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89章 十八岁的那一天

第389章 十八岁的那一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岸稍稍想了一下,说:“十八岁的生日比较特别,所以我是不是能要求个比较特殊的礼物?”

    “那当然,”柳侠十分财大气粗地说:“只要你想要,小叔砸锅卖铁也给你弄来。”

    柳岸摸着下巴转了会儿眼珠,算计道:“狮子大开口的机会一辈子估计就这么一次,我得好好想想再说。”

    柳侠豪迈地一挥手:“想吧,想好跟小叔说,包你满意。”

    话是这么说,柳侠却在暗暗为猫儿的生日礼物绞尽脑汁,他觉得礼物必须要有惊喜的效果才是最好的,应要求给出的礼物无论多么贵重,被满足时总是少了那么点只有意外之喜才会有的欢欣雀跃。

    对小孩子而言非常重要的满月仪式猫儿都没有办,柳侠为此耿耿于怀至今,所以象征着长大成人的十八岁生日,柳侠不想让猫儿留下哪怕最细微的一点点遗憾。

    所以第二天中午,柳岸去学后,柳侠试着往马征程的店里打了个电话,结果,马鹏程和楚昊居然真的在。

    跟这两个家伙,柳侠无需客套,干脆了当地直奔主题:“鹏程楚昊,我想问问你们,如果你们现在有一次得到礼物的机会,你们最想要什么?”

    马鹏程和楚昊被柳侠没头没脑的问题弄得莫名其妙,马鹏程问:“小柳叔你啥意思?”

    柳侠只好给他解释,柳岸马上十八岁生日了,自己不知道该给他准备什么礼物。

    “嗷——”马鹏程怪叫,“我还以为你是打算回国了,想给我和楚昊带礼物呢,小柳叔你果然变成后小叔了。”

    柳侠说:“肯定少不了你们的礼物,不过今儿咱们就说柳岸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快想想,柳岸也没有跟你们提过,他想要什么?”

    “柳岸想要什么呀?”马鹏和楚昊大眼瞪小眼地对着挠了半天头,才吭吭哧哧地说:“我们觉得,柳岸他,他好像啥都不稀罕啊,他天天惦记的就是怎么能让你不用出外业,怎么能让你后期计算简单省力点,怎么能天天跟你在一起,怎么……”

    柳侠被他啰嗦得上火,拍着沙发说:“别说这些抽象派的,我要具体的。”

    马鹏程继续吭哧:“具体的……具体的……,我和楚昊都有具体的,我想要辆大吉普,楚昊想要个手机,可柳岸,柳岸他好像除了你,什么都不想要啊!”

    柳侠觉得跟马鹏程这个二货说不出个道道,就让楚昊说。

    楚昊揪着脸想了半天,期期艾艾地说:“小柳叔,除了你,我也想不起柳岸他还想要什么啊!柳岸他跟我们打电话,除了说我们的,咳咳……的学习情况,就是问你的事,你现在都已经去美国,跟他在一起了,那我就真想不出他还会想要什么礼物了。”

    柳侠真是服了这两个小子了,最好的朋友,居然连猫儿最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挂了电话,柳侠为猫儿忿忿不平了好一会儿。

    然后柳侠又往京都的家里打了个电话,柳凌去参加警大同事的婚宴还没回来,柳葳跟着导师做项目,最近几天都不在京都,程新庭最近经常都回来的很晚,家里只有小蕤。

    柳侠这次直接问小蕤,猫儿和他打电话时,说没说过想要什么东西,他想给猫儿买生日礼物。

    小蕤和猫儿年龄最接近,虽然性格差别比较大,小哥俩感情却非常好,两个人又一起上学好几年,共同的熟人和朋友很多,所以俩人平日里就特别说得来。

    可没想到,小蕤想了半天,说的和马鹏程差不多:“小叔,孩儿他只要能跟你搁一堆儿就可高兴,他根本就不稀罕礼物啥哩呀。”

    柳侠没辙了。

    猫儿不会在美国定居,不需要房子。

    猫儿现在有车,就是他接去纽约接柳侠时开的那辆,那是猫儿五千美元从对门邻居米勒太太手里买的二手车,虽然是二手车,但车况非常好,柳侠特地开着试了试,没挑出毛病来。

    房子和车子这两个大件不需要,衣服鞋子之类的做生日礼物柳侠又嫌纪念性不够,这礼物就有点难挑了。

    接下来几天,柳侠往市区跑了好几趟,他在各种商店逛游,想找出件猫儿肯定会喜欢、又能长长久久保存下去的礼物。

    十一月最后一周的星期五,m州下起了纷纷扬扬的雪,早上,柳侠早早起床做了丰盛的早餐,他做早餐的时候,柳岸就在宽阔的廊檐下做晨间锻炼。

    七点半,柳岸准备开车上学,走到门口,柳侠递给他一个保温壶:“记着,一定要都送出去,一个都不许留。”

