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一路凡尘 > 第308章 在家的日子(下)

第308章 在家的日子(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星期五晚上,柳川和柳钰回家的时候带回了几个客人:怀琛、胖虫儿、柳小猪。

    怀琛现在的日子算得上养尊处优,今天一口气走了几十里的山路,真给累坏了,一到柳家就瘫了,直接躺倒在院里的席子上。

    胖虫儿一路上被柳川和柳钰轮流背着,屁事儿没有,在关家窑和小阎王几个会师后,嗷嗷大叫着往家跑,不管大人怎么说晚上不敢下河,他硬是跳进凤戏河扑腾了一阵子才罢休。

    柳小猪据说有点晕车,到望宁的时候蔫的不行,吃东西都不欢了。

    不过柳侠他们几个见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完全恢复,听到柳侠的口哨声,它箭一般蹿了过来,扑在柳侠身上好一通亲热,把柳侠抓了满t恤的爪子印。

    柳家热闹地翻了天,柳小猪是绝对的主角,真的是人见人爱,全家人都想摸摸它逗逗它。

    柳小猪也非常给自己长脸,在吃了五个大包子又喝了一小盆甜汤后,跑到柳侠身边哼哼唧唧。

    猫儿和小萱马上明白了它的意思,两个人带着一群小家伙,一大群人领着柳小猪上了趟厕所——柳小猪是个洋气又有教养的好狗,不随地拉臭臭。

    孙嫦娥对柳小猪喜欢到不行,她跟柳侠商量:“孩儿,您回京都再养个,给柳小猪搁咱家吧?”

    柳侠还没张口,胖虫儿就哇哇叫着扑进了孙嫦娥怀里:“奶奶奶奶,柳小猪是个狗你都把它留下了,你也把我留下吧,让我跟小雲哥小雷哥还有小萱一起在这儿上学呗。”

    孙嫦娥拍着胖虫儿的屁股说:“只要您爸您妈叫,奶奶一点意见都没。”

    胖虫儿冲着怀琛大叫:“爸爸!”

    怀琛有气无力地说:“爸爸没意见,问题是你姥姥能跟你妈拉倒吗?”

    胖虫儿原本是要和柳凌、小萱一起回来的。

    可胖虫儿姥姥横竖不让,老太太觉得上次胖虫儿从柳家岭回去后粗糙了很多,都快不像个城里孩子了,胖虫儿过了这个暑假就要去上学,如果他以那样的形象去学校,老师肯定会把他当成个乡下孩子看不起,所以老太太不惜跟怀琛和冬燕使脸子,也要让胖虫儿去她那儿过暑假,老太太还给胖虫儿报了个钢琴班。

    胖虫儿三岁之前大部分时间都是老太太帮忙带的,曾广同在这件事上不能多说话。

    怀琛也不能跟老太太硬扛,冬燕一劝老太太就炸,最后,胖虫儿到底被送到了姥姥家。

    胖虫儿开始以为自己只是在去柳家岭之前陪姥姥几天,到了和小萱约好的日子,姥姥连门都不让他出,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胖虫儿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孩子,当时就闹了起来。

    他现在能出现在这里,是他绝食抗议外加撒泼打滚哭哑了嗓子才争取到的。

    胖虫儿蹦:“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不回去,我就是要跟小萱和哥哥一起上学。”

    秀梅安抚胖虫儿:“时间早着咧孩儿,现在就为这没影儿哩事不高兴,多不划算。”

    胖虫儿脑子非常好使,他立马就不蹦了:“对啊,到时候我不走不就行了,反正这么远,姥姥她再凶也够不着我。”小家伙说着就又跑回了孩子堆里,“哥哥哥哥,小萱,我可想干‘席席篾儿砍大刀’,今儿月亮这么好,咱干呗。”

    小莘看了一圈:“咱人老少啊孩儿,干这,至少得八个人,要不没意思。”

    胖虫儿扭头冲着柳魁几个人叫:“大伯,柳茂叔叔,爸爸,您起来跟俺一起干呗,俺人有点少,干着不老美。”

    怀琛举了一下自己的右脚:“三个大泡。”

    柳魁说:“孩儿,不中,咱年龄错哩老多,大伯敢冲阵,您几个一下得挺那儿一大片。”

    胖虫儿拧麻花:“嗯~嗯~,大伯~,爸爸~,您来跟俺一起耍呗。”

    小雲和小雷跑过来一人拖着柳川一只胳膊:“爸爸爸爸,你去跟俺耍,你成天不搁家,俺可想跟你一起耍。”

    柳川好像很苦恼地说:“不是爸爸不陪您耍,主要是年龄不配套啊孩儿。”

    这个游戏和斗鸡一样,属于身体对抗比较激烈的那种,年龄相近的人才能一起玩。

    猫儿看着柳侠,有点忐忑:“小叔,我可想干,不过我不老会。”

    柳侠楞了一下,随即拉着猫儿站了起来:“猫儿俺俩想参战咧,谁跟俺一起?”

