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00章 终于回家了

第300章 终于回家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凌晨四点,老杨树胡同还沉浸在夏夜的静谧中,柳侠和猫儿已经在兴国寺祁家诊所拿到了三十副中药,开上了通向环城高速的大路。

    猫儿因为激动得刹不住车,几乎一夜没睡,只在两点左右迷糊了大概半个小时,就非要爬起来熬药做饭准备开路,所以上了环城后就被柳侠勒令躺在副驾驶座上睡觉。

    可他跟身上长了虼蚤似的,根本躺不住,三分钟就爬起来向外看看,然后在柳侠张嘴训他之前嘿嘿笑着重新躺下。

    柳侠被他折腾的眼晕,只好允许他坐起。

    车窗外只有建筑物朦胧的轮廓,可猫儿趴在驾驶台上看向外面的目光之热切,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刚刚坐了十年大牢出来呢。

    等车子转上高速,太阳正好出来,灰蒙蒙的地平线上出现那么大个儿一个红彤彤的家伙,视觉上还挺震撼,猫儿“喔喔”地对着大太阳叫了几声,从储物盒里刨出一盒磁带:“小叔,咱听着歌儿走,一边走一边唱,美国西部片儿样,中不中?”

    柳侠目不转睛看着前方:“当然中,小牛仔你选歌吧。”

    车子里马上响起了欢快的音乐,是两个人都很熟悉并且喜欢的一首歌,猫儿整个人都晃着,跟着女歌星一起嚎: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

    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

    晚风吹过温暖我心底,

    我又想起你,

    多甜蜜多甜蜜怎能忘记

    ……

    猫儿一曲嚎完意犹未尽,他按下按钮准备选个劲爆点的,再痛痛快快唱一曲。

    柳侠眼睛依然看着前方说:“喂,能给你哩小秘密跟小叔说说吗?”

    猫儿“嚯”地一下就坐直了:“啊?我哪儿有,这,这不是唱歌哩嘛小叔,我哪儿有秘密呀,那个,那个秘密咱不是说好了嘛,到我十七岁哩时候我就跟你说。”

    柳侠做出忧伤的表情叹了口气:“那中吧,十七岁成你哩万能挡箭牌了,现在啥都不跟小叔说了。”

    猫儿心虚地看着柳侠:“没,除了那一个秘密,我啥都跟小叔说了,小叔,你没生气吧?”

    柳侠得意地笑了起来,伸手挠了一下猫儿的脸:“嘿嘿,小叔哄你咧,其实,你有秘密小叔可高兴,这证明你长大了。”

    猫儿也为他长大了这个现实感到高兴,他把磁带拿出来,看了看上面的目录,重新塞回去,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让柳侠猛地打了个哆嗦。

    猫儿却十分享受地用脚打着拍子问:“小叔,怀琛叔叔说哩那个服务区,有公用电话没?”

    柳侠说:“我也不知,一会儿有服务区咱进去看看吧,你想给谁打电话咧孩儿?”

    “……就是,那个秘密嘛。”真是越不想说啥越赶上啥,猫儿实在是郁闷。

    柳侠伸手拍拍他的头:“你哩秘密要是个漂亮妮儿就好了,看人家马鹏程,都会私奔了,你还连个春都没怀过咧。”

    猫儿翻了个白眼,躺倒在座椅上:“啥世道,连私奔都成优点了。”

    柳侠嘿嘿笑。

    没有对向行驶的车,没有随意横过马路的行人,没有红绿灯,没有交通警;过一段就有个服务区,可以加油,可以打公用电话,可以吃饭,有免费的开水。

    最重要的是,有干净并且免费的厕所。

    柳侠和猫儿觉得,听从大家的意见,自己开车回来的决定真是太英明了。

    柳侠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开车,不敢开太快,车速一直保持在一百以下。

    他隔一个服务区就会进去休息一会儿,让猫儿跑跑玩玩,他自己也趁机喝点水,活动活动身体。

    昨天下午听了祁越的话,他有了马上回来的想法时,本能的就开始控制自己吃饭喝水,昨天晚上决定开车回来后,他还是没能彻底放松,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他只喝了一碗稀饭。

