。

    楚滢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睫毛轻颤,粉唇微抿,一脸期待。

    乌童看着她,两只手按着她手腕,扑在她身上,猛地覆上她的唇,啃咬纠缠,楚滢很快回应他,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腰,翻滚在柔软的床上。

    暧昧的气息和声响荡开在房间里,外面几人却丝毫未曾察觉。

    ……

    乌童身体慢慢康复,江宁当然心情好,拿着抹布擦洗。

    江远帮着她擦,程思琪出去陪着两人说了一会话,状若随意地笑着道:“阿姨我帮你。”

    话音落地,就去拿抹布。

    江宁连忙阻止她,摆手笑道:“哪能让你干活,你和乌童他们聊天去。”

    “楚滢陪着他就可以了,我就不当电灯泡了。”程思琪笑着说了一句,似乎都听见江宁无奈地叹了一声。

    江远擦了手边的柜面,直起身来,抬手腕看看表,笑笑道:“今天的晚餐我主厨,你来给我帮忙好了。”

    “这,”程思琪看他一眼,接触到他探询的目光,硬着头皮道,“好。”

    搞卫生这件事涉及到人家家里角角落落,她一个外人想帮忙其实也顾虑颇多,做饭就不一样了。

    江远做饭,她就跟着打打下手,不至于闲着尴尬,也没有太多顾忌。

    唯一的问题,是她不怎么会做饭。

    不过江教授主厨,想来应该是厨艺不错,程思琪这样想着,便十分安心了,跟着江远一路到了厨房。

    乌童家的厨房装修是浅色系,橱柜是现代简约风,米白色为主,料理台是米灰色大理石细纹台面,整洁干净,坚硬清凉。

    和客厅卧室统一的木纹瓷砖不一样,厨房地面是光亮的米色大理石瓷砖,墙壁是白色,越发显得一尘不染。

    江宁脾气急躁些,生活上倒也非常细致讲究,和程瑜差不多。

    程思琪不动声色地四下打量了一眼,边上的江远已经将几个水果扔到水龙头下面的篮子里,指挥道:“先洗水果吧?一起切了,做几份水果沙拉。”

    “会不会太多了?”程思琪看着里面几个苹果、香瓜、梨子,又瞅一眼他摆在手边的香蕉和奶油草莓,好笑地问了一句。

    “还好吧。”江远擦擦手,将衣袖又往上卷两圈,微微蹙眉,“家里水果太多了,不吃得放坏。”

    好吧,程思琪进门那会也看见好几个果篮,认命地开始洗水果。

    十月份,她穿了一件黑色长袖T恤,前面正巧是一个小白猫的图案,江远多看了两眼,自柜子里拿了一个围裙给她:“穿这个吧,别把衣服弄脏了。”

    许是因为一直在学校当老师的缘故,他说起话来也一本正经,给围裙就像给作业本,程思琪乖乖接上。

    围裙是浅绿色,防水皮质,她穿上还当真有两分贤妻良母的样子。

    楚滢让她来,原本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太尴尬,提前约好了一起走,程思琪看这架势,自然知道大抵得吃了晚饭才能走。

    洗了水果估摸着时间还早,趁着间隙拿手机给宋望发了个短信。

    江远做餐前准备工作,非常安静,她不经意瞟了一眼,发现江远对着手机菜谱拿东西。

    一边拿一边看,分明是生手。

    程思琪忍不住扑哧笑出声,边上的江远侧头看见她,闷声道:“笑什么?”