    柳川也听到了猫儿的话,他马上站了起来,对柳凌小蕤几个人说:“咱大哥二哥干了一天活儿老使慌,怀琛哥脚老疼,咱陪着孩儿干一回吧?”

    柳凌、柳钰、柳葳、小蕤同时站了起来:“中。”

    柳若虹高兴地直蹦:“我也干我也干。”

    这个游戏柳若虹根本玩不了,大家正想拿个什么东西把她哄下去,胖虫儿却牵过小厉害妮儿的手:“中,你跟着哥哥。”

    柳川想了一下,拍拍柳若虹的小脑袋:“那就来吧孩儿,本来就是耍着叫您高兴咧,你就跟着溜吧。”

    晓慧和玉芳笑柳川和柳钰:“您俩还没一百咧,还干这个。”

    柳川笑着说:“咱心年轻嘛。”

    猫儿兴奋地一直对着柳侠傻笑:“一会儿,一会儿我一定得冲一回阵,咱俩要是不一班儿,我就给你抢过来。”

    柳侠原地蹦跳着热身:“中孩儿,我要是冲阵,也先给你抢过来。”

    所谓“席席篾儿砍大刀”,是中原一带农村孩子经常玩的一个多人游戏,游戏规则简单粗暴,基本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游戏分攻方和守方,双方人数要相等,成员一般采取自愿组队原则,偶尔,也会用翻手心手背的方式决定。

    二、分组完成后,采用猜宝猜(即石头剪子布)的方式决定起始时的攻守状态。

    三、游戏开始后,攻守双方分别手拉手站成一横排,中间大约相隔十五米左右的距离,面对面站立,先用语言的形式进行热场,方式大致如下(根据人名和押韵的需要会临时有点小变化):

    攻方集体大喊:席席篾儿(注解一)。

    守方集体大喊:砍大刀,

    攻方:您那边哩随俺挑;

    守方;您挑谁?

    攻方:俺挑何秀梅(拿厚道的大嫂举个例子,实际游戏中,都是先挑守方最强的那一个,因为一旦这一回合赢了,这个人就成了自己一方的,己方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大);

    如果守方认可了攻方挑的人,就杀气腾腾地喊:来来来,管叫您有来无回。

    如果守方不想放走攻方挑的人,有一次否决的机会,他们可以大喊:秀梅没搁家。

    攻方:那就挑您姊妹仨(注解二)。

    然后,攻方派出冲阵的人迅速出击冲向守方,只要把守方任何两个拉着手的人冲开了,就能挑一个人带回来,但这个人不能是刚刚被守方否决的那个人。

    冲阵成功的话,攻方带回人后继续冲阵,直至把守方所有的人全部给带回来,游戏一轮结束,攻守双方互换状态,开始下一轮。

    如果哪一次冲阵失败,冲阵的人就留在守方,成为其中一员,同时,攻守双方状态互换,开始下一轮。

    通常情况下,冲阵的人会挑最弱的两个人之间冲撞,而守方会快速移动,争取让冲阵者撞在己方最强的两人之间。

    今天,这十几个人采取的是自愿分班。

    柳川、柳钰、小雲、小雷、胖虫儿、小萱、柳若虹一班;

    柳凌、柳侠、猫儿、柳葳、小蕤、小莘、萌萌一班。

    面对面站好了阵型,柳川和柳凌分别代表自己的队出来抽签,决定谁是攻击方。

    就一下,柳川出了拳头,柳凌出了巴掌,柳凌胜。

    柳葳举手要求担任冲阵任务,本队成员全票通过。

    柳侠趴猫儿耳朵上说:“你先看看您小葳哥咋冲咧,下回你冲。”

    猫儿兴奋地连连点头:“嗯,我肯定能给他们都俘虏回来。”

    柳川队一溜儿的小家伙,并且小家伙们还都有各种理由不服从柳川和柳钰的战术安排:

