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95章

第95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的工作依然如故,每天早出晚归,但晚上回来后的情况稍微有了一点变化:

    原来,他吃完饭一个人坐在三斗桌前计算数据,猫儿和柳海坐在地上看书;

    现在,他坐在宽敞的餐桌上计算,猫儿就坐在他对面看书或写字。

    小家伙为这个小小的变化开心不已,每天晚上都得对着他乐呵好几回,带的柳侠也心情非常好。

    白天在家里,猫儿还跟以前一样,每天和柳海打嘴仗,学做饭,看书,练字,巴着天快点黑,小叔快点回来。

    猫儿每天只在上午八点到九点半左右下楼和马鹏程玩一个多小时;下午他练完字、预习完柳葳的书,基本都是四点左右,他就开始熬稀饭,这样柳侠回来的时候稀饭的温度才会正合适。

    柳海星期天回家时候把自己画画的工具都给带来了,每天猫儿看书、练字和下去找马鹏程几个同龄的孩子玩耍的时候,他就在家里画画。

    猫儿和柳海还又去过老城两天。

    苏晓慧和柳葳开学后,家里就只剩下了柳蕤,他俩怕柳蕤没意思,就过去陪他,没想到每次他们去,柳蕤都是兴致勃勃地在看电视,一点不觉得没意思。

    俩人觉得放心了,天气又热的厉害,俩人以后就没再天天往老城跑。

    猫儿已经跟着柳海又学会了两种菜,炒回锅肉和做红烧肉。

    柳海对猫儿做出来的菜评价基本都是:“一般般——,能吃而已啦——”

    柳侠却觉得简直太好吃了,柳海每次说猫儿做的菜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或不足的时候,柳侠都会对猫儿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蓝就会嫉妒青,知道吗?体谅你六叔一下吧乖。”

    受到表扬的猫儿马上就从气鼓鼓变得十分嘚瑟,柳海则只能对着俩人翻白眼。

    柳海每天都绞尽脑汁想给柳侠的屋里画一幅应时随景的画,可不知道为什么,横竖画不出来。每次都是构思的时候觉得不错,动笔一画,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没兴致了,用他自诩艺术家的话说就是:“太俗,太平庸,无法激起我长久的创作热情。”

    柳侠和猫儿有预感,他们的画恐怕短时间内是等不到了。

    没想到,山不转水转,在柳海收拾了他所有的绘画工具回柳家岭的这个星期天,猫儿收到一个柳侠的包裹单,是曾广同的。

    柳侠他们那天正好工程外业部分全部完成,五点多就收工回来了,他和猫儿一起去邮局取回来一个长长的、包的特别严实的盒子,回到家打开一看,是一副已经裱好了、带着卷轴的画:万紫千红春正好。

    柳侠和猫儿高兴的同时大叫:“哈,真漂亮。”

    几株盛开在山野之中的牡丹,开的正浓的大朵大朵紫色、红色、粉红色、白色的花和一个个含苞欲放的蓓蕾,配上翠绿欲滴的叶子和周围的几丛野水仙,画面极致的艳丽。

    柳侠和猫儿仿佛觉得闻到了花香,仿佛能看到这几株牡丹和野水仙以外起伏的山峦,微风吹过山坡,绿草野花摇曳生姿,花间蝴蝶翻飞,蜜蜂煽动翅膀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一枝伸展的比较长的牡丹花枝上站立着一对小鸟,一只瞭望远方,另一只在歪着小脑袋看它,给人的感觉是两个小家伙像在商量着今天要去哪里玩耍。

    画右侧留白处一行小字:闻悉小侠小猫儿筑小窝,曾广同涂鸦以贺。

    字的下面是一个形状不太规则的红艳艳的小篆印章:广同手印。

    这个印章,柳侠和猫儿都见过,是柳长青按曾广同的要求刻了两个传统正式的印章后,临时起意,用那块大的玉石剩的边角料刻的,柳长青说:“名人也有个三朋四友,刻个随手哩小玩意,用在朋友亲人之间兴之所至随意画哩小画上,比较应景。”

    殊不知,以后曾广同的传世之作中,最被人看好的,流入市场后要价最高的,大部分都是盖有这枚形如手掌的私人小印章的作品。

    柳侠和猫儿对画的寓意和价值之类的一窍不通,俩人就是觉得好看、漂亮、喜气,挂在屋里特别般配特别美,所以当时俩人就跑出去买了几个大钉子,把画给挂上了。

    第二天柳川从家里回来,给柳侠和猫儿送菜角的时候,看到这幅画,也是赞不绝口:“真漂亮,挂在家里喜庆又不俗气,给你们这屋子又增色不少。”

    猫儿忽然想起来:“哎?我给曾爷爷写信的时候,跟他说要把我画得跟小叔一样大,他怎么没画我和小叔,就画了两只小鸟啊?”

