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135章 第一次私活儿

第135章 第一次私活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返程的路上,柳侠一直都在想站台上那个熟悉的背影,但他没和柳川说。

    和信任、亲密程度无关,柳侠这么做只是因为柳凌特别和他交待过,不想再让家里其他任何一个人知道他和陈震北疏远的事。

    柳侠还记得他小的时候柳长青和孙嫦娥对待柳川每封信里单独夹带一封给柳魁一个人的信的态度,柳长青和孙嫦娥从来不认为柳川那样做是在冒犯或不信任他们,他们甚至在看到那些单独叠成一个青蛙或小船样子的信时,会欣慰的调侃几句,说孩子终于长大了,都有了只能和同龄人诉说的小心事和秘密了。

    孙嫦娥也曾在柳魁把一封叠成小裤子形状的信单独收起来时,故意做出很失落的样子对柳长青感叹:“唉,真是老喽,孩儿有啥心事都不愿意跟咱说了,嫌弃咱是老封建跟不上趟了。”

    柳魁就开着玩笑把小裤子举在孙嫦娥眼前晃悠:“妈,要不你看看?”

    孙嫦娥笑着在柳魁背上来一巴掌:“你个孬孙孩儿,明知道我就是说着耍咧,你要真是叫俺都看了,看以后谁还敢跟你说一点心事话。”

    柳侠记得大哥当时拿着三哥的信大笑着跑走了,去自己住的窑洞里看,孙嫦娥指着他的背影跟柳长青笑骂,说柳魁是个看着老实其实贼精的。

    这让柳侠从小就形成一种下意识的认知:真正的亲情和信任,并不是彼此都要把自己的身心赤*裸裸毫无保留地呈现给对方,而是理解和体谅,给予彼此适度的空间,让对方能从容地保留自己的*,而不是因此感到愧疚不安。

    柳凌已经二十五了,在工作和感情上有一点自己的想法再正常不过,作为他最亲爱的家人,关心、担心他都很正常,他和一个自己认为在某些事情上最能和他有共鸣的家人单独分享或分担自己的秘密,并不意味着他就不信任或疏离了其他的家人。

    柳侠毫不怀疑,家里其他人都是这么想的,三哥当然也一样。

    他们回到荣泽时已经快午夜零点了,柳川决定就住在柳侠这里。

    柳侠被冻得浑身冰凉,他刚一钻进被窝儿,猫儿就缠在了他身上,柳侠搂着热乎乎小火炉似的小家伙,脑子里却一直在转悠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只有主卧暖和些,柳川就和柳侠他们一起睡,他也给冻得不轻,看猫儿乖成那样,居然使劲往被窝儿下面退,让柳侠把两只脚蜷上来放在他两腿之间暖,柳川嫉妒了,把手放猫儿小屁股上:“给三叔也暖暖。”

    猫儿跟被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吱哇乱叫着从柳侠身上翻到他另一边,坚决不挨着柳川,不给他占到便宜。

    第二天晚上,家里只有柳侠和猫儿两个人了,十点多,躺被窝儿里都快一个小时了,柳侠还睁着眼睡不着:“乖猫,你觉得到底是什么事会让你五叔生陈叔叔的气一直生大半年?我觉得我原来以为的你震北叔叔在他面前耍*的脾气,现在看好像有点不大可能。”

    猫儿问:“为什么?”

    “昨天送你五叔的时候,我在站台上看到一个人,特别像你陈叔叔,我只看见了一眼,人太多,我再看的时候,就找不到他了,可我觉得那就是他。

    大乖猫你想想,现在别说来回坐火车了,就是在火车站排个队得难受成什么样?前几年你五叔来回的车票都是你陈叔叔提前买好的卧铺,今年肯定是因为你五叔他们之间闹得很僵,你陈叔叔没办法给你五叔买卧铺,可又担心他买不上车票或来回路上受罪,不放心,所以偷偷跑过来跟着他。

    如果真是这样,你觉得陈叔叔可能在你五叔跟前摆什么高干的谱儿吗?”

    猫儿摇头:“就算不是你猜的这样,我觉得陈叔叔也不可能对我五叔摆什么谱儿。

    小叔你想想,五叔那么好,又帅又能干,如果震北叔叔真跟五叔摆高干架子,肯定也是刚认识的时候摆,那时候他都没摆,现在他跟五叔都成了这么好的朋友,怎能可能再摆,你想想,谁会跟自己最好的朋友摆臭架子呀?除非原来他从心里就没把五叔当成好朋友。”

    柳侠觉得猫儿想的很有道理,而且他们一家人都不是傻子,陈震北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欣赏和喜欢柳凌,他们还是看得出来的。

    可如果真是这样,五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对陈震北那么疏远呢?

