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你是我的魇 > 第49章 带饭

第49章 带饭

作者:葬心未亡人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每个女孩都会遇到这么一个人,ta笑起来像冬日里的阳光,ta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可以为你擦去泪滴,ta的轮廓温和,ta能让你为他着迷,就算遇到比ta再迷人的人,也还是觉得,谁都不如ta。

    谢晓悠不知道万俟翼是不是就是自己的那个ta,但是谢晓悠觉得自己真的不会在遇到一个比万俟翼对自己更好的人了。

    “那人家别人是用来收藏的。你这是让我这个穷苦的老百姓穿出去……你怕我活得久啊?”谢晓悠好笑的反驳。

    她何尝不知道这是万俟翼的好心,更是万俟翼的温柔呢!

    只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多好,自己都不会奢求的。

    自己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自己的能力,自己清楚。

    那么昂贵的东西,不是自己可以拥有的……

    “明天你要陪我出席一个活动,所以放心吧!没人会说你暴富什么的……”万俟翼笑着不放弃的,再一次把谢晓悠身上连衣裙的拉链拉开。

    谢晓悠的想法万俟翼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两个人在一起,自己的就是她的。

    她想的太多会累。

    人累了,就容易放弃……

    “万俟,你别这样。我有压力。你知道的,我喜欢羽田的设计,但是我只穿我自己能买的起的。这么贵我几辈子都买不起。”谢晓悠叹了口气,对于万俟翼话,她摇头。

    什么活动,都是借口,自己又不是穿的不能见人。

    何况,冬之国真的很冷自己知道,但是无论多冷,也不至于一身钻石装吧!

    钻石可以保暖吗?

    “你和我在一起,只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可以了。我负责挣钱养家。”万俟翼眼底闪过一道莫名的光。

    谢晓悠在经济上太独立,同时也和自己算的太清楚了。

    她骄傲,无法接受自己和她一个高一个低,如此,那么自己只能扶持她了。

    让她和自己拥有相同的地位,这样她才可以不必自卑,心里平等。

    “我又不是你包养的。胡说八道。”谢晓悠瞥了一眼万俟翼。

    万俟翼刚刚那句话戳中了谢晓悠的泪点,眼睛里泪汪汪的。

    多想曾经一个人这样和自己说,但是从来没有。

    而现在和自己和这样说的人,太过温柔,和自己身份地位差的太多了。

    如果真的走在一起,压力太大了。

    “那你养我吧!”万俟翼不甚介意的,继续和谢晓悠撕扯着,往下拖谢晓悠身上的连衣裙。

    “我才不要,我养不起你。”谢晓悠在座椅上来回滚动着身体,就是不肯换衣服。

    养万俟翼,疯了吧!

    自己就是累死累活,也只能让两个人过的比普通的蓝领好那么一点点而已。

    万俟翼可是纯正的千金大小姐啊!

    穿的一件衣服,都够自己花一个月了。

    “小悠。你说我养你,你不同意,你养我,你也不同意,你是想对我不负责吗?”万俟翼一副小媳妇受气的样子。

    让人看了好生心疼。

    “等等。我为什么要对你负责?”谢晓悠听出来毛病了。

    自己对她做了什么需要负责的事情吗?

    好像没有吧!

    不对,不是好像,是完全没有!

    “你都和我同床了……我的清白都被你毁了。”万俟翼做出一脸扭捏娇羞。

    谢晓悠一听,腾地站了起来,指着万俟翼的鼻子,你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而万俟翼就趁着这个空当,把谢晓悠的连衣裙拉链一拉到腰。

    手往上一撩裙边,顺势就把连衣裙,不顾谢晓悠的挣扎,脱了下来。

    谢晓悠羞涩的抓起椅子上的貂皮大衣,挡住了只穿着黑色内衣内裤的身体。

    气急败坏的看着始作俑者。

    “好了脱下来了,你是自己穿衣服,还是就这样和我耗着,等我帮你穿。”万俟翼温柔的说着威胁的话,却把衣服递到了谢晓悠的面前。

    谢晓悠心里暗骂,死狐狸眼。

    狡猾!

    抢了自己的衣服,意思是如果自己穿她给自己准备的衣服,自己就要这样一路光着身子吗?

    也罢!

    穿就穿,谁怕谁啊!

    “小悠,你是我要娶的女人。是要和我结婚的人。我人都是你的,你和我在钱上计较的这么清楚,很伤我的心的。以后不要这样子了好吗?”万俟翼又开始用怀柔政策。

    “谁说要嫁给你了。”谢晓悠红着脸顶嘴。

    自己才不要嫁给这个人呢!

    虽然她做饭很好吃,人也很温柔,很贴心。

    但是,绝对不是个适合自己托付终身的人。

    “没说吗?我还以为你打算在你过生日的时候答应我呢!我看你早晨把我们的那对戒指放在包里了。”万俟翼坏坏的笑着看着谢晓悠。

    谢晓悠愣了愣,她看到了。

    这个女人的眼睛是什么做的?

    还是心有多细?

