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31章

第13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侠和猫儿吃饱喝足后,按计划开始分头行事。

    柳侠坐在柳魁身边磨蹭,让他帮忙说服柳长青和孙嫦娥,允许大家多在这里住几天,至少住到星期六,让他和猫儿跟着大家一起回家。

    猫儿去跟柳长青和柳长春撒娇耍赖,坚决不能让他们走。

    柳魁笑呵呵地带着趴在他背上耍赖的柳侠,前后摇晃着身体:“孩儿,不是大哥不帮你说,你想想那中不中?家不要了?俺成天都住你这儿,你跟猫儿您俩不上班、不上学了?”

    柳侠非常理所应当地说:“上啊,您都搁这儿,我跟猫儿俺俩上学上班更有劲啊,知道回家就有现成哩饭吃,您都搁家等俺回来咧,那多美呀!”

    柳魁反手扒拉了一把他的头:“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恋家哩不得了,猫儿小哩时候,你想了恁多花样,变着法不想上学,你以为我不知道?

    咱伯咱妈俺要是都搁你这儿,估计你每天上班都得跟以前去上学一样,艰难哩不行。”

    柳侠头抵在柳魁背上:“不会呀大哥,我这么热爱工作哩好同志,咋会不积极上班咧?大哥呀——啊啊,你不能学成老顽固呀啊……”

    柳川在旁边调着电视频道笑:“幺儿,你要是老这么长不大,成天想赖到咱伯咱妈跟大哥身边,你那一卦就该成真哩了,我估计比那还严重,不是离婚,而是打光棍,压根儿就没谁家哩妮儿愿意嫁给你。”

    “啥?”柳魁、柳钰和正在擦桌子的秀梅都吓了一跳,柳魁接着问柳川:“孩儿啥时候算哩卦说是会离婚?好好哩孩儿咋会去算这个咧?”

    柳川笑着看柳侠:“问他自己,他跟猫儿去看黄道吉日搬家,人家算命哩两句话一哄他就下了一卦。”

    秀梅活儿都顾不上干了,过来坐在柳侠身边:“孩儿,你赶紧说说是咋回事?那算卦哩还说了点啥?好好哩他咋能说你会离婚咧?他是不是想骗你点钱咧?你没有给他点钱叫他给你破破?”

    柳侠看大嫂紧张成那个样子,得意地大笑:“我才不会叫他给破咧,他说咱猫儿以后命会越来越好,会成贵人,福泽深厚,这么好哩卦,谁会叫破啊?”

    对面沙发上的柳长青和柳长春听到柳川的话,也非常吃惊,柳长青拉着猫儿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先别说话,屏息凝听柳侠给秀梅解释。

    听到柳侠说猫儿的那一卦,他们都松了口气,柳长青问柳侠:“孩儿哩卦是挺好,不过说你离婚那卦,先生到底是咋说咧?”

    老辈子的人,或者说稍微有点年纪的中国人,内心深处压根儿就不信卜卦抽签之类玄妙之事的人,几乎没有,尤其是关系到自己身边最亲近的家人,哪怕以前是坚定的无神论者,也很难真正做到一笑了之。

    柳长青不会沉迷局限于鬼神之说,但他相信天道可循,对于发生在自己孩子身上的预言之说,他还是很介意的。

    柳侠还没开口,猫儿说话了:“大爷爷,那人就是胡说八道咧,他说叫俺小叔记着,他最终姻缘会美满,前面哩诸多不顺,都是过眼烟云,人过云散,不留一痕。”

    算命人对自己命运的解读,猫儿只记了个大概,但对小叔的,他每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没亲口说您小叔会离婚?”秀梅忍不住问。

    猫儿摇头。

    孙嫦娥手上沾着面过来:“幺儿,你把这事再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再给我说一遍,我听着咋这么不对劲咧!”

