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71章 小蕤的店

第371章 小蕤的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四月份回来接小莘小萱几个时,过来看过房子,当时水电都还不通,外面也是大坑小坑,还有大堆的建筑垃圾。

    柳川告诉他,说水电气要到位,得到七月份前后。

    当时柳侠和柳川商量好了,水电一通就开始装修,提前让小蕤准备几张他喜欢的图片,柳侠拿回来,然后柳侠出钱,柳川找人装修。

    现在,才五月底,怎么就这样了?

    地板砖已经贴好了,虽然因为地上扔着很多包装纸看不太清楚细节,但那被分成几大块、花里胡哨的颜色却很是醒目,刺得柳侠眼疼——他从没见过这么铺地板砖的,简直缺心眼。

    墙裙也跟地板似的扎眼,三米左右一个颜色一个造型,只有进大门的地方好点,是统一的朱红色。

    窗户用扎眼已经不足以形容其特殊,简直就是神经病,因为几乎每个窗户的颜色、形状和风格都不同:朱红色中式复古的棱格子窗;白色欧式的弧形窗;贴着彩色玻璃纸、跟外国的教堂似的柳侠叫不出名的窗……

    只有房顶还算正常,是简单大方的石膏顶。

    现在,屋子里十来个人,分成了两拨,各自抬着一块巨大的、柳侠感觉像三合板的东西,正闹闹哄哄吆喝着往东南角的墙上靠,看样子是要往墙上贴,两拨人要把两块板先对齐找好位置。

    三合板正面都被白布蒙着,柳侠看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东西,不过他感觉里面的内容可能会很惊悚。

    屋子中间的空地上,还摆着好几块同样的东西。

    如果不是买房子的时候柳侠用祁越教他的那点三脚猫风水学知识十分仔细地研究过房子的角角落落,把屋子的布局和窗户的位置都记得特别清楚,他这会儿肯定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柳侠问瘦猴儿,这些人在干啥。

    瘦猴儿很惊讶地说:“当然是装修呀,这你都看不出来?”

    柳侠忍住胆颤心惊,又问,谁让他们来装修的。

    瘦猴儿更惊讶了:“当然是这房子哩主家呀,要不俺敢来?你觉得俺是小偷?”

    柳侠否认了他最后一问,然后又问他,主家叫啥?是干啥哩?

    瘦猴说:“听俺经理叫过两回,好像叫……柳魁?对,就是柳魁。干啥哩俺不知,不过俺经理说,人家兄弟是公安局局长,叫俺都好好干,别使孬法,要是偷工减料,小心回头人家修理死俺。”

    柳侠确定了小蕤的房子并没有被别人霸占,稍微放了点心,不过他被房子里那五颜六色的地板和花枝招展的窗户刺激得头晕转向,只好退到大街上找了个树荫给柳川发传呼。

    过了大概五分钟,他手机响了。

    “三哥。”柳侠张口就喊,声音委屈得要死。

    “孩儿,我是大哥,你给我发传呼了?你搁哪儿咧?你咋着了孩儿?”

    ……

    十分钟之后,柳侠在荣泽火车站附近一家卖内墙涂料的店里找到了柳魁,用捷达帮柳魁拉回了两桶立邦漆。

    柳川晚上接了晓慧回到家,迎接他的是柳侠的大白眼。

    柳川呵呵笑:“孩儿,俺虽然没你挣钱多,可俺几个大大小小也都做着生意咧,不能啥都赖给你呀。”

    柳侠嘟着脸继续翻白眼:“您赖我啥啦?这么多年,咱家啥事不都是你跟大哥管?我搁咱家从小到大就光管吃跟耍。”

    “你要是光管吃跟耍,那俺不都成废物了?”柳侠坐在餐椅上,晓慧从他身边过,呼噜了他的脑袋一把。

    “男人哩头不能随便摸。”柳侠抱着脑袋冲着晓慧的背影抗议。

    “咱大嫂成天摸,我摸一下咋了?”晓慧本来都已经走到厨房门口了,折回来挑衅似的使劲又摸了一把。

    “大嫂不一样,长嫂为母,”柳侠跳起来,换了个姿势抱着头挪到柳魁另一边,“咱妈当然随便摸。”

    “切,小屁孩,还跟我跩词咧。”晓慧嘚吧嘚吧地进了厨房,“妯娌是平辈,咱大嫂能摸我就能摸。”

    柳侠瞪着柳川:“我发现,咱家女哩都不讲理。”

    “对,”柳川点头,“不过我也不敢打她,我打她,咱伯咱妈打我,所以你就忍忍吧,就是摸一下头。”

