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眼前的情景颇为诡异。

    苏菜菜黑白分明的瞳孔中倒映着漫天的火光,黑烟滚滚,满目苍夷,那通红的火舌将他们包裹,跳跃的火苗舐着她的脸颊,像是要把她的眼睛都烧着似的,但苏菜菜却一点被灼烫的感觉都没有,不仅如此,她发现那火舌也并未点燃他们的衣袍,就像是影像一般,从他们身上穿过。

    暖风袭人,耳畔是火星迸裂的脆响。

    苏菜菜一愣,难道说这不是真的火,而只是幻象?

    宫玖拧着眉头,站起来,环顾四周。

    百姓四下逃窜,处处都是哀嚎呼救声,从城墙上飞射出一枚火箭,射到一位妇人身上,妇人后背腾地燃起一大片火舌,她尖叫着在地上打滚,企图扑灭火苗,但那火势越来越大,最终烧成了一个火人,她跌跌撞撞地站了起来,撞到逃命的男人身上,两人都燃烧了起来,红光漫天,烈焰冉冉。

    宫玖上前两步,走到那名垂死挣扎的妇人面前,有些迟疑地伸出右手,触碰她身上跳跃的火苗。

    他的手从她的身子里穿了过去,如同虚影。

    苏菜菜从地上爬了起来,皱眉:“师父,这些人和火都是幻象?”

    宫玖将手收了回来,放到鼻尖嗅了嗅:“尸气的味道……”他呢喃,举目望去,街上上哭喊嚎叫的难民,脸上都有不正常的青色惨白,印堂发黑,宫玖拧眉:“这些人……都是亡灵。”

    苏菜菜虎躯一震,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她颤颤巍巍道:“师父,你的意思是……这里是一座鬼城?”

    宫玖点了点头,苏菜菜脸上一白,猛地抓住宫玖的袖子,哆嗦着嘴唇,牙齿直打颤:“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宫玖扫了苏菜菜一眼,嗤笑:“瞧你那点出息,不过是几千只亡灵而已,你就吓成这样?”

    苏菜菜打着哆嗦,委屈道:“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鬼长什么样子,当然害怕了。”

    宫玖捏了捏苏菜菜僵冷的脸颊,大力地揉搓着,直到那张煞白的小脸被欺凌得露出玫瑰花般粉嫩鲜活的样子,宫玖心满意足地捧着她的小脸柔声道:“行了行了,有师父在,你还怕个什么?”

    苏菜菜抓住他的手,猛地用力,将自己的脸蛋从他手里挣脱出来。

    一边疼得倒吸气,一边问:“师父,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得不说,宫玖的暴力解压法还真有些管用。

    苏菜菜被他一阵折腾,竟然也不害怕那些亡灵了起来。

    宫玖笑眯眯道:“这座城里布了结界,只能进,不能出,为师如今这会儿施不了法,想来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反正这些火苗也烧不到我们,只能静观其变,看看这座城里的亡灵到底是从何而来,为何在这座死城中久久弥留不去投胎,之后再行打算。”

    “只能进,不能出?”苏菜菜疑惑道,“可是带我来这里的抬轿小鬼就消失在我面前了,他们就倒是可以出去呢。”

    宫玖道:“那是轿鬼,六界畅行无阻,洪荒都拦不住他们,更何况是这一座小小的死城。”

    苏菜菜想了想,道:“师父,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哼,你竟然还敢和为师提这件事?”宫玖狠狠敲了苏菜菜一个爆栗,恶狠狠道:“你和那何余烬很熟稔么?他让你上轿子你就上轿子,他要是把你卖了你还不得帮着他数钱?”

    苏菜菜眼瞅着宫玖脸色不对,连忙投怀送抱谄媚道:“我知道,师父一定会把徒儿买回来。”

    宫玖脸色好了些许,仍旧板着张娇媚动人的美颜,恨声道:“成天就知道油嘴滑舌,不务正业,真当为师这么好糊弄不成?”

    苏菜菜做摇尾巴状,软声:“不是师父好糊弄,而是师父疼徒儿,徒儿心里明白得很。”

    宫玖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

    他突然扫了苏菜菜一眼,那墨玉妖娆般的凤眸里,尽是冷玉冰寒。

    “不过苏儿,你要知道,为师待你再好,也是有个限度的。”他勾唇,唇畔没有丝毫暖意,“这是你最后一次逃跑,没有下次,明白么?”

    苏菜菜心中一凛,低眉顺眼道:“徒儿明白。”

    “乖孩子。”宫玖摸了摸苏菜菜的脑袋,以作嘉奖,继而解释道,“那何余烬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以后离他远一点。这次用抬轿小鬼把你送到这座鬼城,隐去了你的气息,不过是想让为师找不到你而已……哼,那个贱人自己找不到同归,竟然拿本宫出气,简直罪不可恕。”

    苏菜菜道:“竟然何余烬隐去了徒儿的气息,那师父你怎么还找得到徒儿?”

