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491章 回到城

第491章 回到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下午四点到原城, 他没有先回家,而是直接横穿整个市区, 又经过一段在风沙和尘土飞扬的待建路段, 把永宾送到了孙连朝的工地上。

    孙工去年国庆节后, 带人在栖浪水库做沉降观测,为期一年,今年十月中旬结束作业。

    这个工程利润不高, 胜在稳定轻松, 而且是栖浪水库的项目,其象征意义极大,虽然钱不多,却能为柳侠承揽其他工程加分。

    工程完结时, 柳侠去工地交报告接人,发放工程奖励时, 他效仿王正维, 给孙工的是一个用他的生日做密码的□□,老爷子回到家让孩子查了里面的钱后,给柳侠打了个电话, 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

    柳侠对这些感谢的反馈是:又给孙工安排了两个原城附近的工程。孙工他们现在正在干的就是其中一个,环城公路勘测。

    老爷子年纪大了, 山区或离家太远作业都不合适,原城周边地形平坦地区的工程正好可以交给他。

    因为中南省的工程在深山区,地形地貌地质结构都非常复杂,柳侠在那边投入的人力物力都比较大, 孙工就只要求了两个施工员,这样一来,老爷子就得事事亲力亲为,而正常情况下,老爷子这样的职称和年纪,早就不下工地了,就是去,也是做个技术指导,根本不会亲自动手。

    柳侠今天来,就是把永宾送过来帮老爷子的,永宾和关强现在都能顶半个技术人员用了,有孙工指导着,工地上正常的测量永宾都能干得下来,后期的计算和绘图他也能帮得上忙。

    孙连朝和浩宁、张一恒刚埋设好一个标石,抬头看到柳侠和永宾,三个人都高兴得笑了起来,浩宁和张一恒不敢扑柳侠,跑过来跟永宾笑闹。

    这个工程没难度,但路线够长,他们这一个多月都在郊外,路过的人不少,可没有人停下来和他们交流,孙连朝还好,浩宁和张一恒年轻,经常会感到无聊。

    路过市中心的麦家快餐店时,柳侠买了热饮和汉堡,永宾分了,柳侠让三个人去坐车里吃,外面风太大,不过三个年轻人不肯去,就蹲在一个被拆了一半的平房旮旯里。

    柳侠和孙连朝就去坐进了车里,孙连朝吃着汉堡,跟柳侠汇报着工程进度。

    工程进展顺利,再有一周就结束了,没什么可说的,孙连朝就跟他说起局里和原来三大队的事,说局里一群退休的老职工,大概二十来个,最近一直在上.访,告马千里贪.污腐.败,侵占职工利益。

    柳侠被吓了一跳,他和马千里过个十天半月就会通一次电话,最近一次通电话是一周前,马千里连一个字都没跟他提,而且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马千里当局长后,总局职工的福利直线上升,还又盖了那么好的家属楼,局里所有人都是受益者,怎么还会被告?

    孙连朝说:“就是因为家属楼引出来的事,马队长不是要求报新区的房子就得退回老家属院的房子嘛,告的人基本都是原来在家属院有套房的。”

    柳侠有点明白了:“他们不想退旧的,还想要新的。”

    孙连朝说:“对,旧的现在地段好,在市中心;新的房子好,而且可能是未来的繁华地段,他们就说报新楼房是他们的权利,旧房子原本就是他们的,不退也是他们的权利。”

    柳侠骂了句:“靠,都成他们的权利了,别人就没权利了吗?都是一个单位的,怎么那么独啊,那么多从荣泽和樵云基地回去的还都住着平房呢。”

    “可不就是这么说嘛。”孙连朝叹气,“当初能分到套房的都是局里的领导,他们习惯了总得有最好的,马队长这么一弄,就把他们全得罪了,他们说马队长让退老房子,是侵占他们的财产。”

    柳侠问:“那贪.污呢?有证据吗?”

    孙连朝摇头:“他们要求上级来查,说一查就有了,当领导的就没有不贪.污的。”

    “我靠。”柳侠再次骂了出来,“先把脏水给泼上去再说是吧?哪怕最后没有,也恶心恶心你,而且时过境迁之后,有人再说起这事,你被泼脏水本身就成了污点,怎么不泼别人,就泼你呢?对吧?”