    猫儿从沙发上跳下来让孙嫦娥坐在他的位置上,自己过去挤在柳侠身边。

    看到一家人都盯着自己,柳侠觉得气氛有点太严肃了,他真没把算命先生说自己的那几句话放在心上。

    不过,他看得出,家里人都非常介意,于是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又说了一遍,包括猫儿的那一卦,只是把老先生说自己姻缘的那几句话刻意说的轻松随意了些。

    可一家人的重点就在他的姻缘上,怎么会被他糊弄过去?除了几个小的不懂得这种玄妙之事,几个年纪大点的都觉得很奇怪,秀梅说:“一般搬家看吉日不需要生辰八字呀,再说了,就是要,小侠一个人哩也就中了吧,咋会连猫儿哩八字也要看咧?”

    柳长青看着孙嫦娥忧心忡忡的样子,开口道:“都不用想恁多,没多大事,先生不是说了嘛,小侠最终姻缘美满。

    平常时候,算命先生能说个姻缘不错就是好的了,他专门说小侠哩姻缘是美满,姻缘美满可不是件容易事。

    这世上姻缘相合哩多,不冲不撞有夫妻之缘就是相合,这就已经是好哩了,能说得上美满的可是少之又少。

    人这一辈子,搁自己爹娘跟前有多少福分那都不是福,谁家哩爹娘不心疼自己哩孩儿?

    有个好姻缘,那才是一辈子哩福分,爹娘对你再好,都不能跟你过一辈子,夫妻才是一辈子搁一块过日子最长久哩人,所以说要是有个好姻缘,美满姻缘,那才是人一生哩大福分。

    先生说孩儿最终姻缘美满,我觉得这比啥都好。”

    孙嫦娥长舒了一口气:“这倒也是,可孩儿到底是因为啥开始会姻缘不顺咧?”

    柳长青说:“脾气啊,个性啊,还有些待人接物哩方式啊,可多东西都会让小夫妻闹矛盾,刚才小侠不也是这样说哩吗?”

    他专门对着柳侠说:“孩儿,算命先生哩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如果算命先生啥都算得出算得准,那他就不会成天价那么辛苦哩出来摆摊赚钱养命了。

    如果人哩命是一生出来就注定了,那你说这人这一辈子还活个啥咧?

    不过,既然咱没事算了这么一卦,先生也这么说了,就当个警醒吧!

    再过三两年,你该找对象了,就多留点心,觉摸着不合适的,咱不谈,或者处了些日子才发现对方闺女有些小毛病是你不可能迁就哩,就当机立断断掉。

    婚姻这事是最掺不得一点假哩,要是在谈恋爱这种最该热热乎乎,看着对方啥都好哩时候你都觉得忍不了哩毛病,结了婚之后更忍不了。

    所以如果觉得不合适,马上就明明白白断了,所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别想着你能慢慢让她改,有句老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从小养成哩毛病也是这样,改不了。”

    柳侠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伯,我记住了,妈,你别操心了啊,我肯定能过好哩,你听听算命先生给孩儿俺俩算哩命最终多好,你该高兴哩呀!”

    孙嫦娥搓着手上的面:“嗯,我是该高兴哩,可您一个个小鳖儿谁叫我高兴了?

    小海个孬孙孩儿跑恁远,过哩是好是赖全凭他好几个月才来哩一封信瞎说,就是他搁那儿过哩再不好,叫人欺负了,我也看不见。

    您五哥,眼看都二十六七了,连个闺女哩相片都没给我寄回来过一张,成天价就是训练、演习,唉!

    咱这边哩闺女,我怕他看不上,也不敢托人给他说媒;京都那边哩闺女吧,人家能看上咱这样哩人家?

    这样两头耽搁,您五哥啥时候才能结婚成家呀?

    哎对了幺儿,我正好问问你,您五哥给你写信,就没提过他搁部队有看上哩闺女没?”

