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5章

第1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夜,柳葳发起了高烧,不停的说胡话,俩人给他换了好长时间凉毛巾也不顶用。

    柳长青坚持自己跟着,和柳魁、秀梅一起抱了柳葳去张家堡看病。

    柳家岭大队的卫生所在张家堡,吴玉妮的闺女是大队卫生所的先生,平时,没有几样药的卫生所不开门,谁需要看病去她家叫人,不过除了接生,经常是十天半月也没有人去看病的。

    柳葳打了一支退烧针,又拿了三天的药回来,回来的时候三点多了,孙嫦娥问先生怎么说。

    柳魁说:“妈,您不用操心了,没事,小孩儿生病哪有原因,一家人吃一样的饭喝一样的水,总有人说不上为啥就会生病。”

    夏天天亮的早,柳海他们几个早早就起来跑到坡上逮那些翅膀沾上露水飞不起来的麦季鸟。

    柳侠肚子上疼的厉害,昨天晚上又犯了错没吃饭,只是晚上临睡的时候给猫儿喝奶,他也带着喝了大半碗,这会儿肚子咕噜噜直叫,但他不敢起来,他想等柳长青去大队或者下地了再起来,他知道,小葳昨晚上发烧,今儿早上起来他就得把昨晚上逃过去的那顿打给补上。

    可他等了半天,猫儿都不想在被窝儿里呆了,像条小泥鳅似翻来翻去,外面敲石头的声音却还顽强的响着,他听到秀梅的声音好像说柳葳又烧起来了。

    柳侠没办法了,爬起来给猫儿戴上小裹肚,准备出去见招拆招,其实他也没啥好招,就是老老实实再挨顿打。

    猫儿看到他肚子上的那些血痂很好奇,用小指头去抠,柳侠疼的‘跐’的倒抽一口气:“臭猫儿,不敢,你想疼死小叔啊?”

    猫儿的黑眼睛滴溜溜看着他:“呀呀?”

    柳侠咬牙:“疼!”

    柳凌几个坐在院子里的树荫里写毛笔字,看见他出来都给他使眼色:咱伯还没出去哩,你起来咋弄?

    柳侠顾不得那么多了,磨蹭到堂屋窑里和猫儿一起吃了饭,孙嫦娥该给猫儿弄奶弄奶,但板着脸就是不搭理他。

    柳侠抱着猫儿坐在院子东边一个树荫里,他站着抱猫儿的时候,正好蹭着肚子上那一块,疼的很,坐下来把猫儿放地上,他又怕其他人看到他布衫前面那一块颜色比别的地方深。

    他的黑布衫已经洗的很旧了,但好歹比那件蓝色的好蒙人,他想等吃了饭去河边把黑布衫洗了,搭在树枝上要不了多大会儿就能干,只要跟柳凌他们几个说好,不让他们几个跟大人说就行了。

    至于肚子上的伤,只要小心点不让大人们发现,过几天自然会好,神不知鬼不觉,就不会有人硬往猫儿头上赖。

    不过这几天是不能上树给猫儿粘麦积鸟吃了,黄昏多摸一会儿老古龙吧!

    可柳侠的计划根本没有实施的机会,他刚把石板上的灰尘弄干净准备去拿报纸写字,柳长青就过来了,把猫儿从他怀里抱出去塞给孙嫦娥,揪着柳侠的衣领子就给拖到了院子中间。

    柳长青这次没用鞋底也没用笤帚疙瘩,他在院子边的那棵榆树上砍了一根树枝,直接拿榆树枝抽。

    柳侠抱着头不敢有明显躲闪的动作,只是小心的不让树枝抽到脸和肚子。

    柳侠的背以前没少挨抽,因为不听话偷偷跑到上游河水深的地方凫水被抽过,那个地方淹死过村里好几个小孩儿; 把水直接倒进面缸里,想偷偷和面烙好面饼吃也被抽过,那是一家人一年的麦子面,最后只得全部和玉米面和在一起都烙了饼子,一家人小半年没吃过面条; 把柳凌的作业本全部叠成纸飞机; 把拆下来准备修补的架子车内胎铰了做弹弓; 把刚孵出的一窝小鸡放到灶台边让它们烤火全部烤死.........