    柳川笑起来:“猫儿,除了伟人像,你见过谁家屋子里挂过两个大人的画像的?除非是结婚的大照片,那照片也都是半身像,要不多傻呀!门神似的。”

    猫儿还是不甘心:“我就是想让曾爷爷画个我和小叔一样高一样大的画嘛!”

    柳侠指着那对小鸟说:“这不是一样大吗?喏,这个是你嘛,你正在问小叔:‘小叔,你想好了没,咱今儿去哪儿耍呀?去对面山上吃野梨儿中不中?’ 是不是呀猫儿?”

    猫儿恍然大悟地看着那两只小鸟:“哦——,曾爷爷画了两只鸟当咱俩呀?嘿嘿,就是,那只小鸟就是在问你呢。”猫儿故意歪着脑袋问柳侠:“那,小叔,你们外面的活儿都干完了,是不是以后就不用再天天出去了?不用再天天中午都不能回家吃饭了?”

    柳侠学着那只瞭望远方的小鸟的模样眯着眼对着墙上的画做瞭望状:”嗯,好像最近几天不用出去干活了,我是不是应该带着我家的小猫儿出去逛逛呢?“

    猫儿大叫着跳了起来:“我是大猫,我现在是大猫,”他说着巴着柳侠的肩膀用力一跳,双腿稳稳地环着柳侠的腰挂在他身上,胳膊搂着柳侠的脖子,这样一来他比柳侠还高出半头。

    他得意地说:“我比你高,你看看,高这么多;三叔你看看,我是不是比小叔高?”

    柳川看着这俩人一唱一和跟小孩子似的玩儿,不由地呵呵笑:“你们俩呀,什么时候才长大呢?好了,我得走了,小侠,天热,菜角不敢放时间长,今天就得吃完。

    对了,如果你这两天有时间,去把天线什么的买一下吧,老牛说电视机这几天该回来了。”

    电视机真的回来了,不是柳川说的这几天,而是当天下午,柳侠和猫儿刚去把天线买回来,柳川和马小军就开着车过来了,在楼下叫了一嗓子,知道柳侠他们在家里,直接就抬着箱子上来了。

    电视机的位置是苏晓慧调整家具的时候就留好了的,摆上去就行。

    天线要高,接受信号才能好,柳侠他们这栋楼的南边是两排高大的白杨树,中间还有几棵老榆树。

    柳川不要梯子,把天线和绳子往肩膀上一挂,嗖嗖嗖几下就爬上了离得最近、长的最高的那棵老榆树,很快就把天线给绑好了。

    柳侠看到箱子上“松下”的字样时心情有点复杂,但现在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电视机的样子和色彩,真的比车杰和彭飞家的都好。

    柳川的是黑白的,没法比。

    柳侠心里想,同样的东西,我们怎么就做不出最好的呢?

    猫儿兴奋地和几个大人挤在一起调试频道,每显示一个频道,他就高兴地“哈哈”一嗓子,柳侠心里的那点遗憾在他欢乐的笑声里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调试完毕,临走前,一头大汗的柳川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放在桌子上,对柳侠说:“不到一千八,人家退回来三十二,我说让老牛拿着喝酒,他不肯,非得塞我兜里。”

    柳川和马小军走后,柳侠和猫儿挨着把每个频道又看了好几遍,然后俩人嘻嘻哈哈坐在床上看《射雕英雄传》。

    虽然是从半截开始看的,前因后果都不清楚,但柳侠和猫儿却很快就被剧中眼花缭乱的武功招式和名称给吸引住了,当又一集结束,广告开始的时候,猫儿偶尔扭了一下头,看到外面夕阳照在白杨树上,忽然叫了一声“靠,忘了”,跳下床跑进了厨房。

    柳侠跟着他跑进去,猫儿正端着煤油炉打算往走廊里拿,柳侠把煤油炉接过来放回去:“咱今天不做饭,小叔好几天没吃过羊肉串了,咱把最后一集看完,吃羊肉串去。”