    胖虫儿坚决地要牵着柳若虹,理由是妹妹小,需要他保护;同时,他还要和很长时间没见的哥哥挨着,亲热一下,所以另一只手牵着小雷。

    而柳若虹一定要爸爸牵自己一只手,所以柳钰要和柳若虹站在一起。

    小雲和小雷要拉着小萱的手,理由是他俩一般高,一左一右拉着乖弟弟,两边高低平衡,乖弟弟不会难受。

    同时,俩小阎王也想和爸爸在一起玩,所以柳川站在另一头,牵着柳雲一只手。

    这样的结果,导致他们这边的队形十分好笑:两头分别站着高大的柳川和柳钰,中间是几个矮趴趴。

    这样的硬件配置和配合意识,别说是柳川,就是诸葛亮再世也玩不出个狗尾巴花来。

    柳凌队开始叫着阵:席席篾儿。

    柳川队回应:砍大刀。

    柳凌队:您那边儿哩随俺挑。

    柳川队:您挑谁?

    柳凌队所有人的右手整齐地指向柳川:俺挑您三叔。

    柳川队一群小家伙慌了神儿:三叔没搁家。

    柳凌队:那就挑您一大群,哇哈哈哈哈……

    “哇呀呀呀呀——”柳葳张牙舞爪,怪叫着冲了过去。

    “呀呀呀呀——”几个小家伙手忙脚乱集体向北边空旷的地方移动,企图让柳葳撞在相对强大的柳川和小雲之间,但显然不成功。

    柳葳冲到了小雷和胖虫儿之间,却一弯腰一伸长胳膊,捞起柳若虹跑了:“哇哈哈哈,抢了一个厉害妮儿,喔——,厉害妮儿……”

    柳若虹被高高地抛在空中,咯咯地笑:“啊——,哥哥——”

    胖虫儿和小雷被带得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儿,俩人大笑着爬起来,胖虫儿去追柳葳:“不叫挑虹虹,不叫给虹虹挑走。”

    柳葳当然不会把柳若虹挑走,他挑走了柳钰。

    剩下的几个小家伙看着对面一排森林般挺立的对手,心虚得很,却装得斗志高昂:“来来来,您接着冲,谁怕谁?”

    柳葳夸张地做了个往手心吐唾沫的动作:“噗,噗,嗯,这一回,我看给谁俘虏回来。”

    几个小家伙吓得叽哩哇啦大叫,都想往柳川跟前靠。

    柳凌队这次挑了小雷,柳葳毫不费力地冲过去,然后把小家伙给拎了回来。

    第三次,目标,柳若虹。

    胖虫儿不干。

    柳葳冲阵成功,把小萱给拎了回来。

    小胖子就是个纯捣蛋的,每次柳葳冲过去,根本就没冲过他那里,他也要趁机躺地上打几个滚儿。

    柳小猪也是个人来疯,跟着柳葳来回跑,还兴奋地不时“汪汪”几声。

    柳茂笑着对身边几个人说:“咱这儿终于也有了‘柴门闻犬吠’哩诗情画意了哈。”

    柳长青说:“嗯,决定了,柳小猪就搁家了,当初您娘俺俩认识哩时候,我担心您娘一知咱是柳家岭哩就会打退堂鼓,谁知,您娘跟我说,她头一回读‘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这句诗,就觉得特别美,她以为咱家就是那样咧,结果……呵呵,这她都六十多了,咱家才养得起狗。”

    柳茂说:“小红也说过,她说我要是下班回来,哪怕半夜,听见狗叫,她就能早点知……是我回来了……”

    柳长青叹了口气:“小红是个好闺女,咱跟老天爷祷告祷告,下辈子您再做一家吧孩儿。”

    柳茂的眼睛一直跟着猫儿:“嗯。”

