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273章 新人新事

第273章 新人新事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柳凌这几天来回在医院和学校之间折腾,所以开了捷达,三个人十分钟后就到了曾家。

    曾广同清瘦了些,不过精神看起来非常好。

    和他一起回来的,除了许应山,还有两个年轻人。

    许应山给柳凌他们介绍,矮个子,看着更年轻,形象比较像屠夫的,是曾广同带的研究生吴以恒;高个子,皮肤白皙,扎着马尾辫的,是曾广同系里的年轻教师程新庭。

    猫儿嘴巴几乎不动地对柳侠说:“那个姓程的,如果是咱们家的人,大爷爷得一巴掌呼死他。”

    柳侠说:“在咱们家他也不敢啊,你六叔就是例子。”

    其实,人家程新庭除了长发长点,别的都挺正常,长的甚至还很不错,这俩人纯粹是看不得男人留长发,

    许应山、吴以恒十分熟练地围着曾广同转,柳家叔侄三人想干点什么也插不上手。

    曾广同也不让他们干,他坐在沙发上,让三个人坐在他身边,问长问短。

    许应山视曾家为自己家,他和冬燕、吴以恒一起,很快就把曾广同带回来的东西给归置好了,然后准备告辞。

    曾广同说:“应山你累了,早点回家休息吧,带我给老爷子问好,新庭、以恒他们在我这儿吃饭,完了让小凌捎带脚把你们送学校就行了。”

    从小柳巷往老杨树去,稍微拐点弯就能到曾广同所在的国家美术学院。

    许应山开着玩笑出了门:“好儿问不问的都没关系,您给他画幅好画儿就什么都有了,就照着给幺儿和猫儿的那副牡丹图画就成。”

    曾广同对着许应山的背影说:“你就等着惦记到棺材里去吧。”

    罗氏老夫妇搬走后,冬燕把厨房改在了倒座,吴以恒和程新庭在外面两三个月,惦记死了国内的食物,俩人居然跑去看顾嫂做饭。

    曾广同拿过一个包,一样一样往外掏东西:“这一串佛珠是给您妈哩,好看不好看?这个给您伯,这个给您叔,慢慢年纪都大了,得心里有个念想。记着哦,这可是叫高僧开了光附了法力哩,不能寻给别人。”

    猫儿接过给孙嫦娥的那个碧绿手串:“这是啥做哩呀?咋这么好看咧?”

    曾广同说:“傻小猫儿,好好儿拿,别叫掉了,那是台湾玉。”

    柳凌问:“大伯,这得多少钱?”

    曾广同说:“不知,人家送哩,我看漂亮就收着了,冬燕,这几串你看看,颜色最深那个,给您柳大妈,其他几串你挑一串,其他的给秀梅他们几个。”

    冬燕接过那几个手串:“这是红珊瑚吧爸?”

    曾广同继续掏东西:“嗯,。”

    柳凌拿过猫儿手里那个晶莹剔透的佛珠串,对着光线看:“真漂亮唦!大伯,我觉得这俺妈戴老年轻,冬燕姐戴正好。”

    冬燕戴着一串红珊瑚手串在端详:“那是玉,我就是卖这个的,什么时候想戴都有,红到四十绿到老,这颜色阿姨戴着正合适。小凌,幺儿,你们看看,我戴这串好不好看?”

    冬燕的手小巧白皙,戴着红珊瑚很漂亮,几个人都称赞。

    冬燕满意地把另外几串都放回包里:“爸,胖虫儿死活不回来,小凌他们说让我过完国庆去柳家岭玩几天,顺带把胖虫儿给弄回来,我正发愁给叔叔阿姨他们带点什么礼物呢,这就让我借花献佛吧!”

