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204章 合家欢

第204章 合家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猫儿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决定抛开道德心,偷看一次卓雅寄来的信中信时,对方好像感应到了他的企图,或者说一直得不到回应,也终于放弃了努力,一直到阴历腊月二十二的下午猫儿放寒假离校,他都没有再收到卓雅的信。

    猫儿以后回想起来,他十三岁那年的冬天好像是特别冷也特别忙碌多事的一个季节。

    因为这年的立春节气是在年内过,而次年的立春是在年外过,所以形成了第二年整年都没有立春节气的情况,在中原一带,立春又叫“打春”,没有“打春”节气的年份被称为“哑巴年”或“瞎年”。

    老人们说,哑巴年结婚的人不好,日子过不红火或两个人过不长远,虽然事实证明这种说法纯属臆想,可人们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如果可能,都会避开这样的年份结婚,很多人会选择把婚期提前。

    詹伟、?虑濉7障?恰3?『印17?u觥10庑x趾驮?慊??褂辛?uノ缓眉父雒u?鲜兜娜耍?僭蟾咧忻u?鲜兜暮眉父隼鲜Γ?际窃谡饽甑睦霸陆岬幕椤?lt;br>

    柳海和丹秋也是,他们是腊月二十八结的婚,所以,就是不算玉芳肚子里的小家伙,柳家今年也还是添人进口了,这个年家里过的也是分外热闹。

    除夕的饺子吃完后,两个灶同时烧水,让几个小家伙洗澡,柳川、柳凌和猫儿一起照应着柳雲、柳雷和小萱洗的时候,柳钰跑出去了一趟,回来时拿着一个红色锦缎的盒子。

    孙嫦娥正搂着萌萌坐在炕上看柳侠和柳葳一起给小莘做的奖状,柳钰恭恭敬敬把盒子递到她面前:“娘,这个是我给你买哩。”

    除了柳长青和柳长春,其他人集体“喔”了一声,那盒子实在太漂亮了。

    孙嫦娥惊讶地接过盒子:“这是啥呀孩儿?光个盒儿都这么好看。”

    柳钰把盖子打开:“今年是头一年,才开始,咱扎本儿也老大,我赚哩老少,买这个有点小,等以后我赚哩多了,给你买个大哩。”

    柳侠和柳葳隔着炕桌已经看见了里面的东西,一齐叫:“金镯子?这么漂亮哩金镯子?妈(奶奶),叫我看看呗。”柳侠说着就伸手去拿。

    孙嫦娥一巴掌打在他手上:“给你哩爪子拿开小鳖儿,我还没看咧,

    小钰,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你给我买这干啥哩孩儿?这得多少钱啊?”

    秀梅和晓慧都挤到孙嫦娥身边看:“咦,金哩哦,真漂亮,妈,你带上叫俺看看呗。”

    小莘从柳葳怀里跳下去,跑到孙嫦娥跟前:“奶奶奶奶,叫我看看。”

    孙嫦娥小心翼翼地把镯子拿出来:“给,你戴手上看孩儿,奶奶这手都是些苦楚纹,再好哩东西带上也叫糟蹋了。”

    小莘把镯子套在孙嫦娥手腕上:“不糟蹋,俺四叔就是给你买哩,你带上肯定可好看。”

    柳雲和柳雷在那边急了,光着屁股就要往外跳:“奶奶奶奶,叫我也看看呗。”

    柳川和猫儿一人一个把俩小家伙又给摁盆儿里:“好好洗,洗完随便看。”

    小萱指着孙嫦娥问柳凌:“奶奶,下(啥)?”

    柳凌搓着他的小胳膊说:“镯子,金镯子,您爸爸给奶奶买哩。”

    小萱把自己另一只胳膊举到柳凌面前:“乖乖,镯镯,好看。”他的左手腕上,是一岁生日时姥姥给买的一个带着几个小铃铛的银镯子。

    柳凌拿着他的手腕晃了几下,铃铛发愁清脆的响声,柳凌说:“孩儿不是待见姑姑吗?叔叔请姑姑成天跟着俺孩儿中不中?”