    柳葳冲阵大获全胜,把柳若虹抱回来后,就剩一个柳川,这一轮游戏结束。

    今天因为参与游戏人员的年龄构成极其不合理,导致游戏过程和结果总是一面倒,其实在大人眼里没有一点意思,可孩子们却开心得不行。

    大人被孩子们的情绪所带动,几个没参与的大人比孩子们还兴奋,秀梅和晓慧、玉芳在旁边又是当参谋又是加油助威,比场上的人还忙活。

    怀琛本来是躺在坡口的,后来把席子挪到了战场边儿上,如果不是脚实在疼,他都想去冲一回阵了。

    柳福来原本站在自己家听,后来实在忍不住,就跑过来观看。

    第二轮攻防互换,柳川冲阵,他从最弱的萌萌和小莘之间开始冲,把柳葳、柳凌、柳侠给俘虏走后,剩下的几个根本就不可能拦住他,所以他也是一口气就把柳凌的队给吞并了。

    第三次攻防互换,猫儿冲阵。

    晓慧和玉芳宣布参战,晓慧加入柳川的队。

    小家伙们吃了一次亏后,知道任性是不行的,就服从柳川的调配,变换了队形,柳川、柳钰、晓慧三个人挨着站,一溜小家伙挨着。

    嘴战结束,猫儿开始冲。

    没想到,他刚刚启动,几个小家伙就在小雲一声大叫:“跑。”之后,撒腿往四面八方跑了,连柳若虹小丫头都一溜烟跑到了秋千那里,对着猫儿蹦:“哎哎哎,你咋够不着俺咧,你咋够不着俺咧。”

    猫儿只好往柳钰和晓慧之间冲,结果三个大人配合默契,迅速向北移动,让猫儿冲到了柳川和柳钰之间。

    猫儿觉得腰间一紧,脚已经离地,跟着人就在空中翻了个拨楞。

    翻一个拨楞,脚点一下地,又被夹着腰接着翻,连续翻了五次,猫儿根本没想到柳川和柳钰会来这一招,一惊之后就是乐,乐得哇哇叫。

    小雲、小雷、胖虫儿、小萱、和柳若虹都撤回来跟在他们三个后面哇哇大叫:“啊——,爸爸——(三伯、叔叔),我也想翻麦个儿咧我也想翻麦个儿咧,翻我呗翻我呗……”

    麦个儿,是手工割麦子的时候,对被扎起来的一捆带麦秸秆的麦子的叫法。

    捆麦秆没有用绳子的,都是两把麦秆互相拧在一起,顺手一扎就好,那些常年干农活的男人,拧麦秆和扎麦个儿的过程轻盈流畅,会有一种艺术的美感,挽剑花似的。

    翻麦个儿则是一种大人随手就可以给予小孩子的小游戏,可以是单人的,也可以是双人的,小点的孩子,像柳若虹,成年男人抓着腰就可以像孙悟空抡金箍棒那样抡几圈,只不过速度没那么快。

    大点的孩子,像现在小莘和小雲小雷的年龄,通常需要两个人,小孩子在中间,两个大人面对面,彼此都攥着对方的两只手,提着小孩子的腰,往同一方向用力,小孩子就在半空中翻起来。

    这个小游戏通常是一家人之间才会做的,身体接触比较多,很亲昵,会让孩子有更多被疼爱被喜欢的感觉,孩子都非常喜欢。

    猫儿连续被翻了五个麦个儿,翻得头晕眼花,停下的时候站都站不稳,再加上笑得厉害,直接坐在了地上。

    柳侠跑过来蹲在旁边问他怎么样。

    猫儿趴在柳侠胸前继续笑:“三叔他俩翻恁高,吓死我了,我老怕他俩松手。”

    柳侠把他拉起来:“没事就中,这几个孬货,居然敢犯规提前跑,走,咱再冲一回。”

    可现在,猫儿明显没办法再冲,因为连柳魁和柳茂、怀琛都被拽了起来,几个小家伙觉得柳岸哥哥占了大便宜,一次都没冲过去,还被翻恁多麦个儿,他们要求同样的待遇。

    于是,柳家大院临时又成了捉对翻麦个儿的游乐场。

    小莘以下的小家伙每人都被翻了至少二十个麦个儿后,才又重新开始“席席篾儿砍大刀”。

    上一轮几个小家伙犯规,不算数,猫儿再冲一次阵。

    这次柳雲几个小家伙没跑。

    猫儿冲阵成功,把柳川的队全部给俘虏了回来,开心得围着院子打了大半圈马车轱辘,如果不是柳侠怕他累着硬给抱住,他还想接着打呢。

    十点半,猫儿和柳若虹被勒令下场休息。

    小丫头闹着不肯,秀梅哄她说先给她洗个澡,洗完了继续玩,小丫头坐在木盆里没三分钟就睡着了。

    猫儿坐在柳长春和柳茂跟前,继续看剩下的人玩。

    小家伙们被强制结束游戏,提溜到凤戏河涮吧干净,再拎到床上的时候,都快一点了。

    猫儿和小蕤都兴奋得睡不着,趴在床上絮絮叨叨跟柳侠说自己冲阵的感想。

    柳侠认真地听着,三个人还兴致勃勃地制定了明天晚上再玩的时候的各种冲阵方案。

    这个游戏因为身体冲撞比较多,和斗鸡一样,一般都是冬天穿的比较厚时才能玩,而且,通常是十岁以下的孩子玩这个比较多。

    猫儿四五岁可以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他的活动范围只在自己家里,家里没那么多同龄的孩子,这个游戏玩不起来。

