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菜菜忍不住道:“总该有个原因吧,你把他们的灵魂束缚在这座死城里不让他们投胎到底是为了什么?每日每夜让他们重复生命中最绝望的那天,到底是为了什么?”

    黑衣小童虎着小脸,凶神恶煞道:“谁让他们一点都不期待我的降生!那些愚蠢的凡人,竟然敢无视我的存在,在我出生的那一天不来拜祭我,还放火烧了寺庙!真是可恶!我听了几百年枯燥无聊的佛偈颂词,闻了几百年沉闷熏鼻的香火,好不容易从灯芯修成人形,他们竟然那样无礼地对待我!没有恭恭敬敬的香火,没有诚心诚意的拜祭,只有哀鸿遍野,绝望凄苦,活该受到上天的惩罚!”

    这大概是一个中二病的黑化史。

    黑衣小童叫作灯华。

    灯华是青城庙宇中一盏普普通通的长明灯,寺庙里供奉的是释迦牟尼佛和文殊菩萨,普贤菩萨。他们是大佛,佛像金身在各个寺庙里都有修筑,因而云游四方,鲜少莅临青城收取香火。所以青城百姓供奉的香火,大部分都落入了灯华的腹中。

    和尚们每日每夜唱着佛经,敲着木鱼做课业。

    灯华听得久了,渐渐从普通的长明灯修成了灵,有了自己的意识。

    那时候的他,只是一缕灵,没有五官和手脚。

    在他眼中,佛祖是不配拥有这么多的香火和拜祭的,因为佛祖从来都没有照拂过青城的百姓,灯华认为,这里供奉的香火本来就是应该属于他的,他是青城唯一的神明,这是他应得的。

    灯华认为百姓愚钝,因为他们拜祭错了神明。

    而他智慧,伟大,慈悲,优越,了不起,是应该受万人敬仰叩拜的。

    为了看到百姓们敬畏的表情,灯华生出了眼。

    为了闻到百姓们供奉给他的香火,灯华生出了鼻。

    为了听到百姓们诚心诚意的祈祷,灯华生出了耳。

    为了告诉百姓们福泽所在,灯华生出了嘴。

    为了触碰他虔诚弱小的信徒,灯华生出了手,生出了脚。

    一切都是那样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灯华成为一个真正的神明,伟大的神明。

    他认为他的降生是应该受到所有百姓们的敬畏和笑容的。

    但迎接他的却是烈焰、焦土、倾塌、死尸、哭嚎、哀鸿遍野。

    灯华愤怒,难道百姓们从来都没有期待伟大的他的降生?

    简直罪不可恕。

    刚刚出生拥有神格的小神明灯华,在出生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渐渐黑化,变成了堕神。

    堕神拥有比神明更加强大的力量,形如妖魔,凶残狠辣。

    那一夜,黑衣军队屠城,火烧屋舍,尸横遍野,青城无一人生还。

    那一夜,灯华堕神。

    额上的鲜红烈焰印迹缓缓变得漆黑,粉嫩的唇瓣渐渐变得乌黑,衣服由白袍变成黑袍,他的脸色愈白,发丝愈黑,他收集着青城的亡灵们,将时间永远循环在他们最绝望的那一天。

    最天真的邪恶,绽放在烧焦的废墟之上。

    灯华的容貌,不是纯黑,便是纯白。

    苍白的脸,漆黑的眼瞳,洁白的眼白,乌黑的唇,雪白的肌肤,墨黑的青丝。

    连罪恶都是这样纯正到底。

    他站在青城最高的地方,冷笑地看着下方庸庸碌碌的亡灵,恶劣地勾嘴。他要惩罚这些愚蠢的凡人,不迎接神明莅临的凡人。在他背后,似乎有一对黑色泥泞的翅膀,缓缓张开,蔓延肆意,拥抱着整座青城,形成一座黑沼,沉没在岁月的荒潮之中。

    青城变成一座孤城,被历史遗忘,隔着黑雾蒙蒙的烟雨,黑沼弥墨。

    它像是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的城镇,没有人知道它具体的位置,城中的亡灵们每天过着重复循环的人生,但他们自己却不知道他们在重复生命,没有任何一个亡灵从这绝望的城镇中惊醒过来,他们麻木地前行着,日复一日地前行着,行尸走肉,碌碌而为。

    无人挣脱,无人反抗,无人觉醒。

    .

    “我见过许多熊孩子,就是没见过你这么恶劣的熊孩子!”苏菜菜气得上前两步,猛地一个爆栗砸到灯华的小脑袋上,痛心疾首,“你身为一个神明,怎么可以脑袋里只想着自己,以自我为中心?!你认为自己的出生不被期待,就将这些无辜的亡灵囚禁在这座死城里永世不得投胎,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不期待你的出生?那个时候他们连生命都有可能保不住了,你还想让他们给你拜祭和微笑?你脑袋被菊花夹过吗,思想怎么能这么狭隘?!”

    灯华捂着脑袋尖叫:“我是伟大的神明,你竟然敢打我?!我要惩罚你!惩罚你!”