    曾广同摆摆手:“谁给都一样,那两个箱子里是些别的小东西,冬燕你再去挑挑,有啥合适的留下,多的我送人。

    对了,笔筒都留下来,你大伯那儿几个孩子都练大字,这些东西少不了;里面有一副黑檀围棋,送你大哥。”冬燕的大哥是公交司机,却下得一手好棋,现在是一个什么围棋协会的会员。

    曾广同又拿出一个小小的红色绸缎包,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和猫儿带的那个护身佛非常相似的观音菩萨坐像玉坠,同样温润细腻的白色,比猫儿那个大点:“小凌,你再过一个多月就该过生儿了,提前送你个礼物,给,戴上。”

    柳凌不接:“大伯,我一个大男人家……”

    曾广同说:“这可跟将给您妈您伯那佛珠样,专门搁台湾请高僧给开了光的,星辰大师说法之前,还把你的生辰八字放在下面,在菩萨面前诵告你的名儿,等于是给你定制哩,没法送给别人。”

    这下柳凌不敢推辞了,赶紧接过来带上。

    猫儿把自己的从衣服里拿出来,跟柳凌的放在一起比:“嘿嘿,差不多一模一样,都可好看。”

    曾广同对柳侠说:“幺儿,小猫儿有了,等你过生儿,大伯也送你一个。”

    柳侠搂着猫儿的肩膀,拿过猫儿的护身佛:“我不要大伯,猫儿有,我跟猫儿和一个,反正俺俩成天搁一堆,也不分开,菩萨一保佑就是俺俩。”

    猫儿附和:“就是,小叔俺俩和一个。”

    吴以恒和程新庭端着菜过来的时候,曾广同正在让三个人欣赏他那串和沙师兄有一拼的大佛珠,两个人听到曾广同说话,满脸诧异。

    曾广同看他们站着发愣,心下明白咋回事,笑着说:“咋了,觉得亏了?觉得跟了个土老帽儿导师?我跟您说,俺老家跟小凌他家原来一个公社,我是七岁才跟着俺爹从老家出来哩,来京都好几年才吧口音改过来,额老头儿、不老盖儿、胳老肢儿、低脑瓣儿,听懂没?”曾广同恶作趣味地笑。

    程新庭想了一下:“#¥%&¥……&*&¥%#,曾老师您听懂了吗?”

    柳侠几个人目瞪口呆:“哪个品种的鸟语?”

    程新庭自己翻译:“这是我老家的话,你们听懂了吗?”

    曾广同和柳家叔侄几人用荣泽土话异口同声:“没(mou)——。”

    冬燕经常听柳侠他们说荣泽话,刚才也跟着柳侠他们起哄,她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欺负我只会说普通话是不是?”

    程新庭说:“不是嫂子,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也是会多种语言的人。”

    吴以恒把菜放在餐桌上:“老师,您刚才最后说那几个是什么意思?”

    猫儿用手指着相应的部位,额头、膝盖、腋窝、后脑勺,挨着解释:“额老头儿、不老盖儿、胳老肢儿、低脑瓣儿。”

    程新庭点头:“嗯,跟诗歌一样,真押韵。”

    曾广同把工作和私人生活分得比较清楚,他很少让学生和同事到家里来,所以柳侠他们和程新庭、吴以恒都不熟,经过刚才这么一闹,气氛马上就融洽热络了起来。

    顾嫂炒了几个家常小菜,主食是炸酱面。

    餐桌上,看着程新庭吃饭的样子,柳侠觉得自己活像个野人,猫儿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装得斯文些,一顿饭两个人吃得比较痛苦。

    只有柳凌,他在野战部队养成了闪电式进餐的习惯,他痛快地把两碗饭吃完了才发现,曾广同的两位高徒好像一碗饭才下去三分之一的样子,他只好诚恳地表示了一下歉意:“不好意思,习惯了。”

    吴以恒说:“没关系,我以前也是这么吃饭,这几个月跟程师兄呆在一起,才慢慢改过来的。”原来,程新庭以前也是曾广同的研究生。

    程新庭笑着对柳凌说:“你应该慢慢改变自己的进餐习惯,吃饭快了对胃不好。”

    “可吃不到饭的话对命不好啊,”猫儿对自己家人十分护短,他觉得程新庭的话有点教训柳凌的意思,就不高兴了,“我五叔以前是军人,如果打起仗来,哪有时间让你细嚼慢咽,肯定是越快越好,多吃一口是一口。”

    程新庭饶有兴致地看着猫儿:“柳岸你还挺能强词夺理的啊,曾老师说要不是因为生病,你今年就能考大学了,小神童嘛。”

    猫儿说:“我小叔十五岁考上江城测绘大学的。”说完也不看程新庭,继续扒饭。

    程新庭说:“老师,我怎么看柳岸好像对我有意见?”