    他上学后,身边终于有了足够的同龄人时,第一个学期,班上两个出了意外的同学都把原因归罪在了他身上,从此,柳家岭小学所有集体游戏类的活动都跟他无缘。

    小蕤是个懂事又特别善良的孩子,他总是陪着猫儿,所以也很少玩这种人数比较多的游戏。

    三个人制定了一大堆的方案,小蕤满意地睡了,猫儿一直到快两点才睡着。

    柳侠却依然睁着眼,他下巴抵着猫儿的额头,看透过窗户映在床上的月光。

    他小时候经常跑到三太爷家那一片,和村子里其他小孩一起玩,席席篾儿砍大刀,斗鸡,打滴溜,推铁环,乍苏……各种各样的游戏,在学校玩得更多。

    但猫儿,他十五岁了,今天第一次玩席席篾儿砍大刀。

    柳侠轻轻捏着猫儿的耳垂,外头有意思哩游戏多咧,咱不稀罕跟他们耍这个。

    他觉得头上传来温暖的触感,慢慢回头。

    “别难受了幺儿,”柳凌轻轻说,“孩儿有咱,他现在比那些人过哩都好,对吧?”

    “嗯,”柳侠说,“可是,我想起孩儿以前哩事儿,还是气不下。”

    “未来永远比过去重要,”柳凌说,“心里知未来会更好,就不必对过去耿耿于怀。”

    “说不上耿耿于怀,”柳侠给猫儿掖好被子,翻过身,“平常都不会想,可一旦想起来,心里就会可难受可难受。”

    柳凌揉了揉他的头:“孩儿从来不会因为那些事难受,他说那些人对他来说屁都不算一个,他有你就妥了。”

    “嘿嘿,”柳侠咧嘴笑,“其实我也是,孩儿只要好好哩,我咋都中。”

    “那就妥了,快睡吧孩儿,猫儿待见,明儿黑咱还陪着孩儿耍。”

    柳侠点点头:“嗯。”翻过身,搂着猫儿,闭上了眼睛。

    柳侠的呼吸渐渐舒缓均匀,柳葳和小蕤、小莘也都睡得很沉,柳凌慢慢坐起来,靠在枕头上。

    这一天多,他心里都有点忐忑,因为昨天柳长青和他单独说的那一会儿话。

    他把两个人说的话在心里回想了无数遍,每次想过后都觉得自己的不安没有道理,因为父亲的话实在是再平常不过,问他上研究生时候的工资是多少,够不够花;毕业后回警官大学继续工作的事会不会出意外;和小萱处得怎么样;猫儿的情况是不是真如他自己和柳侠说的,完全好了……所有的话题都是父子间最正常的。

    可他,就是觉得不安,他觉得这些并不是柳长青原本想要和他说的,至少,不完全是,如果他的直觉是对的,那么,柳长青原本想要和他的谈的是什么?

    柳长青不可能对他和陈震北的关系产生怀疑,他相信,自己在家里人跟前从未表现出过对陈震北任何的特殊感情。

    他也相信猫儿,那是个非常聪明又十分有主见的小家伙,在陈震北本人和他父亲的问题解决前,猫儿绝对不可能在家里人跟前透露一个字,小家伙对家人的感情和维护一点都不逊于他。

    所以,自己的不安是来源于错误的感觉吗?

    柳凌不知道,此时此刻,柳长青和他一样辗转难眠。

    柳长青这一天多一直在庆幸,庆幸自己临时改变话题、放弃试探。

    不管自己的猜测是不是真的,那件事都已经过去了,并且即便是正在发生,自己插手对事情也不会有任何帮助。

    假如自己的猜测是真的,把事情摊开了放在桌面上,除了给柳凌增加心理负担,让他这辈子都在自己面前感到难堪,不会有任何好处。

    不管到底是什么事,孩子现在能自己走出来,平平静静地过自己的日子,做父亲的就应该知足了,何必因为那捕风捉影的怀疑就去戳孩子的伤疤呢?哪怕只是旁敲侧击的试探,也可能给孩子带来伤害。

    柳长青一直在这么想,或者说,他一直强迫自己这么想,才能暂时压制着内心深处的不安。

    可此时此刻,夜深人静,那被理智按捺下去的担忧如同夜色一般,一点一点又浮现出来,并且越来越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一路凡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叶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叶苇并收藏一路凡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