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感觉有湿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

    苏菜菜心脏猛地一跳,整个身子都绷紧了。

    男人冰冷干燥的指腹,慢悠悠地从她细滑的脸蛋上滑过,轻柔细密,若有似无,如同抚摸着一套精美的瓷器,不带任何情_欲。他缓慢而细致地轻抚着苏菜菜的螓额,葱鼻,香唇,粉颊,玉颈,锁骨……一路下滑,那只冰凉的大手落到苏菜菜小巧精致如同玉蝶振翅一般的锁骨上,微微一顿,继而像是湿冷的水蛇一般滑入她微微敞开的领口里,冷不丁握住亵衣底下的一方**。

    苏菜菜抑制不住地打了个哆嗦。

    她不能够继续这样坐以待毙,任人宰割,苏菜菜咬着牙根努力挣扎着,试图从这无边的黑暗中清醒过来,但不论她如何挣扎,如何用力,都无法逃脱这混沌的黑色。

    四肢无法动弹,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一般,只有脆弱的灵魂在无边黑夜里做着徒劳的挣扎,喘息。

    无人搭救。

    弱小而可怜。

    只剩下无边无际的黑暗,凄绝森寒,令人惊惧。

    男人身上有淡淡的药草香气,这令苏菜菜想起医院里干净的消毒水味,熏得她耳根发麻,头昏脑涨。男人又靠近了些许,扑面而来的男性荷尔蒙吓得苏菜菜屏住呼吸,不敢大口喘气。

    胸口上的力道渐渐消失,苏菜菜刚刚松了一口气,便觉得身子一凉,男人像剥鸡蛋一样把她身上的衣服褪得干干净净,连亵裤都离了身,露出一双白生生的长腿。

    苏菜菜全身都暴露在空气中,没有任何遮拦,从头到脚,毫无保留,不着寸缕。

    男人长久都没有动作,苏菜菜分明从他的呼吸中听到了一丝急促。

    约莫是看到精美的瓷器而感到兴奋。

    苏菜菜睁不开眼睛,但却依旧能够感受得到男人落到她身上那灼热炙烫的视线。

    嗜血的残忍。

    令人战栗。

    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苏菜菜从未有一刻如此清醒的认定,这男人真的会剥了自己的皮,制成穿在他身上的美人囊。

    一阵瓶瓶罐罐的脆响过后,男人将清凉至极的香膏涂抹到苏菜菜雪白的胸口上,勾、匀、润、铺、点、揉、压,香膏从她的胸口向四周推开,雪颈,香肩,丰乳,肚脐,小腹,**,脚趾……男人手掌所到之处,皆是一窜细细密密的快慰酥麻。

    这是一个细致而缓慢的过程。

    渐渐忘了惊惧,忘了羞耻,身子如同春霖枝叶一般舒展开来。

    那是一双充满魔力的双手。

    苏菜菜着魔一般沉沦在他灵巧的指腹之下。

    简直舒服得想哼哼。

    ……唔,介魂淡,手法真好。

    粘稠的液体被倒在她的丰盈上,沿着凝脂一般细嫩的肌肤下落,男人的双手绕着乳_尖慢慢晕开液体,从内到外打着转,那湿热的玉液黏黏糊糊的,附在身上极为难受,苏菜菜很想扭动身子,但却无法动弹丝毫,只能任由那双大手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羞耻得浑身发颤,牙根咬得死紧。

    男人的动作一丝不苟,像是画师在她身上轻柔地作画,神圣庄严极了。

    但动作却越来越**。

    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被塞进来了。

    苏菜菜心脏砰砰乱跳,屏住呼吸。

    是他修长的手指头。

    他指腹上还黏着些许香膏,探进她湿润的紧致里,细细密密的辗转涂抹。

    苏菜菜紧张得脚趾头都蜷缩了起来,心脏像是要跳到嗓子眼。

    男人的动作一顿,将湿漉漉的手指抽了出来,有些黏黏糊糊的,苏菜菜甚至听到了汩汩的水声,男人似乎是咦了一声,然后发出咂嘴的声响,吮吸着手指头上透明莹润的汁液。

    低低沉沉的笑声,震荡在潮湿妖冶的黑夜里。

    男人的心情似乎很好。

    他突然俯身,贴到苏菜菜的耳边,湿润的气息熏得苏菜菜耳根发痒。

    他说:“采儿,你怎么又湿了?”

    苏菜菜怒。

    ……劳资、劳资就是水多要你管!

    她突然想起自己穿越到这里的第二夜,那是她第一次被他这样无礼地对待,光裸的身体不着寸缕地绽露在陌生异性面前,被抚摸,被涂抹,醒不过来,一片黑暗,惊慌失措,焦头烂额,尽管她知道原著《暖酥消》中女配会被师父这样对待,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大声哭泣。

    然后宫玖这个畜生,就在她涕泪横流的时候,伸出湿软的舌头舔走了她的眼泪。

    他趴在她的耳边,颇为担忧。

    “采儿,这里怎么湿了?”

