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263章 困境

第263章 困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再有一周就是白露了,中部平原的清晨,空气中已经带着点初秋的凉意与湿润,感觉很舒服。

    出了市区,柳侠把自己跟前的车窗摇到底,让窗外的风自由地从脸上吹过,他一直看着外面大片即将成熟的玉米地,一夜未眠的眼睛看不出半点倦意。

    柳川开车,专注地看着前方,继续给柳侠介绍情况:“……会上没说免去楚远的财务科长和会计职务,但却宣布说贾明军是新调来的会计,以后负责财务室的全面工作。

    技术科和施工队的几个科长队长去报八月份的加班,不知道该把名单交给谁,最后几个人一商量,趁着财务室没人的时候,把表从门缝里塞进去了。

    能把自个儿下属给活活难为成地下党,你们这新队长也够能耐的。”

    柳侠不屑地嗤笑道:“哼,我记得人诸葛亮扬名立万的三把火都是烧敌人的吧?焦福通逮着自己的下属狂折腾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多拉点风险小利润大的工程,马队长一个月给职工平均发五百块钱的奖金,他发八百,这样,他屁都不需要多放一个,威就立起来了,还用得着玩这种心眼儿吗?”

    柳川苦笑着摇头:“没办法,我们国家很多领导就爱玩儿这个,据说这就叫政治,叫谋略。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这个焦福通真有这本事,能把你们的奖金再整体提高一截,爱折腾就随他折腾吧,如果我是楚远,什么科长会计的都不要了,只要到时候别少给我奖金就成。”

    柳侠说:“一个人就那么多精力,在折腾人上边用多了,就没精神想工程奖金啥的了。”

    柳川点头:“这倒也是,能量守恒哈。不过通过这件事,我还挺佩服楚远的,付东说他这两天跟没事人似的,按时去财务室上班,到了那儿什么也不干,就坐在自己的老位置上喝茶看报纸,到点儿就回家。

    他以前在家里是甩手掌柜,焦福通宣布了那个决定后,他每天早上溜溜达达出去给宁大姐买早点,看着比以前过得还要舒服滋润些呢。”

    柳侠对这事却不以为然:“硬抗的呗,不然怎么办?我实习的时候,每天都一副我很高兴,我很喜欢这里,就是让我一辈子扎根这里我也无怨无悔的模样,其实心里快怄死了,一秒钟都不想在那又潮又热能闷死人的大山里呆。”

    柳川伸出手揉了一把柳侠的脑袋。

    他在西南边境呆过八年,知道置身于那连绵起伏的十万大山中的孤独与绝望感,柳侠毕业回来的时候,实习时得上的湿疹还没完全好,被蚊虫叮咬感染后留下的疤痕也清晰可见,当时柳川给他擦了好几天的药才让他回柳家岭见父母。

    柳侠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傻笑,他知道三哥现在在想什么,比起三哥当兵的八年,他觉得自己那三个月就不算个事。

    这个钟点路上的车比较少,他们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荣泽。

    荣泽的街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体校的学生穿着汗湿的红色衣裤在马路上奔跑,路边售卖自家出产的青菜的小贩们不适地吆喝上两嗓子,早点摊子上坐满了能把包子稀饭和胡辣汤油条吃出酒宴气氛的人,起晚了的小学生被母亲催着骂着还磨磨蹭蹭不肯快点走……

    明明眼前是一片嘈杂混乱,柳侠却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无声电影的世界里,面前的一切似乎都是不真实的,是他在梦中隔着一层透明的东西在观看古人生活的画面,这种静谧而熟悉的感觉,让他胸中涌起一片热流。

    这是他第一次从江城放假回来时对荣泽小城的感觉。

    不过,那时候的他无忧无虑,满心都是‘终于回家了终于能见到宝贝猫了’的喜悦,而现在,却是有一大摊子的糟心事在等着他去解决。

    京都没有胡辣汤,柳川直接把柳侠拉到古渡路上吃了胡辣汤水煎包才送回单位。

    柳侠在路边下车,发现单位灰色的大铁门关着,只留了两侧的小门供人出入。

    柳侠看了一下传呼机,现在距上班时间还有十五分钟,他跟柳川摆了一下手,背上包往大门口跑去。

    队里留守的后勤人员一贯有踩点上班的习惯,他现在心里有点紧张,不太想和单位的人碰面。

    谁知道,柳侠一走进北侧小门就被拦着了,同时,他也看到了那满院子的人——全部三栋家属楼和宿舍楼的人正三五成群地呼吸打着招呼往东面办公楼的方向去,场面看起来很像是要召开以前每年最多两三次的全队职工紧急大会。

    柳侠来不及表现出惊讶,拦着他的矮个子大叔就开口了:“哎,你是干什么地?”