    自己可是在她出去给自己毛巾的时候,才拿出那对和自己还有万俟翼手上的戒指另外一半的戒指,放在包里的。

    本来想更名仪式如果她出现,那自己就把这个戒指戴上,让这对戒指完整的。

    但是没想到她真的来了,可是自己却怎么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好啦!乖,把衣服穿上,不然一会你感冒了。我会心疼的。”万俟翼诱哄着,把衣服半强迫的为谢晓悠穿好。

    万俟翼其实是送谢晓悠到机场的路上,一会偷偷的看看自己,一会又看看她手上的戒指,猜的。

    只是没有想到被她猜中了。

    “把袜子也穿上。”万俟翼把谢晓悠腿上的丝袜,不顾谢晓悠脸红的挣扎,强制的脱了下来,甩手扔在垃圾桶里,从雪地靴里拿出一双灰色上面绣着小兔子的羊毛袜子,抱起谢晓悠的脚,动作轻柔为谢晓悠把袜子穿好,贴心的为了怕冷风顺着裤腿进到保暖裤里面,把袜子穿在了保暖裤的外面。

    一个动作,就暖了谢晓悠冷了太久的心。

    从记事,只要老佛爷给自己洗过袜子,但是从来没有人给自己穿过袜子。

    万俟翼是第一个。

    一个天之骄子,却为了自己想的如此周到,为了自己做了这么多,自己能为她做些什么呢?

    除了不辜负她的情意,自己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这样霸道的爱,温柔的人,不正是自己一直想要,想等的吗?

    和齐若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一直想做个贤妻良母,所以学做饭,学做家务,学洗衣服,大冬天的舍不得烧热水,只能用冷水,一遍一遍的用手给齐若洗衣服。

    自己在家里老佛爷从来不舍得让自己做什么家务,可是和齐若在一起之后,自己没有什么脏活,累活没做过了。

    创业的第一年,每一天都是疲惫而辛苦的。

    自己却天真的以为恋人一定要可以一起走过贫穷和落魄,才是真的拥有爱情。

    所以无论齐若如何的在外面受了气,回来发脾气,自己都是笑着安慰,伺候着齐若。

    为齐若准备好牙刷牙膏,漱口水,自己都舍不得烧热水,节约用电,给齐若烧好热水,为她试好水的温度,让齐若刷牙之后可以洗脸,洗头发,在齐若洗脸的时候,自己又去烧一壶热水,等齐若吃饭的时候,自己为齐若洗脚。

    即便是如此,齐若也会挑剔自己不够懂事,太过孩子气。

    经常在自己为她洗完脚要擦脚的时候,故意说不用了,她自己擦,然后皱着眉看着自己,将自己推开,本来是蹲在地上的自己,时常被齐若推倒在地,坐在冰冷没有温度的瓷砖上。

    那个时候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齐若会那样对自己……

    直到万俟翼从国外回来,住在自己家里,自己才知道。

    齐若会那样对自己,是因为自己因为和她在一起,已经变得不是她最初喜欢的样子了。

    万俟翼说为了自己喜欢的人改变成对方喜欢的样子,而不是为了对方变成对方需要的样子。

    为了喜欢的人改变自己,是爱情,而对方如果不珍惜,那便是无情。

    齐若对自己无情吗?

    可是两个人不是一起走过了事业最艰难的时候吗?

    可以一起吃苦的人,不是才是真的有感情吗?

    难道,难道真的如万俟翼所说,是自己在齐若苦难的时候,没有离弃她,而不是两个人一起共同走过吗?

    仔细的去想,或许真的如万俟翼所说。

    如若没有齐若,自己不会和家里开口要钱,更不会去风之港。

    那自己也不必那么辛苦……

    “穿好了。看多适合你。”万俟翼笑着看着谢晓悠,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谢晓悠一点都不挑颜色,不过黑色和浅灰色,米色,都是谢晓悠喜欢的颜色。

    “穿着这么贵重的衣服,我全身不自在,真怕我一个不注意就把衣服上的钻石弄掉了。”谢晓悠收起了苦涩的眼神,嬉笑着看着万俟翼认真的说。

    万俟翼不在意衣服上的钻石的,如果真的在乎,她是绝对不会拿给自己穿的。

    这个衣服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万俟翼不会真的就只为了让自己保暖,给自己随意拿来衣服穿的。

    “不会的。就是掉了也没关系。”万俟翼拿起小茶几上的湿巾擦了擦手。

    到对面座位旁边放着的另外一个行李箱里拿出三个保温饭盒,放到了座位前面的茶几上。

    “过来吃饭。”万俟翼拿起勺递给迷茫的看着自己的谢晓悠。

    “啊?你带饭?飞机上不是供餐吗?”谢晓悠怔怔的看着万俟翼,她已经完全被万俟翼带着走了。

    谢晓悠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带饭做飞机的。

    “可是他们不供应双习田的。”万俟翼打开保温饭盒的盒盖。

    里面是谢晓悠爱吃的红烧牛腩饭,和黑椒牛柳。

    看着吃的,谢晓悠眼睛里泪水开始滚动。

    这个人说忙,不能和自己一起去优异书法艺术学校更名仪式,就是为了有时间给自己去双习田买吃的吧!

    这个人总是对自己好的,让自己害怕。

    “快吃吧!你一定饿坏了。”万俟翼笑着用桌上放着的湿巾给谢晓悠擦了擦手,像哄小孩子似的,把汤勺放在了刚刚擦过手的谢晓悠手里。

    万俟翼知道谢晓悠是个不大会用筷子,却总是喜欢用筷子证明自己会用筷子的矛盾而又好强的女人。

    万俟翼说着坐到了谢晓悠的对面,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第一次和谢晓悠吃饭的时候,谢晓悠吃的很斯文,明明吃的是同样的东西,但是心境却是完全不同的了。

    那个时候,自己和谢晓悠没有开始,只是心动。

    后来和谢晓悠一起东西,只是确定,这个人,自己要。

    而现在,再一次,一起吃同样的红烧牛腩饭,却是,两个人的关系明确了。

    郎有情妾有意。

    就连东西都变得格外美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你是我的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葬心未亡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葬心未亡人并收藏你是我的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