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 > 第112章 【番外二:花好月圆】

第112章 【番外二:花好月圆】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说这日,苏菜菜半梦半醒之间,听到咔吱咔吱的声音。

    仿佛是老鼠在啃苹果。

    她抬了抬眼皮,费力从困顿中醒过来。

    却见宫玖半披着艳丽的锦缎红袍,坐在床头。青丝如瀑,散落在耳后,露出小半个莹白香肩,正背对着她,低着脑袋,不知道在做什么,莹润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灯下美人如玉。

    那丝滑绸缎似的墨色青丝在昏黄的光晕下散发着极为诱人的色泽。

    比青丝更加诱人的是他那被青丝半遮半掩住的莹白香肩。

    如同黑夜里盛开的圣洁白荷,勾人染指。

    苏菜菜的睡意倏地消失。

    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那小半截莹白的香肩。

    舔了舔嘴唇。

    口干舌燥。

    她吞了吞口水。

    小声问道:“……师父,你在做什么?”

    宫玖身子一顿,慢慢回过头来。

    细长的凤眸微微上挑,似乎是有些诧异。

    苏菜菜没有看他的眼睛。

    视线直直落到他嫣红水润的红唇上。

    娇艳欲滴的红唇湿漉漉的。

    像是一颗饱满滚实的水蜜桃。

    苏菜菜觉得更渴了。

    宫玖眸中的诧异不过是一瞬间,下一刻便又恢复常色。

    雪肤红唇,妖娆风华。

    他不动声色的转过身去,肩膀耸动,似乎在床头正藏些什么东西,苏菜菜只听到一些细微的声音,再眨眼,宫玖便已经倾身过来拥住她,声音轻柔得像是在梦境里。

    “怎么半夜醒过来了?”

    “……肚子有些饿。”

    苏菜菜趴在他的怀里,抓住他的衣襟,深深的嗅了一口。

    除了他身上固有的淡淡的药香味,充斥着另外一种芳香诱人的果香。

    那甜腻腻的气息……

    似乎是青枣的味道。

    苏菜菜咋舌。

    这家伙竟然大半夜地吃独食不喊她。

    ……真过分。

    更过分的是,竟然还给藏起来。

    苏菜菜咬拳头。

    一定是什么了不起的吃食。

    原来方才她以为的灯下美人惊艳绝伦不过是幻觉。

    ……事实上,是一个红衣猥琐男正背对着她鬼鬼祟祟啃枣子。

    略鄙视。

    宫玖捏住苏菜菜的小脸,低笑道:“看来昨晚为师还没有喂饱你,这么快就又饿了……”说罢,冰凉的手掌从苏菜菜的衣摆下方探进去,握住了苏菜菜纤细的腰肢,细细摩挲。

    还有继续攀上的趋势。

    苏菜菜隔着单薄的衣衫,按住他的手。

    黑白分明的眼睛,纯然而无辜:“师父,徒儿是真饿了。”

    宫玖十分欢喜苏菜菜露出这种干净的表情,眸光盈盈,秋水长空,衬着她那张清媚可人小脸,显得十分楚楚动人,让人忍不住想要顺了她的意,呵护疼爱。

    宫玖将手从她的衣衫里退出来。

    理了理她胸前的长发,红唇微勾:“说吧,想吃什么?”

    苏菜菜眨了眨眼睛:“师父方才在吃什么?”

    宫玖手中的动作一顿,没吭声。

    苏菜菜抬起下巴,继续道:“我都闻到了。”

    宫玖还是不说话。

    苏菜菜盯着他,眼巴巴地看了许久,见他脸上的笑容依旧不减丝毫。

    苏菜菜嘴一瘪,掩面拭泪。

    她难过地说:“不给就算了,原来苏儿在师父眼里竟然连一个枣子都不如。”

    声音凄凉的很。

    宫玖好笑道:“不过是一个枣子,你至于么?”

