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门神传 > 第25章

第2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飘在空中的灵火不时随着夜晚的微风轻轻的摇曳着,随着王大婶的呼唤,灵火没有任何迟疑的,一路将他们带到了黄岩村的后山路上。

    由于是王大婶在呼唤灵火,所以她是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的,转过一片小树林之后,后山新修的公路便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新修的公路很宽敞,沿着被挖开的后山一直蜿蜒着向前修去,被挖的只剩下一半的后山矗立在公路的旁边,在这样的深夜里,就像是一只野兽蹲伏在那里。

    一阵清风吹来,将遮盖在月亮上的云层吹开,明亮的月光照射在大地之上,公路那边的情况也被大家一览无遗。

    就见公路一旁贴着后山的位置上,有一大团的黑影粘在公路之上,黑影之中缠裹着一个孩子的魂魄,仔细一辨认,那个孩子正是小山。

    小山的魂魄一直都在黑影之中挣扎,努力的想要挣脱出去,而黑影则一直纠缠着小山不放,想要把他的魂魄拉扯进自己的身体里。

    独自挣扎了好几天,小山觉得自己已经有一些力不从心了,但是感觉告诉他不能就此任命,要是真的被纠缠着他的黑影给吞噬了,那自己的一切也就都跟着结束了。

    朦胧之中小山听到有人在呼唤这自己的名字,用力挣脱阻挡在眼前的黑影,小山将自己的头伸了出去,他看见了跟随着灵火而来,走在最前面的王家大婶。

    小山看见了妈妈,‘哇’的一声就哭了,用尽了力气向着王大婶这边爬了过来,可是还没等他爬出半边的身子那,一直缠着他的黑影就分出了多支触手,将还没爬远的小山又给拖拽了回来。

    小山的魂魄被地上的石子划的都是口子,他又疼又怕,哇哇大哭的喊着:“妈妈救我。”

    王家大婶这是也看见小山了,她看见自己的儿子被黑影裹缠着,在地上被随意的拖拽,满身满脸都是口子,哭着向她求救。

    爱子心切的王大婶就见状就像是一头被激怒了的母狼,三两步就冲到了儿子的面前,伸手去拉扯那些裹缠着自己儿子的黑影。

    那些黑影就像橡皮泥一样,扯断了一根,就还有另外一根伸出来,王大婶的撕扯不仅没有将小山给救出来,反而自己的小半边身子也被黑影给缠进去了。

    王大婶这时就觉得自己被裹缠进去的半边身子就像是进了冷库一样,冻的她全身的血液都不能正常的循环了。

    可是她一点放弃的意思都没有,不仅依然执着的拉扯着黑影,还有意识的用自己的身子,将黑影跟小山的魂魄隔离开来,她手上虽然依然在跟黑影撕扯着,脚却在一直用力的蹬踹着小山的魂魄,想要将儿子送离此处。

    可是那一团黑影就像是一片沼泽地一样,让他们母子二人越陷越深,随后跟上来的人群也发现了他们此时的危险,就听王老实大喊一声,拎着铁锹就向着那团黑影冲了过去。

    陈泽见状也想要过去帮忙,却被一只都走在他身旁的石公给拦住了,陈泽转头焦急的向着石公问到:“你拦着我干嘛呀?赶紧的过去帮忙呀。”

    石公闻言依然没有挪开阻挡着陈泽的胳膊,他往王老实一家那里轻扫了一眼,然后的淡淡的说到:“现在还不到时候。”

    陈泽绕来绕去也没有躲开石公的阻拦,闻言不禁有些生气的说到:“人都快要陷进去了,还要等什么呀,在等下去就不用救了。”

    对于陈泽难得一见的小脾气,石公依然选择了包容和忍让,就在他们二人说话的时候,阿鼎带着土地公公现身在了他们的身边。

    老土地的手上还拿着一卷绢布的卷轴,他拄着拐棍气喘吁吁地对着石公他们说到:“石公,陈小友,幸不辱使命,老朽查到那妖物的真身了。”

    说着土地将一直卷着的卷轴展开,指着中间的一节说到:“小老儿是在100多年前来到南源镇任土地一职的,自上任之日开始所任职的范围内,妖物伤人的事情虽说也会偶有发生,但是却从未发生过有人的魄被妖物围困吞噬的事件。所以我一听到阿鼎的叙述,就能肯定若是真的有妖物在作怪,那一定不是发生在我任职期间的事情,所以我便连夜赶到了城隍庙,从文书那里借阅了南源和黄岩500年以前的所有记录,终于被我发现问题了。”

