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人鬼凶途 > 第八十五章 桑榆

第八十五章 桑榆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蛇王抢亲:腹黑宝贝无良爹盗墓笔记 (全本)带着百万阴兵闯都市阴阳鬼探活人禁忌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地上的感觉让她感到了冰冷,恍恍惚惚之间,觉得眼前的事物开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密狐从悲愤中醒来,过去的过去,在她昏昏欲沉的时候,在她脑中打了一个翻身,对于她来说,是一场噩梦的结束。

    “香已经烧完,你输了。”

    千尽依旧站在原地,漠视着她,那支燃烧的小香也熄灭到尽头处。

    刘卫连忙将密狐给搀扶起来,她的双腿已经彻底不能站立起来,刘卫将她背回到越野车里面,招来纱布匆忙给密狐包扎好,密狐急促的呼吸着,额头上滚出豌豆般的冷汗来。

    而被绑住的黑虎眼睛拼命般的注视着密狐,嘴里嗯嗯的声音却不能让他说出话语来,看到密狐重伤,心中更是难过悲伤,但却只能无奈现在。

    “谢谢……”

    “你先不要说话,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赢得下一场不会让他们死的。”

    包扎完后,刘卫走出越野车,而铁牛也已经站在先前千尽的位置,篾笑的看着刘卫也朝自己走过来。

    “很遗憾,你们输了一场,希望接下来的这一场不要让你们自己失望。”

    鲨戮低沉的说完,从案桌上又拿起一根小香。

    “小子,你也应该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希望你不要做让自己痛苦的事情,认输的话,就能避免。”

    铁牛冷哼一声,显然对刘卫他并没有什么兴趣。

    “为什么认输的人不是你?你不觉得还没有跟你的对手打之前就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不觉得是在浪费你的体力么?”

    刘卫紧握着双拳对着铁牛。

    “你很猖狂,不过希望你的身手能够比你的嘴舌好一点,想要打赢我很简单,也只要你让我碰到地就算你赢,当然,你可以用些所谓的计谋。”

    “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刘卫更紧了紧拳头对着铁牛,鲨戮也凭空点燃了手中的小香,插在地上。

    开场就是刘卫首当其冲的紧握拳头朝铁牛冲了上来,让意外的是,铁牛肥胖的身躯并没有躲闪,而是站在原地,成了一包沙袋,任凭刘卫挥动着拳头在捶打着,也不还手。

    “你打够了没有?”

    刘卫连续朝铁牛肚子上打了二十多拳后,铁牛讪笑道。

    刘卫怒吼一声,右拳朝铁牛的脸打了上来,似乎刚刚铁牛所说的话激怒了他。 刘卫出手是快,但这一拳却并没有打到铁牛光头上,而是被铁牛用手掌包住了刘卫的这一拳在空中。

    铁牛冷笑一声,刘卫意识到想要收回手,但却已经迟了,铁牛反手一拧,强悍的手劲让刘卫的右手跟着转了过来,痛得刘卫强忍咬着牙。

    痛得受不了的刘卫一脚踢在铁牛的身上,这次刘卫的一脚很有效,让铁牛瞬间因为疼痛松开了抓着刘卫的手,而且还疼得大叫起来。

    “你这该死的!”

    铁牛痛得大声怪叫道,双手捧住裤裆,在原地蹦达跳着,样子很滑稽。

    见有了效果,刘卫忍着胳膊处的疼痛,趁铁牛在痛苦之际的时候,飞起一脚就踢向铁牛,铁牛的身体原本就大,而且还沉浸在痛苦之中,被刘卫这一脚给在身上,踢得铁牛后退得稳不住身形。

    趁他病,要他命,刘卫又是使出全力的一脚踢向铁牛,这次,一定要将他踢倒在地上。

    然而,当刘卫这一脚踢往铁牛的时候,铁牛那张有些慌乱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之色,看似摇摇晃晃的身体,立马在片刻间站得稳稳当当,好像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

    这都是瞬间发生的转变,刘卫已经无法收回自己的脚了。

    铁牛那双大手抓住了踢向自己的腿,身形竟纹丝不动站在原地,刘卫想要抽回腿来却发现根本收不回,只能单一只脚站在地上。

    夏雷跟黑虎心里颤了一下,为刘卫捏了一把汗,越野车里的密狐更是瞪大双眼看着刘卫。

    “小子,你居然敢弄疼老子,今天就让你后悔!”