    苏菜菜痛心疾首地小声腹诽:“不过是一个枣子,竟然还藏着掖着不给我吃……”

    “真是个狗鼻子,这都能让你闻到……”宫玖宠溺地捏了捏苏菜菜小巧的琼鼻。

    手腕翻转,一个小玉碗就从床头的锦被里头倏地腾起,迅速飞到宫玖的手里。

    “本想瞒着你再吃上几回的,不过,呵呵……似乎会发生更有趣的事情……”宫玖将手中的小玉碗递给苏菜菜:“喏,给你,吃了以后可千万别后悔。”

    宫玖唇角勾起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可惜苏菜菜却没有看见,并且充耳不闻。

    她正喜滋滋地抱着小玉碗端详。

    那晶莹雪白的玉碗里盛着十几只圆润滚实的青枣。

    那青枣的表面像是蘸了蜜似的,散发出甜腻的水润光泽,让人口齿生津。

    苏菜菜捻起一颗饱满的青枣,囫囵吞进嘴里。

    青枣的果汁丰沛饱满,在尖利的牙齿咬破果皮的那一瞬间,整个口腔都被香甜的果汁包围,除了清甜可口之外,那甘甜的汁液里似乎还蕴藏着一种极为吸引人的味道。

    如同麝香似的。

    让人迷恋。

    苏菜菜又捻了几颗青枣放进嘴里,好吃得两颊的咀嚼肌都酥软了。

    她惬意地眯起眼睛,一边狼吞虎咽,一边乐颠颠地问宫玖。

    “师父,这是什么枣子,怎么没有核,还这么好吃?”

    宫玖红唇扬起:“这是阴枣。”

    “阴枣?”苏菜菜重复了一遍,似乎没有听过的样子。

    见她这副懵懵懂懂的小模样,宫玖伸手掩唇,唇角的笑意掩了又掩,还是没有忍住,愉悦的笑声从他宽广的胸膛里震荡出来,低低沉沉的……

    听得苏菜菜的耳朵都酥了。

    苏菜菜红着耳朵,抱着碗,纳闷道:“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莫不是被抢了吃食就疯了?

    这心眼也忒小了些。

    宫玖兀自笑了许久,才平息下来。

    他眸中的笑意尚未褪去,捏住苏菜菜的下巴,戏谑道:“苏儿知道这阴枣的制法吗?”

    “难道不是生在树上么?”苏菜菜疑惑。

    他眸中的笑意加深了:“非也,非也,生在树上的是青枣,而阴枣则是将青枣去核晒干,然后置于少女紧致的身体里,吸收精华,待干枣丰盈饱满,便可拿出来食用……”

    苏菜菜手一颤,小碗倏地从手里脱落。

    青枣咕噜噜滚了一地。

    苏菜菜的脸色精彩纷呈。

    宫玖眉眼弯弯地摸了摸苏菜菜的小脸,恶劣地笑着:“为师不是早就提醒过苏儿么,吃了以后千万不要后悔,是苏儿自个儿贪嘴拿来吃的,这可怪不得为师。”宫玖一脸无辜,顿了顿,又道,“说来也是苏儿汁液充沛,据古书记载,这枣儿若是置于普通女子体内,约莫要三两月才能取出来吃,而在苏儿这儿,不过花上一个时辰,这枣儿便圆润滚实可以拿出来食用了。”

    说罢,宫玖又掩唇,乐不可支地娇笑起来。

    眼角眉梢尽是愉悦的风情。

    而那厢,苏菜菜已经控制不住扶着床柱开始干呕起来。

    ……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这么一个丧尽天良的变态呐!

    还让不让人好好活了!

    简直想要掀桌!