    里面是柳侠煮的乡巴佬鸡蛋,请柳岸的同学们帮忙咬灾的。

    柳岸接过保温壶,伸开双臂抱了一下柳侠:“我知,老冷,你快进屋吧,我走了。”

    柳侠没动。

    柳岸知道自己不拐过去詹森先生家的房子,柳侠是不会进屋,他跑着打开车库门,迅速把车倒出来,冲柳侠挥了挥手,车子就开进了大雪中。

    柳侠看着车子完全消失在他视野中,搓了搓脸,回屋。

    小时候留下的习惯,生日的长寿面都是晌午全家人一起吃的,所以他今天允许猫儿下午不去学校,两个人的生日酒宴在中午举行。

    食材是昨天准备好的,能够提前处理的他昨天就已经处理过了,所以他虽然拟定了八个大菜,也不会太忙。

    做长寿面的面团必须筋道,这样出来的面条才不容易断,柳侠先和面,雪白的面粉,稍微放一点盐,搅拌均匀后,放入适量的温水。

    再打两个鸡蛋,蛋清和蛋黄分离开,把蛋清倒进面粉里,开始慢慢搅拌,然后下手揉面。

    面和好了,盖上半干的软布,放在一边省着,省得好,拉出来的面条才均匀并且不会断。

    柳侠开始烧水淖排骨。

    把排骨炖上,捞出吐了一晚上沙土的扇贝,准备蒜蓉和粉丝。

    ……

    十一点半,最后一个金瓜冰糖雪梨煲上笼,柳侠坐在窗边看外面的雪景。

    柳岸开车走到路边,就透过纷纷扬扬的雪,看到了自家屋顶升起的袅袅炊烟和厨房屋的玻璃窗上、鼻子被挤得扁扁的小叔,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狂跳的心脏稍稍平息了一下,才打转方向进了院子。

    壁炉里的火苗欢腾跳跃,餐桌中央那一大束玫瑰花比火焰还要火红热烈,玫瑰花瓶的周围是几个扣了盖子的盘子,灶上的砂锅还在咕噜噜翻滚。

    柳岸说:“真香。”

    柳侠把他的围巾挂在衣架上,然后往厨房跑:“火上哩其实也都好了,就等着你回来吃咧。”

    咕噜噜响的是山菌汤,柳岸从后面搂着柳侠的腰,看着他先用勺子舀起一点尝了尝,满意地吧咂了两下嘴,然后把小砂锅端了放在托盘里:“好了,厨神级水平。”

    热气腾腾的餐桌中央,又被放进了一个还没柳侠巴掌大的蛋糕,上面插着两根红色的蜡烛。

    柳侠不满意:“咋就两根儿?”

    柳岸说:“十进位制,咱这一根儿粗,顶人家十根。”

    柳侠更不满了:“你还没二十咧。”

    柳岸说:“四舍五入,我待见大点。”

    柳侠想起猫儿从小的心愿就是快点长大追上自己,马上就理解了:“跟,这样也不赖,我关灯,你点蜡,我一会儿给你唱歌。”

    蜡烛点着了,两团橙黄的光,在黑暗中跳跃。

    柳侠开始拍着手唱:“happybirthday乖猫,happybirthday乖猫,happybirthday大乖猫,happybirthday柳岸。”

    柳岸问:“为啥最后一句成柳岸了?”

    柳侠说:“从小乖猫长到大乖猫,最后长成……大人么。”

    柳岸起身,抱住了吸溜鼻子的柳侠:“我就是长大了,不还是跟你在一起么,小叔……”

    柳侠抹了一把眼睛:“不知为啥,突然,不想叫你长大了,以前,明明成天巴着你长大。”

    柳岸轻轻拍着柳侠的背,没说话。

    柳侠忽然笑了起来:“哎呀,我还没老咧,咋就成了碎嘴老婆儿,快坐这儿快坐这儿,唱完歌,该许愿了。”

    柳岸过去坐在柳侠对面,两手合十,闭上了眼睛。

    柳侠紧张地看着他:“呀,我忘了跟你说了,第一个一定要许叫你长命百岁哦。”

    柳岸弯起唇角笑了笑,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好了。”

    柳侠跑过去开灯,屋子恢复了光明,柳侠笑嘻嘻地走到猫儿跟前,伸出手:“给,生日礼物。”

    柳岸诧异:“啊?”