    曾广同大笑:“他对你有没有意见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对你的头发肯定有意见。”

    程新庭把柳家叔侄三人挨着看了一遍:“你们不喜欢我的头发?”

    猫儿十分嫌弃地说:“大男人梳个辫子,你让人家女的怎么过啊?”

    吴以恒说:“这是程师兄的特色。”

    猫儿翻了个白眼儿还没张嘴,程新庭接过话头说:“我倒没那么想,就是有一段时间特别懒,头发长了不想去理,就这么扎起来了,其实想想,还是短发更舒服。”

    柳凌打圆场:“无所谓的,每个人对发型都有偏好,只是我们家人都比较喜欢留短发,我们猫儿小,说话不讲方式,程老师你别见怪。”

    程新庭摆摆手,表示他完全不介意。

    吃完饭,曾广同要休息了,柳凌开车,捎带上吴以恒和程新庭一起回家。

    路上吴以恒和程新庭说,他们听曾广同和许应山说过柳家的院子特别漂亮,老杨树胡同整个四合院也都很有特色,所以表示有时间会过去看看,如果合适,就在那里取材作画。

    他们正在画一组中国民俗系列画,特色民居也是其中一个系列,十二月份曾广同举行画展的时候,他们的作品也会参与展出,这是导师提携自家弟子的一种方式。

    柳凌、柳侠表示随时欢迎他们光临。

    回到老杨树,一过那个小树林,柳侠就闻到一股特别好闻的香味,他暗自奇怪这个时节哪里会有新鲜的杏,推开自己家大门,那种和麦黄杏的香味特别相似的味道更浓了,他使劲呼吸了两下,问猫儿:“这是啥味儿孩儿?咋这么好闻咧?跟杏味儿一样。”

    猫儿指着东院墙下一棵叶子绿油油、中间夹杂着很多和小米非常相似的小花的树说:“桂花,王德邻叔叔家弄了可多树跟花,他家花园有点小,种不下,扔了又老可惜,他问咱要不要,我就都栽咱家了。咱厨房北边跟后院西北角还有两棵,

    西屋后头有两棵苹果树,还有一棵柿树,我栽到楝树东边了。”

    柳凌说:“王德邻眼大肚子小,他觉得他家那花园能栽十来棵树,他不知,院子看上去再大,也不能跟野地比,旷野里稍微一个犄角旮旯都比他那院子大得多,他家那花园撑死了栽四五棵树。”

    柳侠问:“他家还没装修完?”

    猫儿说:“差远咧,他找人又设计了一下,打算给上屋后头再加两间,给上屋哩卧室都弄成套间,也就是加个卫生间,他说要不冬天洗了澡还得冷呵呵哩再跑恁远,老不美。,这样一弄,他家哩水管跟下水道也都得重新走。”

    柳侠感叹:“有钱人可真美,想干啥干啥,嗯?你说啥孩儿,上屋卧室加个卫生间,弄成套间?”

    猫儿说:“嗯,要不冬天洗完澡还得大老远往卧室跑。”

    柳凌把他们送到门口直接就折回去了,他下午还得上班。

    柳侠跑着去看新栽的树,苹果树和桂花树都不算太大,苹果树应该还没到挂果的时候,桂花树却都是满树密密匝匝的花,让整个院子都充满了令人心醉的香甜。

    柳侠觉得有点意外,他以为会是棵小柿树,因为柿树的根系非常发达,稍微大点的柿树想移栽都很费劲,而这棵柿树树干的直径有二十公分左右,已经算是成树了,并且树叶水润招展,这说明当初移栽的时候,柿树的树根保护的相当好。

    这样的话,王德邻当初挖了到大的树根啊?

    并且这样一来,家里的树坑也得挖的非常大,而他看到的情况也正是如此。

    柳侠喊猫儿:“臭猫你给我过来。”

    猫儿本来就离柳侠两步远,听他喊就过来紧挨着他:“咋着了小叔?”

    柳侠说:“恁大哩坑,谁挖哩?我知您五叔这几天可是一直上着班咧。”

    “来给王叔叔家栽树哩人挖哩。”

    柳侠不信:“恁大哩坑,一个人挖哩话得挖一天,人家又不认识你,会帮你挖?”

