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云云古代悠闲生活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甘家之殇

第三百七十二章 甘家之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甘育玲这才猛然之间醒悟了一些什么,她此时想来,也是啊,这人跟那杜静媛成亲这么年,那杜静媛为了他做了多少的事情,他还不是抢夺了杜静媛的家产,然后把她赶出家门了,甚至还要杀她吗!

    这样的一个人自己竟然相信他是个会对自己好的良人,她还真是瞎了眼了啊!此时甘育玲倒是起了跟杜静媛同病相怜的感觉了。

    她真的好恨啊,如果当初先看清楚对方的面目,今天也许就不会如此的悔恨和伤心了。

    此时甘育玲悔恨归悔恨,伤心归伤心,但是看到陈世荣凶恶绝情的样子,想着外面自家娘家的情形,甘育玲害怕极了,她绝对不能被送出去啊!

    因为她已经透过缝隙看到,平时她那高高在上的嫡母和嫡妹已经被那些粗俗的兵丁从里面押了出来,她们浑身的衣衫凌乱,朱钗也歪斜,哪里还有一点平时高贵精致的样子啊。

    看那嫡母虽然脸色苍白倒还算镇定,但是嫡妹甘育琪因为不停得叫嚣、反抗和挣扎已经被一个兵丁粗鲁的一脚给踹到了地上,她一个娇小姐那里受过着这个啊,此时也不顾形象的正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呢。

    看着平时高高在上,对她这个庶姐根本就不屑一顾的嫡妹此时那凄惨的样子,她下意识的害怕的捂住了肚子,她在想如果她出去以后说不定这一脚就会落在自己的肚子上了。

    这一捂住肚子,感受到微凸的肚子,甘育玲才猛然到自己已经怀孕了,立马感觉到这个孩子才是自己此时的救命稻草,赶紧对陈世荣道“荣哥,荣哥不要不管我。我怀了你的孩子啊!”

    “哼,既然知道,就好好在车里呆着。不要乱叫乱动,听明白了吗?”陈世荣看着甘育玲的肚子。想着里面是自己的孩子,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甘育玲听他这么说,松了一口气,想来此时是不会被送走了“知、知道了!”便再也不敢多言了。

    而陈世荣继续看向外面,此时甘同知、甘育杰和甘育霖也被押了出来,甘育霖在最前面,别看他平时在甘家极其霸道,但是此时却吓的大声哭泣都不敢。两行眼泪挂在脸上,不停的抽气着,被一个兵丁捉着胳膊往外走。

    而紧随其后的是甘育杰,他是自己走出来,只是后面跟着两个士兵,毕竟是甘家的长子,也是有功名的人,士兵并没有太辱没他。

    只是他脸色有些苍白,走路的步子虽然不大,但是却走得很缓慢。能看出心情的沉重。

    他的身后跟着他的妻子古氏,古氏此时抱着他们年仅三岁的儿子甘启睿,后面一个奶娘手里拉着他们六岁的大女儿甘启星。两个孩子也都很害怕的样子,但是可能是因为父母在身旁并没大哭大闹出来,还算安静。

    甘育杰一家被压出来以后,又过了良久,甘同知也被押了出来。

    他也是自己走的出来,毕竟是朝廷命官,该有的尊重还是要给的,他穿着和形象还算是得体。

    他后面跟着一队兵丁,但是此时他却并不淡定。而是满脸愤慨之色。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站在自家的门台上居高临下指着一个将军打扮的人高喊道“任三全,你助纣为虐。帮那齐长青残害忠良,擅闯朝廷命官之家。我甘立群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一定要把你们的恶行,上报给朝廷,上奏给皇上,还我甘家一个公道!”

    被这甘立群指名道姓的骂的任三全便是江南军统领,掌管江南的布防和治安的,也是从四品的武官,跟着甘同知是平级的。而甘立群说的齐长青就是江南知府齐大人了。

    那任三全听了甘立群的话只是轻蔑一笑并不理他,而是对身后侍卫喝了一句“来人啊,带上来!”

    他话音一落就有两人从不远处的车上,抬下一个担架来,担架上被白布盖着,人们都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隐隐约约可以看出来是一个人形。

    两人抬着担架放到了甘同知的脚边,任三全下令道“打开,给甘大人看看!”

    甘同知看到他们这番行动,有些不明就里,刚要发怒讽刺对方装神弄鬼,却看到一个士兵打开了那白布的一截。

    当他看到白布下露出的那张脸时,顿时惊的张大了眼睛,猛的抬头,手指颤抖的指着任三全道“任三全你竟敢残害我家人,我、我与你不共戴天!”