    柳侠被转移了注意力,一顿饭都在跟晓慧探讨小叔的头嫂子能不能摸的问题。

    等吃过饭坐在沙发上,柳侠才忽然醒悟,自己好像跑题了,他马上又对着柳川发难。

    柳魁乐呵呵地哄着柳侠,替柳川解围:“幺儿,这事儿,是咱伯俺几个一起商量哩,不怨您三哥。”

    “咋不怨?就是他哄我,说七月份才能开始装修。”柳侠现在就是知道开始装修了,他手里也没钱,他前些天敢把手里所有钱都买房子,是因为卜鸣正在干的那个工程是分阶段付款,六月中旬他能进账十几万,正好给小蕤装修用。

    柳魁说:“孩儿,大哥跟您三哥、四哥现在生意都不赖,再加上你跟您五哥、六哥平常给家里哩钱,咱家现在哩钱给照相馆装修好还用不完咧。

    你别再跟您三哥怄包儿了,他就是觉得你不小了,想叫你手里攒点钱,幺儿呀,你是真该想想娶媳妇哩事儿了。”

    “啊——,大哥,”柳侠嗖地一下退出老远,靠在沙发扶手上对着柳魁,“过年时候咱说好哩,您都不准逼我谈恋爱娶媳妇,大哥三哥三嫂,您今儿谁要再跟我说娶媳妇,我现在就跑,我一跑可就不回来了哦。”

    柳川过来坐在他后边的沙发扶手上,在他后脑勺上轻轻呼了一下:“跑哪儿?跑美国找猫儿还是跑德国找您六哥?”

    “反正,反正我就是跑,”柳侠对着哥哥们开启耍赖模式,“反对封建家长包办婚姻,我跑到天涯海角,捍卫婚姻自由。”

    “那俺才不怕咧,”晓慧洗完了碗,搓着手过来,“天涯海角要是没能打国际长途哩电话,俺找都不用找,过不了三天,你自个儿就跑回来了。”

    柳侠的眼睛在柳川和晓慧身上转了几圈,又起身挪回了柳魁身边:“大哥~~……咱不说娶媳妇哩事儿呗,我不想娶媳妇啊~~啊~~啊~~啊~~”

    “中中中,不说不说,”柳魁揽过他的肩,“那你也别再埋怨您三哥了,是我跟咱伯不叫他跟你说哩。”

    柳侠鼓包着脸看柳川:“三哥,你现在好歹是副局长了,手里得有点钱,跟人家一块出去哩时候,不能老寒碜。还有那个王部长,人家帮你恁大忙,你逢年过节肯定得跟人家照个面,礼物也不能老拿不出手。”

    柳川笑:“傻孩儿,管好你自个儿就中啦,快三十了连个媳妇都没,还操、我哩心咧。”

    柳侠转了个身歪在柳魁身上:“都跟咱妈学会了哦,一过二十岁哩生儿就是快三十了。”

    晓慧说:“幺儿,您三哥就是觉得你老小,不想叫你多操心。咱那店生意不赖幺儿,去年冬天光电油汀就卖好几十个,一个赚就一百多,还有好几个单位发咱哩蒸汽熨斗跟电饭锅,一冬哩利润比您三哥俺俩两年哩工资加奖金还多,您三哥现在出去,兜里我就没叫他少于过三千块钱。”

    “哦。”柳侠说,“对了,上回我跟您说毛建勇建议开专卖店哩事儿,您商量咋样了?要是中,就得赶紧找地方了,夏天这都到了,空调马上就到季节了。”

    “那个我仔细想了,不老中,”柳川说,“一般人买东西都不会就认一个牌子,专卖店限制太多,搁咱这儿我觉得够呛。”

    柳侠想了一会儿,点点头:“是有点,不过三哥,咱就是不弄专卖,您也得赶紧找个大点哩门市房了,咱还跟现在样,哪个牌子某一种商品过硬,咱就进了卖,不过这回咱得进大件了,空调、洗衣机,这都可赚钱,可现在咱那店老小,大件电器搁里头给人哩感觉不像那回事。”

    柳川不太在意地说:“中,我有时间找找看,这事不着急。”

    柳魁看着柳侠他们几个:“川儿,你想弄个大点儿哩店?你咋没跟家里说过咧?”

    柳川笑着说:“没啊大哥,是小侠前几天打电话跟我说,这几年哩日子越过越好,空调啊全自动洗衣机啊这一类大家电,以后肯定市场好,想叫我找个大点哩门脸儿,不过我觉得这些东西一件就是好几千,三五年咱这儿用哩人都不会有几个,所以……”

    “不对不对川儿,”柳魁坐直了身体,脸色郑重起来,“我觉得幺儿说哩有道理,咱家还不算多有钱哩人家咧,要不是因为咱那儿没电,我早就给咱伯咱妈买空调洗衣机电冰箱了。

    我觉得这些东西,以后应该跟手电筒、自行车差不多,只要有钱,家家户户都想要,川儿你要是有个大点儿哩店,卖这个肯定中。”

    柳川还想争辩说不中,柳魁好像回过了神,问他:“你是不是钱不够啊孩儿?”

