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洞里十分安静,暖雾袅袅,只听得到水花溅跃的声音。

    苏菜菜背对着宫玖,不知道宫玖在她身后做些什么。

    心脏砰砰乱跳,她被温泉泡得酥软发热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水雾凝结成水珠,顺着苏菜菜曲线流畅的臀部,沿着白生生修长的细腿,慢悠悠滑入池水中,水珠消融不见。

    万籁俱静,水纹逐荡。

    感觉身后水花撩落的声音越来越近。

    苏菜菜屏住呼吸,胸口剧烈地起伏,心跳得像是要到嗓子眼里。

    宫玖过来了,他要做什么?他会伤害她吗?逼她做不喜欢的事情?

    身后伸出一双惨白的双手,握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

    触感冰凉,苏菜菜被冻得浑身打了一个哆嗦。

    身体在那一刻突然重获自由,像是被人解了定身术,来不及多想,苏菜菜使出吃奶的劲儿猛地向岸上冲去,心肉猛敲,仿佛身后有什么可怕的洪水猛兽追逐着她一般。

    谁知刚迈出两步,苏菜菜的胳膊被人一拉,由于外力猛地向后一倒,扑到那男人怀里,脑袋一疼,撞得头晕眼花涕泪横流,苏菜菜疼得皱起小脸,下意识伸出手去揉自己的脑袋。

    一只冰凉的手掌抢在她前头,覆上她撞得红肿的额头。

    “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撞疼了吧?”

    那声音低沉,如同林间清风吹过洞箫发出的丝竹之声,林籁泉韵,低沉醇厚。

    嗓音随风而逝,犹如在耳,让人想要再仔细品味一遍。

    苏菜菜听得愣神。

    这不是宫玖的声音。

    宫玖从前的声音应该是雌雄莫辩,沙哑轻柔,如同纱撩芳心,勾得人心痒痒。

    但他现在的声音却直教人觉得像是林间洞箫,飘渺隔云端,世间再难寻。

    泛着一股子儒雅仙气。

    “怎么一句话都不说?莫不是撞傻了?”

    那好听得犹如仙乐飘娆的嗓音再次轻响在耳畔,苏菜菜忍不住抬头,看向宫玖。

    那一眼,只消那一眼,便万劫不复,堕入他眼中深不见底的碧渊。

    宫玖又换了一副模样。

    或许这就是他本来的样子。

    长眉凤眸,清辉流转,斯文俊逸,温润如玉。

    眉目疏俊犹如静川明波,丹唇朱艳宛若山茶灼燃。

    他的皮肤惨白,想来是因为长时间裹在美人囊中看不见阳光,肌肤惨白如纸,近乎透明。他红唇含艳,衬着他惨白的脸色,那红唇愈红,雪肤红唇,颜色分明,有丝诡异的俊美之感。

    他那双有如工笔勾勒描绘的凤眸,狭长柔细,眼梢微微上挑,勾出一弧浅淡薄媚,黑眸漆漆,如同墨砚泼就,浓墨淋漓,眸中幽深似海,遂沉不明,胶着人的视线,让人的心魂都溺毙在那一双沉幽似海的黑眸中,被那墨色的漩涡席卷揉碎,再无清醒存活的可能。

    眸如漆点,悠远深沉。

    就那样含笑盈盈地看着你,让你无处遁形。

    苏菜菜看得眼睛都发直了,屏住呼吸,不敢大口喘气。

    他那张儒雅斯文俊美无俦的脸庞,龙章凤姿,雍容华贵,满是男子气息,但若是看得久了,却又会在这风流韵致中看出一抹不可思议的浅黛媚色来。

    苏菜菜觉得诡异极了。

    竹露清风兰芝皎月一般俊逸的脸,却有一双动人勾魂的眼睛。

    让人心生欢喜,难以抑制的倾诉爱意。

    《暖酥消》原著中,宫玖也曾在女主卿妩面前脱去美人囊,那场景颇为惊悚,整个人如同破茧成蝶一般从美人囊中剥离出来,苏菜菜庆幸宫玖没有这样吓唬她,她想起《暖酥消》中对宫玖的形容:“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丰神如玉的容颜,骨子里却是娇媚绝艳。