    “我不止要打你,我还想抽你呢!”苏菜菜不知道心中哪一条脆弱的神经被灯华踩到了,一把将灯华推到在地,扒了他的裤子,用手掌就在他剥了皮的鸡蛋般白嫩柔滑的屁股上抽打了起来,“惩罚惩罚?你们这些法力高强的人脑袋里就只知道惩罚,完全不顾及我们凡人的感受,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绝望吗?法力高强了不起吗?会杀人了不起吗?要不是打不赢你我早和你翻脸了!”

    灯华哇哇大叫,带着哭腔:“你竟然敢打神明、伟大的神明?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苏菜菜又用力地在他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凶狠道:“你这也叫伟大?熊孩子知道伟大两个字该怎么写吗?伟大是奉献是兼爱是无私,你看看你的做法,配得上伟大两个字吗?”

    “我就是伟大,错的不是我,是世界!”灯华哭哭啼啼道。

    “世界你妹!我看你是中二病晚期了吧!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人教过你要成熟要长大吗?仗着自己法力高就捉弄我们凡人,成天吓唬我很好玩吗?我们凡人看起来就这么好欺负吗?信不信将来我也扒了你的皮看看!”苏菜菜凶残地在灯华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一道道粉嫩的红痕,毫不心慈手软。

    宫玖齿间一寒,纤手掩唇,倒吸了一口凉气。

    啧啧,原来小受气包苏儿也有这么威武雄壮的一面呐。

    真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只不过,这番话……唔,怎么越看越像是指桑骂槐呢。

    宫玖觉得脊背有些发凉,清了清嗓子,尴尬道:“咳咳,苏儿,你这样虐童似乎不太好吧……”

    苏菜菜恨声道:“我虐童?我哪里叫虐童?这家伙法力高强一只手指头就能把我摁死我能虐待他?我……”苏菜菜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茫然,小声呢喃:“一只手指头就能把我摁死……?”

    她陡然间惊醒过来。

    智商再次“腾”的上线。

    她抱住灯华,脸色惶恐,泪流满面道:“刚才打你的那个人不是我,是住在我身体里面的苏采儿!她控制了我的手脚,我是无辜的!你要惩罚就惩罚她吧!”

    灯华脸色有些难看,咬着牙,黑漆漆的眸子愤恨地瞪着苏菜菜。

    那眼神分明写着:我要是真信你,那才是真的脑袋被菊花夹了。

    苏菜菜这下才开始后怕起来,她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屁滚尿流地扑到宫玖怀里,仰着一张楚楚可怜娇柔的小脸,泪眼婆娑道:“师、师父,你打得赢这孩子吗?”

    宫玖眯起了眼睛,沉吟道:“为师如今半点法术都使不出来,有些难说呢……”

    苏菜菜绝望,老泪纵横道:“要是这孩子要杀我,您会保护徒儿的对吧?”

    宫玖做出犹豫的样子:“这个……也有些难说,你刚才好像说要扒了谁的皮来着?”

    苏菜菜痛心疾首:“师父您听错了!徒儿对您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千万不要错杀良民呐!”

    “行了,瞧你这点出息……”宫玖眉眼弯弯,笑眯眯的掐了一把苏菜菜煞白的小脸,宠溺道,“让你乖乖学法术不学,只知道抱为师大腿,要是有一天为师不在你身边了,看你求谁去……”

    苏菜菜赶紧表忠心,奴颜婢膝道:“徒儿会一直抱着师父大腿,永远留在师父身边。”

    宫玖凤眸中的妖娆更盛,他勾着唇角,摸了摸苏菜菜毛茸茸的脑袋:“乖孩子。”

    灯华虎着一张小脸,从地上爬了起来,咬着下唇,沉郁地盯着苏菜菜,不吭声。

    半晌,他才有些艰涩地开口:“我活了四百年,从来都没有人跟我说过什么是成熟,什么是成长,什么是伟大……我也、我也不想知道,这个世界里从来都只有我是清醒的。”

    苏菜菜在宫玖的怀里侧过脸,望着灯华,骂道:“自私鬼,胆小鬼!”

    “你……”灯华气得又要跳起来,却在下一秒沉寂了下去,他耷拉着脑袋:“或许你说得没错,我是自私,是胆小,但我生出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又没有人管我,没有人在意我,只有我一个人活着,没人和我说话,我那么期待和那些百姓们见面,可是他们根本就不期待我的降生……”

    灯华的声音越来越小,带着一丝倔强的委屈:“我真的……错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鹿仁贾A、夏那、海洋、白婉莹、唯枢、叫我媚卿、鸢茜的地雷。

    这次咱们群P吧嘤嘤嘤o(*≧▽≦)ツ

    鹿仁贾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6 10:31:01

    夏那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6 11:01:31

    海洋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4 17:19:23

    白婉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6 20:40:01

    唯枢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6 21:28:04

    叫我媚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6 22:50:43

    鸢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26 23:46:27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