    ……指的是苏菜菜的眼睛。

    又抽出埋在她体内的手指,无奈道:“采儿,你这里怎么也湿了?”

    ……指的是苏菜菜的【哔——消音词】。

    当时,苏菜菜立马就止住了眼泪。

    大脑一片茫然,只觉得自己矫情丢脸极了。

    之后连续六个夜晚,每个夜晚的最后,宫玖就会趴在她的耳边,反反复复地念叨着这一句,像是在磨灭人的意志一般,细细碎碎,魔音灌耳。

    采儿,你怎么又湿了。

    采儿,你怎么又湿了。

    采儿,你怎么又湿了。

    ……

    分明就是讽刺她。

    苏菜菜听到他轻笑的语气里毫不掩藏的恶意。

    咬牙切齿。

    《暖酥消》连载到女配苏采儿破阴而亡之后作者便停更了,文中还有很多谜题没有解释清楚,比如女配失踪的三年去了哪里,又比如师父宫玖的本尊是什么,为何会喜好在身上裹着一层美人囊。停更之后,读者们从最先开始的撒花催更,到后来的刷负分长评催更,中间不过短短三个月。

    苏菜菜穿越前的那晚,恰好就写了一篇长达八千字的负分长评。

    她不是为了催更,而是为了抨击作者对于女配线的处理态度。

    在苏菜菜眼中,师父和师兄们分明是爱过女配的,不然当初也不会在女配失踪之后,将女主当做女配的替身弄上床。但是在《暖酥消》中,作者为了引导女主线,竟然全盘否定女配曾经拥有的爱情,将它归类于是男主们一时冲动,身体的欢愉,没有灵魂的交流。

    苏菜菜怒发冲冠。

    爱过了就是爱过了,为什么要突出歌颂女主而贬低女配得到过的爱呢。

    愤然之下,苏菜菜洋洋洒洒就送了八千字负分给了作者。

    然后……

    苏菜菜老泪纵横。

    然后,她就穿越了。

    回神。

    而如今,苏菜菜听着宫玖那一声又一声充满嘲讽和恶意的“采儿,你怎么又湿了。”她忽然觉得,或许作者是对的。女配和男主们之间,真的就只是一时冲动,身体的欢愉,没有灵魂的交流。

    但为时已晚。

    苏菜菜涕泪四流:作者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快放我回去吧。

    ……

    翌日,天朗气清,凉风送爽。

    苏菜菜啃了两个馒头,就跑去了闻海殿修习法术。

    今天下分为六界:神、魔、仙、妖、人、鬼。但六界中又藏有一界,名为上界,上界之中俱是修行之人,修得**便可晋升为仙,大成者亦可飞升为神。如今,妖鬼二界式微,惧道惧气,有甚者,其法力竟不如凡人,彼消此涨,妖鬼二界亦有上界修行者。

    而雾秋山便是上界修行的主要山峰之一。

    雾秋山有九宫十殿三十二堂。九宫分别由山主越竺大人座下九弟子掌管,宫玖掌疏月宫,是山主越竺的座下二弟子。十殿俱是修习法术之地,其中,以闻海殿所教习之法术最为简单易学,其殿中修习者也是十殿最众,大多数修行者都是从此地开始,慢慢升级到其他九殿。每年雾秋山都有一次选徒大会,九宫宫主会从十殿殿众中选优则徒。当然,也有例外。就好比苏菜菜是因为体质原因才被宫玖选中收为徒弟,而宫玖其他的几个徒弟,也并非都是选徒大会中择优而来。

    苏菜菜到的时候,殿众们正在练习火术。

    一窜烈焰红火猛地扑向苏菜菜的面门,苏菜菜还未反应过来便落入一个泛着青竹香气的怀抱。

    “小师妹,有没有受伤?”

    声音软糯好听,如同远山清泉般沁人心脾。

    苏菜菜抬眸,望进一双江南烟雨的眸子里。

    抱着她的少年不过十一二岁,眉清目秀,恬淡如画,穿着一袭白袍,白衣胜雪,空谷幽兰,整个人像是从江南烟雨中走出来的小神仙,纯良而无辜,人畜无害。

    那双黑白分明充满担忧的水眸,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苏菜菜愣楞道:“我没事……”

    但您哪位?

    很快有人替苏菜菜做出了解答。

    “白绥,你让开,给我看看小师妹。”旁边跌跌撞撞跑过来一个粉衫童子,撞开烟雨浩渺的白衣少年,抱住苏菜菜的手臂就开始嘤嘤嘤地哭,“小师妹,你没事吧,却维不是有意的,却维不知道你会突然出现呐,你没有被烧伤吧小师妹?千万别毁容了,不然师父一定骂死却维了嘤嘤嘤。”

    苏菜菜眯起了眼睛。

    小家伙,你十岁都不到吧,竟然喊我小师妹?

    你也不嫌臊得慌……

    等等,你喊那个白衣少年什么名字来着。

    白绥?

    苏菜菜瞪大了眼睛。

    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但一肚子坏水的六师兄,白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