    媚骨天成,活色生香。

    苏菜菜被他眼梢的媚色秒得魂飞魄散尸骨全无。

    宫玖红唇的弧度越来越大,他勾着唇,伸出纤纤玉手,将呆若木鸡的苏菜菜往深水区里一推。

    苏菜菜睁大眼睛仰头倒进水里。

    温泉水塘里扑腾起一大片晶莹破碎的水花。

    水声萦萦,闻音相思。

    宫玖长身玉立,唇畔带笑,慢悠悠朝深水区里的苏菜菜走去。

    动作优雅,如同猎食的花豹。

    苏菜菜被满面的温水一淋,淋成落汤鸡。

    呛了几口泉水,抹脸,苏菜菜从痴愣中清醒过来,正要挣扎着往浅水区游去,却被人又重新按进水里,苏菜菜咬着牙齿挣扎着,愤恨地抬头怒视始作俑者,却在下一秒又痴愣住了。

    那张儒雅斯文却又媚骨天成的俊脸……

    难以形容,勾魂摄魄。

    放大数倍,映在她的眼帘。

    心跳得像是要飞出胸膛。

    漫天的粉红泡泡噗噜噜地升腾。

    苏菜菜又被秒得七荤八素分不清楚天南地北了。

    宫玖在水中握住苏菜菜纤细柔软犹如杨柳枝的腰板,轻笑道:“瞧你这傻样儿……”

    说罢,俯身低头,吻住她因为呆愣而微微张开的粉唇。

    苏菜菜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

    噗的一声,脑袋里炸开了花……

    宫玖、宫玖竟然吻她?

    吻她的唇?

    苏菜菜呆愣地宫玖那张俊逸动人的脸庞,一时间也忘记了反应,只傻傻地愣在那里。

    心脏砰砰乱跳。

    那冰凉的嘴唇贴着她的粉唇,彼此的呼吸喷洒在唇齿间,寒气逼人,就算是温泉的热度也无法消融他唇舌的冰凉,苏菜菜打了一个寒颤,立马清醒了过来。

    她奋力挣扎着,推抵着宫玖结实平坦的胸膛,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

    但他却食髓知味,攻城略池,捧住她的后脑,修长白皙的指尖插_进她乌黑的青丝里,一遍又一遍地吮吸着她的唇舌,缠绵不休,苏菜菜头晕目眩,眼前发黑,被夺去所有的呼吸,本就娇软的身体,一揉就碎,无力地倒在宫玖怀里,如同一滩酥软的烂泥。

    宫玖翻身将苏菜菜狠狠抵在池壁上,松了她的唇,往她的洁白如玉的脖颈上吻去,冰凉的吻激得苏菜菜浑身直打哆嗦,她终于重获空气,大口大口地喘气,贪婪地呼吸着水雾弥漫中稀薄的氧气。

    她的脸颊泛着胭脂色,嗓子干哑,眼睛因为晕眩而放大失神。

    宫玖手法娴熟地一路吮吸舔舐着她微微颤抖的娇躯,大掌下滑,在水中握住她胸前一方丰盈的绵软,苏菜菜身子一抖,不可抑止地娇吟出声,这洗髓池的池水极为古怪,不仅可以养颜美容,还能让女人的肌肤像是重获新生一般,如同婴儿般敏感娇嫩。

    苏菜菜羞愤欲死,紧紧咬着嘴唇,防止自己再发出那样令人羞耻的声音。

    宫玖的手指如同微风轻掠竹林间一般在苏菜菜脊背上的肌肤摩挲徘徊,在她的身体上点燃火苗,落到她挺翘的臀瓣上,双手托住她的屁股,将她的身体向上一抬,苏菜菜惊呼一声,宫玖分开她的双腿夹住他精壮有力的腰肢,苏菜菜担心自己仰头倒进水里,因而下意识伸出藕臂环住宫玖的脖子。