    “不是,”柳川和晓慧异口同声,两人说完互相看了一眼,“俺就是觉得那不中。”俩人说完就不好意思地笑了,因为后面一句俩人又是异口同声说的。

    柳魁不理俩人,靠回沙发背上,嘴里念念有词:“小海寄回来哩钱,咱伯没叫动过,要是去原城找地方兑换成人民币,一美元九块到十块……”

    ……

    十点多,柳侠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算计,三哥要是弄个二百平米左右的店面,大概需要多少钱。

    并不是柳侠太贪心,柳川才干了一年多的小店就想让他干大的,而是柳侠在报纸和杂志上看到了太多因为贪污腐败被惩治的官员,心里时常不安。

    并且柳侠不止一次听到柳长青告诫柳川,不可因贪欲废了前程,所以他知道,柳长青,还有五哥柳凌,一直都和他有同样的担忧。

    这两年,柳侠回来时如果在荣泽停留的时间稍微长一点,一般都会有至少一次和马小军一起吃饭的机会,马小军出手阔绰的程度,让现在也算见过点世面的柳侠都有点心惊。

    柳川也说过,马小军当了所长以后,胆子越来越大,前几年卖户口,开始时一个人头三万,马小军敢抽一万,后来买户口的钱逐年下降,八千一个的时候他抽四千,三千一个的时候他卖十个户口上交五个人的钱。

    马小军还一直吃黑钱,就是如果有人犯事被抓,他两头拿钱,就是民间传的“吃了原告吃被告”。

    柳川刚进公安局时候的刑警队队长陆建华,就是因为这个,惹上了不该惹的人,被突然调离,去了外县。

    可陆建华上边有人,犯了事换个地方继续当领导,马小军家在这方面可仅只是比柳川好一点,当初能把他塞进公安局弄成正式工,就已经是马爸爸能力的极限了,如果马小军哪天的事被捅出来……

    柳侠有点不敢想。

    马小军为人仗义,对柳家人特别好,柳侠真心不愿意他出事。

    柳侠知道,柳川不止一次劝过马小军,可都被他当做了耳旁风。

    马小军说,他知道柳川是为他好,但他不信柳川的说法,他说他当初进公安局时也是满腔热情一身正义,可他兢兢业业干了八年,如果不是柳川拉着邱志武、张小田一起去找局长,他连个芝麻粒都算不上的小队长都当不上,而吴文明那样的草包加人渣,一来就能把柳川已经坐着的位置给顶掉。

    有权的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总不成他这样没有靠山的小虾米连口刷锅水都不准喝吧?

    公安局是个好单位,除了警校毕业分配和柳川这样部队转业的,能进去当上正式工的,大部分都是家里有点背景的,柳川身边出手阔绰的人很多,马小军远不是最有钱的那一个。

    柳侠不想让三哥犯错,也不想让他被人嘲笑,而柳川又不可能伸手接他和柳凌的钱,所以,让三哥有个赚钱的生意,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可三哥现在横竖不肯接他一分钱咋办呢?

    *

    第二天,柳侠早上和柳魁一起去婚纱店,监督装修。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店里“五一”就开始装修了,一直都是柳魁在监督着干。

    前天,柳老四的孙子结婚,柳魁回去当亲家,柳川正好不想让柳侠知道装修的事,就没跟他说。

    柳侠昨天看到的那些乱七八糟眼花缭乱的地板和窗户,是程新庭根据小蕤的要求设计的,地板、窗户和墙壁是搭配好的,现在还没成型所以看着乱。

    成型后,是一个个不同风格的背景屋,中国古典室内背景,中国园林背景,法国宫廷背景,英国庄园背景,教堂背景……

    设计的图纸是三月份柳钰去井方送货时带回来的,小蕤瞒着柳侠,把图纸直接带给了柳魁。

    小蕤带回来的图纸里,夹着一沓子京都几家著名影楼内部背景屋的照片,当时还把柳魁吓了一跳,他觉得弄个那样的屋子,恐怕三二十万都不够。

    结果柳钰说,小蕤说了,那些照片上的东西虽然照出来金碧辉煌高贵气派,其实大部分都是样子货,三合板上糊张画,往墙上一钉就行了,过两年过时了,拆下来,再换张画糊上去。

    只有婚纱和沙发、桌子之类的比较值钱。

    柳侠坐在店门口和柳魁说着话,看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