    猫儿说:“我管他们饭呀,他们挖坑,我给他们蒸卤面,多划算。他们哩家伙可得劲,挖起来可快,仨人挖,不到俩钟头就挖好了。”

    柳侠摸摸猫儿的头:“这还差不多,你要是现在干这活儿,小叔就心疼死了。”

    午睡起来,把红枣豆汤熬上,柳侠和猫儿来到西邻居家串门,他想看看王德邻怎么加卫生间。

    王德邻不在,家里只有七八个干活的工人,这几个人正在……拆院子的后墙。

    猫儿解释说:“他家跟咱家不一样,他家一下把房子盖到边儿了,没法再加,就把后头这一家买下来了。”

    老杨树胡同并不是一条单独的胡同,而是一片胡同区,外面的人之所以以老杨树胡同统称这一片,是因为它是形成最早的。

    紧挨着它南边的是青梅胡同,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没有人知道,那条胡同根本没有和青梅沾上边的东西。

    北边是石榴树胡同,这个倒是有来历,第一个背靠老杨树胡同在这里盖房子的人家,人丁不旺,石榴多子,寓意吉祥,这家人就在家里和门外栽了好几棵石榴树,后来的住户可能受到影响,现在,石榴树胡同很多人家院子里还都有石榴树。

    青梅胡同是紧跟着老杨树形成的,构成它的那些人家家底也都比较厚实,所以青梅胡同的住户基本也都是两进院。

    石榴树胡同形成最晚,最初那批住家户的水平也参差不齐,这条胡同全部都是独进院子,当然,同样是独进院子,差别也是很大的,有像曾广同家那样院落宽敞合理、房屋结实漂亮的,也有院子狭窄逼仄、房屋低矮拮据的。

    和王德邻家背靠背的这个家,属于前者,猫儿说,王德邻是以二十八万买下的这家,他除了看上这家后面的空地可以让他改造现在的上屋,还看上了这家没有倒座房——他要建车库。

    柳侠和施工队领头的聊了一会儿,问了问如果加盖两间耳房,大概需要多少钱,大概多长时间能盖好,然后又看了看王敬延家重新设计休整过的小花园,就回家了。

    猫儿看书的时间,柳侠的脑子里两件事在来来回回轮番上阵折腾他:

    再有三个月多一点今年就过完了,必须尽快把测绘队拉起来,要不想找项目都没底气,可是找谁呢?像四哥那样聪明好学又勤快有眼色的人可不好找;

    得把卧室改成套间,没钱也得改,要不乖猫大冬天的洗完澡还得跑那么长一段路才能钻被窝,可是没钱啊。

    柳侠纠结了一晚上,最后决定了一件事:虱多不痒,债多不愁,管球他呢,趁着时间还来得及,先把卫生间盖起来再说。

    柳侠有王德邻的手机号,他谁都没商量,就给王德邻打了电话,问他,他原来定制大青砖和蓝瓦的窑厂在哪里。

    王德邻知道柳侠也要把卧室改成套间,十分支持,马上就把窑厂的电话给了他。

    柳侠给窑厂打电话时猫儿听见了,小家伙居然没反对,这让柳侠觉得自己这个决定真是非常英明。

    吃过晚饭,柳凌、柳侠和猫儿一起在后院转圈消食完毕,刚回到书房准备各就各位各干其事,王德邻来了。

    王德邻的神态有点矛盾,疲惫而兴奋。

    柳侠问他怎么回事。

    王德邻说:“朋友弄了两块地,想盖几栋楼赚几个零花钱,我比较闲,就帮忙给他跑跑腿,挣个辛苦钱,没想到钱这么难赚,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他妈累死我了。”

    柳侠一下兴奋起来:“盖商品楼?喔,徳邻哥你这么牛,京都这种地方,你居然能弄到土地。”荣泽那样一个小县城,想搞到一块地都十分不容易呢。

    王德邻说:“朋友的生意,我就是个拉边套的。”

    柳侠兴奋中想起自己那还没一撇的测绘队,测绘队的工作可是很多建设项目的前奏,他试着问:“徳邻哥,土地用途确定后,一般都得进行测绘定位,京都的这种测绘工程,全部都是公开招标吗?”