    宫玖轻笑一声,红唇轻启,低头含住苏菜菜胸前那朵悄然绽放的蓓蕾。

    唔……

    敏感娇嫩的地方被冰凉湿润的紧致含住,苏菜菜觉得乳_尖又冰又麻,难以抑制地嘤咛出声,声音缠绵娇婉,像是可以掐出水来,苏菜菜紧紧咬住下唇,脸上火辣辣得如同烈火焚烧。

    心脏砰砰乱跳,并且以越来越快的方式,长鼓点做轰鸣。

    羞耻感席卷了苏菜菜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

    她的娇躯发颤,两腿无力地挂在宫玖手臂上,在水中晃荡。

    如同无翅小鱼,任主沉浮。

    “住手……放开我……”

    苏菜菜的声音有着难以启齿的娇颤,糯软含媚,其间**媚色连她自己都下了一跳。

    宫玖丝毫没有理会她,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她胸前的两团沉甸甸的水蜜桃吸引,这鲜美多汁的水蜜桃像是真的可以吮吸出乳汁似的,舌尖上甘甜绵软,让人口干舌燥想要一口将这柔软吞入腹中。

    宫玖伸出指头,探进苏菜菜紧致狭窄的幽径里。

    苏菜菜脸上一白,心跳提到了嗓子眼里。

    她绝望地看着溶洞上方倒立着的石笋,失神的眼睛,微微睁大着。

    “如果你明天想要看到我的尸体的话,你现在就继续吧。”

    在这本书里,最重要的东西,她一定不能失去。

    宫玖的指头一顿,抽了出来,他低头,掐住苏菜菜的下巴。

    眸光沉沉地看着她。

    “你想死?”

    苏菜菜不看他,只用那双无神的眼睛盯着他身后虚无缥缈的某处,面无表情,无惊无惧。

    宫玖黑眸漆漆,看了苏菜菜许久,突然红唇轻勾,绽放出一个妩媚的笑容。

    “苏儿,你不敢死,你这样贪生怕死的一个人,若真是存了想死的念头,就该在当初为师第一次晚上抚摸你身子的时候自杀,而不是忍到如今才开口。”

    “承认吧,苏儿,你就是一个胆小鬼,忍辱偷生,不折不扣的胆小鬼。”

    苏菜菜哭出声来,没错,她就是胆小,她就是苟且偷生,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死亡变成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更加可怕的事情了,可是他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把她最后一块遮羞布拿掉。

    宫玖看着苏菜菜哭得涕泪四流的小脸,唇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她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着实是令人讨厌,一口咬在他的肩头,想要见血泄恨,宫玖纹丝不动,伸手分开苏菜菜的双腿,寒凉如冰的玉柱抵住苏菜菜狭窄紧致的幽径,挺身而入,两人俱是一顿,撕裂的痛楚,苏菜菜疼得脊背弯成一道紧绷到极致随时会崩坏的弓,想要缩成一团,却被宫玖使蛮力抱住她的腰肢,一波又一波强烈的痛楚在她身体里肆意流窜着。

    这疼痛比抽骨扒筋更痛上百倍。

    在晕眩前的那一秒。

    苏菜菜拼尽全力搂住宫玖的脖子,沙哑着嗓子,在他耳畔说了一句。

    “宫玖,在青城我差点被那三个男人强_暴的时候,我是真的想过要自杀的。”

    所以我并不是因为怕死而在你身下承欢。

    只不过因为那个强迫我的人是你而已。

    苏菜菜知道,在这本书中,她最重要的东西已经在这一秒失去了。

    不是她的身体,而是更重要的什么。

    她痛到极致,昏迷了过去。

    意识全无的那一刻,似乎听到有人在她耳畔轻轻叹息:“傻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难以置信,但是夕雾也是今天才发现,湿乎竟然还没有吻过菜菜的唇。

    ╮(╯▽╰)╭作者真的是太纯情了。

    妹纸们要低调呀,评论尽量不要带上“肉”这种字眼,夕雾担心被查水表呐(ㄒoㄒ)/~

    被封掉就太丧心病狂了。

    谢谢无念的火箭炮,miss.咻咻的地雷,左拥右抱喂皇瓜o(*≧▽≦)ツ

    无念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2-10 09:11:02

    miss.咻咻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0 09:24:45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