    猫儿又把煤油炉端起来往外走:“那更得多熬点绿豆汤了,你吃羊肉串容易上火,吃完了回来喝两碗绿豆汤,正好把火浇灭,你嗓子就不会疼了。”

    不管柳侠怎么说,猫儿还是把绿豆汤熬上了,并且看电视的时候还过一会儿就跑出去看一下,怕溢锅,柳侠想出去的时候,他就按着柳侠不让他动:“你天天去外边干活,我天天都在家没事,你别管小叔,我熬的汤可好了。”

    晚上,柳侠给柳川打了个电话,让他叫上马小军一起出来吃饭,结果到古渡路的时候,除了马小军,还有刑警队的队长邱志武和另一个副队长张小田。

    几个人一坐下,邱志武就对柳侠说:“今儿你请客吧幺儿,您三哥有喜了。”

    柳侠吓了一大跳,睁大眼看看柳川的肚子,再看看柳川。

    柳川被他害得也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然后马上想起来不对,哭笑不得,兜手给了柳侠后脑勺一下:“傻孩儿,亏你还是大学生哩,啥脑子啊?”

    另外几个人大笑起来,马小军说:“川哥再能干也生不出孩儿来呀,再说了,他就是能怀上,他敢生吗?就是不被当熊猫给圈起来研究,工作也得先丢了,计划生育可不是开玩笑哩。”

    张小田笑笑说:“您三哥过几天就该去原城警校报到了,进修一年,你不知道多少人挣这个名额,要不也不会到现在马上就该开学了才通知下来,一年就一个名额,您三哥今年能占着,真不容易。”

    邱志武说:“可不是,前两年我跟常局去找了局长好几回,都没能保住您三哥哩名额。

    常局今年调走了,临走还跟我说老对不住您三哥,说川儿跟着他拼死拼活干了五六年了,还争不过人家一个啥也不是,刚从合同工转正过来哩。”

    他拍拍柳川的膝盖:“这一回我也算松了口气,川儿,要是你今年还去不了,我跟局长说了,我也不干了,刑警队哩兄弟们都寒了心了,觉得连你这样哩都没机会,我都给你保不住一个名额,跟着我这样哩队长干没一点奔头,他们都说以后不用再踏踏实实办案干活,关键时刻找人走后门儿就中了。”

    柳川拿起一瓶啤酒,和邱志武、张小田、马小军挨着碰了一下:“谢谢,我不多说了,兄弟们对我哩好我都记着了。”说完,一口气灌下了大半瓶。

    柳侠担心地伸手拦着柳川:“三哥,你不敢这样喝,该头疼了。”

    柳家几个兄弟都是喝酒不上脸,喝多少都看不出来,但自己会很难受,柳川白酒大概就是半斤的量,半斤他就开始头疼,多了就不知道了,他从来没尝试过。

    猫儿也说:“三叔,俺大爷爷说,人一喝醉酒,就管不住自个儿了,管不住自个儿,就会干出可多丢人现眼哩事儿,他说咱家哩人都不兴当酒鬼。”

    柳川把瓶子放在桌子上:“没事孩儿,我今儿高兴,平常我就是一瓶,今儿三瓶,一口也不多喝。”

    柳川是个言出必行的人,五六年了,和他共事过的人都知道他为人,没什么人在喝酒上难为过他。

    柳侠放心了,高声对着老板说:“羊肉串先来三把,凹腰先来两串儿,肥点哩,多加辣椒孜然,快点喽。”

    老板回头吆喝着应了一声。

    马小军说:“谢谢啊幺儿。”他特别爱吃羊腰子,而且是越肥越好。

    柳川一晚上都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兴奋,但柳侠能感觉到他很高兴,很放松。

    柳川从来没和家里任何人提起过他们单位还有委培名额的事,这种往脸上贴金的好事,一般都是为没有文凭、家庭背景又比较硬的年轻人提供的机会。

    柳家就是最平常的农民家庭,柳川不想父母和大哥觉得愧疚。

    柳侠主动打开一瓶啤酒,和柳川碰了一下:“哥,恭喜你。”

    柳川举起瓶子,开心地对他笑笑:“三哥三十了,没想到还能去体验一下上大学哩滋味。”

    柳侠说:“特别美,一辈子都忘不了,你一定也是。”他想了想,把酒瓶子放在猫儿嘴边,让他小小地抿了一口。

    猫儿吧咂着嘴品味了一下,摇摇头:“啥味儿都没啊,跟白开水差不多,为啥一瓶就要好几毛?”

