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云古代悠闲生活 > 番外-楚明晖游历天下篇(五十)完

番外-楚明晖游历天下篇(五十)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捏着大楚皇帝送来的信函,南诏王和王后对坐无言,王后几次想开口,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终归是左右为难啊。

    这二位都知道女儿心仪白少侠,在今日之前,他们对白少侠也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一个是江湖人,一个南诏皇室公主,出身和地位不同,但是南诏王和王后还是比较开明的,而且对白少侠的能力也非常了解,只要女儿喜欢他们也不阻拦。

    何况这三年期间,白少侠虽然人没有再来过南诏,但是信件却是来了无数封,而且天南地北的稀罕物件不知道送了多少,想到女儿每每收到来信时那幸福的样子,两口子只觉更加为难了。

    只是今日大楚来使,替太子求亲,这就不是他们两口子满不满意能决定的了。

    这亲事是万万不能拒的,一是南诏是万万不敢得罪大楚的,太子如此隆重的求亲,南诏国若是敢拒了大楚,那简直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另一个也是为了整个南诏国,为了南诏国的百姓,这亲事也是万万不能拒的。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南诏王和王后抬头,看到女儿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因为急促裙摆有些凌乱,眼圈泛红,却终是忍住,没有掉泪。

    “父王,母后,不用为难,答应了大楚求亲便是,能嫁给大楚的皇太子,是我段星颜的福气!”段星颜站在父母面前,尽量让自己平静的把话说出来。

    “颜儿,别这样,拒了这次求亲,我亲自去大楚赔罪,求得大楚皇帝陛下和太子的原谅!”随后跟进来段星宇拉住了妹妹的袖子。

    段星宇到底是年纪尚轻,有些少年意气,不忍心妹妹为了南诏而苦了自己。

    “哥哥,切不可意气用事,大楚能来南诏求亲便是天大的面子,更何况皇太子文韬武略、惊才绝绝,我们有什么资格拒亲,”段星颜一字一句道,“再说即便是哥哥求得大楚皇室原谅,但自此之后南诏与大楚有了隔阂,又怎指望大楚提携我南诏!”

    段星宇怎么会不懂这些道理,只不过是因为心疼妹妹吧了,“可,你。。。。。。”

    “哥哥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作为南诏的公主,从生下来就接受万民的供奉,当用时,自然也该为百姓做些事,父王,颜儿求您下旨吧!”段星颜眼神坚定的看向了南诏王。

    南诏王叹了口气,站了起来,眼中有欣慰,有疼惜,最终看着远处南诏国的地域图,咬牙朗声道:“传本王旨意,举国之力为公主送嫁!”

    “儿臣多谢父王!”段星颜当殿跪下,腰板挺直。

    等儿女都离开,一直忍着的王后,才落下泪来,她心疼女儿,但是她知道婚事不能改,所以一直忍着一言不发,“哎,苦了我颜儿了,远嫁大楚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

    王后的担忧非常实在,这门婚事其实是南诏高攀了,大楚国力强横,虽说星颜是去做太子妃,但是娘家离的这么远,鞭长莫及。

    而且即便是受了委屈,南诏也不敢说什么,一入宫门深似海,怎么能不叫她这当母亲的抓心挠肝啊!

    南诏王何曾不了解这个道理,所以他才说举国之力为女儿陪嫁,女儿家陪嫁丰厚了,才能让婆家高看一些,皇家亦是如此啊!

    “颜儿说的对,作为南诏的公主,一出生就锦衣玉食,接受万民敬仰,当用时,自然也要为我南诏出一份力!如今颜儿婚事不是简单的儿女私情了,而是国之大义了!这些日子举国之力为颜儿陪嫁,一定要把各方面事情都想周全了,到了大楚也不至于让颜儿乱了阵脚!”

    --

    寝殿中,段星颜看着地上的两个大箱子,愣愣的出神,纤纤素手轻轻拂过两个箱子,轻轻开启,里面是从天南地北寄过来的各样稀罕物件,虽不珍贵,但却用心,另还有一个小箱子放了一封封的信件。

    抽出一封来,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那上面说,他去打猎了,打到了一只通体雪白的白狐,亲手销了皮子,让人送过来给她做围脖。

    眼光扫到同样放在的箱子的那条白狐皮围脖,段星颜只觉心痛的呼吸不过来,当时她还回信笑话他说,南诏四季如春,哪里用得着戴这白狐皮的围脖啊!

    即便如此,她还是让人把围脖做了出来,等南诏这里天一凉的时候,就拿出来戴戴,为此还被他哥哥笑话了好几次呢!

