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菜菜撇嘴道:“你扒了人家那么多死人皮,让人死无全尸,这会儿倒想起损阴德了?”

    宫玖道:“红颜枯骨,诸法色相,都乃身外之物,人死后灵魂跌入轮回,而其身外之物都归于尘土,不受天道制衡,与其让美玉蒙尘明珠掩灰,还不如让为师拾掇拾掇穿在身上,物尽其用,明珠生辉。这并未妨碍其他修行,想必天道也不会过多怪罪为师。”

    苏菜菜愤怒道:“那你还一直说要扒了我的皮,我又没死,你就不怕杀人有损阴德吗?”

    宫玖慢条斯理道:“这世上有阴德,自然也有福报,偶尔因为为师死去的那些人,为师只当是抵消了为师这些年行善积德攒下来的福报。”宫玖叹了一口气,“这大概也是为师为什么修了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修成上仙的原因吧……”

    他蹲下身子,伸出纤纤玉手,拔了几株长在墙角缝隙的野草。

    摊开手心。

    那原本绿油油的嫩草在他手中瞬间变得灰败暗黑,毫无生气。

    清风微拂,那株野草的残骸,灰飞烟灭在空中。

    宫玖拍了拍手,将手中的灰烬散落,他妖媚地眯起了眼睛,自艾自怜道,“没办法呐,为师这副满身是毒的身子,总是会不小心弄死几个触碰为师的人,真是可怜呢……不过,这些都是命。”

    宫玖漆黑妖娆的眸子,直勾勾地看着苏菜菜。

    “那些注定会发生的事情,修行者称之为天道,苏儿,我们谁也逃不过天道,就像你注定会附身在苏采儿身上,而为师注定会遇见不受我浑身毒气影响的你。”

    苏菜菜不服气道:“不,这不是天道,就好像方才那株草,它本不用死,是你故意去拔它,所以它才会灰飞烟灭,这不是天道,是人心,你分明是故意的。”

    宫玖轻笑了起来,眸光悲悯,恍若佛光,他摸了摸苏菜菜的脑袋。

    “傻孩子,你说的这些……这就是天道呀。”

    红唇轻翘,人面桃花,低语如同花下冷香弥漫缠绕。

    “天道注定为师会在那一刻,那一秒,那一瞬,起那样的心思,结束它的生命,那些偶尔因为为师顿生的心思而死去的那些亡灵,都是因为天道。”

    苏菜菜握拳道:“那如果说易家小姐如今并未快死掉,你会因为你的天道去杀了她吗?”

    宫玖眯眼道:“为师自然不会动手杀了她。”

    苏菜菜刚刚松了一口气,却听得宫玖慢悠悠道:“但为师会想方设法,让她死……或是借刀杀人,或是令其生无可恋,吞药自尽,为师想要的不过是那样一个结果,过程如何,终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那张皮子,最后一定会出现在为师手中,穿在为师身上,懂么?”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苏菜菜眼神一黯,总觉得自己就是下一个易家小姐。

    察觉到小家伙又露出那样一副不讨他喜欢的模样,宫玖心中陡然间腾起一股莫名的烦躁。

    挑起苏菜菜白净的小下巴。

    他不悦道:“这么怕为师做什么?为师说了,只要你乖乖的,哄为师开心,为师就不会碰你的。”他顿住,又柔声道,“乖,笑一个给为师看看。”

    苏菜菜嘴角扯了扯,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

    宫玖轻笑着拍了拍苏菜菜的脸:“这才是为师的乖苏儿。”

    辞雪抱剑而立,仿佛置身事外,稀释着他微薄的存在感。

    不染纤尘,亘古伫立。

    .

    一行人来到易府,从耳瑞那里了解到,易家是城中首富,几乎半条街的店面都是他们易家的,而易家老爷极为宠妻,老夫人难产生下易家大小姐易芝君之后就死了,易家老爷也没有续弦,既当爹又当娘地将易芝君养大,宠爱至极,但凡易芝君生辰,易家所有胭脂、绸缎、饭庄都会免费待客,城中百姓皆受易芝君福泽,因而就算她如今已嫁做人妇,众人见到她也依旧唤她易家大小姐。

    独一无二,众星捧月的大小姐。

    易府门口贴了一张告示,周围熙熙攘攘围了一遭百姓,七嘴八舌地开始议论着。

    “易家大小姐的病情又恶化了吗?这怎么又开始向民间招收神医大夫了呢?”

