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WXC`P``P`*WXC`P`  话分两头。

    颜弗被打回原形之后,便一直跟着裴言修炼,这天,他突然闻到一股香甜至极的味道,比苏菜菜的血还要诱人万分,颜弗的血瞳倒竖,身体因为极度兴奋而微微颤抖。

    他扑扇扑扇着干瘪的蝠翼,循着那勾人的清香飞走,血瞳空洞而沸腾。

    “我要血……要血……”

    裴言站起身来,抓住颜弗的翅膀,不赞同道:“阿蝠,不要胡闹,专心修炼。”

    颜弗魔怔了一般,只是痴痴道:“我要那女人的血……”

    说罢便猛地挣了挣身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气,他血瞳一沉,竟然倏地从裴言的手心中挣脱了出来,弓箭一般直直射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得没影。

    事实证明,千万不能小看一个吃货的爆发力。

    裴言拧着眉头,身形一闪,追了出去。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在半山腰找到了颜弗。颜弗正挥舞着翅膀,疯狂地和五小鬼厮杀着,飞蛾扑火一般撞向五小鬼抬着的小轿,撞得头破血流,血眸猩红。

    到底是法力低下了些。

    裴言叹了叹气,袖手一挥,五小鬼灰飞烟灭,消失在空气里。

    满头是血的蝙蝠倏地窜进小轿里,那帘幕一扬,只听得一声闷哼,便是咕噜噜吞咽的声音。

    裴言心中一跳,皱眉挑起那红布小轿的帘幕,看到蝙蝠正一口咬住女人脖颈上的肌肤,狼吞虎咽地吸着血,宛若饿极的野兽,双眸猩红,沁血一般。

    裴言的注意力落到女人那张鞭痕密布的小脸上,便再也回不过神来。

    心脏漏跳了一拍,触电似的。

    这种感觉很奇异,就像是等她许久了的样子。

    命运在血气中发酵。

    相见恨晚。

    .

    苏菜菜和宫玖回到沉鱼阁,宫玖一直笑眯眯的,牵着苏菜菜的小手不放,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柔和得像是可以掐出水来,看得苏菜菜毛骨悚然,小心肝直颤。

    好不容易哄着宫玖睡着了,苏菜菜连忙握住右手手心的痣,进入天外天。

    她有些事情要问酒仙。

    甫一进来,便被迎面扑来的潮水淋成落汤鸡。

    天外天又涨潮了。

    苏菜菜暗骂了一声,狠狠抹了一把脸,游到镜湖,从镜面处跳了下去。

    着落点是妖宅,苏菜菜捏了一个风干决,将身上的衣服烘干之后,便风风火火扑到酒仙的房间里:“酒仙大人,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酒仙从酒坛子里直起身子,打了一个酒嗝,双眸迷醉,脸颊酡红:“何事?”

    “若是一个人的灵魂残缺不全,那该如何修复他的灵魂呢?”苏菜菜急急道。

    酒仙想都没想便直接道:“自然是养魂。”

    “什么是养魂?”苏菜菜拧着眉头。

    酒仙道:“将一个人的魂魄放在魂炉里,养上七七四十九天,魂魄便可以复原了。”

    “魂炉?”苏菜菜一愣,喃喃道:“魂炉在哪里可以找到?”

    酒仙伸出手指,转身指向东面。

    醉醺醺道:“那业城皇都,国师末年手中便有一个。”

    苏菜菜一呆。

    国师末年,这个名字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

    当初解救墨村的时候,宫玖曾经说过,末年法力高深,连他都不是末年的对手。

    这人如此强悍,她如何能够从他的手中夺得魂炉?

    苏菜菜问:“只有末年一个人手中有魂炉吗?还有没有其他人有?”