    苏菜菜最后呕得眼泪鼻涕流了满脸,又拿了茶水漱口。

    可嘴里那股甜腻的麝香味依旧充斥着每一个齿间角落,怎么漱都漱不干净。

    一想到那是自己汁液的味道,并且方才还恬不知耻地吃得津津有味,苏菜菜就恨不得找堆沙子将自己活埋了,再也不要见人。

    宫玖半躺在床榻上,红衣半披,露出如玉般洁白细腻的胸膛。

    凤眸愉悦地眯起,看她的脸色由红变到紫,又从紫变为青,精彩纷呈,姹紫嫣红,便再次忍不住勾唇,以手遮面,笑得花枝乱颤。

    娇媚的低笑声震荡在红帐之内。

    苏菜菜恨得咬牙。

    张牙舞爪朝宫玖扑过去,想和和他同归于尽。

    结果最后还是被他压在身下被欺凌得浑身酸软气息奄奄。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苏菜菜红着眼流着眼泪默默想着。

    每当这个时候,苏菜菜才会特别想要发愤图强,努力修习法术。

    武力值决定欺压值。

    战五渣的痛,你们永远都不会懂……

    斗志昂扬的苏菜菜翌日醒来,早饭都没吃,便拖着酸软的身子跑去百梧殿习练法术,一整天都呆在百梧殿里忙活,直到日落西山方才回到疏月宫。

    回到疏月宫的苏菜菜没有去弥月阁,而是径直回了自己的沉鱼阁。

    自两年前宫玖被打回原形开始,苏菜菜为了方便照顾宫玖,便一直和他共住在弥月阁里。

    这事是被越竺大人默许的。

    整个雾秋山都知道他们师徒二人暗通款曲勾搭在了一块儿。

    本以为可以躲过宫玖这个瘟神,谁曾想,这厮正待在沉鱼阁等着自己落网。

    苏菜菜甫一推开门便看到宫玖正地坐在梨花木凳上喝茶,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苏菜菜面无表情地转身就走。

    后领被宫玖拎住。

    苏菜菜整个人都被宫玖提了起来,跟拎大白菜似的。

    苏菜菜的自尊心再次炸裂。

    “放开我!你这个死人妖!放开我!”

    苏菜菜被迫埋在宫玖的胸前,甩头挥拳,张牙舞爪对着宫玖拳打脚踢。

    我是白菜吗?!

    是田里种的大白菜吗?!

    整天被提着后领拎来拎去的,想要,就不会伸手抱住我吗?!

    “都气了一天了,还没消气呐?”宫玖抓住苏菜菜胡乱挥舞的手,声音里满是笑意,“别挣了,别不小心又扭断了自己的手,为师又要心疼好半天……”

    苏菜菜身子一顿。

    想起上次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和宫玖置气,追打间,扭断了自己的手。

    伤筋动骨一百天,至今仍旧心有余悸。

    遂不再继续挣扎。

    别过脸,不去看宫玖那张国色花容的俊脸。

    怕自己沉不住气,抓烂他。

    宫玖从梨花木圆桌上端起白玉小碗,舀了一勺桃花羹,递到苏菜菜的嘴边。

    “听却维说,你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宫玖对着热气腾腾的勺子吹了吹气,笑眯眯道,“呐,桃花羹,你最喜欢吃的,这可是为师亲自下厨给你熬的,多少吃点吧。”

    苏菜菜咬着嘴唇,指控道:“每次做错事都来这一套,我再也不着你的道了!”

    宫玖放下勺子,叹了一口气,苦口婆心:“你委屈,难道为师就不委屈么?本来还可以趁你睡着汁液充沛时多吃几回那枣儿的,结果被你这么一闹,怕是再也吃不上了。”

    宫玖一副颇为可惜的模样。

    苏菜菜羞极,抄起桌上的乌木托盘就开始狂拍宫玖的脑袋:“你还说!你还说!”

    穿越之后所受的委屈在这一刻集聚爆发,苏菜菜狠狠敲了两三下之后才察觉出不对来。

    怎么空气像是突然被凝滞住了似的?

    连温度都像是进入到了寒冷的冬天?!

    等等,她刚刚做了什么?!!!