    小萱扭头看窗台上的菩萨,柳长春坐在那里挡着,他看不见:“中。”

    柳海和丹秋前几天从京都回来,柳海也给丹秋买了个金镯子,结婚那天新人拜高堂的时候,孙嫦娥把镯子戴在了丹秋腕上。

    丹秋把自己的镯子也取下来,一家人轮流传着、比较着看,丹秋镯子上面的纹饰属于简洁大方型的,孙嫦娥这个上面是精致繁缛的龙凤纹饰,大家觉得两个都好看,秀梅和晓慧、玉芳、萌萌都更喜欢孙嫦娥这个,柳侠和猫儿、柳葳、柳蕤则更喜欢丹秋那个。

    柳莘、柳雲和柳雷觉得都不好,柳雲说:“都老小,不美,等俺长大,俺给俺奶奶买这么大这么大哩。”他两个胳膊使劲伸开,都快背到后面去了。

    柳长青和柳长春交换了个眼神,柳长青轻轻咳嗽了一下,孩子们都停止了喧闹,看着他。

    柳长青说:“今儿咱家哩人都齐了,我跟您说个事儿,其实您也都大概知道了,就是小凌想叫小萱认到他身上哩事,您叔俺俩都觉得中,小钰跟玉芳也愿意,我想就搁今儿黑,当着咱全家把这事给定下了。”

    柳凌把刚穿好衣服的小萱递给柳长春,柳长春抱过小萱问他:“孩儿,您五叔老待见你,想叫你给他当孩儿,你愿意不愿意?”

    小萱看看柳凌:“徐徐,待见,好孩儿。”

    柳钰说:“嗯,五叔最待见俺小萱,小萱是好孩儿,来孩儿,来,给五叔磕个头,喊爸爸。”

    柳侠和柳葳挪到炕角,给柳凌腾出地方。

    柳凌坐上去,柳钰抱着小萱放在柳凌面前:“乖,来,跪这儿。”

    小萱乖乖地跪下。

    柳钰说:“给五叔磕三个响头,喊爸爸。”

    小萱还数不了三个数,小莘和小雲、小雷给他喊着:“一,二,三。”

    小萱傻乎乎地磕完了头,口水都流下来了,伸出胳膊对着柳凌喊:“徐徐,抱抱。”

    柳凌回来这些天,柳钰和家里几个了解情况的大人都刻意让小萱和柳凌多亲近,小家伙本来就是个天性随和的孩子,柳凌又是真心喜欢他,这些天天天带着他,他现在已经对柳凌有点依赖了。

    柳凌笑起来,从贴身的衣兜里拿出一个红色的锦缎小袋子:“小萱,喊干爸,叔叔给你这个。”

    小萱爬起来扑进柳凌怀里:“徐徐。”

    柳凌亲了小家伙额头一下,打开小袋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碧绿的玉观音,那是柳海去京都时,他委托柳海帮他给小萱请的菩萨,他小心地给小萱带上:“这是你最待见哩姑姑,姑姑以后每天都跟着俺好孩儿,保佑俺小萱一辈子都过好日子。”

    小萱指着窗台上的菩萨坐像:“姑姑,好,下下(谢谢),姑姑。”

    一大家人都笑了起来,小萱说话迟,但他总是慢慢说,不着急,能把话说得很清楚。

    孙嫦娥也跟着一起笑,却别过了头擦了下眼睛,柳长青把自己的手放在她手上。

    柳凌让小萱看着玉观音:“这个也是姑姑,跟那个姑姑是一样哩,小萱喜欢,现在天天都能看见姑姑。”

    小萱高兴地看着玉观音:“姑姑,待见,好孩儿,跟着,好孩儿。”

    认干父子的仪式就这样简单地结束了,几个小家伙都非常兴奋,因为小萱居然要跟五叔喊爸爸了。

    柳魁和柳川却难受的不得了,他们现在都可以确定,柳凌这次绝对不仅仅的失恋那么简单,让他们心生疑虑的不仅仅是柳凌偶尔在无意中流露出的茫然悲伤,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理由:柳凌已经回来一个多月了,却没提起过归队的事。

    部队上对探亲假的时间有着很严格的规定,柳凌未婚,按规定他每次探亲在家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以前他每次回来也都是如此,这次已经快四十天了,柳长青试探着问了他一下,他说他过完元宵节再走,他回来的时候团长已经批准了。

    柳长青、柳魁和柳川都意识到,柳凌在工作上应该也遇到了巨大的麻烦,同时他们也能感觉得到,柳凌不打算就自己的事情向他们任何一个人寻求帮助,他要自己独立地解决。

    猫儿觉察到了孙嫦娥和柳魁他们不易察觉的异常情绪,拉着柳侠跳下炕:“小叔,将我饺子吃多了,咱俩跳个舞消消食儿呗。”

    柳侠随意地就抖了个爆砰,引得哥哥嫂子和几个小家伙一阵夸张的叫好声和掌声,然后他喊了声:“三哥。”

    柳川打了个响指:“点歌吧,要不,还先来一曲《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柳侠拉起猫儿的手放在自己肩上:“就是他了。”

    柳葳也跳下炕,他笑嘻嘻地对丹秋伸出手:“六婶儿,有幸和您共舞一曲吗?”