    那白布下露出的那张脸正是梅姨娘的脸,这白布下便是梅姨娘的尸体了。

    因为这几天梅姨娘尸体一直在知府衙门的冰库里放着,所以尸体保存的很好,只不过是有些干瘪和发青了,但是并不难认出是梅姨娘。

    甘立群看到自己心爱的小妾已然是死了,此时才会如此的愤怒。

    任三全并不理会,只是随便指着甘家一个下人道“你过来看看,这人你可让认得。”

    被点名的那下人不敢怠慢,战战兢兢的走到担架前,看到担架上的人,吓的“啊”一声坐到了地上。

    任三全则对他道“我现在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可是甘府下人,这担架上的人你可认得,记住要如实回答不可有任何的隐瞒!”

    他声音威严,吓得那小厮浑身颤抖的跪在地上,回道“小的名叫甘丰,是甘府的下人。这人是我、我是认得的,这是我家老爷的妾室梅姨娘,是我家二少爷的生母。不过梅姨娘已于几天前失踪不见了,最近家里人都在找她。”

    任三全闻言笑道“很好,甘大人你这家奴甘丰所言属实吗?”

    “哼,正是!”甘立群等着任三全呲目欲裂,他此时已经认定了是任三全害死了梅姨娘了。

    “很好,既然已经验明正身那你甘家就不冤枉。”任三全说道。

    “任三全草菅人命,此时还来迫害我甘家,别以为我甘立群就会被你的的言行给吓住了。你此时的所作所为我都会一一的呈报给皇上的。”甘同知对任三全骂道。

    “这梅氏带人行刺皇亲贵胄已犯了谋逆大罪,而且多年来她还有暗中通敌,利用甘家为据点搜集我大楚政要信息私传于敌。为谋逆势力在江南的重要头目,现已伏诛。甘家包庇窝藏此獠已犯窝藏大罪。至于是否与她一同谋逆、叛国、通敌还需待查。”任三全任甘立群在辱骂也不接他的话,而是朗声把梅姨娘的罪行说了出来,声音让整个大街的上的人都听到了。

    甘家众人听到梅姨娘竟然是通敌叛国的大罪人,都吓的浑身发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尤其是甘家的大夫人和少夫人古氏此时已经是恨死了梅姨娘了,竟然是因为这梅氏害了他们全家,这让她们怎么甘心啊,要知道这甘家只要跟这任三全说的这几个罪名沾上边。那就再无可能起复了。

    就连百姓们都吓坏了,没想到他们所住的金陵城里,竟然还有这样十恶不赦的人,纷纷开始骂梅姨娘奸贼,叛国贼、狐狸精,恨不得往她尸体上吐口水。

    远处的陈世荣和甘育玲听到任三全说的话,全都浑身无力的一屁股坐到了车上,甘育玲吓的差点晕倒。

    而陈世荣则失声的念道“完了,完了,没希望了!”

    他本来还抱有一丝希望。想着甘家的犯的罪也许不大,据说甘同知还有个厉害的大哥在京中做官呢,想来这京城的甘大人一定会想办法保住甘家的。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罪名。

    这个叛国谋逆的罪名一出,别说是京城的甘大人能不能报住甘家了,就是他自己恐怕都自身难保了。

    那他这么多年的付出和谋划都为了抱上甘家的大腿,此时可怎么办啊,难道都付之东流了吗?

    陈世荣想的不错,京城的甘立群的大哥甘立明,已经在今天早上的时候被皇上夺了权,卸了职,令他回家自省去了。所以他此时真的是自身难道,心里正恨他弟弟呢。

    而甘同知甘立群听了任三全说的梅姨娘的罪名。看着梅姨娘那已经铁青的面容和脖子上的那道深深伤口,口中直呼“不可能。不可能,是你巧立名目,这是莫须有的罪名!梅氏一介女流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

    “这梅氏所犯罪行已经确定无疑,人证物证俱全,可不是你说是就不是的。”任三全说道。

    而那甘育霖看到他娘以后,更是哭喊着叫起娘来。但是却被两个士兵给压住了。

    任三全扫了一眼众人的表情,便对着京城的方向施了一礼,然后高声道“圣上口谕,甘家人跪接!”

    听了这话甘立群浑身一震,有些不敢置信,他没想到这事情已然惊动了皇上,而且还是皇上亲自下的口谕,本来他心里还抱着他大哥会救他的希望呢。

    尽管如此他还是不得不跪了下来,甘家的人看到他下跪,甘夫人和少爷、姑娘们也都纷纷跪了下来。

    “现传圣上口谕,甘立群、甘育杰、甘育霖立即羁押待查。甘家一众妇孺囚禁于甘家大院之内,分别关押,不得互通有无,随传随到!”任三全站到高台上背着双手朗声道。

    他话音一落,那甘立群就喊道“冤枉啊,皇上冤枉啊,一定是有小人作祟,残害忠良!”