    “江教授你会做饭吗?”程思琪好奇地问了一句。

    “不会。”江远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

    “不会做饭你主厨?”程思琪眉梢轻挑,声音里带着些幸灾乐祸。

    “这不有你吗?”江远自柜子里拿出料酒、酱油摆在眼前,“乌童他妈这些日子太辛苦了,我只得自告奋勇,刚好楚滢说你过来。”

    他说得理所当然,程思琪却顿时笑不出来了,张口结舌地看着他。

    “怎么?”眼见她突然没声了,江远继续拿东西的手势顿一下,挑眉露出个略微古怪的笑,“你别告诉我你不会做饭。”

    呃……

    程思琪看着他,半晌,抓抓头发,嘀咕道:“我会。”

    江远松了一口气。

    “可是我就会下面条。”程思琪又道。

    江远:……

    “也不能说不会,那些蔬菜都不怎么合作,我掌握不好火候和调料,做出来的多半没法吃。”程思琪诚恳地解释了一句。

    江远:……

    感觉起来分明应当是十项全能的。

    江远有点抑郁地想了一下,安慰道:“没事,我相信你。”

    程思琪:……

    她实在有点不明白这人到底为什么对她这么有信心,江远已经淡定自若地将柜子里所有需要用上的调料摆在料理台上,对着几张菜谱对了一遍,神色温和道:“没什么难的,一会按着菜谱来就行了。”

    她每次也是这样想的!

    程思琪看着他,欲哭无泪,硬生生被赶鸭子上架,没办法推脱了。

    拿过边上一包娃娃菜,默默地拆起袋子来。

    江远出门去,没几分钟,又回来,将手里的便利贴一页一页贴在墙砖上,慢条斯理道:“得,六菜一汤,总共也就这么几页,很容易做出来。”

    程思琪抬头默默地看了一眼。

    从左到右:“冬瓜排骨芸豆汤、上汤娃娃菜、皮蛋炒山药、清蒸鲈鱼、八宝豆腐、苦瓜焖鸡翅、芙蓉蛋。”

    芙蓉蛋?!什么鬼?

    程思琪蹙眉看完,支吾道:“江教授,你写字还挺好看的。”

    清雅端正,流畅飘逸,提笔勾连中自有风骨。

    “嗯,门面上的东西。”江远毫不客气地点点头,看着料理台上自己取出的一大堆,略微想了想,分工道,“肉类的归我,蔬菜的先归你。”

    话音落地,又多看一眼,继续道:“蔬菜比较多,你洗完了先切着,一会我帮你。”

    “嗯。”程思琪闷闷地应了一声。

    江远去清理鸡翅,她又瞅了一眼便利贴,从易到难,先切了豆腐和皮蛋,又切了冬瓜打了鸡蛋,最后,处理那根铁棍山药。

    她厨艺不行,准备工作其实还好,毕竟时常在家里给程瑜帮忙。

    想着山药切完指不定就要检验厨艺的时刻了,程思琪心里自然是叫苦连天,在自己丢脸没事,丢脸丢到乌童家到底不怎么好。

    她胡乱想着,一不留神,锋利的刀刃就上了手,程思琪“啊”一声轻呼丢了刀,手里的刀直直落到地面,又一声闷响砸了脚。

    江远在她“啊”一声的时候转过头,等看见菜刀掉下去,心里一根弦险些崩断,听着那一声闷响,又回过神来。

    山药皮实在不好处理,程思琪原本用力较大,此刻,一根手指被鲜血染红了,连带着,池子里的山药都红了一小截。

    她抬眸看了江远一眼,窘迫不已,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江远的目光落在她手指山,深深拧眉,直接放了刀,一步跨到她跟前,低头查看起来,出声道:“疼吗?”

    “还好。”程思琪蹙着眉说了一句。

    “割了一道口。”江远若有所思地说了句,弯腰捡起刀,直接往门外走,瞧见程思琪还站在原地,回头道,“别弄了,过来得贴个创可贴。”

    “唔。”程思琪应了一声,跟着他出门,往客厅去。

    江宁应该去打扫房间了,客厅里没人,显得十分整洁宽敞,江远驾轻就熟地在电视柜在拿了医药箱,翻找了棉签、碘酒和创可贴。

    “坐这。”眼看着程思琪有些局促地呆站着,他朝着边上的沙发看一眼,示意程思琪坐过去。

    “贴个创可贴就行了。”程思琪看着他连忙说了一句。

    “得清理一下。”江远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用脚勾了茶几上一张软凳坐上去,拿着棉签道,“伸手过来。”

    他棉签已经浸湿,程思琪也不好扭捏,将手指伸到他眼前。

    棉签触上手,冰凉凉,带着轻微的刺激感,程思琪下意识缩缩手,江远的动作顿了一下,抬眸道:“疼?”