    柳侠不信,又喂着他喝了一口大点的。

    猫儿咽下去,又吧咂了品味了一下,还是摇头:“就是白开水嘛,比白开水涩一点,啥味都没嘛!”

    柳侠干脆让猫儿灌了一大口,可猫儿还是摇头:“没味,不好喝。”

    柳川和另外几个人都看着柳侠,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柳侠说:“小孩儿们吸烟喝酒,都是因为看着别人吸烟喝酒觉得好奇,才跟着学哩,一学开个头儿,就被人轰着管不住自己了。

    我叫俺孩儿尝尝,让他知道啤酒啥味儿,别人再想引诱这着喝他就不稀罕,也不会去试了。”

    他对猫儿说:“过两天就该去学了,县城里边有好多孩儿吸烟喝酒,你别跟着学,你也试了,酒就这个样,没啥好喝哩,不会喝也没啥丢人哩,吸烟也一样,记着没?”

    猫儿点头:“老涩,一点也不好喝,我不学;咱家哩人都不吸烟,我也不学。”

    邱志武对柳川说:“怪不得您家搁望宁,您几个兄弟还都能考上大学哩,您家教孩儿们哩方法可真不一样,这要是搁俺家,我敢这样教俺小兄弟,俺伯俺妈肯定得骂死我。”

    柳川说:“用啥方法教也是看人哩,俺猫儿特别听小侠哩,所以他敢这样教他。

    不过,我觉得对危险哩东西,家里人直接看着孩儿们,叫他们体验一下,比打着骂着不叫他去接触,可能真哩效果还更好点。

    就像这喝酒,你又不能天天跟着他,他心里好奇,你越管哩紧,他越想试试,还不如俺小侠这样哩。”

    几个人喝到快十一点,其他几个人都有点多,柳川却真的只喝了三瓶,一点事没有,所以他开着车把那几个人挨个儿送回去。

    柳侠结了十三块钱的账,特别高兴,为了三哥的进修,他觉得花一百三也值得。

    猫儿却心疼坏了,对马小军意见特别大:“他咋恁好吃那羊腰子哩?羊肉串一块钱十一串儿,羊腰子三毛钱一串儿,他一下就吃了六串儿,还喝了十几瓶啤酒,也不怕把肚子撑烂。”

    柳侠说:“他们都是三叔哩好朋友,咱不能搁他们面前给三叔丢面子,没事,小叔以后一个月大概能挣三百多哩,几串羊腰子还吃不穷。”

    柳侠就喝了大半瓶啤酒,就有点头晕,猫儿喝了几口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回到家先给柳侠盛了一大碗绿豆汤让他喝下去,才让他洗澡睡觉。

    后半夜突然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大雨一直持续到快天亮才停,清晨打开窗户后,俩人都觉得明显地凉快了不少。

    柳侠连续外业多天,回来后不用每天按时签到上班,剩余的数据和测量报告在一周之内完成即可。

    按说他刚上班,第一次跟着实地作业,他只需要完成自己那一部分的数据计算就可以了,测量报告应该还轮不到他来写。

    但他有感觉,这次的报告最终肯定会落到自己头上,所以他决定八点钟老老实实地去办公室上班,主动请缨,在李吉跃和领导那里还能落个勤快的好名声。

    俩人起床还不足五点半,柳侠对猫儿说:“咱先不吃饭,先去老城叫你小蕤,回来的路上咱们在古渡路那儿吃胡辣汤水煎包,然后让他回来和咱们一起看咱们的大彩电,行不行?”

    “行——”猫儿蹦着高儿地答应:“那咱快点洗,洗完跑快去。”

    俩人穿着运动短裤和背心撒开腿跑,二十五分钟后就到了位于新城和老城交接处的县中。

    柳侠给猫儿指了指县中和旁边的一个院子:“三天后你和小蕤来这里上学,明年小雲和小雷去那里,那是机关幼儿园,听说比荣泽高中还难进呢。”

    猫儿咧咧嘴:“就那几间破房子,咱小雲和小雷还不能去?”

    俩人继续跑,二十分钟后就到了老公安局柳葳和柳蕤住的那间房子前。

    猫儿直接拍门叫人:“小蕤哥,开.......”门直接开了。

    柳蕤还躺在地上睡得正香,猫儿扑上去按着柳蕤就咯吱,柳蕤迷迷糊糊地就笑了起来:“猫儿,这么早你可过来了孩儿?”