    “甘大人有什么冤枉到时候公堂上再说了,在下也是奉命办事,身不由己啊!”然后挥手对手下道“来人带走!”

    说完率先就上马就转身而去了,根本不给甘立群任何说话的机会。

    等他走后,后面一个军官补了上来,指挥着下属们把甘家的三个男丁押走,然后又留下士兵把甘家的妇孺押回甘家大院,分派人看守着。

    纷纷扰扰又折腾一阵子,事情才安排完,甘家那些妇孺和下人都白押回了院子,甘家门口恢复了平静,但是唯一不同与往的是甘家的大门口已经被重兵把守了。

    等士兵都走了,只留下把守的士兵以后,大街上的人才多了起来,原来刚才人们都在各个角落里偷看这事情。此时都在甘家的大门口指指点点,有叫骂的,有唏嘘的。

    想那甘家这些年在金陵也算是风光无限。豪门大户,奴仆光鲜。但是一夕之间竟然就成为了阶下囚。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甘家犯了大罪的消息,不一会儿就传遍了整个金陵城,甚至用不了几天就会传遍整个江南了!

    而此时远处躲藏在角落里的陈家马车上,目睹了这一切的陈家的车夫黄三惊魂未定的道“老、老爷,那咱们现在怎么啊?”

    “还能怎么办,难道还要去那家回门吗,还不赶紧给我回家!”陈世荣一边说着,一边气急败坏的“啪”的一声关住了车窗。

    之后。陈家马车里只能看到脸色难看到极点的陈世荣,缩在角落里哽咽着不敢出声的甘育玲,还有那个吓得一直低头不敢抬头缩在甘育玲身边的丫鬟了。

    当陈世荣的马车到达陈家的时候,陈世荣连管都不管甘育玲这个孕妇,就先下了马车进去了,甘育玲只得在丫鬟的搀扶下浑身颤抖的下了马车。

    奈何因为两人都受惊过度,浑身吓的无力,半天都下不来那马车,还是拿黄三看着可怜搭了把手才把两人弄下来。

    而好巧不巧的正在陈世荣打算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他娘和他大嫂两人结伴出门。看样子是打算出门购物的。

    两人带着丫鬟小厮说说笑笑的往外走,看到陈世荣脸色难看的走进了门,都是一愣。陈母问道“二郎你不是带你媳妇回门去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此时甘育玲也被丫鬟搀扶着走了进来,陈母和陈大嫂小花氏看到后面走进来的甘育玲都笑开了花,她们可是很满意这个这个儿媳妇(弟妹)的。

    因为甘育玲的官宦之女身份让陈母在亲戚朋友很是长脸,而小花氏则是因为甘育玲已经同意给他儿子介绍到金陵书院读书了。

    所以看到甘育玲走了进来,两人都笑脸相迎了过去。但是当甘育玲提抬起头两人看到她那红肿的脸颊和眼睛的时候,皆都是大惊。

    陈母赶紧过去扶住甘育玲,心疼的问道“玲儿你这是怎么了,受了什么委屈跟娘说啊。你现在还怀着身子,可不能气到啊!”

    陈大嫂小花氏也走了过来说道“是啊。弟妹,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不是去你娘家回门了,怎么这么早就回来啦?”

    甘育玲听到他们提到娘家心里就更难受更害怕了,竟然嘤嘤的哭了起来。

    走在前面的陈世荣看到她居然在大门口痛哭,立马感觉刺眼的厉害,对着里面吼道“来人,把她给我带进去,关到那个北侧院里待产,生完孩子钱,不许她出来。”

    甘育玲闻言大吃一惊,那北侧院是这家里最荒凉最偏僻的院子了,她一个孕妇怎么能去住啊“荣哥,我怀着孩子你不能这么对我啊,荣哥!”甘育玲哀求道。

    “哼,不这么对你,怎么对你,现在就是看在这孩子的份上,我才留下你的,不然早送你回甘家了,你这样的身份,我还能留你在我陈家,你已经要感恩戴德了!”陈世荣说完就指着管家要他们带甘育玲走。

    甘育玲却一直哭着求情,还对陈母和陈大嫂求道“娘,大嫂你们帮我求求荣哥啊,我肚子的孩子可是陈家的种啊!”

    陈母和陈大嫂看到了也都愣住了,陈大嫂道“我说二弟啊,弟妹还怀着孩子呢,怎么能让她去住那又冷又简陋的北侧院啊!”陈家大嫂也劝道。

    陈母也赶紧道“二郎啊,你这是干嘛呢,小两口有什么事情好好说,你这样让亲家知道了可怎么好啊!”

    不说亲家还好,一说亲家,陈世荣顿时冒火三丈,但是此时开着大门,已然有不少在外面看热闹了,指指点点的了,他也不好当众发火,让人们看戏,只得对门房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把门关上!”

