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92章 两个人的小世界

第392章 两个人的小世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雪停了,天气却阴沉沉的,还一直刮着三四级的风,气温降到了零下十度,厚厚的积雪把远远近近的景色都给覆盖了,再加上临海地区湿度高,空气中都是冰渣子的感觉。

    不过正因为外面的冰天雪地,壁炉里燃烧着熊熊火焰的室内显得更加温暖舒适了。

    柳侠穿着薄薄的白色高领毛衫和浅色格子的家居长裤,腿上盖着条线毯,脚伸在柳岸的大腿上,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

    柳岸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打扮,翘着二郎腿坐在他脚头,腿上放着本厚厚的书,用英语在朗读:“hleboysandy。”

    停下来,他看着柳侠。

    柳侠皱巴着脸转着眼珠,做苦思冥想状:“我就听懂了这里和那里,还有……小男孩跟女孩儿,还有mother,妈妈,嗯——,好像还有这么长什么的,还有……,嘿嘿y,对,就是money,钱,其他啥都不知了。”

    柳岸把他的脚往怀里又拉了拉:“不错,有进步,终于能听懂你、我和钱以外的词了。”

    柳侠又往下秃噜了点:“我热爱钱嘛,人民币,美元,英镑,金条,所有的钱我都爱。”

    柳岸说:“seyuan,除了这几样,你还爱什么?”

    柳侠嘿嘿笑:“最爱哩当然是大乖猫啦,金不换的贴心管家婆。”

    柳岸无奈地拍拍柳侠的脚:“小叔,现在是学习时间,你在练习英语听力。”

    柳侠赶紧坐起来了一点,表示自己学习态度端正,不过他说的话可一点都不端正:“那你给我翻译一下大乖猫跟管家婆咋说?”

    柳岸看着柳侠,眼神颇为无力:“小叔,我都十八了。”

    柳侠连连点头:“我知呀,bigguaicat。”

    “这中式英语,不赖。”柳岸笑着点点头,收起了书:“连续听写时间长了老使慌,来小叔,咱歇一会儿。”

    柳侠看了看墙上的老式挂钟:“还差快十分钟咧,每回都提前下课不老好吧?”

    柳岸说:“那要不,咱接着上?”

    柳侠飞快地扔了线毯,跳起来跑到冰箱那边,拿了一盒冰激凌又跑回了沙发上。

    柳岸靠在沙发上,无声地微笑。

    柳侠来之前下定决心要把美帝国主义物尽其用,趁着在这里的时候,好好利用一下这里的语言环境,提高一下自己的英语,也算不浪费高达五位数的机票钱。

    可他在外面并不是个十分外向的人,在大街上饥不择食地拉着个人就攀谈以锻炼口语这种事,他实在做不来,于是,最后事情还是落在了柳岸身上。

    半个月前,柳侠提出,让柳岸每天强制性地给他上一节(周末两节)英语听力训练课,柳岸当天就执行了,并且坚持得挺好。

    前天柳岸生日,发生了那件让柳侠神魂动荡的事情,上课的事自然就给忘了,昨天吃过早饭,柳侠要求继续上课,柳岸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柳岸的方法是自己亲自为柳侠朗读他最喜欢的英文名著,也就是他刚才读的《悲惨世界》。

    不过,即便是自己最喜欢的书,即便是柳岸的声音清朗而磁性,念出来非常好听,也让柳侠听得欲死欲仙。

    实在是经过十年,柳侠的英语早就忘得差不多了,专心致志地听五十分钟完全不知所云的鸟语,实在是太挑战他活泼好动的天性了。

    所以除了第一天,柳侠几乎就没有一次完全按照预定时间把课上完的,当然,这也跟柳岸太没有原则有关。

    柳侠坐在沙发上,对着冰激凌流口水。

    他以前从不知道大冬天还可以吃冰激凌,在这里守着壁炉吃了一次,就喜欢上了那种感觉。

    柳岸垂眸无声地笑,拿了一个小勺递给柳侠,两个人就坐在沙发上,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冰激凌。

    冰激凌是柳岸自己做的,无论是口感还是色彩,都特别合柳侠的口味。

    为了柳岸的生日,柳侠提前准备了很多食材,这两天他们都没出门,就在家里这么懒洋洋地过,做饭,吃饭,打游戏,柳岸朗诵,柳侠听,坐的时间长觉得不舒服了,就去走廊下锻炼一会儿,回来继续窝在沙发上,两个人都没有再提起过任何和性向有关的话题,日子看起来和柳岸生日前一模一样。