    柳钰一看柳长青拿了树枝,就一溜烟跑了,他得去喊柳长春,这时候,也只有柳长春和柳魁能劝得住柳长青。

    秀梅手里拿着湿毛巾从窑洞里跑出来,她不能去拉公公,家里的年轻媳妇要规避公公和大伯子哥,这是规矩,她急的在一边跺着脚说:“伯啊,这事儿不怨幺儿啊,你别再打他了,俺妈昨儿夜黑都打他一顿了………”

    柳凌忽然冲过来抱住柳长青拿树枝的那条胳膊:“伯,你别打幺儿了,你看幺儿肚子都流血了。”

    柳海跑过来掀开柳侠的布衫一看,吓的哭了起来:“妈,你快来看看,幺儿肚子上一个大窟窿,伯,幺儿肚子上一个大窟窿,大哥啊.........”

    柳魁一路狂奔回家,柳葳发烧,已经开了药他知道应该没多大事,可是柳侠.......

    柳侠出生的时候柳魁十六岁,虽然柳侠刚满一岁他就当兵走了,可这些年,他对柳侠的感情可以说是如父如兄,柳侠是个费力的,但他就是心疼,对几个弟弟他都心疼,可最疼的还是身体单薄的柳凌和最小的柳侠,秀梅经常跟他开玩笑说,他疼幺儿比小葳和小蕤加起来还多些。

    柳魁觉得他疼自己的弟弟们和儿子一样多。

    猫儿一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直伸着胳膊想往柳侠那边去,这会儿听到柳海哭,有点不知所措,他看看被柳长青抱回炕上的柳侠,伸出小胳膊:“呀呀——”然后像感觉到了什么,嘴一瘪就哭了起来。

    柳侠蜷缩着身体对柳长青说:“伯,我没事,奶瓶碰到石头上烂了,肚子剌了一下,没事,我看过了,不深,长几天自己就好了,猫儿,不哭,猫儿来,小叔抱,孩儿,不哭不哭。”

    猫儿坐在柳侠的臂弯里,笑了一下,随即小嘴一瘪,又“哇”的一声哭起来。

    柳侠给猫儿擦着泪:“猫儿最乖,猫儿来,亲一下小叔就不疼了。”柳侠冲猫儿伸出脸。

    猫儿抽噎了两下,满脸鼻涕眼泪的趴柳侠脸上亲一下,又大哭起来。

    柳魁冲进屋里,满头大汗的看柳侠肚子上的伤,肚脐右边大约四寸长的不规则伤口,呈一个不规则的半圆围着肚脐,因为是瓶子碰在石头上烂了后柳侠的身体又压上去,所以伤口很深,向外翻裂着,看上去非常可怕,经过一晚上,已经有了点感染的迹象,其他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有好几个。

    柳魁弯腰去抱柳侠,柳侠看着柳长青:“叫猫儿跟我一起去。”

    柳长青说:“这么热的天,他跟着也是受罪,你快点去吧,治好了回来天天看着他。”

    柳侠看看回来后一直站在窑洞口一句话都没有说的柳长春,摇摇头:“不让猫儿去,我也不去了,我知道没事,过几天自己就长好了。”

    秀梅在院子里已经把架子车上铺好了席子,着急的对着屋里喊:“柳魁,快点。”

    柳侠看着柳长青:“我知道,您想趁着我不在家把猫儿给寻出去,伯,您谁都别想把猫儿送走,您要是嫌弃猫儿命硬,我领着猫儿走,俺俩去要饭我也不会叫猫儿跟着后爹后妈。”

    柳长青把猫儿抱起来:“走吧,猫儿跟着你去卫生院。”

    柳魁二话不说抱起了柳侠:“咱伯说过猫儿是咱家的孩儿,啥时候都不会寻人,你连咱伯咱妈都不信了?”

    柳侠不说话,一给放到架子车上就先伸手抱哭着撑着向他伸手的猫儿。

    他从来没有不信过爹娘大哥他们,但这次他就是不能把猫儿自己搁家里头,今儿的事跟以前都不一样,这次伤的是柳葳。

    柳侠具体说不出什么,但他知道,小葳和小蕤出事,和其他人不一样,跟柳长青受伤,还有柳侠自己受伤都不一样。

    孙嫦娥和柳长青不会计较自身的苦难,但却不会无视家里其他孩子的安危。

    还有二叔柳长春的态度,猫儿从根儿上说算是柳长春家的,出了昨夜黑的事,柳长春肯定觉得心里头过意不去,柳葳和小蕤就是这边的孩子,这是生下来就注定的,唯一能改变的就是猫儿。