    那门房吓了一跳,平时最是儒雅和善的老爷今天这是怎么了,但是还是不敢怠慢,赶紧去关门。

    陈母看到大门要关住了,便急道“哎,哎。别关门啊,我跟你嫂子还要出门,我在银楼打了一套头面说好今天要去取的!”

    “去什么去。最近一段时间都在家里待着哪都不能去!”说完陈世荣黑着脸甩了袖子走了。

    陈母被儿子这么一顶撞,顿时一口恶气难出。“这个不孝子,我出门拿个头面怎么了,至于这么着急吗,怎么跟为娘说话呢?”

    但是陈世荣已经不理她们,头也不会,径直走了进去。

    此时陈母和陈大嫂是出门也不是,不出门也不是,又看着那一直嘤嘤哭泣的甘育玲一阵心烦。陈母不耐烦的道“我说玲儿啊,你哭什么哭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啥二郎会如此生气啊?”

    她算是看出来肯定是两人出门发生了什么事情,莫不是甘家招待不周吗!如果是这样她这个当婆婆的可得要好好说说这儿媳妇了,一点都不知道给夫君长脸!

    甘育玲怎么能把娘家的事情说出来啊,她恨不得瞒着所有的人啊,所以她也不回答,只是一味的哭。

    陈母没办法指着那丫鬟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了。这大喜的日子怎么成了这样了呢?”

    那丫头是甘育玲的陪嫁丫头,她其实也算是甘家的人,为了自己的主仆所以也不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来。况且她今天在车上只顾惊吓,还真是知道的不多,所以也低着头不敢吭声。

    陈母二人见这对主仆都不说话,心里更着急了,正好看到今天跟出去的车夫黄三,边叫道“黄三,今天是你跟着二郎他们夫妻出去的,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了?”

    那黄三今天在马车外面可谓是看的最仔细最清楚的人了,而且今天见识了这种大场面。正是一肚子话无处说呢,听到陈母问。就扔了马鞭,赶紧上前了。

    他就如此这般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而且还非常具体说的那些兵丁多么凶恶。那甘家人多么狼狈,还有那甘同知怎么成了阶下囚,再到说那梅姨娘的罪行多么多么大,多么多么凶恶和猖獗,说的陈母和陈大嫂那是一愣一愣的,仿佛身临其境一样。

    两人听说那甘家竟然犯的谋逆、叛国、通敌的大罪,真是吓的禁不住都开始发抖了,这还了得啊,据说这样大罪是要诛九族的啊!

    陈母和陈大嫂看向甘育玲眼光由刚开始笑容满面慢慢的变成了深恶痛绝,仿佛她就是一块臭肉会坏了她们这满锅的好汤似得。

    而陈大嫂本来正扶着甘育玲的的手,一下子就甩开了她,就怕沾染了她自己也会受了牵连似得。

    “这么说来阳儿这次是去不了金陵学院了,哎呀,这天杀的甘家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耽误了我家阳儿的学业啊,真是应该千刀万剐啊!”陈大嫂呼道。

    皇上的口谕也是甘家的罪行要待查,但是从她嘴里仿佛是已经给甘家定了罪啦。而且她不关心甘家人的死活,竟然是先想到了他儿子读书的事情,还真是够凉薄的。

    陈母听完了黄三的叙述,则是一脸不赞同和不悦的道“二郎也是的,怎么这么不知轻重啊,当时就应把她交给那些军爷,怎么还偏偏带回来了,这不是给家里招祸吗?”

    陈母竟然比陈世荣更绝情,都想把甘育玲扔回甘家,连她肚子里陈家的孩子都不想要的意思。

    甘育玲和她的丫头一听大吃一惊,如果她们此时被送回甘家那可是凶多吉少啊,便赶紧求“娘,娘,我肚子有荣哥的孩子,这可是荣哥第一个孩子啊,娘你看在孩子的份上,不能这么做啊!”

    陈母看了看甘育玲的肚子一想也是,万一这孩子是男丁那也是二郎的后人啊,这二郎这么大了还没个后呢,都怪那姓杜的不能生,耽误了我家二郎啊。

    想到你孩子,她心思一转就想着先留甘育玲生下孩子再说,到时候要是生的男丁,就留下孩子把甘育玲赶走,要是个丫头片就把她们两个都赶走,省的给她家里招祸。(未完待续)

    ps:这一章就是二合一6k大章,十点还有一章。

    昨天承诺了今天三更,即便是家里停电一天小芷在别人家蹭电码字,最后用手机的流量也要上传上来,亲们看小芷这么努力,卖个萌,表扬表扬我吧!

    感谢【耨耨点点】亲的平安符,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云云古代悠闲生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静风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静风芷并收藏云云古代悠闲生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