    柳侠挠头:“这个,妈,真没哇,俺五哥他最近几个月给我哩信都跟给咱家哩信一样,都是可短,就前些天……前些天我有点别哩事跟他说,他回信长了些,不过跟他自己没啥关系。”

    柳侠吞吞吐吐不想说的事,是猫儿在学校打架的事,这事他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但又憋气得慌,就给柳凌写信诉说。

    柳凌回了他很长一封信,开解他,并对猫儿勇敢的自救行为表示赞赏。

    他让柳侠想想,猫儿这样从小基本上就算是同时没有了父母,还被周围环境排斥的孩子,在可以说被人直指软肋的情况下,能这样不自卑不怯懦,奋起反抗,并且没有吃亏。

    事后在面临对方家长和学校的双重压力下,居然也没有惊慌失措地找家人解决,而是想一力承担所有后果。这样的猫儿,柳侠不是应该感到骄傲和欣慰吗?

    柳侠看了柳凌的信后,心里好受了很多。

    那封信中,柳凌对自己的情况确实还是寥寥三两句带过,所以柳侠就是想安慰孙嫦娥,也找不出具体的事实来说。

    秀梅说:“会不会是小凌已经谈恋爱了,只是事情还没个准儿,他怕万一以后黄了不好跟咱说,所以才啥都不肯写;那,叫幺儿给陈震北写封信问一下中不中?他跟小凌不是最好哩朋友吗?以前还给咱幺儿单独写过信。”

    孙嫦娥询问地看着柳长青,她真的是太惦记柳凌了,非常希望从其他途径得到柳凌的消息。

    柳长青虽然十分体谅孙嫦娥的心情,但他还是说:“还是不要吧,虽然震北跟小凌关系好,可他毕竟是外人,让幺儿给他写信,打听自己亲哥哥哩私事,我觉得不合适。

    小凌是个靠得住哩,他这段时间哩信不多,可能真会是因为出了点什么意外哩事,不过我觉得,如果能说,小凌肯定不会瞒着家里,既然他不想说,那就是小凌他自己能解决。

    孩儿们大了,哪能没一点自己哩心事咧?咱做爹娘哩,就是再替孩儿操心,也不能要求孩儿啥都得对咱说,你说是不是?”

    最后几句话,他是拍着孙嫦娥的手背说的。

    孙嫦娥叹口气:“唉,我心里啥都知道,可就是忍不住老是瞎担心,真是老了,成天价爱胡思乱想,总怕孩儿搁外头出点啥自己担不住哩事。”

    话题不知不觉间从柳侠的那一卦转移到了柳凌和柳海的婚事上,柳侠暗暗松了口气,猫儿感觉到了,挠了挠他的手心。

    柳侠偷偷对猫儿说:“独身主义搁咱家好像行不太通啊,您奶奶光想叫您五叔俺几个明儿就给他生一排孙子,她这是带孙子带出瘾哩感觉啊。”

    猫儿郁闷地歪在柳侠怀里,听着孙嫦娥和秀梅十分向往地跟一家人计划柳凌、柳海和柳侠如果三年内都生了孩子,而且如果还有一个跟柳川一样是一下生了俩,那家里会是什么情况。

    哇哇大叫着跑进来的三个小家伙打断了大人们的话题,柳雲扑到柳侠跟前想把他拽起来:“小叔小叔,有伯伯找你!”

    柳侠和猫儿刚站起来,楚凤河和楚小河兄弟俩就提着东西进来了。

    一家人都站了起来,热情地招呼兄弟俩。

    楚凤河是前几天有事和柳川联系,柳川无意中说起了柳侠今天搬家,楚凤河就放在了心上,今天正好星期天,楚小河也回来了,兄弟俩就带了一箱健力宝和一个大红的拉舍尔毛毯一起来了。

    柳蕤看着纸箱子上漂亮的毛毯图片,对柳葳和猫儿说:“这还真是跟结婚哩样唦,咱三叔跟三婶也有一条这样哩毛毯,是咱三叔结婚哩时候,马小军叔叔他几个合伙给三叔买哩,可贵,好像得一百多咧!”

    猫儿看着毛毯,小脸鼓鼓的:结婚有啥好哩,咋一个个都光想叫小叔结婚咧?