    酒仙摇了摇头:“据我所知,存世的魂炉,便只有末年有。”

    苏菜菜一怔,失魂落魄的点头:“好吧,我知道了。”

    辞了酒仙,苏菜菜捏诀,回到沉鱼阁。

    却不想,她不过离开几分钟,宫玖便又开始犯病起来。

    沉鱼阁里金光大盛。

    宫玖站在书桌前,赤着脚,身上只穿着一件红色的亵衣,青丝如云,身上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他的闭眸凝神,浓密的眼睫上,似乎还沾着几颗晶莹的泪珠,仿佛刚刚哭过,脸色惨白如纸。

    双手在胸前捏诀,身子站成孱弱绝望的孤松。

    从他眉心分裂出一道细细的长线,轻烟一般,泛着脆弱的微光,那一缕烟丝飘到书桌上的绘卷上,正是苏菜菜的画像。

    苏菜菜呆了。

    立马就明白宫玖这是在做什么。

    “你给我住手!”

    苏菜菜大叫一声,连忙扑上去,将宫玖抱住。

    他的身体比从前更加冰冷的,如同冰冻千年的霜雪,寂静沉凉。

    “我都说了不让你再做纸人了,你这又是在发什么疯?!”苏菜菜没大没小地吼他,此刻恨不得将他身上的冰冻素肉咬几口下来泄愤,她不过是消失几分钟而已,他就发疯不给人省心。

    宫玖睫毛一颤,愣愣地睁开眼睛,失神的黑眸,如同墨色的琉璃,看了苏菜菜许久,直到确定抱着自己的身体是温暖的、芬芳的,宫玖这才相信,眼前这个苏儿是真的。

    宫玖黑漆漆的眸底,慢慢浮起一片水雾,妖媚雪白的脸上带着三分惶恐,三分后怕,四分惊喜,他猛地抱紧苏菜菜,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骨血一般,嗓音中已然带了哭腔。

    “为师醒来看不到苏儿,以为苏儿又不要我了……”

    苏菜菜呆住,半晌说不出话来。

    高高在上的师父,此刻却脆弱得如同一个痛然失恃的孩童,茫然慌乱得不知所措。

    哪里还有当日乖张任性肆意杀伐的媚光。

    他冰冷的身体微微发颤,凉得不可思议,苏菜菜心中一疼,只得伸手环住他纤细的腰肢,忍住喉头间的酸涩,尽量用温和的声音安抚他:“我不会离开你,师父,你别担心。”

    苏菜菜感觉到自己的肩窝微微湿润,那温热的液体,仿佛烫着她了似的。

    火山岩浆一般炽热。

    苏菜菜慢慢眨了眨眼睛。

    这个男人,就连情动时,身体都是冰凉的。

    却不想,这眼泪,竟然会有温度。滚烫得像是要灼伤人的肌肤。

    两极严重分化,就像他的性格。

    热烈时,便和你痴缠到死极尽温柔。

    冷寂时,便和你分道扬镳弃之若敝。

    可是……

    不管是哪一种性格的他,总是能够轻易将她的心魂牵在手心里,任意生杀。

    苏菜菜认命地叹气。

    哄着他道:“师父,地上凉,我们回床上吧。”

    宫玖一动不动,仿佛还沉寂在巨大的后怕中,不能醒过来。

    苏菜菜望天。

    狠狠掐了他腰间上的软肉一把,恶声道:“给老娘滚回床上去!”

    宫玖肩头一颤,眸子里俱是慌乱:“苏儿,你别生气。”说罢便连忙爬回床上,跌跌撞撞的模样,仿佛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追赶一般,他抱着被子,墨玉一般漆黑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苏菜菜,拧着眉头,想要下床将苏菜菜抱上来,又怕她不高兴,只得眼巴巴地看着苏菜菜。

    苏菜菜又是一声叹息,只觉得今天要把这一辈子的叹息都叹完了。

    她缓缓走到床边,脱了衣裳靴子爬上床,甫一躺平,宫玖便八爪鱼一般将苏菜菜整个抱住。

    苏菜菜被他喷在自己脸上的湿气扰得心烦意乱。

    故而冷冰冰道:“给我松手,自己睡好。”