    猫儿拽着柳蕤的胳膊站起来:“快点起来,小叔俺俩来叫你去喝胡辣汤吃水煎包哩,吃了咱去看大彩电,可美,比黑白哩美可多可多,快点小蕤哥。”

    柳侠看着柳蕤迷糊的样子,揉揉他乱糟糟的头发,弯腰把毛巾被拿起来叠着:“快点孩儿,小叔八点还得上班哩。”

    柳葳和苏晓慧都是五点半到校,为了避免苏晓慧回来找不到柳蕤担心,柳侠让柳蕤写了一张纸条夹在门搭子上。

    三个人吃好饭买了菜回来,将近七点四十,柳侠又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去上班了。

    柳蕤看到大彩电激动得不行:“我夜儿黑听咱三叔说您哩大彩电买回来了,可想来看看,嘿嘿,就是怕俺伯要是知道了嚷我,我不敢来,没想到咱小叔您俩今儿可去叫我了。”

    猫儿指挥着柳蕤坐在床上,自己去涮了拖把出来:“你今儿不用走了,小叔说他今儿使劲干一天活儿,明儿带着咱俩去原城买衣裳,他叫咱俩都穿着新衣裳去上学。”

    柳蕤说:“我有衣裳啊,咱三叔跟三婶儿都给我买好了,两身儿哩,还有小葳哥哩,三叔说,咱小叔肯定会给你买更好哩,他就不给你买了。”

    猫儿撅着小屁股卖力地拖着地说:“那不一样,咱小叔说给咱买运动衣和运动鞋哩,小叔说原城现在有专门卖运动衣哩商店,那里边哩衣裳可好,穿着可美。”

    猫儿蹲下拖着床底下说:“那还有运动鞋哩,小叔说给小葳哥咱仨都买一双运动鞋,他说穿着运动鞋跑步可得劲。”

    柳蕤现在已经穿过好几双回力鞋了,觉得穿着走路就是比布鞋舒服哩多,至少不会越穿越松,现在他听猫儿又说到一个新名字,心里也很稀罕,想着运动鞋肯定比回力鞋穿上更舒服。

    柳蕤觉得在小叔这里真的特别美,他和猫儿一起练一个多小时的字,然后开始看电视机,彩电真的比黑白的好看的太多了。

    中午饭是猫儿做的炸酱面,不是那种只有肉馅的炸酱,炸酱里还炒进去了豆角丁,这是柳海教他的,说有点青菜才更好吃。

    柳蕤吃了一碗半,撑的不行了才放下碗。

    柳侠也觉得猫儿做的炸酱面特别好吃,但他又心疼得不行,他回来的时候老远就看到猫儿站在走廊上伸着头在往东边看,一看到他马上就没影了,等他上了楼,猫儿已经把面条下到锅里了。

    柳侠是想让猫儿跟着自己享福的,可现在,猫儿小小年纪,却要每天给自己做饭,他现在是真的开始后悔自己报了测绘这个专业了。

    下午,柳侠早早就给自己下班了,他先去传达室给柳川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柳蕤今天晚上住在他这里,明天他会带着柳蕤和猫儿去一趟原城,回来后就把柳蕤送回去。

    然后他回了家。

    猫儿看到柳侠提前回来,高兴的一个跃起吊在了柳侠脖子上:“啊哈,小叔你回来了?”

    柳侠抱着他进了屋,柳蕤正坐在床上看电视,柳侠把猫儿放在他身边:“跟您小蕤哥一起看电视吧,今儿小叔给你露一手。”

    猫儿想下来,柳侠按着他:“听话,要不小叔生气了。”

    猫儿哀求地说:“我就跟着你,我啥都不弄,看着你做,中不中,小叔?”他就想跟在小叔身边,这是真的。

    柳侠没办法了,拍拍柳蕤的头:“那你自己看吧孩儿,小叔去给你炒菜。”

    事实证明,即便是重点大学的高材生,如果没有实践经验,眼高手低那是一定的。

    柳侠手忙脚乱一大通,看着很热闹,可油都在锅里着起来了,他才想起来还没切蒜瓣,慌忙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还是猫儿眼疾手快地把茄子倒进炒锅,把火压着,柳侠才松了口气。