    一边说着,土地公一边将展开的卷轴拖起来,让众人都能看得清上面记录的文字,就见上面清楚的记录着‘大清嘉庆庚申年五月初四,黄岩后村出地缚灵一个,吞噬影魅一支,混合成为妖孽,危害一方,有得到高僧路过,用钵盂将其镇压,日夜游神搬来土石砖块,堆积成山,将妖孽封印于土石山岗之下。’

    这段记录清楚的记载了那团黑影子的身份,陈泽看到这里十分不解的问到:“既然知道这里有妖孽作倧,为什么不直接将它消灭了就好,干嘛非要封印镇压,让它还能有机会出来害人。”

    土地公闻言无奈的回到:“陈檀越有所不知,因为将妖物镇压的是佛教的高僧,所以我们没办法越界去做些什么。本来那高僧也是打算镇压之后,在做九九八十一天的法式,彻底的净化了那妖物的,可谁知道法式还没有做完,高僧就先圆寂了,道教的神仙们又不能越权,就只好先搬来土石将这妖物埋起来,让佛钵一点一点的净化它的戾气。地缚灵若是没有新的灵魂加入,力量只会越来越弱,此消彼长之下,总有一天它会被完全的消耗殆尽的。”

    土地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到:“现在快300年的时间过去了,那妖孽早就虚弱不堪了,在有个十几年的时间,没有人去动它,那妖孽也就会自动的消失在天地之间的。可是谁知道就在几天前,凡人说是要扩建什么公路,愣是把封印用的土石山给挖开了,就连镇压用的佛钵也被他们给挖坏了,那妖孽失了管制,便跑了出来,现在又被它给找到机会害人了。”

    土地的话音还未落下,地缚灵的那一边竟然传出了一阵打斗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却掉了一地的下巴,就见王老实夫妇两人现在全无了当初的样子。

    王老实怒目圆睁,一双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面目狰狞的挥舞着手上的铁铲,用力的冲着那团地缚灵劈砍。

    那铁铲的每一下都劈进了地缚灵身体的最深处,金石相击的声音不时的从地缚灵的身体里面传出来,显然是铁铲劈的太用力,穿过地缚灵的身体,打在了地面之上了。

    而在他身旁的王大婶,现在宛如疯妇一般,她见用手撕扯地缚灵没有用,现在干脆连口都用上了,连啃带咬,对于地缚灵那腥膻恶臭的味道,她仿佛没有察觉到一样,一口一口的将地缚灵身上的皮肉都给撕扯了下来。

    那地缚灵现在明显的有些胆怯了,它才刚从封印里面被放出来,本体虚弱的很,欺负欺负小孩子还是可以的,但是面对两个强壮的大人,它便有些吃力了。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与它缠斗的这两个人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原来他们之间还能算得上是旗鼓相当,现在它却连反击的力量都快要没有了。

    一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状若疯狂的夫妇二人,过了好半晌,土地才用颤音说到:“这…这是王老实两口子?”

    不怪土地要用疑问句来说这句话,王老实夫妇二人在他们乡镇里,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众人一致的称呼他们为三没夫妻,即从没与人红过脸,从没与人吵过嘴,从没与人动过手。

    这夫妇二人一直秉持着宽厚待人,和气生财的原则,可以说是镇子上厚道的不能再厚道的人家了。

    一直都在关注着事态发展的石公听了老土地的问话,转过头对他说到:“信念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能让软弱的人变得坚强,胆小的人变得强大,就连天道都会对它格外的关照,在崎岖的命运道路上,为拥有它的人开一扇后门,给他们留下一个名叫奇迹的希望。所以人一旦下定决心要去做一件事情,他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连神都要退让,这就是凡人口中常说的人定胜天。”

    听了石公所说的话,众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悟的样子,但是他们到底都领悟到了什么,那便是见仁见智的事情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那一边见势不妙的地缚灵已经有了要逃走的念头了,但是贪婪的它还是舍不得已经到手了的孩童的魂魄,还想着要带着小山一起逃。