    往事一幕幕,那男子的笑着凝视她的眼神,仿佛镌刻在心底最深处,如今痛的她无法自拔,闭上眼,任泪水滑落,猛地盖住箱盖,转身吩咐道:“苹果,叫人抬出去烧了吧!”

    苹果闻言泪如雨下,跪在地上哀求:“公主留下吧,咱们不带去大楚,就把它们留在南诏!”

    作为段星颜的贴身大丫头,苹果比任何人都明白自家主子的心思,公主用情至深,这些东西对她来说有多宝贝啊,每天都要拿出来看一遍的,如今要把这些东西烧了,等于剜了公主的心啊!

    “傻姑娘,从今以后本公主便是大楚未来的太子妃了,这些东西怎么能再留,烧了吧,烧了心思也就断了!”段星颜喃喃道,似是自然自语,又似是在跟苹果说话。

    “去吧,把脸擦干,不要哭了,要笑着出去,今日是本公主订婚的大喜日子,你这个贴身大丫头怎么能哭呢,你该为本公主开心才对!”

    苹果无奈,收拾了一番命人抬着箱子出去了,只是她终是不忍,头一次违背了公主命令,没有让人把东西烧了,而是把这两个箱子深埋在了南诏的后花园中。

    并没有人知道,当天夜里这两个被深埋入地,以为再不会见天日的箱子,就启程回了大楚。

    --

    今日,南诏国举国欢庆,黄土垫道,净水泼街,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百姓们都换上了自己最隆重的服饰,因为今日是为他们南诏的摘星公主送嫁的日子。

    百姓们分列道路两旁,当一身华服的段星颜坐着五彩花车经过时,人们纷纷下跪高呼公主千岁。

    南诏王和王后带领群臣亲自把段星颜的车驾送到了城门外,之后,段星颜拜别了父母,辞别群臣百姓,以及生养她的南诏,随兄长入大楚成婚。

    从南诏到大楚京城快马加鞭也要十天左右,而段星颜此次还带了大批的陪嫁,车队浩浩荡荡,而且途径大楚各处城市,大官的官员也都要前来拜见她,为她这位未来的太子妃献上一番敬意,这么一路下来,竟然是走了一个月有余才到了大楚的京城。

    而且这一路上也并不平静,遇到过三次正面的刺杀,还有好几次明里暗里的使绊子、下毒之类的事情。

    段星颜这个大楚太子妃之位,挡了太多人路,阻了太多人的前程,多少人不希望她活着到了京城啊!

    前不久,也就是大楚向南诏求亲之后没几日,大楚的另一属国羌国,便上书大楚皇帝,自愿送自家的最美丽的公主到大楚来,做皇太子的妃子,不过被楚明晖拒绝了。

    羌国人野蛮,据说得到消息后羌国王上和这位公主非常的气愤,他们不敢怨恨大楚皇太子,就把这怨念都放在了南诏公主的身上,这次刺杀便有羌国的手脚。

    当然了,事情也并不是这么单纯,这里面还有其他属国,或者京中一些想做太子的妃子的人家的手脚,总之段星颜这条入京之路走的非常艰难。

    这也是楚明晖一直以来没有告诉段星颜他的真实身份的一个重要原因,他倒不是故弄玄虚,为了给星颜惊喜什么的,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她的安全考虑。

    若是早在三年前就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想来星颜这三年来便要应付无数的明枪暗箭了,虽然楚明晖有能力保证星颜的安全,但是他不希望让星颜天天过那样的日子,他的星颜应该开开心心的过每一天,一如她小时候一般无忧无虑才好。

    其实现在星颜身边也有楚明晖专门派下来的暗卫来保护星颜的安全,不然以南诏的实力,恐怕不能护住星颜周全。

    因为路上拖沓了,进到京城的时候,离大婚之日只剩下十日时间,段星颜便被关到了南诏王在京城为她置办的公主府里学习各种大婚的礼仪,每天忙的脚不沾地,整个人都瘦了下来。

    如此疲劳,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却总是睡不着,每到这个时候,她总是强迫自己睡下去,因为她不能去想,也不敢去想了,就把那个人,那些过往当做一段遥远的回忆深埋在心底吧!

    因为大婚的事情楚明晖也特别忙,听了属下汇报星颜的情况,他是既心痛,又感动,自此之后不管多忙,每天晚上他都要带着安神香去看星颜,在房间里点了香,默默看星颜睡着,默默的陪她,在天亮之前再离开。

    星颜并不知道楚明晖做的这些事情,只是每早醒来,总觉空气中有那么一丝丝熟悉的气味让她极其留恋。

    她心中嘲笑自己是魔怔了,那个人即便是有再大的本事,也来不了这里看她的。

    这里可不是南诏,而是大楚,高手云集,何况是她这个即将大婚的公主府了,早已经布置的如铜钱铁壁一般,自从住进了这公主府,就连那些要害她的明枪暗箭都消失不见了。

    大婚当日,一早就盖上了红盖头,那些规矩她已经练了无数遍,这一日她挺直了腰杆,按照以往的练习,一丝不苟的完成了仪式。

    她不能出错,她要仪态大方的完成这次婚礼,她不能丢南诏脸,不能丢父王和母后的脸,这天下间所有人可都看着呢!