    大叔说的是音调别扭的普通话,而且“sh”和“s”不分,明显不是荣泽人也不是原城人。

    柳侠愕然:“我回单位呀,您是……新调来的吗?”不是柳侠大惊小怪,因为这位的年龄怎么看都应该是退休人员了。

    那边有人冲柳侠喊:“哟,小柳回来了?”是付晓乐。

    靠近大门这边的半院子人都扭头看向柳侠。

    柳侠满脸灿烂的笑容:“回来了,晓乐哥好!大姐你这是要给人搀媳妇儿去吗?”

    付晓乐打趣道:“周姐不是给人搀媳妇儿,是自己天天惦记当新媳妇儿呢。”

    周彩凤嘎嘎地笑着说:“小柳你行啊,出去几天还学会耍贫了,敢笑话大姐了;晓乐你等着,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她说着看了看自己一身鲜艳的套裙,“我这是辟邪呢,算命的说我今年可能不顺,让我穿红衣服冲冲,柳儿你这是刚下火车?”

    柳侠点点头:“嗯,六点多才到原城,”他又冲那位大叔和听见他说话出来的赵师傅说,“赵师傅,我过去了。”

    赵师傅满脸都是笑:“去吧去吧,坐一晚上火车可够受的,回去歇会儿去吧。”

    柳侠提着包往前走,听到矮个子大叔的声音:“他是谁呀?咋看着跟归国华侨样。”

    赵师傅说:“那就是柳侠。”

    “啊?不会吧?不是说是大学生,还上了好几年班了嘛,这看着也就是二十挂零吧?”

    “他上班早,来的时候要不是个子高,看着压根儿就还是个小孩儿呢。”

    “现在看着也不大,啧啧,可惜了,长的多好,就是心太大胆儿太大了,偷偷给别人量几亩地就敢要人家六七套房子,给人家做个啥地图就要几万块?唉,这人哪,心一贪,就算完喽……”

    ……

    柳侠勉力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一路和碰到的同事打着招呼回到了家。

    开门的时候,冯红秀隔墙看到了他,这会儿院子里已经没多少人了,冯红秀声音不大地喊着他说:“小柳回来了?既然回来了,就赶紧上班去吧,记着,可不敢迟到。”

    柳侠听懂了冯红秀话里的警示,他笑着转过身:“谢谢冯姐,我洗把脸马上就过去。”

    冯红秀摆摆手,穿着高跟鞋还跑得飞快地走了。

    离开大半年,柳侠回到家的感觉有点特别,一方面,他没有一点生疏感,好像他昨天还住在家里,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哪里都不一样了,感觉家里很空很空,冷清得好像被废弃了多少年,可明明屋子里比他走的时候多了很多东西。

    他放下包,先给猫儿打电话。

    电话刚发出‘滴’的声音就被接了起来:“小叔,小叔你到家了?”

    “嘿嘿,乖猫,你就在电话跟前等着呢乖?”

    “嗯,我看着表呢,我觉得你七点半就应该到家了,这都过了二十三分钟了,我快吓死了,以为你路上出了啥事呢。”

    “啥事都没有,三叔直接把我拉古渡路吃胡辣汤去了,大半年没吃,我一下要了两份,吃了十个水煎包。”

    “哦,好吃吧?”

    “嗯,可好吃,你也可想吃吧孩儿?”

    “想,等我好了回去就能吃了。小叔,你嗓子光上火,再想吃也不敢天天吃,清早跟黑还是得喝稀饭,知不知?”

    “我知了乖。猫儿,我马上得去办公室报到,咱不敢再说了,等中午下班小叔再给你打中不中?”

    “中,小叔再见,你快点去上班吧!”

    放下电话,柳侠搓了一把脸,使劲呼了口气,好像要把满腹的空洞吐出去。

    他不敢耽误时间,所以跑过去推开主卧的门只看了一眼,马上就又转身跑进了卫生间,迅速用香皂把手和脸洗了一下。

    再出来时,墙上的石英钟已经七点五十七了,他把身上的半截袖圆领体恤一把脱下,从包里随手拿出一条同样的,边往头上套边往外走。

    一出栅栏门,柳侠一眼就看到了楚远。

    楚远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不慌不忙地在杨树小道上溜达着往办公楼走,看到柳侠,他稍微惊讶了一下下,跟着就是会心的一笑。

    柳侠笑着喊了声“楚远哥”,撒腿跑过去和他并肩一起走。

    楚远带着满脸揶揄的笑,用他一贯不急不燥的声调说:“我是已经被判了流放的,你还在侦查补充证据阶段,不怕被我牵连啊?”