    这样的举动将王老实夫妇二人激的暴怒,王老实挥着手中的铁铲,将地缚灵的身体铲成了一片一片的块状,就是这样他也不觉得解恨,用铁锹狠狠的拍着那些碎块,口中说到:“我让你害我孩子,我让你缠着我的小山,我拍碎了你。”

    一铲一铲又一铲,原本碎成块状的地缚灵现在已经被王老实给拍成泥状了,可是哪怕变成这样了,他也不解气,冲着这些碎泥狠狠的啐着吐沫。

    那头,王大婶终于从地缚灵的手里抢回了自己的孩子,王老实这会也终于放过那地缚灵赶过来了,历经磨难才终于重新聚在一起的一家三口,抱在一起放声大哭。

    众人没有去打扰那一家三口,石公缓步走到了那一滩碎泥的旁边,伸脚将一块重新聚集在一起,想要逃跑的地缚灵本体,踩在了脚下。

    就听得一阵强硫酸腐蚀肉块的‘嗞嗞’声响起,一阵青烟拂过,那块地缚灵的本体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石公解决了这个妖孽,陈泽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那,就觉得自己附近的温度霎时下降了好几度,四周都变得冰凉凉的了。

    陈泽抚了抚被突然降温刺激出来的鸡皮疙瘩,还没等他开口说话那,就觉得空间里的灵力一阵的扭曲,两个人影突然的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这两个身影一黑一白,头上都带着一定长帽,白色的人帽子上写着‘一见生财’黑色的人帽子上写着‘天下太平’。

    这两位就是常常出现在传说之中的黑白无常了,他们是阴界的鬼差,来到这里只能是接应魂魄了。

    黑白无常刚刚站定,黑无常宽大的袍袖里就飞出了一条锁链,穿过了王大婶的身体,直接就捆绑在了小山的魂魄之上。

    王大婶见又有人过来与她争抢孩子,赶忙抱住不松手,那一边的黑无常拽了一下铁链没有拽动,本来就不太好看的表情变得更难看了,他看着王大婶说道:“凡人,你们要阻挠阴差办事吗?”

    那一边的王大婶却一点都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还要用手去解困住小山的链子,黑无常见自己居然被如此的无视,心里也恼了,另一只手的哭丧棒一伸,冲着王大婶便挥了过去。

    一直都在妻儿旁边的王老实清楚的看见了阴差挥过来的棒子,他来不及多想,挺身出去,压在了妻子的身上,黑无常那一棒没有打到往大婶,反而打到了王老实的身上。

    王老实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被高压电线给击中了,顿时抽搐着倒在了地上不能动弹。

    那一边黑无常一击不中,见居然还有人敢出来阻挡自己的工作,顿时二话不说,又一挥手,第二棍便甩了出去。

    这一棍子也没有打中,在半路上就被一只手给拦了下来。

    一直站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白无常看见了阻拦的人,眼睛轻眯瞳孔微缩,开口说到:“这位大人,请不要阻拦我们办事,那边那位孩童的魂魄已经滞留在阳间许久了,看在事出有因的份上,我们不追究他的责任,但是他现在必须要跟我们回去,到阎王那里将事情说明,此事就算是过去了,以后他该怎样就怎样,不会有人在拿这件事情来定他的罪,若是他今天没有跟我们回去,那事情可就不太好办了。”

    石公闻言看了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关心丈夫的王大婶一眼说到:“王氏,你可要想清楚了,阻拦阴差拘魂可是大罪,你现在身在阳间,阴差是拿你毫无办法,可是你做过什么可不会就此抹去,到时候都会一一的回报到你儿子的身上,你想要他罪孽缠身,下辈子轮回到畜生道吗?”

    王大婶闻言微微的抖了抖身子,似乎在犹豫着要不要把孩子松开,这时趴在地上的王老实伸手将妻子抱着孩子的胳膊掰开,哆嗦着说到:“娃他娘,松手吧,咱们不能再给孩子招祸了。”

    随着王大婶的手松开,黑无常顺势就将小山的魂魄拘到了自己的身边,黑白无常像石公点头施礼,然后带着小山的魂魄,瞬间消失不见了。

    王大婶失魂落魄的跪坐在地上,任丈夫如何的呼喊也没有回应,王老实见状在妻子的面前蹲下,把已经瘫软的妻子背在了自己的背上,踉跄着脚步,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门神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瓜夹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夹心并收藏门神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