    不过这已经很好了,如果是坐火车,他都是提前大半天就不吃稀饭也不喝水。

    现在,上路了,亲自尝试了服务区的各种方便,他才真正放松下来。

    十一点半,在猫儿激烈的抗议下,柳侠还是顽固地买了两张每位十五元的自助餐票。

    猫儿来来回回添了好几次菜,撑得差点站不起来,回到车上他连安全带都不想系了。

    三块钱两个人吃方便面就能吃得饱饱的,现在花了三十,他觉得就这还没吃回本儿呢。

    柳侠也有点撑,其实他和猫儿心里想的差不多。

    下午两点,猫儿掀开夏凉被坐起来,迷迷糊糊中发现他们正好他们进入中原省,他立马清醒了,大叫着不让柳侠中间再休息,他真的是归心似箭。

    柳侠心里也着急,但他还是在中原省的第一个服务区休息了二十分钟。

    猫儿嘴里抱怨着,却十分兴奋,他其实根本就没来过阳城,但因为知道这是中原省的地界,感觉上就很亲切。

    两个人放完自己的水接人家的水,然后买了一袋番茄,重新上路。

    猫儿啃着番茄说:“这回,咱一口气冲到家。”

    柳侠点点头:“没问题,直接冲到咱哩栅栏门跟前。”

    下午六点半,中原地区这个时间的太阳虽然还没落,但白天那种燥热已经开始消退,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第三大队的大院宽敞干净,树木葱茏,环境比荣泽的街上好多了,所以,院子里到处都是摇着扇子乘凉的人。

    篮球场里一群人正打得激烈,围观的人不停地喝彩起哄,正对着大门的林荫道上,一群群孩子在溜旱冰。

    柳侠的车就在这个时候进了水文队大院。

    他真不是故意的。

    他的计划是五点半左右回到家,他没想到原城市区里到处都在挖坑修路,尘烟滚滚的脏就不说了,提前还没个提示标志,每次都是走不动了才知道前方在施工,禁止通行。

    从大门口到家门口,短短一百来米的距离,柳侠的脸都要笑僵了,他不停地笑着跟人解释:“这真不是我的车,着急回来,火车票买不上,只好借朋友的车。”

    猫儿在大门口柳侠第一次停车跟人打招呼的时候就下了车,他也跟惊讶地夸他们的车子漂亮的人解释,不过,他的解释比较敷衍,基本都是这样的:

    “不是,借的,真的是借的,嘿嘿嘿。”

    “不是我小叔买的,嘿嘿嘿,是,是找一个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借的,真的。”

    他这么说着的时候表情还很微妙,基本可以理解为“虽然你们猜对了但我绝对不能承认”,所以,他解释的结果是别人更加坚信这辆牛逼哄哄的四个圈就是柳侠自己的车。

    柳侠只知道怀琛这辆车是原装进口的,四十万出头,比较高档,猫儿却知道,这两辆奥迪都是陈震北帮曾广同买的,最新款,顶级配置,四十多万在市场上根本买不到。

    猫儿被动误导别人的时候其实也挺心虚的,可他心里很清楚,小叔绝对不是心甘情愿离开三大队的,他是被挤兑走的,现在,他就是想让小叔扬眉吐气,反正,反正,总有一天,他会让小叔真正拥有属于自己的、最好的汽车。

    前边两个车窗都开着,猫儿跟别人说了什么,柳侠都听得清清楚楚,他在心里踢了这个虚荣的小家伙几脚,嘴里的解释更真诚了。

    可就是没人信。

    一进屋,柳侠都没顾得看离开了好几个月的家,撂了手里的东西就拧着猫儿的脸蛋往两边扯:“臭猫,你咋这么虚荣咧?你都不想想,要是有一天被揭穿,你哩脸往哪儿搁?”

    猫儿拼命转着眼珠瞅着屋子,嘴里满不在乎地说:“我咋虚荣了?我不是一直跟他们说,车是咱借哩嘛!”