    柳侠觉得三哥看人真是有把刷子,楚远现在这模样,岂止是比以前舒服滋润了一些,简直是视红尘纷争如笑谈洒脱不羁的世外高人啊!

    他模仿着楚远的表情说:“证据都在这儿明摆着呢,”他用下巴指了指对面宿舍楼上他曾住过的二楼,又用手指了指身后自己现在的家,“直接斩立决的标准,都不待等到秋后的。”

    楚远大笑着拍了他一把:“还算个明白人,知道自己真正的罪责所在,快走吧,到丹陛之下领罪受死去吧!”

    柳侠笑了笑,撒腿从小杨林里穿过去,抄近路跑了。

    技术科的办公室在南边办公楼,财务科在北楼,他的路比楚远要远一点。

    跑进自己所在的技术三科,迎接柳侠的是一屋子人惊诧的目光。

    李吉跃先反应过来:“小柳,回来了?柳岸怎么样了?好点没有?”

    柳侠笑着说:“谢谢李工!比刚去的时候已经好很多了,现在还在治疗,医生说得慢慢来。”

    柳侠说着话注意到,办公室现在多了两张桌子,原本十分宽敞的空间现在变得有点拥挤,而那张原本属于他的办公桌上现在坐了两个年轻人,听到李吉跃的话,其中一个站了起来,十分局促地看看柳侠,又看看岳德胜;另一个原本背对柳侠坐着的,猛然转过身,看柳侠的表情活像看见了鬼。

    柳侠发现,除了两个正在冒热气的杯子,桌子上堆放着的其他东西看着也都不属于他——那些东西的摆放不符合他的习惯。

    那些东西看着过于整齐,应该是刚放上去,还没用过。

    也就是说,他的桌子是最近几天才刚刚被分配出去的。

    李吉跃、葛喜友几个和柳侠熟悉的老工程师都点头回应着柳侠的话。

    岳德胜说:“这就好这就好,能越来越好就有彻底痊愈的希望。小柳,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这是柳侠,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柳侠,这几位是上星期刚分到咱们科的新同事,这位是高秋成,高工,原来是二大队的;这个是小苏,苏元洲,原来在一大队。”

    高秋成看上去四十岁左右,脸长得不太喜庆,岳德胜介绍他的时候,他对柳侠点了下头就又翻着桌子上的书开始看。

    苏元洲大概二十七八岁,个儿挺高,不过比柳侠差点,最大的特点是那一脸波澜壮阔的青春痘,他被介绍的时候,站起来冲柳侠咧嘴一笑:“柳工。”一嘴整齐漂亮的白牙和脸上的崎岖惨烈形成鲜明的对比。

    柳侠也冲他友好的点头一笑:“你好,叫我柳侠或小柳就行。”

    岳德胜又指指在柳侠桌子跟前一直站着的青年:“这是小袁,袁黎明;”然后又指了一下那个活见鬼,“这是小许,许峥。”

    只看脸的话,袁黎明好像比柳侠还大一点,许峥和柳侠看起来差不多,两个人有点局促地喊了声“柳工”,这一张嘴,俩人一下就和柳侠错开了层次。

    柳侠虽然脸看着显小,但举止成熟大方,袁黎明和许峥还都带着一身青涩幼稚的学生气。

    岳德胜正打算接着介绍什么,付东手里拿着个黑皮的大日记本走了进来:“岳工,焦队长跟我说好几天了,说小柳一回来就让我通知他上去一趟。”

    岳德胜一点没犹豫,马上推着柳侠往外走:“行行,小柳你赶紧跟付主任上去吧,咱们这儿你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认识熟悉,不急在这一会儿。”

    来到走廊,他轻轻对柳侠说,“记着,别管新队长说什么,你都不要硬顶,不要把事情弄僵;还有,没弄清楚状况的就死不开口,别什么都承认,都往自己身上揽,只要没白纸黑字的证据,神仙也没办法。”

    柳侠点头:“谢谢您,我知道。”

    岳德胜拍拍他的肩,叹了口气回屋了。

    柳侠跟着付东来到院子里,看看周围没人了,才问:“不开会呀?我刚刚进大门的时候,看见一院子的人,我还以为开全体职工大会□□我呢!”

    付东说:“你的□□会暂时还开不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没会开,他妈我七天开了九场了,开完中层领导会开全体会,昨天开到快天黑,奶奶的,老子都坐出肾虚来了。”

    柳侠愕然:“七天九场?那么多会,说什么呀?”