    柳侠害怕哪怕万分之一的可能。

    王君禹从柳侠的伤口里挑出了三块不规则的玻璃,一块有拇指肚那么大,两块西瓜子那么大,他又反复查看了几遍,确定再也没有遗漏的了,才开始缝合。

    柳侠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湿透了,但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给王君禹当助手的赵院长对柳魁说:“打过麻药这么长时间也够呛,这孩儿要是搁解放前能当地下党,真吃在乎。”

    柳魁坐在床沿摸着柳侠的头,只轻轻说了一句:“俺就想叫他平平安安的。”

    猫儿躺在柳侠左臂弯里睡的很香。

    柳长青让柳葳和柳侠都送卫生院的决定是正确的,小葳不是简单的受凉发烧,他前几天就一直有点咳嗽,现在已经发展成了肺炎,如果只在家吃一点退烧止咳的药,会很危险。

    叔侄俩住在猫儿前些天住的第七病房,一起打吊针。

    柳魁和秀梅他们担心的事没有发生,孙春琴从来没有进过柳侠住的病房,

    王君禹从头到尾负责柳侠和柳葳,不值班的时候他也住在这里,每天早上准时过来给柳侠换药,柳侠和小葳的针都是小敏来扎,真的像小焦说的那样,从来不扎第二针。

    这次住院柳侠他们特别遭罪,卫生院周围荒草湖泊,前面通往望宁大街的地方长年都是臭水坑,蚊子多的能把人吃了,又不能洒敌敌畏,柳葳不敢闻那呛人的味道。

    再一个就是热,柳侠让热得除了凉水啥都不想吃。

    猫儿出了一头一身的痱子,可如果不挨着柳侠他就不睡,柳侠心疼他,总是搂着他睡,所以柳侠的胳膊和肩膀、脖子也都是痱子。

    王君禹给他们拿过来一个木盆,每天晚上小孟会给他们烧一锅开水,秀梅给柳葳擦澡,柳魁给柳侠和猫儿洗;小焦给他们送了一包痱子粉,猫儿和柳葳每天都被扑的白乎乎的,可柳侠看着猫儿额头带着白顶的痱子还是觉得心里都在刺挠着难受。

    开始两天,柳凌、柳钰、柳海他们几个不放心,死活要留在这里看着俩人,第三天柳魁硬是黑着脸把他们一直送到付家庄。

    遭罪这种事,人越少越好。

    他们在这里住的几天听到不少外界的事,他们最感兴趣的就是古村公社今年高考一下子考上了十几个,有一个应届毕业生考上了京都大学。

    京都大学是他们梦里都不敢想的地方,现在,居然他们县就有人考上了,不是京都的某一个大学,而是真正的京都大学。

    柳葳先出院回家,三天后柳侠拆线出院回家。

    晚上一家人在院子里吃饭的时候,柳凌说:“我不想去荣泽上学了,我前两天抽空去了望宁高中一趟,那里的老师说,他们下决心要把望宁的教学质量提高上去,给教育局打了报告,教育局已经答应这学期从县里派几个水平好的老师来望宁了,这样一来,咱们这里不是和荣泽高中的老师都差不多了吗?我何必要跑那么远上学,我还晕汽车,每次坐车都恶心的不行,下车就得吐。”

    不管家人怎么劝,柳长青还说柳川寄回来了好几十块钱,足够他的学费,可柳凌就是坚决不去。

    柳凌是家里脾气最柔和的一个孩子,但如果犟起来,谁都拿他没一点办法。

    所以,柳凌八月十号开学的时候,还在望宁,不同的是,每天上课的时间延长了很多,望宁的高中是真的下决心要奋起直追古村高中了,就连上课时间都完全按照古村高中的走,每天早上六点之前学生就要进教室,一个半小时早自习,然后半个小时吃饭时间,上午四节半课,下午四节半课,晚饭后还有两节晚自习。

    孙嫦娥非常坚决的反对儿子上晚自习,宁愿考不上大学,她也不要让柳凌染上一身的脓疮。

    柳长青亲自去找校长,给柳凌免除了早、晚自习,让老师每天多给他布置作业回家做。

    这样每天还是兄弟四个一起去上学。

    很多年之后,柳凌才告诉柳侠,柳侠住院的时候,他正好看见大哥柳魁去给他们缴费买药,柳侠和柳葳的药,一次就两块多。

    柳海还听到大嫂要回娘家再去找他哥哥借钱,她说柳凌要去县城上学就不能穿补丁太多的衣裳,他们至少要给柳凌再准备一身新衣裳,还要有每个月吃菜和坐汽车的费用,一个月至少也要两块钱,他们家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多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