    宫玖突然凑近苏菜菜,娇媚地眨了眨眼睛,得意道:“幸好为师聪明,下山之前就放了只蛊虫在你身体里,就算隔得再远,只要母虫在为师手里,都能感觉到你的方位。”

    苏菜菜脸色一白:“我、我身体里有只虫子?”

    宫玖轻笑了起来:“啧啧,怎么脸色又这么难看?来来来,师父帮你润一润。”

    说罢便又伸出狼爪,捏住苏菜菜的小脸,用力地搓扁捏圆,直到将她的小脸掐得红润才松了手,拍了拍她粉嫩的小脸蛋,眯着眼睛笑得灿烂:“这样的颜色才对嘛……”

    苏菜菜忍辱负重,泪眼婆娑:“徒儿谢过师父。”

    宫玖摆了摆手,掩唇娇笑道:“呵呵,咱们是师徒,跟师父客气什么?”

    苏菜菜老泪纵横,可是我根本就不需要这红润的气色呐魂淡。

    于是乎,宫玖在苏菜菜身上开发出了第二个能够取悦他的新技能:捏脸。

    噢,第一个技能是:埋胸。

    总之,苏菜菜都不怎么开心就对了。

    咳咳,扯远了,回到现实。

    两人在一片火海中慢慢前行,入眼的尽是燃烧的琼楼玉宇,倒塌的舞榭歌台,烧焦的茶肆酒馆,人们或是向着远方奔跑着,或是站在长街中望着那片火海发呆,神情呆滞绝望。

    夜晚的月亮圆如玉盘,高高地挂在夜空中,沉默地看着下方受苦受累的黎民百姓,冰冷皎洁。

    月亮边缘,隐有淡红色的灰败晕染。

    两人来到河畔柳桥边,这里聚集了许多痛失住所的人们,他们面色愁苦,对未来充满茫然。

    “陛下不是说会派太医来青城赈灾除疫吗?为什么没有等来太医,却等来了这些黑衣人纵火屠城残害我们?这到底是陛下的意思还是裴相的意思?”

    “我没有得瘟疫,为什么不让我出去?为什么不让我出城?”

    “大概是担心我们会将疫情带到其他城镇吧……”

    “得了瘟疫的人不过几百人,为什么要把我们几千人都杀死?太医呢?不是说会派太医来么?”

    “明天呢?明天怎么办?明天那些黑衣人会不会就进城屠杀我们?”

    ……

    “瘟疫?”苏菜菜一愣,这才发现这些人之中,有好几个隔得远远的人,他们捂着嘴巴大声地咳嗽着,面色枯黄形容枯槁,想来就是他们口中得了瘟疫的人。

    竟然因为有人得了瘟疫,皇帝就要屠城吗?

    苏菜菜问宫玖:“师父,这些景象,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吧?”

    宫玖没有理会苏菜菜,只陷入自己的沉思中:“裴相?该不是几百年前金辰王朝的裴相吧?”

    “师父认识那位裴相?”苏菜菜诧异。

    宫玖望着苏菜菜,抿唇:“如果是裴相裴言,想来你也该认识。”

    裴言?那不是《暖酥消》里大师兄的名字吗?苏菜菜疑惑不已。

    宫玖扫了那群人一眼,沉吟道:“看他们服饰的风格,倒的确有些像几百年前的样子。”

    “几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几百年前的影像会在这里重新出现?”苏菜菜呢喃。

    宫玖没有回答她,只是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

    月圆而红,必有重妖。

    枯坐一夜,第二日,在天空最黑暗的那一刻,曙光照亮了这座沦为废墟的死城。

    眼前倏地光影闪耀后退,烈焰焚天的景象一幕幕在眼前飞速流逝。

    苏菜菜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便和宫玖一同出现在他们进城的长街口上。

    她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情景发楞。

    昨日还沦为火海废墟的城镇今日早晨便又恢复成了瑰丽安宁的秀镇模样。

    苏菜菜瞠目结舌,指着眼前的屋舍。

    “这是怎么回事?”

    宫玖摸着下巴道:“似乎,一切又回到原点了呢,走,我们进去看看……”

    两人又来到苏菜菜昨日入住的那间客栈,苏菜菜要了一间上房,听到那客栈老板娘说了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话:“东子,带这位姑娘上天字三号房,你地字一号房的房间收拾好了没有?没有?没有就赶紧的,等会儿客人来多了就没有时间给你收拾了。”

    苏菜菜愣住,望着宫玖道:“师父,真的、真的回到原点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轻羽毛、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海洋的地雷。

    夕雾在床上躺平,请不要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干巴爹>▽<!

    轻羽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4 11:01:01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4 11:24:36

    海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4 17:19:43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