    孙连朝说:“估计他们就是这么想的,听说,现在上头的政策是,只要有人告你,不管真的假的,上头都要派人来查,调查期间,不能提拔。”

    柳侠说:“所以,他们就只管告,反正他们人多,法不责众,错了也不可能把他们抓起来,但对马队长来说,没事也能给膈应死。”

    孙连朝摇头:“人心不古啊,为了一套房子,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从孙连朝的工地上出来,走到了背静地方,柳侠停车靠边,给马千里打电话,他刚问了两句,马千里就烦了:“你还能瞎操这种心,我看你是不忙,这么着吧,不忙你就别满世界乱窜,回去京都卖电脑,让我儿子回家一趟,我特么现在都被朋友怀疑让人扫地出门了。”

    马鹏程钻进了钱眼儿里,连续两年暑假都没回家,寒假也都是到除夕才回来,说是少打一天工他就少赚一百多。

    马千里对此怨念非常深,而且他莫名其妙地把这笔账算在了柳侠身上,说都是因为柳岸一边上大学还能一边挣钱,才把马鹏程给带成了这幅财迷相,让他还没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呢,儿子就扎翅膀飞了,不回家了。

    柳侠本来是想问一下情况,表示一下安慰和支持的,结果好心被当成驴肝肺,他一气,脱口就说:“怨谁啊?是你不让苏大姐回原城,还看见马鹏程就训,你就算真被扫地出门也是自己找的吧?”

    马千里好像在拍桌子:“你放屁,老子幸亏有先见之明,没让你大姐回来,要是回来,我们自己也报一套房,那些人才得告我呢。”

    柳侠说:“你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天天那么可怜,人不还是告你了吗?所以呢,问题不在房子上,人家就是单纯的想告你,让你不得好过。”

    马千里敲桌子算计:“哎,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哈,这么说,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推动这事?想利用这事闹成其他动静?”

    柳侠怎么知道是不是有背后推手,他又不是福尔摩斯,没有抽丝剥茧还原真相的本事,他只是觉得马千里和局领导班子关于房子的决定很合理,那些人告的很无理取闹,所以顺嘴瞎溜了一句。

    好在马千里也没想从他这里得出答案,他怀疑完了,马上又针对柳侠:“不说那些糟心事了,说说你的事,你明年的挂靠费准备什么时候交?”

    柳侠问:“什么意思?”当初说好的,他阳历年前交就可以,他从来没晚过,所以,也从来没人催过他,而现在离元旦还有十来天呢。

    马千里说:“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就是看见你了,提醒你一句,免得你忘了,被人追着要怪丢人的。”

    柳侠说:“那谢谢您了,我这两天就和孙会计联系,把钱转过去。”去年,张树宝没交挂靠费,总局财务科把他的情况汇报到总局,把张树宝的工资停了,张树宝找到总局要,被财务科一群人好一顿奚落,马千里刚说的丢人就是指这事。

    马千里说:“随便你,不耽误人家年终结账就行。好了,我忙着呢,没工夫跟你扯闲篇儿,不过我刚说的是真的,你跟柳岸打电话的时候,跟他说一声,让他劝劝马鹏程跟楚昊,逢年过节也回家看看,我快被老头子给数落死了,他说都是因为我招人嫌,马鹏程才不回家的。”

    柳侠说:“那好吧,但我不保证我们柳岸能成功,你们家马鹏程爱财如命,在钱面前,亲情啊友情啊朋友啊什么的都不好使。”

    “滚滚滚。”马千里吼道,“全天下就你们家柳岸一个好孩子,我们养的都是狼羔子,行了吧?我跟说,马鹏程今年要是二十八以后才回家,明年你的挂靠费翻倍,你信不信?”

    “我抗议,你假公济私打击报复。”柳侠叫道。

    “我就是报复了,怎么着?儿子都快没了,我还怕假公济私这么个罪名?”马千里说着,就挂了电话。

    哼,你才一年没见你儿子,就这么厉害,我都快两年没见我们猫儿了呢。我要是你,不用办护照不用签字,我一星期去看我们猫儿一次。

    柳侠对着手机瞪了好几秒钟,才气哼哼地发动车子走人。

    不过没有三分钟,他就开始咧着嘴笑。

    过去了这个年,再有半年,乖猫就毕业了,即便他决定留到美国,来来回回也自由多了,自个儿想他了,打个电话他就能回来。

    明年的春节,乖猫一定会回来跟他一起过。

    至于柳石还没制造成功,没关系,他不着急,家里人今年一年都没有人再跟他提过结婚的事,而他好不容易把猫儿盼回来,还想再和他过几年清清静静的二人世界呢,柳石晚两年再要正好。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当到了荣泽,进了三大队的院子,看到自己家黑洞洞的窗户,柳侠还是心里空落落的不舒服了一下。

    不过大哥那头的窗户都亮着,柳侠吸口气,让自己振奋起来。

    撤走了大部分人马的三大队感觉上很安静,路灯在光秃秃的树荫下发出昏黄的光,只有几个家长带着不肯回屋子的小孩儿在路上转悠。

    柳侠先回自己的那套房子,一开门,温暖的气息就扑上了脸,打开灯,客厅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沙发上的靠垫换了新的,原来是蓝色带几何图案的,现在成了深红色缎面的百子图。

    肯定是大嫂给做的,大嫂现在看多了时尚杂志,讲究越来越多,这是根据季节布置家里的色调呢。

    柳侠放下包,拿起一个靠垫抛起来感受了一下,嗯,不软不硬正舒服。

    他放下靠垫,准备进卧室换身家居服就去大哥那边,却听到外边有人喊:“小叔,你回来了?哎,爸,妈,娘,大伯,俺小叔回来啦?”