    “不是,”程思琪抿唇道,“有点凉。”

    江远便没有再说话,低下头,用棉签滚着将她伤口上的血迹沾干净。

    “麻烦您了。”程思琪看着他动作,抱歉地说了句。

    “我不好,”江远没抬头,自我检讨道,“只想着让你顺带帮些忙,切得还挺深。”

    “过几天也就好了。”程思琪蹙着眉,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嗯。”江远站起身来,踩了边上的垃圾筒,将棉签扔进去,又撕开一个创可贴递给她,“贴上吧。”

    程思琪接了创可贴小心贴上,江远回身找了遥控器,开了电视,嘱咐道:“我一个人弄饭就行,你坐着看电视好了。”

    “手指也没什么事。”程思琪嗫嗫道。

    “行了,坐着吧。”江远说着话,直接扭头调电视,一边按着遥控器一边道,“你喜欢看什么?”

    “什么都行,我自己来吧。”

    “也好。”江远说着话,转身将遥控器放茶几上,自己去了厨房。

    他将肉块什么的也清理得差不多了,找出高压锅先扔进去炖着汤,回过神,才处理程思琪动过的那一个山药。

    山药一小截还染着血,他神色怔怔地看了一下,心里觉得过意不去,索性先拿了香蕉、草莓、苹果和香瓜,切成丁,给玻璃碗里装了一大半,挤了沙拉酱,附上小叉子,给程思琪端了出去。

    程思琪原本看着电视都有点不自在,见他出来更是受宠若惊,干笑道:“我没事,您不用管我。”

    “先吃水果吧。”江远用眼神示意她坐下。

    “您刀工还挺好的。”程思琪看着方块匀称的一碗水果,浅笑着说了一句。

    “嗯。”江远忍不住笑一声,“我也就这一个代表作能拿出手。”

    他说的其实没错,虽说结婚后一直一个人住着,可好几年过去,他做出来的菜也没几个人能下咽。

    主要是因为调料拿不准,试验好些次都失败,最后,蹭吃蹭喝最多次的卓航对他做菜有阴影,基本上,每次冒险吃完,都得跑厕所。

    他厨艺烂成这样,江宁自然知晓,却也知道他洗菜切菜不在话下。

    瞅着时间差不多了,便洗了抹布去厨房接替她,楚滢紧跟着自告奋勇去帮忙。

    江宁的厨艺自是不必说,楚滢在家里练习了两个月,厨艺自然也突飞猛进,两个人一进去,基本上没江远什么事。

    江远摘了围裙洗了手,出来和程思琪、乌童一起看电视。

    程思琪自己调的台,华夏台自然科学频道,电视里是两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画外音正解说蝴蝶交配的过程。

    江远将新切的一碗水果递给乌童,好笑道:“你喜欢这些节目?”

    “没,”程思琪抬眸看他一眼,“其他台都在转播新闻,这会没什么好看的。”

    她话音落地,江远抬手腕看了眼时间,若有所思道:“都过七点了。”

    “可以开饭了吗?”乌童抱着一碗水果叉着吃了几个,“饿死了。我都闻到排骨汤的香味了。”

    “马上。”江远坐在一边的单人沙发上,也抬眼看电视。

    电视里画外音解说在继续,程思琪余光扫了扫,觉得三个人看这节目还挺尴尬,默默地换着台。

    换了半天,就一个挺冷僻的频道播放一部老电影,她刚准备停下,电视画面里电影就进展到激情戏,女人*的声音从烛火摇曳的窗户里传来。

    程思琪一张脸都红了,拿着遥控器,放下也不对,默默地又换了台,到了一档地方法制节目。

    正想再放下遥控器,电视里主持人展示的照片又让她坐立难安。

    主持人正解说的案子,是一起轰动地方的贩毒案。

    原本没什么,可这藏毒的手段实在屈辱污秽,利用女人的身体来藏毒,耳听着一个个生理器官从主持人嘴里蹦出来,程思琪怎么也淡定不了了。

    遥控器简直像烫手山芋,可她再换,自己都觉得太过刻意。

    “还是看新闻吧。”边上江远的声音简直将她解救,“你这换半天也没什么好节目,看新闻。”