    直到典礼结束,她独自一人盖着红盖头坐在那华丽的描金喜床上的时候,心中才泛起莫名的不安和紧张来。

    自今晚之后,她便再也不是原来的段星颜了,她成了大楚的太子妃,是这天下自皇后之下最尊贵的女子,她要好生的服侍公婆,服侍夫君,做太子的贤内助,为南诏在大楚皇帝和太子心中留下好印象,为父王和母后解忧!

    自此之后,她便要成了这深宫之中,没有自我,没有真正的喜怒哀乐的,戴着面具生活的女子了。

    “啊,叩见太子殿下!”

    就在段星颜神游的时候,她听见苹果有些惊异的叩拜声,以及其他宫人的叩拜声,段星颜只觉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太子殿下来了,该来的还是来了。

    “免礼,起来吧!”一道温润的声音传来。

    此时的段星颜太紧张,太难过了,不然她总能听出这熟悉的声音。

    又是一系列的仪式,段星颜像木偶一样被人带着做完了,最后听到有人恭请道:“太子殿下请揭盖头吧!”

    然后她便看到一杆大红的喜秤从盖头下伸了进来,轻轻一挑,戴了一天的盖头就这么被揭开了,段星颜抬起头来,只觉殿内烛光太刺眼,让她头有些晕,不然此时此刻,她怎么会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呢!

    此时他还是一如她记忆中一样,俊彦上带着微笑,一双眸子满是深情,就这么凝望着她,仿佛看到她的心底,让她的心底莫名的那么一痛,痛的她眼圈不由自主的红了。

    “星颜,我好想你!”

    这句话就这么自然的,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段星颜浑身一震,看着站在眼前的男子,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眼前的真实。

    “来人,抬进来!”

    楚明晖一声令下,便有侍者从外面抬进来两个大箱子。

    看到这两个大箱子,段星颜更是愣住了,这两个箱子她太熟悉了,但是她不是让苹果烧了吗?

    对了,苹果呢,她多想让苹果来告诉她,这不是梦,是真的,只是她抬起头发现整个大殿中只剩了她和眼前的男子,除此之外再无一人。

    这男子轻轻的打开一个大箱子,抽出了一条通体雪白的白狐皮的围脖,然后轻柔的套在了段星颜的脖子上。

    大红的喜服,配上雪白毛茸茸的围巾,在加上星颜那张在烛光下趁的微红的俏脸,别说有多可爱了。

    楚明晖忍不住轻轻的吻在她额头上,微笑道:“你看吧,我就说这个一定戴的上,咱们大楚的京城四季分明,冬天可是很冷的,你戴这个正合适!”

    有点冰冰的唇,印在星颜的额头上,让她发热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楚明晖后面的话更是让她一下子还了神。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子,然后做了一个自己都没到的动作。

    她伸手狠狠的在楚明晖的脸上捏了一把,看着楚明晖疼的呲牙,不由笑了,问道:“疼吗?”

    “疼,星颜你手劲怎么这么大啊!”楚明晖故意道。

    “这么说,你是真的了?”

    “如假包换!”

    “哇”的一声,刚刚还在发笑的星颜突然哭了,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大哭出来,一边哭一边还挥着粉拳,不停的冲着楚明晖的胸前砸去,“你骗我,让你骗我,让你骗我!”

    看着星颜发泄出来了,楚明晖倒是开心了,刚才星颜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看的他心都跟着疼了。

    一把搂住眼前哭的像孩子一般的女子,轻轻的在她耳边呢喃道:“对不起星颜,对不起,是我的不是,我以后再也不骗你!”

    在门口候着的苹果,听到里面自家主子的大哭的声音,还有啪啪的拳头的声音,吓了一跳,心中不停的打鼓,“哎呀,我的好公主,这可是不是原来的白少侠啊,如今这位可是大楚的皇太子啊,能随便动手吗,这要传出去王后哪里去,能饶的了咱们吗!”

    幸好时间不长,里面便再没了动静,苹果整个人如同打了一仗一般,靠着殿门口的柱子瘫软了下来,心中祈祷这事可千万别让皇上和皇后知道。

    而此时殿内,却已是红纱帐暖,一室春光!

    (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云古代悠闲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静风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静风芷并收藏云云古代悠闲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