    楚凤河兄弟俩看他们一家人这么热闹,觉得自己在这里打扰了人家一家亲密的气氛,说了几句话就想告辞,被柳魁和柳川、柳侠摁在沙发上,早上包的饺子还有一拍子没吃完,秀梅已经搁上锅去给他们煮去了。

    兄弟俩一人两大碗饺子,吃完后觉得随意了很多,就坐在客厅里和柳魁他们一起聊天。

    靠在窗户边给柳莘叠纸飞机的柳葳发现,柳长青去卫生间的工夫,柳长春趁大家不注意就出了屋子,然后往大门那边走,他赶紧拉着柳莘也追了出去。

    柳魁和柳川看见柳葳和柳莘出去,才发现柳长春也不见了,两个人赶紧跑出去,柳葳正好回头,对他们摆摆手说:“俺二爷跟小莘想出去转悠一会儿,我领着他们,伯,三叔,您别管了。”

    柳长春听到柳葳的声音也回过头,指了指大门口,示意是自己想去外面看看。

    柳葳是个非常靠得住的孩子,有他跟着柳长春,柳魁和柳川都很放心,就继续回来陪着楚家兄弟。

    柳侠此时正在全神贯注地听楚凤河说事。

    楚凤河认识三道河一个叫桑德山的人,这人兄弟好几个,在三道河南部一带算一霸,桑德山他们那村和南陈县隔着几道山峰,南陈县那边出煤,靠这个,南陈县现在很多人发了起来。

    桑德山兄弟几个听说后,前几年也挖了个煤井,赚了不少钱,不过现在那个井已经没有煤了,荣泽现在又有了矿产局,对私自开井挖矿的行为查的很厉害,一发现就报到政府,马上就有派出所和矿产局的人一起过来强行封井,如果公然对抗还会被拘留。

    用楚凤河的话说,桑德山算是个比较有眼光的,发了财后,就不想当黑户,成天价挖个煤跟做贼一样了,他说服了其他几个兄弟,想了很多办法,花大价钱要办个正规的采矿证,听说已经差不多,证马上就拿到手了。

    楚凤河的一个朋友认识桑德山,前几天一起吃过一顿饭,桑德山想用水文队给他的新矿做测量,但打听了一下,觉得太贵,而且付款方式太强硬,报告一出,随即就要付款,想找认识的人问问,能不能给优惠点,工程款能先付一部分,其他的等他开始投入生产了再付。

    楚凤河把这事给揽了下了,他知道水文队业务科的人拉到工程是有提成,他想让柳侠把这个提成给挣了,当然,他更想促成这件事,从而和桑德山拉上关系,以后从他那里以最低的价格弄到煤。

    不过,楚凤河最后还给了柳侠一个更大胆的建议:“如果你能自己接这个活儿就更好了。”

    柳侠纠结得要死,他现在真缺钱啊!

    可是,队里破格给他分房子,给他高额的奖金,可不是让他这么吃里扒外接私活的呀!

    柳川说:“幺儿,这样,你全当帮凤河咧,去问问您队长,能不能给桑德山打个折或分期付款,如果他说不中,你再试着问问他,你能不能自己接这个活儿。”

    柳侠觉得三哥这个主意真心不怎么样,谁家领导会愿意自己的职工接私活?

    但钱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柳侠真的是非常喜欢图片上那红色的木地板和墙裙,还有那白色浮雕的天花板和水晶吊灯,还有猫儿喜欢的壁纸和地毯,漂亮的大餐桌……

    柳侠看大哥柳魁。

    柳魁摇摇头:“大哥没在单位干过,不知道这里边哩道道儿,不给你瞎出主意。”

    柳侠看柳钰。

    柳钰摆摆手:“我也不懂您单位哩事,俺那私人小厂,干一天挣一天哩钱,不干就啥都没,跟您情况不一样,这事,你得自己拿主意。”

    于是,柳侠咬着牙,一边心虚内疚,一边却又连星期一都等不及,就来到了马千里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