    他声音清淡温润,和平素讲课一样没什么情绪。

    程思琪暗暗松了一口气,目不斜视,将电视调到了新闻频道。

    然后,果断地将遥控器放在了茶几上。

    眼看着她俏脸通红地缩回沙发上,江远在心里无声地笑了一下,到底没忍住,抿着唇角开口道:“你当初为什么选了表演这一专业?”

    脸皮这么薄,和这外放的专业实在不搭调。

    “哦。”程思琪心里正抑郁,听他问话,顺口道,“因为宋望。”

    “嗯?”

    这下不止江远,连她边上的乌童都忍不住侧头看她一眼,好笑又疑惑地扯了扯唇角。

    呃……

    程思琪伸手在自己眉心按了按,又不好不回答,硬着头皮道:“女生嘛,喜欢做梦,当时就觉得自己站在这世间最耀眼光明的地方,就会吸引到白马王子。”

    “这样?”江远看她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那你现在得偿夙愿了。”乌童看着他笑了笑,“这不和我打篮球一样嘛,觉得帅,指定能吸引女生。”

    “算是。”程思琪朝乌童笑了笑,抿唇点头。

    “喜欢演戏吗?”江远这下看着两个人,挺正经地问了一句。

    “还好。”程思琪道。

    “就挺期待的。”乌童笑着看看他,“小舅你指定不喜欢演戏吧,好好的表演系校草转行考编导做老师,真是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江远不以为意地笑了笑,“作息太混乱我受不了,还是一切尽在掌握的好。”

    “就像编剧?”程思琪探询地挑挑眉。

    “对。”江远看着她,说教一样,“一支笔,决定所有人的喜怒哀乐,每个人的命运都由你操控,说起来是挺有意思一件事。”

    “怎么感觉还挺恐怖的。”程思琪嘀咕道。

    “脑补太多了吧。”江远忍不住笑起来,“演戏其实也挺有趣,扮演一个角色,赋予人物灵魂,投入进去,也会让人如痴如醉。”

    “嗯。”程思琪闷闷地应了一声。

    她有资本有阅历,看上去挺有故事和韵味,可偏生,缺少在这个圈子打拼最基本的东西--野心。

    江远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继续道:“卓航的新电影你听说了吗?”

    “《青蛇》?”

    “嗯。”江远点点头。

    “听说了。”程思琪莞尔,“姚蕾在里面争取了一个宫妃的角色,我知道。”

    “那个主角挺适合你的。”江远看着她,一只手有节奏地点着腿面,慢条斯理开口道,“我说长相,挺适合你。当初这部片子女主角的形象灵感从你这里来,可剧本一完成,卓航担心你挑不起这个角色,这不一直犹豫着,女主角悬而未定。”

    “我?”程思琪当真有些诧异,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嗯。”江远的手指依旧是敲着腿面,“故事架空,主角是一只幻化成人形的千年青蛇,演起来挺有难度。”

    “哦。”程思琪又应一声,神色怔忪。

    想着江远的话,心里有些闷闷的不舒服,半晌,声音征询道:“那卓导准备让谁出演,选好了吗?”

    “他还挺纠结的。”江远若有所思道,“眼下看上了刘子琼和叶雪。”

    “刘子琼?”程思琪在脑海里搜寻一通,“这个名字好像是第一次听说,卓导看上的新人?”