    “念报纸,学习总局的文件和测绘行业规范,学习总局和咱们队里的各种规章制度,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还有,”付东看了一下身后,没有人,才接着说:“讨论对你这种仗着学历高就狂妄自大目空一切骄傲自满无组织无纪律目无领导欺压同事利用职务之便大肆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害群之马坏了地质勘探系统这大好的一锅粥的老鼠屎的处理措施。”

    柳侠走到北楼门口才把付东的话消化完:“我靠,咱新领导可真是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如此多才多艺,那我到底是老鼠还是马呀?”

    一个柳侠不认识的中年人拿着个大杯子从工会办公室走出来,付东恢复了他办公室主任的职业表情,微笑着对那人点点头,没接柳侠的话。

    柳侠也换上了比较低沉的表情,跟着付东上楼,到了二楼,付东没有往最北头的队长办公室走,反而来到了南头的工会主席办公室门口。

    柳侠看付东。

    付东举起手:“回头再跟你说。”敲响了门。

    里面没动静。

    付东又敲了一次,样子很谨慎,和以前敲马千里的门,“梆梆邦”三下后直接推门进去的情形完全不一样。

    里面依然没动静,但能听到隐约的说话声。

    付东对着门咬牙切齿做了个“我操/他/妈/”的口型,再次举起了手。

    这时候,门开了。

    书记杨洪站在门口对他们俩随意地往外摆摆手:“走走走,别敲了,焦队长正忙呢,我办公室门没锁,你们俩去我那儿等一会儿吧。”

    柳侠暗暗松了口气,跟着付东来到了杨洪的书记办公室。

    付东刚才看着比柳侠还紧张,进了杨洪的办公室后,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日记本扔在旁边,那模样竟然是劫后余生般的放松。

    他抽出根烟点上,对着工会主席办公室的方向指了指:“不肯用马队长原来的办公室,让老苗搬过去,他占着老苗的办公室,白天办公,晚上回原城住,三楼的工会娱乐室改成队长办公室,现在正在装修,他妈那么大一间,桌球案子都放了两张,他还嫌不够大,让和旁边的那小间打通,把那小间装成休息室。”

    柳侠说:“我操,这不是穷折腾嘛,马队长的办公室那么大那么宽敞,二楼又不高不低,多合适,他怎么想的啊!”

    付东冷笑道:“人觉得用马队长的旧房间会输了脸面,所以要用最大的办公室来表明人家超凡脱俗的领导地位。

    操/他/妈,他来上任一星期,老子成他家保姆了,他用个烟灰缸、毛巾都必须老子亲自去买,仓库里领的嫌不好,不用;前天下雨,他老婆打电话说头疼,不想上街买菜,他居然让我买了菜给送他家里去,从荣泽到原城啊,三四十里地,就为了给他家买几把青菜,他妈的,老子除了晚上不用陪他睡,比他老婆管得还多。”

    柳侠笑着接话:“你不都肾虚了嘛!”

    付东“啊?!”了一声,迷糊了几秒钟才明白过来柳侠的话是冲他那句□□,付东哭笑不得地指着柳侠:“你,你,你,我说你小子……”

    门突然“砰”的一声大开,杨洪和工会主席苗德江一起走了进来,两个人正好看到柳侠嬉皮笑脸和付东搞笑的模样,苗德江回头看了一眼,关上门。

    柳侠站了起来:“杨书记,苗老师。”

    苗德江在柳侠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杨洪走到办公桌前,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水才说:“你们俩心可真够大的,这会儿还能笑得出来。”

    付东说:“苦中作乐呗,要不能怎么样,总不成在您屋儿里哭吧?”

    杨洪坐下,说付东:“你就给我贫吧,待会儿开大会,估计又得开到午饭时候,到时候有你哭的。”他又对柳侠摆摆手:“坐吧坐吧,你也不是头一回来我这屋儿,不用那么拘束。”

    柳侠坐下,有点紧张地看看杨洪,又看看苗德江。

    付东替柳侠问:“知道小柳回来了,那位,刚才怎么说?”

    杨洪说:“焦队长说他忙,没时间管这种小事,让我和苗主席先和小柳谈谈。”

    柳侠赶紧问:“谈什么?”

    付东问:“我是不是应该回避?”

    杨洪说:“也行,你去布置会场吧,要不让……嗯,看见,不定又理解成什么呢!”

    苗德江也说:“付东你还是去干点别的吧,要不咱这么几个人在一个房间,还真是说不清。”

    付东站起来:“不就是搞小集团嘛,有什么说不清的。哼,让他一说,咱们过去这几年一直生活在马队长领导下的第三大队,那就是水深火热,歪风邪气盛行,白色恐怖笼罩,正义之士屡遭迫害,同事之间互相算计倾轧,不拉帮结派就无法生存,我操,老子怎么不知道自己过的是这种日子!”

    付东过完嘴瘾,拿起日记本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