    苏菜菜将高举的乌木托盘缓缓放下来。

    呆滞的眼睛,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乌木托盘,又看了看宫玖。

    他的发簪垂落,青丝满头,乱糟糟的,显得极为狼狈。冷若冰霜的容颜上,那双狭长的凤眸危险的眯起,冻死人的视线直直穿透凌乱的青丝,射向苏菜菜。

    手一松。

    乌木托盘哐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苏菜菜像是才回过神似的,暮然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宫玖那张阴气沉沉的俊脸。

    苏菜菜浑身直打哆嗦。

    她她她竟然出手打了宫宫宫玖……

    打了宫玖!!!

    苏菜菜倏地跪到地上,抱住宫玖的大腿,哭着嗓音道:“我我我可以解释的师父!”

    一定会被灭口。

    说不定连尸体都会找不到。

    妈妈,我好怕qaq!

    宫玖沉默了半晌都没有说话。

    苏菜菜吓得整个身体都匍匐到了地上,浑身跟筛糠似的,瑟瑟发抖颤个不停,只觉得暴风雨前的宁静是为了酝酿更为可怕的风暴。

    清幽冷媚的声音从苏菜菜脑袋顶上传来。

    “喝了这碗桃花羹,为师既往不咎,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下巴被宫玖捏住。

    苏菜菜心脏都骤停了,哆嗦着嘴唇,诚惶诚恐地看着他。

    “记住,一点渣滓都不许给为师剩下,不然为师就把你碎成渣滓吞进肚子里……”他冷冷地看着苏菜菜,红唇噙着一丝冷笑,眸子陡然一厉,“还不快谢恩!”

    苏菜菜吓得惨叫一声,连忙端起桌上的桃花羹抱头痛喝,将粘稠清甜的桃花羹咕噜噜尽数吞进肚子里,苏菜菜胆战心惊,担心吃得不够干净,甚至还伸出舌头舔玉碗,直到将整个玉碗舔得油光蹭亮才敢抬头,双手捧着小碗,诚惶诚恐地看着宫玖。

    应、应该够干净了吧。

    苏菜菜手指发颤,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宫玖冷冷地看着她,看了许久,方才哼的一声冷笑,甩袖离开。

    待宫玖推门离开,苏菜菜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浑身瘫软跪在地上。可喉头翻涌的恶心感却怎么忍都忍不住,苏菜菜抚了抚胸口,终于还是忍不住“哇”的一声将秽物尽数吐了出来。

    “吱呀”一声,房门又被打开。

    却是那宫玖闻声,去而复返。

    他正站在门口,皱眉看着苏菜菜。

    苏菜菜心肝一颤,吓得都要哭出声来,颤颤巍巍地道:“不然,我把它们再吃回去……?”

    说罢,便伸手拿着小碗舀起一滩秽物。

    宫玖瞬移到苏菜菜面前,裙裾轻掀,一脚踢飞苏菜菜手里的小碗,小碗摔在粉墙上,吧嗒一声碎了。宫玖扶起苏菜菜,拿袖口擦去她唇角湿润的秽物。

    “你也不嫌恶心呐,还真去舀着吃?”宫玖又好气又好笑。

    “我这不是怕您生气嘛……”见宫玖神色温柔,苏菜菜的眼睛倏地就红了。

    “行了,别哭了。”宫玖宠溺地拍了拍苏菜菜的背,坐在凳子上面,抱着苏菜菜放到膝上,又问她,“给为师说说,身体哪里不舒服,怎么吐出来了?”

    “就是胸闷想吐,中午却维给我带了些吃食,可是闻到那味儿我就会想起那青枣儿的味道,怎么也提不起食欲来,我不是故意一天不吃饭的……”苏菜菜越说越委屈。

    宫玖又哄了几句,皱着好看的秀眉,将手搭在苏菜菜的手腕上诊脉。

    半晌才将手拿下来,怔怔地看着苏菜菜。

    “这个脉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念夕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念夕雾并收藏女配你怎么又哭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