    柳侠跑回去,拉开阳台门,看到小雲正趴在墙上,对着东边扯着嗓子喊。

    柳侠问:“小雲,你咋没去学咧?”现在才七点多一点,这个时间,小雲、小雷、萌萌、小莘都该在学校上晚自习。

    “我前儿后晌搁学校打篮球哩时候,脚脖叫崴着了,骨裂。”小雲回过身,笑嘻嘻地说,柳侠这才发现,他左臂下好像架着个拐杖。

    柳侠吓得赶紧跑下去:“你别动孩儿,叫小叔给你抱回来。”

    “中中中,我现在是重病号,需要受到特殊照顾。”小雲伸开胳膊,等着柳侠去抱。

    这家伙跟猫儿一样,都是瘦猴儿,柳侠抱着他一点都不吃力。

    两个人刚走上台阶,柳侠听到东边晓慧的声音:“是幺儿回来了?”

    柳侠说:“嗯,我给孩儿抱屋里头就过去找您哦。”

    晓慧说:“你不用过来了孩儿,我叫您三哥他们都过去,哎对了,你别搭理那小鳖儿,他装哩。”

    晓慧说着,扭头喊柳川和大哥大嫂。

    柳侠看着小雲包得跟大面包似的左脚:“不会吧?肿这么大。”

    等大哥大嫂、三哥三嫂都回来,柳侠知道了,小雲的脚确实肿了,但没他表现得那么夸张,医生开始说怀疑骨折或骨裂,拍了片子后确定没有,小雲为了一直到放假都不再上早、晚自习,坚持说自己就是骨裂了,每天表演危重病人,可又连卧床抬高患肢都坚持不住,一天得去外边溜达好几圈。

    柳侠听完,给了这皮小子后脑勺一巴掌:“不想去学就请假,哪儿有咒自己哩?”

    小雲揪巴着脸叫:“我又不是俺柳岸哥,他苦楚一下脸你就会主动跑去给他请假,巴不得他成天不上学搁家睡热被窝儿,俺爸俺妈恨不得我一天搁学校二十八个钟头。”

    柳川又给了他一巴掌:“再给我夸张。”

    “你看看小叔,我受伤了还得不到一点关心,他俩想起来就给我一顿。”小雲捂着头控诉柳川和晓慧,“医生说我崴哩老狠,至少得休息三星期,他俩说最多一星期,不去就打我。”

    “你只要一搁家,全家都不得安宁。”晓慧跟小雲对着控诉,还专门对柳侠说,“今儿,瘸着个腿,还出去教院儿里几个小孩儿逮小虫儿(麻雀)咧,一弹弓出去,差点打您那招待所哩玻璃上,我不打他打谁?”

    柳魁起身把小雲抱过去,放在自己身边:“孩儿不是独个儿搁家老没意思嘛,又不是故意淘力咧。”

    小雲有了倚仗,靠在柳魁身上,得意地冲柳川和晓慧笑。

    晓慧指着他正想训,秀梅抱起小雲的腿左看右看:“这都过了一天多了,我咋觉得孩儿哩脚一点没轻咧?哎呀,不中,明儿得买俩猪蹄儿炖炖,给孩儿补补。”

    晓慧无奈:“大嫂,别惯他,他就是崴了一下脚。”儿子脚肿成那样,她和柳川都心疼,可他俩知道,只要他们稍微表现出一点娇惯的模样,这货就得上天

    柳侠却在旁边开始纠结,到底是叫猫儿留到美国,还是叫他回来?留到那儿,不舒服哩时候,想吃个面条都没人给做,更不用说炖猪蹄儿了;回来,现在的环境是真不好啊,仁义路上的垃圾山越来越大,京都的天都是铅灰色的,看着就不健康。

    原城也差不多,不光天灰蒙蒙的,还天天挖沟,走到哪儿都是又堵又脏。

    柳侠为这事已经纠结无数次了,一直拿不定主意,原先他不急着做决定,是觉得时间还长,今天,想到去要账,他突然觉得,时间过的好快,眨眼之间就又一年了,那猫儿的事,也得赶快决定了,毕业找工作得提前做准备呢。

    他既然没主意,今天干脆问问大哥他们吧,他们比自己想的周到。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的特别不顺,本来说不发,请假一天,明天修改完再发,想到昨天说过今天有的,就发上来吧,不行明天修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