    中间唯一的一点例外,就是昨天下午柳岸接了格林一个电话,两个人说了大半个小时,都是柳侠听不大懂的关于计算机的事情。

    柳侠十分放松,今天的两节课都上完了,接下来两个人就是吃和玩了。

    柳岸也没有让柳侠失望,吃完冰激凌,打开电脑,他对柳侠说:“今儿咱玩个新游戏,你肯定待见。”

    结果,到了晚上,柳侠是被柳岸强制关机后拖到餐桌上的。

    星期一的早上,柳岸要去上学了,柳侠看着外面阴的几乎滴水的天,听着风过树梢的声音,纠结着是不是应该让猫儿逃个学,反正大学最后看的是学分,少上几天课应该问题不大。

    柳岸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吃过早饭,应柳侠的要求点了三个菜一个汤,就开车走了。

    中午时候,风好像又大了些,柳岸坐在教室里,眼睛一直跟随着那位十指如飞地敲打着计算机键盘,同时嘴里还滔滔不绝唾沫横飞的中年教师,看起来非常专注,其实,只有柳岸自己知道他脑子里此刻在想些什么。

    终于等到了下课,他拉上羽绒服的拉链,带上帽子,追在老师后面第一个出了教室。

    只跑出了几步,他就看到了几十米外一棵糖枫树下站着的人。

    柳侠依然是惯常的牛仔裤和短款羽绒服,不过今天他带了个黑色的绒线西瓜帽,最常穿的旅游鞋今天也换成了中筒的雪地靴,他站在那里,双手插兜,一脸明媚的微笑。

    柳岸站在那里,不动了。

    他产生了一点幻觉,好像自己此刻是在荣泽一中的校园里,看到了下班后来接自己的小叔。

    每次稍微时间长一点的分离,再见面的时候,他们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急切的期待和浓浓的喜悦。

    而今天,他离开小叔不过四个多小时。

    看到猫儿发现他之后居然停住了脚,柳侠揉了下冻得发红的鼻尖,说:“还不快过来,看啥?不认识小叔啊?”

    柳岸拉扯着自己脖子里的围巾,甩开大步跑了过来,:“这么冷,你来干啥?”他说着,已经把围巾给柳侠围上了。

    柳侠拽着围巾不想要:“我不冷。”

    柳岸强硬地推开柳侠的手,把围巾给他围好,把半截脸都给包住:“家里又没车,你咋来咧?”

    柳侠说:“我给饭准备哩差不多了,就去街上随便转转,结果碰到米勒太太,她要去参加一个什么聚会,看到我搁路边,她以为我也要进城,就问我要不要搭顺风车。”

    柳岸攥着柳侠一个手,拉着他往自己的车那边走:“你搁外头等了多长时间?”

    “我将将到,五分钟都没。”柳侠说,偷偷地动了动几乎没了知觉的脚趾头,“猫儿,我不知咋了,今儿特别想吃巨无霸,要不咱不回家吃饭,去吃麦当劳吧?”

    柳岸打开车门,先把柳侠给按进副驾驶位上,然后自己迅速上车,启动了车子后,马上打开空调:“中,你系上安全带。”

    在到达麦当劳前,柳岸先在一家小店买了一杯热牛奶,一大杯热牛奶下肚,柳侠觉得自己的脚趾头有了知觉。

    吃完麦当劳,柳岸一分钟都没有耽误就开车回家,一推开客厅的门,他就闻到了一股焦糊味。

    柳侠讪讪地笑着,拦着猫儿不让他往厨房去:“嘿嘿,我玩游戏太入迷,蒸排骨哩时候忘了,给锅蒸熰了。”

    柳岸推着柳侠:“熰就熰了,只要你没事,快去吧,用热水洗把脸。”然后,他自己进了厨房。

    切好的菜装了两个小盆,案板上还有切了一半的甘蓝;灶上的蒸锅被烧得微微泛着金黄色,掀开看,里面涂抹了豆腐乳的排骨,挨着盆边的那些都已经焦黑。

    柳岸攥紧了拳头,深深地吸了口气。

    柳侠在卫生间,用热毛巾捂着脸,心里有点忐忑。

    猫儿去上学后,他就开始慢慢地料理食材,腐乳排骨必须要蒸烂一点才好吃,所以他十点钟就蒸上了,却在神思不属中忘记了往锅里添水,蒸上后他想事情又出了神,等他察觉到不对,他不知怎么放在锅盖上的一块毛巾都已经被烤成焦黄的了。