    柳侠扯的更用力:“你说了还不胜不说,你就是故意哩。”

    猫儿救出自己的脸往主卧跑:“我就是故意哩,我就是想气死那些欺负你哩人咧,嗷——,我哩大床,嗷嗷——我回来了,嗷嗷嗷——老美老美呀,小叔,你快进来呗,咱哩床俺三婶儿都给咱铺好了,可美可美。”

    柳侠跑进去,猫儿正四肢大张、脸朝下趴在床的中央,看见他进来,猫儿把自己滚到最西头,给他腾出地方:“小叔你赶紧来,可美可美。”

    柳侠过去,四仰八叉躺在猫儿身边:“喔——,真哩可美,哈哈哈,可回到家了。”

    叔侄两人并排躺着,都不再说话,就那么看着天花板,觉得心里特别安宁。

    过了有两分钟,猫儿说:“小叔,这儿就是咱哩根据地,以后咱就是搁外头买再好哩房,这个房咱也不卖哦。”

    柳侠说:“那当然,卖房卖地都是败家子儿干哩事,咱可不能干。”

    两个人带回来的东西还都在客厅放着,可俩人觉得这会儿特别美,都不想动,不过……

    “小柳叔,柳岸,你们回来了?我靠,居然都不提前打电话跟我说。”

    马鹏程吆喝着就直接冲进了屋子。

    猫儿一骨碌爬起来:“马鹏程你不准穿着鞋子进卧室。”

    马鹏程一只脚已经抬起来了,两手抓着门框才堪堪刹住车:“快起来快起来,带了什么好吃的快点拿出来共产共//妻。”

    楚昊在后面拉了马鹏程一把:“你就算真打算共产共//妻也得把门腾开让柳岸和小柳叔出来吧?”

    柳侠一跃跳下床:“马鹏程你是打算把这饭桶本性坚持到老吗?见了叔叔不先嘘寒问暖张嘴就要吃的。”

    猫儿说:“他再投胎转世也得是个饭桶。”

    马鹏程十分得意地笑:“能吃是福,我爷爷说的。小柳叔柳岸你们路上冷吗?热吗?饥吗?饿吗?”

    柳侠正好走到门边,在马鹏程脑袋上敲了一记:“你个臭小子,多大了还没个正形?”

    马鹏程捂着脑袋揽着猫儿的肩膀躲到一边:“柳岸你怎么样了?我爸说你现在除了血色素有点低,其他都好了,真的假的?”

    猫儿说:“我血色素不低了,现在我除了没和校花私奔,其他都跟你一模一样。”

    柳侠和楚昊大笑。

    马鹏程摸摸鼻子:“我勇敢地追求纯洁的爱情,为什么却遭到这样的讽刺打击呢?我这样的应该编成个电影歌颂歌颂才对,电影的名字就叫马鹏程,和《刘巧儿》对仗。”

    柳侠和猫儿都被马鹏程的厚脸皮镇住了,柳侠默默地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菜,打算做饭给猫儿吃。

    猫儿拉着楚昊和马鹏程让他们跟自己一起去收拾放在客厅的包裹。

    他们刚走进客厅,门开了,柳川提着两大袋子东西进来,其中一个露出各种青菜:“晚了晚了回来晚了,单位临时紧急会,不准请假,猫儿,哎,你们俩臭小子也在?”

    马鹏程和楚昊同时叫了声“柳川叔叔”,猫儿跑过去接过一个袋子:“不晚三叔,小叔俺俩将进家。”

    柳侠跑了出来,接过柳川手里的另一个袋子:“三哥。”

    柳川笑着拍了下柳侠的脸:“真铁孩儿。”然后他抱着猫儿,试着颠了两下:“高了点,可一点也没长胖。”

    柳侠知道柳川说的是栖浪水库的事,嘿嘿笑着说:“就是个小哩边缘工程。”

    柳川说:“那也不是谁都能拿下哩。”

    猫儿捏着自己腰上的肉说:“胖了,不信你捏捏这儿三叔,可多肉。”

    柳川放下他,捏了捏他的脸:“不用捏那儿,这儿我都看着咧,最多算没瘦。咋样儿?真哩好了孩儿?”猫儿化验后就往家里打了电话,说他完全好了,啥指标都正常,并且以后柳侠往家打电话的时候他都会在旁边监督着,不准柳侠说他血色素低的事。

    猫儿使劲点头:“嗯,好了,林大夫跟祁爷爷都说我好了,现在吃药不是治疗咧,是调养咧。”

    柳川看柳侠。

    柳侠笑得十分灿烂地对着柳川点头。

    柳川心里堵了两年的那块大石头轰然落地,眼睛看着跟平常都不一样了,他抚摸着猫儿的头、脸:“这就好了,俺孩儿能挺过这么大哩灾至,以后肯定有大福气,这下就好了。”