    “这都拖了两年了,据说易老爷当初也是因为这个病过世的呢。”

    “易家相公还真是个痴情的,若是摊在其他入赘的相公那里,想必早就置易家大小姐的病情与不顾,拿着易家大笔财产逍遥快活去了吧。毕竟,易府一家之主的名号可比入赘姑爷好听多了。”

    六年前,易家招选上门女婿,多少名门公子乡绅富贾,不顾入赘贱名趋之若鹜踏破门槛。

    那时候易芝君的芳名早已名扬千里,远近皆闻,其姿容绝色,惊才绝艳,世无其二。就连忠王御谦也曾拜倒在易芝君的石榴裙下,愿意为她散去妻妾,兰房恣意,独宠她一人。

    可偏偏易芝君最后却看上了一个不起眼的穷酸书生,傅宁远。

    傅宁远以一首《凤求凰》真情意切,打动了易芝君,两人结为连理,羡煞旁人。

    世人皆道傅宁远好命,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坐拥易家万贯家产,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

    那首深挚缠绵的《凤求凰》也因此传作佳话。

    凤歌一曲,凰落其梢。

    同心结缔,齐翼飞扬。

    苏菜菜想起耳瑞的话,后齿生凉。

    这易芝君身上的毒,分明就是她相公亲自下的。

    甚至易芝君的爹爹也是因为这种毒药逝世的。

    这哪里是流芳百世的佳话,分明就是富家千金养了一匹吞食主人的白眼狼。

    苏菜菜哼道:“傅宁远这人,场面功夫倒是做得不错,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吗?”

    宫玖微仰着头,盯着易府上方的天空出神。

    红唇微勾,陡然轻笑:“呵呵,真是没想到,竟然在这儿还会遇到老熟人。”

    苏菜菜问:“师父认识这易家的人?”

    “这易家与我何干?”宫玖摇头,似乎有些怀念:“那家伙是一只兽,嗜虐兽,皆雌兽,以女子郁结苦闷的情殇为食,最喜世间虐情之事,常附着在为情所困的女子身上,会因为其被虐待而兴奋,嗜虐兽会慢慢掏空寄主的精气灵魂,至其死亡,而寄主也会因为嗜虐兽的嗜虐情绪感染,变得消极萎靡,渴望被心上人更诛心的对待,虐身虐心,直至心死如灰,嗜虐兽餍足离身,寄主方可死亡。”

    苏菜菜菊花一紧:“这嗜虐兽难道是抖M?”

    宫玖疑惑道:“抖矮牧是何物?”

    苏菜菜咽了咽口水道:“遭受鞭打、捆绑、羞辱或受到其他虐待可以得到性兴奋或乐趣的人。”

    宫玖一愣,神色微妙地看了苏菜菜一眼:“苏儿怎会对此类生灵有所了解?”

    苏菜菜干笑道:“是、是三师兄告诉我的。”

    宫玖脸色沉了下来:“以后,离你三师兄远一些。”他想了想,狭长的凤眸眯起起来,又道,“不过这鞭打捆绑似乎听起来颇有意思的样子,苏儿,不如,我们哪天试试?”

    ……自作孽不可活。

    擦擦擦,她为什么要多嘴?为什么要多嘴?!苏菜菜痛哭流涕。

    宫玖宠溺地摸了摸苏菜菜的脑袋,解释道:“嗜虐兽和你口中所说的抖矮牧有所不同,雌兽本身极为怕疼,一点伤口就可能疼得要了她的命,她本身不喜欢被虐待,只不过是喜欢吞噬这种被虐待而产生的绝望情愫而已,嗜虐兽感觉不到爱和希望,所以她们从来不笑,从来都不快乐。”

    苏菜菜神色古怪地看了宫玖一眼:“师父怎么认识如此奇怪的兽?”

    宫玖笑眯眯道:“说起来,这嗜虐兽也算得上是为师的老帮手了,她帮助为师虐死了好几个绝色美人,就好比现在为师身上这身皮子,就是当年嗜虐兽虐死了人之后,为师扒的皮。”

    宫玖像是想起了往事,抚脸叹息道:“自古红颜多薄命,长得漂亮的,都是被人虐的。”

    果然变态和变态才会成为好朋友。苏菜菜痛心疾首。

    宫玖道:“走,我们进去。”

    苏菜菜问:“去哪儿?”

    “自然是这易府,做美人囊要取最新鲜的皮子,超过三天皮子硬了之后再扒下来就不好绘妆了,披在身上也会不舒服。”宫玖揉了揉自己胸前的柔软,“啧啧,好像有些松了呢。”

    苏菜菜道:“这易家小姐不还没死嘛,你现在进去做什么?”

    宫玖敲了敲苏菜菜的脑袋:“自然是警告那只兽,嗜虐兽虽然本身怕痛,但却从来都不会大意地引导寄主情愫让其作出自虐的事情来。”宫玖捧心做西子状,秀眉轻蹙道,“为师上上次看中一套好皮子就是被这嗜虐兽摧残用灯盏热油直接毁了容,当真可惜极了。”

    苏菜菜惊恐道:“要是我进去了,那嗜虐兽附身到我身上虐我了怎么办?”

    宫玖笑眯眯道:“那就等她玩死你之后,为师再来扒了你的皮嘛……”

    你那一副迫不及待跃跃欲试的表情是想怎样?!苏菜菜老泪纵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