    凭陈震北以前曾经对柳凌有过的关照,以他们家人的脾气,以柳凌的为人,哪怕是陈震北在他面前真的犯下了无心之过,柳凌都不可能以现在这样的态度对待他的。

    柳侠对柳凌的担心,在收到柳凌的来信后缓解了不少。

    柳凌的信是在半个月后到的,比起较早以前,这封信不算太长,但比起刚刚过去的大半年里他的来信,已经好了很多,并且柳凌在信的最后,用很平静的语气说,他和陈震北已经和解了。

    不管是为了让柳侠放心刻意表现出的轻松,还是柳凌真的处境或心境得到了改善,柳凌终于能够重新开始和自己探讨周围的人和事,都让柳侠觉得高兴,哪怕他和陈震北的关系并没有真的改善,只要柳凌不再为失去那份友谊而消沉,柳侠觉得在目前都是好的。

    柳侠很喜欢陈震北,也很珍惜他和五哥、和自己之间的情谊,但和五哥柳凌的生活相比,陈震北要不重要得多。

    不过,柳侠有个感觉,即便那天没在站台上看到陈震北的身影,柳侠也一直觉得,五哥和陈震北之间的友谊,是不可能那么轻易就结束的,何况现在看起来陈震北还在不惜一切地挽回这份友谊。

    柳侠几乎可以肯定他看到的那个人就是陈震北,这个结论让他感觉安慰了不少,从心底里,陈震北在柳凌身边,让柳侠感到放心。

    放松了心情的柳侠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了工作中,三月中旬,他从桑德山那里拿到了30%的工程款,并且按照马千里的指导,在第一时间把队里那几个人的工钱给付了。

    工人都是五百,吴小林七百,郑朝阳,按马千里说的,一千。

    钱都是提前在信封里装好的,谁都不知道别人拿到了多少,这是毛建勇来信给柳侠的建议,他说在这种事情上,猜测比坐实了好,不管那几个人对郑朝阳有多信服,看到和他们出同样多工的郑朝阳比自己多拿一倍的报酬,心里也会不舒服的,好事就变成了坏事。

    但在他们觉得自己得到的报酬已经是出乎他们预料的高,非常高兴的情况下,摸不清别人到底都得了多少,反而有助于他们反省提高自己。

    毛建勇特别嘱咐:发红包时,一定要表现的特别高兴,感谢之意要表现在脸上,让每个人都觉得你对他的工作是非常满意的,他可能拿到的是最多的红包。

    这本来就是柳侠真实的感觉,所以柳侠做起来一点都没难度。

    只有郑朝阳知道其他几个人都拿到了多少钱,但他不知道全部工程款是多少。

    柳侠给这几个人的工钱都算是很丰厚了,按队里的奖金制度,同一个工程中,施工队人员的奖金是技术人员的百分之六十或七十,这中间的差距,由带队的负责人说了算。

    也就是说,当柳侠一个月能拿到六百块钱的奖金时,郑朝阳最多是四百二,再加上他们的工资一百多,这个数目在荣泽甚至是原城的月收入里都已经是非常非常高的了。

    这几个人跟着柳侠全力以赴干了九天,又抽零碎时间干了五天,拿到五百块,确实不少。

    楚凤河他们建筑队的大工,干一个月下来,也很少有人能拿得超过二百,小工三五十块是正常收入。

    柳侠又跟马千里咨询了一下行情,决定按行规给楚凤河提成。

    他约楚凤河来到京都饭店的雅间,把钱拿出来之后,楚凤河满脸通红差点站起来走掉:“你别寒碜我啊柳侠,这事是你帮我哩忙,不是我帮你哩,你再给我钱,这算啥啊!”

    柳侠说:“我问过了,这是规矩,一般提成都是15%到20%,我给你哩是百分之二十,不过,那两栋楼我不要钱可以,但我不能叫人家那几个人白下力,我就从你哩提成里把他们哩工钱给出了。”

    这句话说出来后,柳侠觉得心里轻松极了,这是他的第一份生意,是立规矩的时候,心里再觉得不好意思也得硬着头皮上。

    楚凤河把装钱的小包又推给柳侠:“柳侠,这钱我一分也不能要,桑德山已经答应以最低价给我煤了,我直接把这生意转手给了别人,那人有路子往电厂送煤,多少煤都销得出去,他原来是平价从南陈那边买煤送,不光价格高,路还太远,算下来,从桑德山这里拉煤,他每天能多捯饬两车。

    他已经付了我一年哩转让费,三千六百块,等开始出煤后,他再给我四年哩,这是你帮忙给我弄成哩事,我咋能再要啥提成咧?”