    柳岸看着柳侠洗了脸,又看着他换上家居服,才开口和他说:“小叔,咱俩还得谈谈。”

    柳侠好像很迷茫地说:“谈啥?马上一点了,你再不走就迟到了。”

    柳岸说:“第一节是我搁h大哩选修课,我没打算拿那边哩学位,就是随便听听,去不去都没关系。”

    柳侠只好说:“那,你说吧。”

    柳岸扳过柳侠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小叔,和异性恋相比,同性恋者的处境确实艰难,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视同性恋为猛虎野兽,欧洲好几个国家都已经允许同性恋结婚,美国好几个州也正在修订有关同性恋的法律,即便是不允许同性恋结婚的国家和地区,大部分也修订了以前有关同性恋的法律条文,不再把同性恋当做犯罪。

    当法律不再把一种行为视为犯罪的时候,就意味着这种行为是合法的,所以小叔,你别再恁害怕,我没事,”

    柳侠讷讷地说:“法律是法律,人情是人情,何况美国人大部分都信仰基督教,基督教可是把同性恋当犯罪的,几千年的信仰,没恁容易改变,我一想起你周围都是给同性恋当成罪恶哩教徒,就有点担心。”

    柳岸这两天连门都没出,就和柳侠在一起,柳侠心里难受归难受,却也踏实,毕竟,猫儿就在他眼前,平安,快乐。

    可当柳岸今天离开了他的视野,柳侠的心瞬间就揪紧了,他忽然想起了柳岸小时候的事,就因为和猫儿是同桌,一个比猫儿大了好几岁的孩子自己磕了下脑袋,猫儿就被那个孩子的家人围殴,那些成年人把猫儿摔进污泥里,用脚踹他,每次他挣扎着刚想爬起来,就又被踩上一脚……

    那还是在柳家岭,那还只是几个愚昧无知的女人,猫儿还有他们一大家人护着,猫儿的罪名还完全是莫须有;

    而现在,猫儿在一个离家万里的地方,是个彻彻底底的外人,是一株没有根的浮萍,猫儿的罪名还是曾经从法律层面被确认为罪恶,从风俗人情上最被人忌讳的,当他离开,猫儿如果被欺负,他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的人。

    而他,甚至不会知道猫儿正在经历什么。

    柳侠的心当时就被恐惧攫获了,窒息一般透不过气来,他一分钟都不能再等,关了火穿上衣服跑出家门,他想看见他的宝贝,他想带他回家,他想抛开这个偏见就可以杀人的世界,以后带着猫儿,就守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一方小天地,安安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

    可当他站在m大安静的校园里,看着几个像是特意来此参观膜拜的人们,还有说说笑笑从他身边走过的m大学生,他的心渐渐冷静了下来。

    这是全世界许许多多精英学子都投之无门的地方,这是猫儿梦寐以求的生活,这是猫儿实现他人生理想的起点,他怎么能够就因为那可能而来的伤害,就让猫儿放弃这一切?

    柳侠在m大校园里徘徊了一个多小时,依然想不出一个万全之法。

    可当猫儿的身影在教室的窗户上闪现出来,他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连串猫儿欢乐的笑脸,在柳家岭小学的窑洞里看到他时的,在望宁小学的教室里看到他时的,在荣泽一中的教师办公室看到他时的……

    柳侠冲着猫儿展开了笑颜,一如过往他们每次久别重逢时的再见。

    至少还有我,总能让你快乐。

    柳岸说:“那些宗教咋规定,那些人信仰啥,都跟我没关系,小叔,我只是来这里学习,以后,永远跟我生活在一起哩,是你,是咱家哩人,您不会因为我是同性恋嫌弃我,这就够了。”

    柳侠点点头:“我知孩儿,我只是刚知你哩事,所以左是忍不住担心,以后慢慢哩我就好了,你也别老担心我。”

    柳岸笑着,轻轻拥抱柳侠:“那就中,小叔,我该去学了,你搁家耍吧,打游戏,看电视,咋都中,就是别再胡思乱想。”

    柳侠有点不自在地说:“嗯,我不胡思乱想。”

    送柳岸到门口,柳侠被冷风吹了个哆嗦。

    柳岸把他往回推:“老冷,快进去吧,小叔,你要是游戏打烦了,就想想周末请戴叔叔哩食谱,也想想你想要个啥生日礼物,回来哩时候跟我说。”

    柳侠瞪大了眼:“生日礼物?”

    柳岸说:“对啊,我生儿了,不就该你生儿了吗,想要啥,跟我说,不论啥,我都包你满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