    宫玖黑漆漆的眸子里迅速凝满了热泪,泫然欲泣。

    小媳妇一般,无限的委屈。

    苏菜菜只静静地看着他,不吭声。

    宫玖受伤地看了苏菜菜一眼,慢慢缩回自己的爪子,咬着被子,默默垂泪。

    苏菜菜瞅了他一眼。

    终究还是狠不下心来。

    她伸手,握住宫玖的柔若无骨的小手。

    宫玖黑眸一怔,嘴角微微上扬,仿佛含了一口蜜糖,连眸子里都泛着甜意。

    他反手握住苏菜菜的小手。

    美滋滋的看着苏菜菜。

    苏菜菜再次被他黏糊糊的小眼神盯得心烦意乱,一爪子掰过他的脸。

    气息不稳道:“给我闭眼,睡觉!”

    宫玖墨玉一般的眸子弯了起来,乖乖道:“好。”

    说罢,便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苏菜菜瞅了他半晌,见他真的睡着了,便想要抽回自己被他握住的手,谁曾想,她的手刚刚挪动半分,宫玖便猛地睁开眼睛,慌张地看着苏菜菜,生怕苏菜菜又消失了一般。

    那黑眸中的惊惧刺痛了苏菜菜。

    苏菜菜强笑道:“别怕,我不走,只不过手中生了汗,想要拿出来。”

    宫玖惊魂未定,只直勾勾地盯着苏菜菜。

    苏菜菜看了宫玖一眼,眨了眨眼睛。

    凑到他跟前,吻了吻他的脸颊:“我不走,真的不走。”

    苏菜菜低声道:“我不会再走了。”

    宫玖仿佛已经不相信苏菜菜,只睁大眼睛看着她。

    苏菜菜静静地看着他,慢慢伸手,蒙住他的眼睛,感觉到他的眼睫,如同小扇子一般刮过自己的手心,一下,两下,三下,仿佛终于相信苏菜菜的话,他的眼睛慢慢阖上。

    苏菜菜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伸手环住了他的腰肢。

    整个身子都贴到他的身上。

    感觉宫玖一直绷直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苏菜菜这才放下心来,跌入梦中。

    梦中,她梦见自己抱着一具骸骨躺在床上。

    那骸骨白骨森森,上面还黏着腐肉,血肉淋漓,令人作呕。

    翻卷的腐肉,仿佛被千虫百蚁噬咬过一般。

    那骷髅头慢慢转过脖子,空洞洞的眼眶里,生着一双墨玉般的眼睛,熟悉而温柔。

    凤眸弯弯,冲苏菜菜笑了笑。

    毛骨悚然。

    苏菜菜在梦里大叫,推开手中的骨骸,跌到床下,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再次跌入沉睡中。

    耳畔听到熟悉的声音,带着亘古的苍凉。

    “苏儿……不要怕,不要怕为师……”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总之,湿乎的原形非常丑。

    基本上就是苏菜菜梦中的样子。

    颜控可以弃文啦。

    么么哒。

    关于湿乎美人囊下的容貌以及原形的问题。

    妖怪兽灵神都是分原形和人形的。

    就像颜弗,被打回原形,就是蝙蝠。修成人形,就是颜弗的人类容貌。

    灯华的原形,是佛灯。人形就是白嫩嫩的孩童。

    师父,他美人囊下的容貌,是他修来的人形。

    但他的原形不是人类嘛。

    原形丑死了。

    不是画皮。

    作者一脸嫌弃。

    *★,°*:.☆\( ̄▽ ̄)/$:*.°★* 。

    谢谢果体君、油纸伞的地雷,小夏的手榴弹,抱住咪咪蹭啊蹭啊蹭越蹭越大昂……

    果体君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6 09:47:09

    油纸伞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4-06 07:56:50

    小夏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4-06 23:46:11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