    丹秋伸手理了理头发,又拉了拉自己的花棉袄,优雅地站起来:“不胜荣幸。”

    柳海跳下炕给了柳葳后脑勺一下:“我们还在蜜月期,你另选舞伴。”

    柳葳抗议:“距离产生美你不知道吗?看着我和六婶儿跳你才更能感受到她的魅力。”

    柳海拉过丹秋转了个圈:“你六婶儿的美不分距离,魅力也不用特别感受,瞎子都看得到哪!”

    柳莘跳下炕:“大哥,咱俩跳呗。”

    柳葳说:“你够不着我哩肩咋弄?”

    柳蕤提着鞋子说:“我能够着,哥,咱俩跳,小莘你跟萌萌跳最合适。”

    一直靠墙坐着慢慢砸核桃的柳茂微笑着过来坐在炕沿上,把下面的地方腾出来。

    萌萌害羞地趴在孙嫦娥肩上,不肯下来,柳雲柳雷过来拉她:“姐姐,你也下来耍呗,一会儿小叔还跳抽筋儿舞咧,咱跟着他学。”

    萌萌看看柳茂,柳茂鼓励地对她笑笑,柳长青也对她说:“下去耍吧孩儿,都是咱家哩人,不会跳也没人笑话,再说了,你老不学,不就老不会吗?”

    柳钰把萌萌抱下了炕。

    柳川的口哨响起来了,柳蕤上去就踩了柳葳的脚,踩得还相当实在,柳葳抱着脚大叫。

    柳海和丹秋、柳侠和猫儿在众人的大笑声中翩翩起舞,柳莘、柳雲、柳雷跟着瞎蹦跳,在他们中间乱穿,柳侠和猫儿从容地跳着,忙里偷闲还能不时敲一记三个捣乱的小家伙的脑袋。

    柳葳的脚缓过来了,拉着柳蕤继续。

    柳蕤的动作硬巴得跟僵尸似的,让秀梅忍不住大笑,她前几天刚在望宁看过一个香港僵尸录像片。

    柳凌圈着怀里的小萱盘腿坐着,平静地看着眼前欢乐的场面,如果是外人看见,肯定觉得那就是一个年轻的父亲带着自己可爱的儿子。

    守岁结束,孩子们都已经睡着了,兄弟几个又聊了两个多小时才都各自回屋休息。

    柳凌、柳侠和猫儿依然兴奋得睡不着,三个人继续说话,猫儿十一点又喝了一大碗牛奶,弄得一会儿就得撒一泡尿,柳侠最后一次陪着他出来撒尿时,猫儿忽然说:“小叔,俺五叔就是失恋了,咱看恁多哩电影、电视、小说,大部分人不都会失恋吗?

    失恋了,难受哩要死,可只要过一歇儿就会好,接着再谈,最后结婚,可为啥我觉得俺五叔不一样咧,不知道为啥,我今儿有一种感觉,觉得俺五叔永远都不会再谈了。”

    柳侠说:“我也是这感觉,孩儿,我心里可难受,我都不想叫您五叔走了,想就叫他搁咱家,我能养活他。”

    猫儿说:“俺五叔不会,他还觉得自己该养活咱全家,叫咱啥都不干搁家享福咧,咋可能等着叫咱养活。”

    柳侠泄气地说:“我知道。”

    柳凌确实不会。

    元宵节的晚上,他坐上了原城到京都那趟他坐了许多次的列车,前面等着他的是什么他甚至无从猜测,前路未知,他和许许多多的平常人一样,内心充满了惶恐,可他从来不曾想过逃避,权势的威力他不是不懂,但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已是覆水难收,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坦然面对还有为自己的未来争取一下的机会。

    何况,他从不认为自己在那件事上有什么错,他的错在那件事之外,他错在高估了爱情的力量,他错在低估了现实利益在一个人心里的分量,他错在识人不清,被背叛是他为自己的错误应该付出的代价,他违背对父亲的承诺,一生孤单是他应该得到的惩罚。

    想明白了所有的道理,所以柳凌一点也不愤世嫉俗,更不怨天尤人,可是为什么,他因此本该淡然的心,却那么执拗地想知道那个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现在怎么样?内心深处那么强烈地希望那个人不会幸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