    铁牛厉声一喝,双手抓着刘卫的右脚狠狠一转,刘卫没有任何余地的随着右腿的反转,整个身体也旋转翻摔在地上。

    铁牛大吼一声立即蹲下身来,握着那臃肿的拳头一拳就捶打在刘卫的脸上,一拳过后,刘卫的鼻子便流出鲜血来。

    “让你知道弄疼老子的代价!”

    啪的一声,铁牛又是一拳狠狠的捶打在刘卫的脸上,将他的头从一边硬生生的打到另外一边,刘卫嘴里喷出一口血来。

    这样的情形让密狐看不下去了,这样下去刘卫只有死路一条,奈何她的双脚被千尽重创后根本就走不动了,只能无奈的坐在越野车里面。

    千尽跟鲨戮也是漠然在一边看着,没有话语说出,鲨戮的目光主要还是留在案桌上的那个小白瓶子,因为那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你狂啊!小子,怎么样,现在知道没有实力的猖狂的后果了吧!啊!?”

    铁牛又是狠狠一拳揍在刘卫的脸上,他的双眼都被走得铁青伴红。

    他所看到的眼前事物都快昏暗,隐隐约约看到一只硕大的拳头在脸上砸着,每一次砸,都要让自己的意识跟视线变得模糊一分。

    而铁牛,根本就没有停,因为刘卫踢到了他,让他恼羞成怒。

    一拳接着一拳,头一时扭向左边,一时扭向右边。

    鲜红的血从鼻孔跟最里面流出来,刘卫的手已经失去了力量,变得麻木起来。

    “我……不能倒下………”

    已经快睁不开眼睛的刘卫满嘴是血残喘的念动着嘴唇。

    眼前的景象很像那年的情形,眼前的事物瞬间全黑之后,又迎来了有些刺眼的光明。

    “打他!”

    “打倒这个地主老财!”

    一群朝气蓬勃的少年正围聚在一起,手舞足蹈般的往他们中间围着的一个趴在地上的少年施展他们的飞毛腿,一人一脚的踩在他的后背上,蓝白的校服染上了发黑的污泥脚印,很刺眼。

    地上的少年狼狈不堪的趴着,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站起来,任由这群少年们踩在自己身上,没人看得清楚他此刻脸上的表情。

    “你们干什么!”

    清甜略带一丝愤怒的女孩声音传来,那些少年看到这个也是穿蓝白校服的女孩,纷纷快速离开。

    看到地上躺着的他,忙跑过来,将他扶起来。

    他紧紧的抱着她,将自己的头依偎在她的怀里,他知道,自己不配拥有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从小的自己一直都没有玩伴肯愿意跟自己玩,除了自己的哥哥外,她是自己长这么大也是进初中来第一个跟自己接触的女孩子。

    她很好,在学习上面,经常帮助自己学习,下课后经常下楼去学校小卖部给自己买零食上来吃,下完晚自**要留住自己在教室里面多多看一一下书,然而,更多是看他,因为那是一天学习的唯一的两人空间。

    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桑榆。

    她说起过她的这个名字由来,是出自唐代王勃的一句诗∶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这句诗也是她从初三从别的学校转到他的学校来的时候自我介绍的名字所用的,文绉绉的诗句是他听不懂的,但是关于她的这个名字诗句,他却能倒背如流的记得,因为是她。

    她长得很美,齐刘海下是乌黑的眼睛珠子,弯柳的眉,高挺的鼻梁,嫣红小嘴,白皙瓜子脸,一头乌黑长发及腰,身高也有一米六五,这些他都牢牢记得在心里,没有忘记。

    桑榆的身上有一股清新脱俗的气质,加上她的美貌,刚来他的班级就被评为班级校花,在班上不管是多么调皮的男生或者是文质彬彬的成绩优异的男生都把桑榆视为女神,桑榆自己每天几乎都能收到好几封的情书或者小礼物。

    但是这些东西都被她无情的扔到垃圾桶里面,看都不看一眼,因此她也赢得了一个冰山美人的称号,但桑榆越是这样,越是吸引得不少人追求。

    她的成绩也很好,几乎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起码在她所学的这个基层上面,她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是因为眼神,那是在上课,正好她的眼神跟他的眼神在相距好几张桌子的距离不约而同的触碰在一起。