    柳凌把一杯水放在王德邻面前:“需要吃点东西吗?我们稀饭和馒头菜还都有。”

    王德邻站了起来:“谢谢,我已经吃过了。”

    柳凌微笑着坐在旁边坐下。

    王德邻接着柳侠刚才的话说:“没那么麻烦,大项目公开招标,一般项目都是各凭关系,听你们柳岸说,你打算自己组建个测绘队单干,现在想探探路子?”

    柳侠说:“不是打算,各种手续都办好了,挂靠在我们总局,就是没有人。”

    王德邻问:“没有人什么意思?”

    柳侠说:“一个测绘队,得有基本的人员配置,到时候各就其位各司其职,我现在除了我自己,还有一个老工程师,施工人员一个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找。”

    猫儿忽然说:“小叔,我可以,你们的活儿除了计算,我都会干,其实有些计算我也会。”

    柳侠冲猫儿皱眉:“小叔自己成立测绘队,是想多挣点钱让你享福的,不是让你去工地给我当小工的,乖乖玩去。”

    猫儿鼓起脸:“叔叔,你跟我小叔说话,我玩电脑去了。”

    王德邻看着猫儿蔫不拉几地坐在电脑跟前,笑道:“因为太懂事挨训,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柳侠心里得意嘴上硬:“小孩子要那么懂事干嘛,小孩子就应该享福应该玩。”

    王德邻说:“小柳,我好歹是京都人,多多少少有点人脉,如果你的测绘队成立起来,打算在京都承揽工程,没准我有些时候能帮上点忙,现在说这个有点早,到时候看吧,如果有机会,咱们合作一把。”

    柳侠高兴的简直要傻了:“成,徳邻哥,如果您能帮我接到活儿,工程质量您绝对可以放心,还有提成,我只要签了合同,工程款到不到,我都会先把提成给你。”

    王德邻站起来:“那好,你快点把队伍拉起来,你争取早日开始赚钱,我挣钱多从你这儿拿点提成。”

    柳凌和柳侠一起把王德邻送到门口,柳凌忽然想起来不对:“徳邻哥,你来我们家是有事吧?”

    王德邻使劲拍了一下额头:“真是忙晕了,把正事给忘了。柳侠,先给你说一下,你要的大青砖和蓝瓦,我给那个厂长又打电话了,你不知道,那孙子眼皮子特浅,听你口音不是京都人,到时候没准儿就能跟你多要,你明天就把数目报给他吧,三两天东西就出来了,那孙子虽然人品差点,手艺还是不错的,对赚钱的命根子看得很重,轻易不舍得砸自己的招牌。

    再一个,我今儿来是想请你们帮个忙,我最近一段会特别忙,可能好几天都过不来,我想请你们没事的时候去我们家多看看,我怕施工队那些人把我的材料给捯饬出去。还有就是,看着他们把活儿干精细,要不等我回来再发现干的活儿不行,拆了再来就有点划不来了。”

    柳侠巴不得能帮王德邻做点什么呢,要不一直占人家的便宜,他心里过意不去:“没问题,我除了早上出去买菜,一天都不出去,我有时间就过去盯着他们。”

    目送王德邻进了他自己家,柳凌转身对柳侠说:“幺儿,你又订砖和瓦干什么?”

    柳侠把自己因为看到王德邻家的改造而产生的想法跟柳凌说了一遍。

    柳凌说:“幺儿,我知道你是心疼猫儿,不想叫他大冬天洗完澡还得在外面跑一段路,可是幺儿,咱现在还欠着别人钱呢,咱那卫生间离卧室也没多远,洗完澡几步路就能回去,你如果担心猫儿会受凉,咱们现在先换一下卧室,等天气暖和,咱们再换回来。”

    柳凌的房间离卫生间和厨房近的多。

    柳侠说:“我今儿下午跟猫儿说这事,猫儿一下都没反对,五哥,你知道,猫儿是看不得我乱花钱的,他明知道咱们现在的情况,今儿还不反对,说明他是真的很喜欢我这个计划。

    孩儿他不待见去公共澡堂洗澡,一冬得在家洗可多回呢,我不想让孩儿受罪。”柳侠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他知道自己现在花钱干这个有点说不过去。

    柳凌叹了口气:“要是孩儿想要,那就这吧。”

    柳侠跟着柳凌往回走,他总觉得,柳凌好像还有话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