    最终西红柿炒茄子还是猫儿炒的,柳侠凉拌了个黄瓜,柳蕤只吃了一块,就再也不看那个菜了。

    猫儿想给柳侠攒点面子,主动去吃,被柳侠一筷子敲开:“吃茄子,这个是我给自己拌哩。”

    猫儿放下筷子,又端着黄瓜去厨房摆弄了一下,出来后夹了一块给柳蕤吃了。

    柳蕤对柳侠嘿嘿笑了笑:“猫儿弄哩菜比你哩好吃。”

    吃过晚饭,柳侠发现柳蕤好像一直有话想跟他说,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就主动问他有什么事。

    柳蕤嗫嚅着说:“小叔,我明儿不想跟你去原城,我老怕坐公共汽车,我一晕车,可难受可难受。

    明儿你跟猫儿您俩自己去吧,再有三天就开学了,我这几天清早还想多睡会儿哩,明儿你跟猫儿去哩老早,你把我还送到俺三叔那儿吧。”

    柳侠想起柳蕤去京都那次坐火车后,跟大病了一场似的,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欠妥,晕车的人都怕频繁地停车、起步。

    猫儿和柳侠一样的想法,想人柳蕤一起去,又把他晕车太难受,俩人只好又溜达着把柳蕤送回了老城。

    猫儿原来也晕车,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年坐车比较多的缘故,他现在晕车已经好多了,如果是柳川开车,他坐在前面,就完全没感觉。

    不过柳侠还是对他有点担心。

    猫儿却拍着胸脯说:“没事小叔,我就是停车的时候稍微有点不得劲,过来一会儿就好了。”

    第二天,猫儿还是有点晕了,下车后蹲着路边难受了好一会儿,吃了好几根雪糕才慢慢好了点。

    为了转移猫儿的注意力,柳侠一路上不停地和猫儿说着话。

    猫儿也很配合,吃着雪糕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主动找些有趣的事和柳侠议论,慢慢的,心里真的不那么难受了。

    俩人来到了原城最繁华热闹的商业区,柳侠指着一家门脸装潢得非常漂亮庄重的商店对猫儿说:“看见了吧,这就是你毛伯伯说的那个专卖店,只卖一个牌子的衣服。”

    猫儿说:“他说他想代理两个欧洲著名的品牌,那他每次还得跑到英国去进货吗?那他还怎么上班呢?”

    柳侠说:“设计院跟我们单位不太一样,空闲的时候相对多点,而且,他不用每次都跑到欧洲去进货,人家有专门的配货渠道,到时候就给他发过来了。”

    猫儿有点消沉地说:“那,是不是他们的单位都比你好?云健伯伯也是分配到设计院了,平常肯定也可闲,就你天天都得去野地里干活。”

    柳侠揉揉他的头:“哎,不许这么说小叔,好像就小叔没本事,分不到好单位一样,他们可都是市级单位,小叔是省级,知道吧,小傻猫儿?”

    猫儿还是鼓着小脸不太高兴:“我不管什么省级市级,我就是不想让你每天去地里干活受罪嘛!”

    柳侠逗他:“那你好好学习,以后考个好大学好专业,毕业后挣大钱,每月给小叔个万儿八千的,小叔就坐在家里享清福,什么都不干。”

    猫儿认真地点点头:“嗯,我挣可多可多钱,都给你,你天天只管坐家里看电视就行了。”

    柳侠给柳葳和柳蕤、猫儿各买了两双运动鞋和两双同品牌的袜子;猫儿里里外外四套衣服,花得身上只剩下十几块钱,才意犹未尽地从店里出来。

    猫儿气呼呼地走在他前面,无论他说什么,猫儿都拒绝回应,一直和他怄气怄到家,连晕车都忘了。

    柳侠真没辙了,只好装着嗓子不舒服使劲咳嗽了几声,还端着白开水狂喝。

    猫儿以为柳侠又嗓子疼了,吓得赶紧去捡绿豆,着急地对柳侠说:“你赶紧洗洗澡躺那儿歇着吧小叔,我给你熬绿豆汤,一会儿放点冰糖多喝两碗你就好了。”

    柳侠哈哈大笑,过去把小家伙抱起来转了好几圈:“哈哈,你终于舍得跟小叔说话了?你个小臭猫儿,敢跟我怄气,敢一路都不理我,啊,你长大了是不是.......”

    猫儿捂着碗口大叫:“豆子快洒了,豆子快洒了,小叔,不敢转了.......啊,豆子真的洒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