    柳侠把小包硬塞进楚凤河敞着怀的大棉袄里:“一码归一码,那是你跟桑德山谈哩生意,我最多算是锦上添花让这生意顺利了些,跟提成这事不搅,你给我介绍了生意,这是你应该得哩。”

    楚凤河坐下,把小包拿出来看了半天才说:“柳侠,我今儿啥都不说了,咱以后日子长着咧,你慢慢等着看吧。”

    柳侠知道楚凤河想的是什么,笑着说:“那中凤河哥,我等着你以后发达了,好好沾沾你哩光。”

    一下子送出去好几千,说柳侠不心疼那肯定是假的,但再心疼这个钱自己也不能昧了,贪念这东西,千万不能开头,开个头,以后就收不住了。

    第一批工程款,柳侠自己拿到手的,还没楚凤河的提成多,但后面那百分之七十,全部是他自己的。

    是自己的吗?柳侠想起那以万做单位的钱,总觉得不太真实。

    他没把钱给猫儿,主要是他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给马千里也提点成或送点礼,他怕钱到了猫儿手里再往外出会让小家伙肉疼。

    这事和柳川商量没用,对做生意,除了质量和信誉方面的考虑,柳川还没他有经验。

    柳侠给毛建勇写信求教,毛建勇的回信很快,因为确定柳侠够不着揍他,所以也很简单粗暴,上来第一句就是:

    七儿:

    你这个傻丫二百五,你居然没先给你们队长提成?这还需要我教吗?你那永远拿一等奖学金的脑袋瓜现在装的都是狗屎吗?

    ……

    柳侠咬牙切齿收了信,坐在床沿上合计。

    提多少呢?毛建勇这个傻丫二百五,居然连个具体的指标都不给提供,队里的人不敢问,其他认识的人都不知道这个行情啊!

    柳侠收到毛建勇的信,带着这种纠结的心情去工地的第二天,他们几个人正在吃午饭的时候,马千里独行侠一般开车驾到了。

    柳侠端着面条碗跟在马千里身边,看他一点不含糊地复查自己的作业区。

    吴小林紧张坏了,等马千里收了家伙坐在树下抽烟,柳侠过来送碗的时候,他赶紧问柳侠:“如果马队检查出问题怎么办?”

    柳侠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问:“问题?在我的工程里?”

    吴小林咧咧嘴:“队里人都说你勤快又谦虚,其实就我知道,再没比你更骄傲的了。”

    柳侠把碗抛给吴小林:“咱骄傲但不自满,所以还是个勤奋上进的好同志。洗干净了,上星期易师傅接你的班,说碗沿上的疙巴干上去了,半天都抠不掉。”

    吴小林把碗放进盆里嘟囔:“我得赶紧熬出来成为真正的技术员,做饭洗碗这活儿真不是爷们儿干的。”

    吴小林又给马千里下了一大碗方便面,马千里边吃边看着柳侠他们干活。

    柳侠因为前一段自己从单位的作业时间里挤时间去干私活而内疚,所以最近一直都是以一个人顶三个人用的状态在工作,今天他还是自己跑点兼绘草图,其他几个人也都把自己的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马千里吃完了饭,准备去国道那边的一个作业区了,柳侠送他上车,马千里十分高兴地拍拍柳侠的肩膀:“不错,继续保持。”

    柳侠嘿嘿笑,然后十分心虚地问:“队长,今天晚上你在家吗?我找你有点事。”

    马千里转着眼珠看了周围一圈,然后才又看柳侠:“让我试试猜的对不对啊,你想——给我送钱?三道河那个工程的提成?”

    柳侠瞠目结舌:“你,你……”

    马千里拉开车门:“工程又不是我给你介绍的,你给我哪门子提成啊?给你那位老乡带朋友打发好了才是正理儿,”他下巴指了指正在打钎的郑朝阳他们那边:“把这个给干好了你就算没辜负我一个当队长的吃里扒外假公济私允许你干私活还给你出主意的一番苦心。”

    柳侠忙不迭地表示:“您放心吧,如果不是这工程实在太小太没难度,我保证给您做出个示范工程来。”

    马千里笑起来:“行,我可记着你的话呢,下次给你个大的有难度的重要的,你给我做出个示范工程。”

    他坐进驾驶室,又打开车窗玻璃:“小柳,没准过些天你真得去找我送提成呢。”说完这一句,也不等柳侠反应过来,他就开车走人了。

    柳侠看着那辆已经被泥浆和灰尘给弄得看不出原色来的破吉普卷起的黄色尘烟,一阵雀跃,这是说他马上又能挣到一大笔外快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临时有事出去,担心回来晚,先把这部分发出去,如果不出差错,晚上应该还有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