    “你连刘子琼都不知道?”边上的乌童忍不住插话道,“就我整天待医院我也知道,就最近刚红起来那个模特嘛。”

    程思琪抬眼看向他。

    “刚走红网络,因为拍了一套龙袍写真,又拍了一套人体彩绘写真,被网友称为‘华夏性感女神’的那个。”乌童话音落地,憨笑着抓了抓头发。

    “有点印象。”程思琪回想了一下,应了一声。

    心里不舒服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一些,很诡异的,第一次因为角色的事情有些闷闷的抑郁。

    她在《天籁之音》的舞台上一炮而红,接下来《汉宫》里出演了一个镜头非常少的女配角也挺让人惊艳,《篮球宝贝》和《闪婚》更是直接找上门的剧本,都是连试镜这个门槛也没有,直接出演。

    一来,电视剧对演技要求一般,她的超高人气原本难得,二来,和她眼下的身份也或多或少有些关系。

    她学习忙,找上门的剧本都没时间拍,甚至,好几个广告代言从去年一直拖到今年,愣是抽不出时间。

    她已经忙得团团转,哪有时间再分出经历争取角色。

    和这个圈子里许多为角色戏份争抢的头破血流的一众新人不一样,她起点太高,注定这条路会走得非常顺利。

    可眼下江远突然蹦出来说了这一段话,好像一盆冷水泼下来。

    毕竟,卓航的电影在前生陪着她度过了苦闷晦涩的几年,算是让她挺敬重喜爱的一个导演,江远这话,等于站在卓航的立场上否定了她。

    形象灵感由她而来,却担心她驾驭不了。

    这意思,是说她是一个花瓶?

    演艺圈美女如云,可每一个真正能脱颖而出走上巅峰的都必须凭着过硬的演技,“花瓶”这样的标签和称谓,无疑是贬义,没几个明星喜欢。

    甚至,很多人也正是为了摆脱“花瓶”这样的称谓,努力地寻求、挑战突破常规的角色,以求被圈内专业人士认可。

    作为一个演员,她自然也不例外。

    纵然她素来没有非常大的野心,被人这样想,尤其,还是她挺敬重喜爱的人这样想,也是有点难以忍受。

    尤其,眼下即将取代她的两个人还都让她感觉微妙。

    刘子琼是谁,凭着两套特立独行的写真赚眼球博关注,在网络上刚积累了一些人气。

    叶雪是谁,三流艳星出身,圈子里声名狼藉的“小三专业户”,换句话说,她最喜欢的莫过于插足别人感情,然后高调秀恩爱,前些日子在微博上还刚有过一次隔空骂战。

    这样两个人,饶是她,也不免想起来都带着点成见,眼下,却双双获得了卓航团队的青睐,要出演他们新片的女主角。

    退一万步讲,程思琪觉得姚蕾都比这两人强上许多。

    纵然卓航的眼光一向异于常人,对演员的人品演技统统无所谓,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就好像,原本正飘乎乎躺在云端做梦,被边上人突然扇了一巴掌。

    清醒过来。

    程思琪微微抿唇,看了眼江远,探询道:“卓导的新片,女主角定位比较性感?”

    她这话问得挺委婉,江远却第一时间听明白,忍不住笑笑道:“和以往许多影片不太一样,挺正经一部片子,没什么大尺度镜头。”

    “唔。”程思琪笑了笑,不说话了。

    “刘子琼和叶雪是他看上的两个,”江远看了她一眼,继续道,“风评挺差的,团队里其他人不是很乐意,唐韵、你们橙光的田慧和环亚的董真真也都还不错,都在待选名单里,过几天,我们工作室应该会公开征选女主角。”

    “公开征选?”程思琪挑眉看他一眼。

    江远肯定地点点头,浅笑道:“竞争还挺大,有没有兴趣试试?”

    他微微挑着眉,一脸兴味盎然,目光定定地看着她,程思琪诡异地觉得像一种邀请。

    不过他说得也没错,卓航的电影虽然小众些,却是国内外各种奖项的有力竞争者,女主角,经常被圈子里许多颇有资历的女演员竞相争取,竞争压力自然大。

    她行吗?

    程思琪突然惊觉,除了《汉宫》里那个小酱油,她还从未演过电影。

    ------题外话------

    呼呼,卡点审核,好紧张,阿锦还没来得及捉虫,求原谅,么么哒,群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光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光锦并收藏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