    两人眼神对撞在空中持续了好几秒,却让桑榆的心颤抖了一下,原本她是没有注意到他的来这个班这么久。

    同样,他的心也像是被雷打了一下,他原本只是想看她的后背的,因为他知道她不会看自己的,他喜欢桑榆,知道自己也只能远远的眺望着她,可望不可即,在这个年纪,谁都产生了懵懂青春期情。

    他在班上几乎不说什么话,他喜欢上打游戏,那个年代还只有反恐精英跟流星蝴蝶剑跟侠盗飞车等游戏,他总是喜欢去吧开一台笨重的猪头电脑玩游戏,不像现在的那种液晶显示屏电脑。

    他也抽烟,是一个坏小子,但是他很孤独,因为从小被冷落了太多的缘故,他自己也不想说。

    他是在离开学校旁边的那个黑吧回家的路上遇到的她,确切的说,并不是巧合,而是桑榆在周五放学后回家的路上等着他,她知道他在吧上,所以一直在外面等着他出来。

    没有说话,桑榆有些羞涩的低着头递给他一个皱巴巴的纸球,但却并没有立即转身离开,他接过后打开,只有四个用红笔写着字∶我喜欢你

    有了这一次的开端,桑榆变现得也不再腼腆跟害羞,反而是他表现的有些腼腆,虽然两人已经在一起,但他还是很少说完对她,而桑榆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她喜欢他这样子。

    在他们这个年纪,不知道所谓的爱情是什么,因为他们并不是说爱,而是单一的说喜欢,所谓的两人在一起的实质不过是增加了心中莫名的温暖,在一个人的时候,可以想到还有对方的在,并不是跟现在的理念一样在一起就是睡觉什么的,他们很简单,最多的是在一起两人看着书一起学习着,一起笑着。

    逐渐的班上的人也都知道了桑榆这位冰山美女选择了跟他这个小子在一起的事情,唏嘘不已,追求者们的东西却依旧没有变少,反而有些增多的趋势,或许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要比桑榆喜欢的他要更好。

    他觉得这种喜欢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在桑榆的帮助下,他的学习成绩逐渐变得好转,每天都很努力的在看书,因为桑榆说过,他一定要将学习提升上来,将来一起考进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

    久而久之,他得知桑榆转学到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她的父母离婚后,由父亲带着桑榆离开了有母亲的那座城市,来到这里,而桑榆谈到她的父亲是身患重病在身,她每天在下完晚自习之后陪他一些半个小时直至学校打就寝铃声才离开学校,回到跟父亲租的房间里面照顾父亲。

    得知这一点,他从哥哥那里要来了三百块钱,给她买了一辆粉红色的自行车,他知道桑榆租的房子跟学校有些远,很晚了又不方便回去,起初桑榆是坚决不肯接受他的这辆自行车的,虽然桑榆的性格是那种爽快且坚决的女孩,但是面对男生第一次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胆怯。

    他微笑的告诉她没关系,但却只找到没关系这三个字,想不出别的话语来,那一晚,是她主动拥抱的他。

    两个人彼此的温暖交融在一起,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他傻傻的呆站在原地,表情也是呆板,怀抱里的她的温度,正燃烧着自己。

    仅仅只是拥抱而已,在那个年代,要知道,要一个女孩的主动拥抱,是多么难的,那个时候对于所谓的爱情价值观是很保守,男女之间如果没有正当过硬的关系,是绝对不能触碰的。

    但桑榆,似乎却并不这么认为,她告诉他,她只会做自己喜欢愿意的事情,不管是什么,只要是自己认为值得去做的。

    从那以后,桑榆回家都快了很多,有的时候甚至是他骑车在车后面载着桑榆送她回家,一路上两人的欢声笑语,他知道,那是跟桑榆在一起最快乐最无拘束的时候,他在前面踩着,她坐在后面,他也变得不再那么腼腆,也主动放开很多跟桑榆说,桑榆也是跟他说起很多自己是事情。

    送桑榆回到租房后,他就留下自行车,自己则跑路溜进学校寝室。

    每天都是这样过着,他终于理解到语文书本上所写着的幸福二字。

    直到那天晚上,他在送完桑榆回家在返回学校的路上,停住了脚步。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人鬼凶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浮沉流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沉流沙并收藏人鬼凶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