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菜菜抱头鼠窜。

    躲到圆木桌后面,揉了揉被他戳红的脑门,泪眼汪汪。

    苏菜菜委屈道:“徒儿脑子本来就不好使,师父你再这么戳下去,那不是更笨了吗?”

    “哼,你现在这会儿倒是能言善辩起来了。”

    宫玖冷着脸,凤眸幽魅,对苏菜菜招手:“苏儿,你过来。”

    苏菜菜扁嘴,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乖乖走了过去。

    宫玖抬手,苏菜菜以为他又要打她,吓得一瑟缩,眼睛死死地闭了起来,咬紧牙关不敢放抗。却不想宫玖只是伸手帮她揉脑门,手法熟练,动作轻柔,苏菜菜缓缓睁开了眼睛。

    宫玖的黛眉轻蹙,看着她的脑门,有些不耐道:“为师也没使多大的力,怎么红成这样?”

    苏菜菜属于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

    其实脑门一点都不疼,但她就是喜欢做出这幅痛极的样子惹人不快。

    苏菜菜环住宫玖细软的腰肢,娇声道:“师父,你其实是关心徒儿的吧……”

    宫玖一顿,哼了一声:“为师不关心你谁关心你,就你个小白眼狼整天想着吃里扒外,裴言是你能惹的吗?你以后离他远点,还有,离却维也远一些。”

    苏菜菜问:“大师兄很危险吗?”

    “总之,他不是你眼中的谦谦君子,这人狠起来,为师都自愧弗如。”

    “竟然他这么危险,师父你当初为什么还要收他为徒?”

    宫玖凉悠悠道:“谁叫他生了一副好样貌,为师看着赏心悦目就收在门下了。”

    苏菜菜嘴角抽搐,果然是任性的宫玖会做出来的事情。夜末,宫玖留在沉鱼阁就寝,他现在夜夜都来苏菜菜处安睡,弥月阁早已形同虚设。

    两人在床帐中自然又是好一番缠绵。

    宫玖用腰带蒙住了苏菜菜的眼睛,剥开皮囊,露出白玉潋滟的男儿身。

    知道她胆小,害怕皮子,所以宫玖用小鬼搬运术将那身皮子送到了弥月阁。

    眼睛上附着的腰带被掀开。

    苏菜菜又看到了宫玖那张斯文俊逸勾魂摄魄的绝世容颜。

    明明已经见过数次,但每次都被这张皎月流云般的脸庞惊艳得无法呼吸。

    一颗芳心活蹦乱跳地扑腾了起来。

    宫玖凤眸微眯,面如凝脂,眼如点漆。

    薄唇勾起一道砰然心道的弧线,明灭潋滟。

    七分儒雅,两分薄媚,一分轻佻。

    俊到根本合不拢腿呐……

    苏菜菜饥渴地吞了吞口水。

    苏菜菜没有把持住。

    被宫玖推倒在红浪锦被里,红唇被粗鲁地擒住。

    被吻得七荤八素,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近在咫尺,眉目如画,远山长水,胶着她的视线,没有办法挪开,苏菜菜被迷得魂飞魄散,完全忘记了初夜彻骨的疼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软绵如水,一颗芳心可可,滚烫得灼伤了她的肌肤,只想抱紧他冰凉的身子,吸凉纳寒,任他为所欲为才好。

    他挺身进入的那一霎那,苏菜菜被冻得浑身一抖,像是身体最热最湿的地方突然被一根冰凉的铁棍突兀地捅了进来,苏菜菜害怕得脸都发白了,剧烈挣扎起来。

    “嘶好冷……师父,唔……快出来……出来呀……”

    苏菜菜推抵着他汗湿雪玉的胸膛,流着眼泪,小声哭泣着。

    宫玖怎么肯依,抱着她娇小玲珑的身子,打桩机似的迅猛鞭挞了起来。

    速度快如急鼓,力道大如蛮牛。

    “师父……别……嗯啊,慢点慢点……唔唔……缓一些……”

    苏菜菜娇声痛哭了起来,每每都是这一声啼哭还未哭完,下一个猛浪便将她的啼哭打断,眼前发黑,苏菜菜的身体随着他野蛮的动作上下波动颤抖,乳波荡漾,呼吸一声快过一声,刚刚风雨骤停,又尖声娇喘起来,她的双颊嫣红,肤染胭脂,青丝蓬松,沾着泪水黏在她的酡红雪肤上。

    虽然身体酸痛,但却她又在这急痛的缠绵中体味到一丝j□j难耐的快感来。

    她细声娇喘着,白玉凝脂的双腿缠着他的腰肢,难耐地扭动着身躯。

    感觉她的身体不再挣扎,宫玖的力道也慢慢放轻下来。

    埋在她身体里的粗物,被她内壁的湿软泥泞胶住,舒服得不想离开,他难以自抑地扬起雪白的脖颈,心中惬意得叹息,只想被她内壁里的媚肉这么永生永世地缠着胶着,难舍难分,永不分离。苏菜菜只觉得那处儿酸痒极了,湿泞酥软,可偏偏身上的男人停了下来,苏菜菜难耐地扭了扭身子,想要他动一动,男人铁棍一般埋在她的身体里,硬与软的对比那样鲜明。

    苏菜菜咬着粉唇,嘤咛出声。

    宫玖低低沉沉的笑声沙哑地想起,带着几分。

    “想要了?”