    柳侠手一抖,一条麦秸秆粗的金链子出现在猫儿眼前:“长命锁,小叔给你哩生日礼物,能给你锁到一百岁。”

    “哪儿来咧?”柳岸伸手接住了金链子的另一头,“不是说好了我要要一个特殊的礼物嘛。”

    他去年到今年发育迅速,四年前柳侠为他打造的那个脚链就有点小了,暑假去加州之前,他把脚链去掉收了起来,勒得慌是一,最重要的是他害怕给丢了。

    可从去掉之后,他就一直心里不得劲,老觉得心里跟没了底似的空,他很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所以从来没想过自己买一个顶上,他知道那没用。

    “好事成双嘛。”柳侠说,“你提一个,小叔再给你一个,正好一双,大吉大利。”

    柳岸无奈地说:“好吧,成双成对,大吉大利。不过小叔,你搁哪儿弄这么古老一个宝贝?”这条金链子的花型是传统繁复的图案,一看就是有年头的东西了,近年来流行的都是简洁时尚款的。

    而拇指肚大小、一面是个小猴头一面写着长命百岁的小锁看起来更是岁月沧桑。

    “唐人街跟一个香港老先生买哩,已经鉴定过了,链子是纯金,小锁主要成分是银。老先生说这是他太爷爷哩东西,他太爷爷从小身体不好,家里人就给他打了这个,锁着他不让小鬼给带走,他说他太爷爷活了九十多。看,这个小猴头是不是可漂亮?”柳侠十分得意地跟柳岸显摆。

    柳岸仔细看了看:“嗯,是可漂亮,不过我还是待见原来那个小狗头。”

    柳侠说:“这不太好说了嘛,那个小狗头恁小,摘下来挂这个小猴头旁边不就妥了。”

    柳岸本想说不要,那是你送我的,不能配这个,可随即想到,这个不管原来是谁的,,以后,都将永远是他的了,他马上说:“那,一会儿咱吃完饭就挂上来,挂好了你给我带上。”

    柳侠把长命锁挂在柳岸脖子里:“中,先吃饭,吃完再说。”

    八个柳岸最喜欢的菜,为了不让他吃剩饭,柳侠做的量都很小,所以两个人吃饱后,几乎不剩什么了。

    柳侠又做了一大碗长寿面,两个人一起吃了。

    柳侠抓心挠肝地想知道猫儿都许了什么愿,可是他不能问,因为据说一说出口就不灵了。

    今儿猫儿生日,柳侠说什么都不许他干一指头的活儿,说是今儿干了,以后都得干,会过的很辛苦。

    柳侠刷洗干净了锅灶,猫儿也已经把那个小狗头挂在了小猴头旁边,柳侠把金链子给猫儿带在脖子上,又仔细端详了片刻:“啧,好看是好看,就是感觉有点暴发户。”

    柳岸拿着小狗头在唇上亲了一下:“这感觉就对了,我成天都在惦记着当暴发户呢。”

    柳侠其实也很满意,他在猫儿身边坐下,捋了把袖子,跃跃欲试地说:“想好你要啥礼物了吧?快说,咱一会儿就去买。”

    柳岸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其实小叔,我根本就没想要礼物,我是不想叫你老想着这事,才那样说哩。”

    柳侠眯起了眼睛笑,表示自己早就看穿了柳岸的小把戏:“乖猫,你别哄小叔,你那天说那话哩表情,绝对不是装哩,你肯定有想要哩东西。”

    柳岸看着柳侠的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小叔,真哩,真没。”

    柳侠坚决不信:“孩儿,你是不是老怕我花钱啊?可是,你十八岁生日,小叔要是就送你一个将那个小锁,我得不美一辈子。”

    柳岸摇头:“小叔,不是钱哩问题。”

    柳侠笑了起来:“看看,我就知你真哩有想要哩东西,说吧,啥,小叔肯定给你买来。”

    柳岸注视着柳侠的眼睛,在柳侠都有点被他看得发毛的时候,他慢慢地说:“小叔,你还记得吧?我那天说的是,我想要一个很特别的礼物。”

    “对。”柳侠点头。

    “我之所以说特别,是因为那个礼物跟钱无关。”

    “跟钱无关?那就是有钱也买不来对吧?那是啥?”

    “一句话,或者说,一个承诺,你哩——柳侠哩,一个承诺。”

    柳侠楞了,呆呆地看着柳岸:“孩儿,你,你啥意思啊?”

    “我想要一个,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嫌弃我哩承诺。”猫儿一直看着柳侠的眼睛说。

    柳侠一下就轻松了:“我当然不会嫌弃你呀,啥原因都不会,永远都不会。”

    “哪怕我是个同性.恋,你也不会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