    柳侠揽着三哥的肩膀,轻轻拍打着,他知道,猫儿这次的病,三哥和三嫂有多自责内疚。

    楚昊和马鹏程正好看到了那个装了中药的大包,正担心地交换眼神儿呢,听到这话都松了口气。

    楚昊说:“柳岸,我妈说,她现在天天闲得腰疼,如果小柳叔叔忙,她每天可以帮你熬药。”

    宁小倩所在的仪器管理二科从去年到现在进了三个人,加上原来的两个人,一个小小的科室,就管理那么点仪器,几个人真是闲得长毛。

    柳侠说:“回家先帮叔叔谢谢你妈楚昊,你跟她说,如果需要,我们肯定找她。”

    柳川说:“我今儿清早跟咱大哥打电话说您今儿就回来了,咱大哥说,他今儿黑回家准备一下,明儿就跟咱妈一块来荣泽,咱妈走哩时候他留下,以后搁这儿给孩儿熬药做饭。”

    猫儿说:“那会中?那咱哩布店咋弄?”

    柳川说:“布店夏天生意相对清淡点,您小葳哥他大妗现在也成天都搁望宁咧,要是没安装窗帘哩,您大伯不搁那儿也没事。再说了,您大伯这么长时间没见你,就是店里有事,他肯定也得先来看看您。”

    猫儿想到明天就能见着奶奶大伯,可能还有家里其他人了,高兴得脸都有点红。

    柳侠和柳川进厨房准备做饭,柳川一进去就问外面的奥迪是咋回事。

    昨天晚上的电话是曾广同打给柳川的,他只说了柳侠和猫儿今儿会开车回来,没说开怀琛的车。

    柳侠把昨晚上的事仔仔细细跟柳川说了一遍,还把刚才大院里人的反应和猫儿故意误导群众的事学给柳川。

    柳川笑了:“猫儿这货小心眼儿,记仇,尤其要是针对哩又是你哩话。

    不过没事孩儿,说都说了了,谁愿咋想咋想,你又没说这车是你哩。

    其实吧幺儿,我觉得曾大伯坚持叫您开这个车回来,也有点叫你显摆哩意思,他以前遭人陷害,比谁都懂人心,你停薪留职,曾大伯其实可难受,他知咱家哩人不求发大财,只想有个安稳哩工作。”

    外面,马鹏程和楚昊也兴奋地在跟猫儿说车的事,俩人刚才进来之前已经趴车窗上看了看里边,觉得那车特别高级,马鹏程怂恿着猫儿出去开一圈儿,让他们俩坐上感受一下。

    今天虽然是星期天,可晓慧和小蕤一直到下个月六号都不再休息了,晚上还得到十点多才能回来,猫儿这会儿迫不及待地有点想去看他们一下,所以马鹏程一鼓动,猫儿就动了心。

    他冲着厨房喊:“小叔,马鹏程老想坐那个车,我出去开一圈儿吧?”

    柳侠犹豫了一下才说:“孩儿,今儿是星期天,院子里人,特别是小孩儿太多,您想开车耍等改天吧。”

    猫儿还想再争取一下:“那,我去老城看看俺三婶儿跟俺小蕤哥中不中?”

    柳川说:“不中孩儿,你没驾照,尽量别上路,今儿是星期天,您小蕤哥他们能少上一节课,九点多就回来了,就差俩钟头了,你别去了孩儿。”

    猫儿不想让柳侠和柳川操心,冲马鹏程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马鹏程冲厨房做了个鬼脸:“没事,那咱就在屋里玩,反正我和楚昊特别想你,咱们坐着说话也可有意思。”

    厨房里,兄弟两个边聊天边干活。

    柳川在打面糊,准备*蛋甜汤,再摊几个煎饼;柳侠在择菜,韭菜、芹菜、黑白菜,择了一大堆。

    两个人打算多做点,让马鹏程和楚昊都留下吃饭。

    猫儿的笑声不断从客厅传过来,还有几个人不是呜哩哇啦的吵闹声,柳侠听得心里十分舒坦。

    他把木耳洗干净,准备开始炒菜的时候,听到阳台的门响,跟着,猫儿兴奋的声音传了过来说:“小叔,俺出去一下,马鹏程跟楚昊俺俩打赌输了,他给咱家买十个大西瓜。”

    柳侠还没来得及回答,噗噗通通的脚步声伴随着笑声已经跑远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