    苏菜菜脸上一烫,羞耻地别过头去。

    她雪肤黑发,脑袋侧到一边时,露出一小截莹白的脖子。

    白嫩嫩的,让人想要含进嘴里仔细品味。

    宫玖瞳色一深,舔了舔红唇,低头,眯起眼睛舔舐吮咬着她雪白的脖颈。

    巨浪再掀,春雨晚急。

    这一夜,两人都十分尽兴。

    苏菜菜夜里做了一个梦。

    是个旖旎的春梦。

    游雾纱帐,红烛光晕。

    偌大的床帐上,躺着七八个裸着身子的男人。

    他们精壮健硕,宽肩窄腰,结实的胸膛上清汗淋漓,令人血脉贲张。

    男人们蛮横地将一个娇娇软软的女人压在床上。

    女人不着寸缕,细声哭泣着,如猫儿挠痒一般令人心痒难耐,酥骨的糜媚。

    两个男人含住她胸前的两团浑圆,四只大掌在她软玉娇躯上游曳,用力地推挤浑圆上的乳肉,一个男人擒住她的唇,银丝从唇齿相交的地方逸出,有人用力地抓着她的头发,脖子被迫扬起,露出凝脂皓颈,被另外一个男人吮咬着,咬出血色。两腿被人大力地分开,一个男人的粗物又急又猛地进出她的身体,另外两个男人舔舐着她大腿内侧的细肉。剩下一个男人捧着她的玉足吮咬着。

    肉香骨腻,温香软玉。

    男人野兽般的嘶吼闷很和女人娇喘的声音不绝于耳。

    水声汩汩,濡湿泥泞。

    苏菜菜心脏砰砰乱跳,脚像是生了根,没有办法移动,只得呆呆地望着床帐上的男女们。

    他们的脸被梦境中的白雾笼罩,苏菜菜看不分明。

    突然床上的女人尖声j□j了起来,苏菜菜瞳孔一缩,看到了那女人的脸。

    脑袋里一片空白,耳蜗轰鸣,似有千军万马厮杀。

    那女人的脸,竟然是苏采儿的容颜。

    再看那几个男人,分明就是疏月宫的几位师兄。

    ……

    苏菜菜心中陡然一惊,从床上弹起,猛地睁开了眼睛。

    背脊上附着冷汗,苏菜菜大口大口喘着气,瞳孔不住地紧缩。

    心跳如鼓。

    这梦境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预兆还是剧情?

    不论哪一种,苏菜菜都觉得十分可怕。

    她怎么会做这种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她潜意识里是想要和七位师兄这样纠缠不清的吗?

    苏菜菜的脸色惨白。

    猛地摇头,用力肃清着这种想法。

    她不是这样j□j不堪的女人,她不是!

    苏菜菜急得快要哭出声来,突然一双洁白的藕臂揽住她的脖子,柔若无骨,香软冰凉。

    他将她轻柔地抱在怀里。

    宫玖慵懒的声音,带着晚夜幽凉,安抚着她躁动的心灵。

    “苏儿,怎么?做恶梦了?”

    苏菜菜一愣,猛地投入宫玖冰凉的怀抱里,紧紧抱住他的脖子,手指头攥成雪白颜色,寻求慰藉:“我刚刚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特别特么可怕,就像是真的一样……”

    她身上的丝被下滑,露出珠光雪背,曲线优美,腰窝轻陷,完成一道好看的弧度。

    宫玖抚摸着她细软的雪背,柔声安慰:“梦里都是假的,为师在这里,别怕。”

    苏菜菜小声嗯了一声,将宫玖抱得更久了。

    明明他的身体这样冰凉,但是她却还是像能从他身体里汲取到力量似的。

    那惊惧一丝丝从她的身体里剥离。

    剩下的是前方漫长蜿蜒的长路,她该怎么走。

    从前她总是尽可能逃避剧情,但似乎剧情总是缠着她不放。

    苏菜菜害怕这几位师兄会真的对她感兴趣,让她走了苏采儿的老路。毕竟他们的真命天女是卿妩,现在的苏采儿时期不过是他们找到真命天女之前的弯路。

    他们会将她残忍地抛弃,将她扔到玄峥宫被满山头的师兄凌虐,破阴而亡。

    苏菜菜咬住下唇,虽然她是一道弯路,但是弯路也有权利让他们不要践踏这片净土。

    与其苦苦躲避,还不如将剧情扼杀在摇篮里。

    苏菜菜咬碎银牙,决定要让师兄们搅基。

    这样才可以一了百了,永无后患。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发生了一点事情,所以没有码字,二更食言了,对不起。

    没有更新,所以一直没有勇气上来看评论,今天爬上来的时候发现收藏没怎么掉,万幸。

    谢谢大家的不离不弃。

    谢谢大家的地雷,么么哒!

    海洋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2313:11:00

    永无荒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2-2304:28:50

    投掷时间:2014一02一2220:12:28鱿鱼丝丝扔了一个地雷皓水莫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一02一2219:31:26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