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 > 第171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1)

第171章 春风十里,不如你(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可谁知,就在大家尚未从惊异中回过神时,坐在高台最前方的一名胖硕男子却是不紧不慢的再度开口道,“老子出两千两。”

    这一价格,已让在场所有人顿时安静了下来,而先前那名叫价一千两的公子也只得朝他怒目而视,却无法给出更高的价格。

    至于站在舞台上的静莞,眸中则是倏地闪过了一道灰暗之色。

    见得这般情景,妇人已是笑得娇媚,“诸位公子,还有人愿意出比这位公子更高的价格拿下静莞姑娘吗?如若没有的话,静莞姑娘就归这位公子所有了。尽”

    半晌,瞧着台下已无人应声,妇人便缓缓走到静莞身旁,拍了拍她的腰身,朝那名胖硕公子道,“这位公子,静莞姑娘是你的了。进入你的府邸后,她究竟是为奴还是为妾,全凭她的造化。”

    色眯眯地看着舞台上楚楚犹怜的静莞,胖硕公子搓了搓双手后,便大笑道,“谁人不知我秦风是那怜香惜玉之人,爷怎会舍得静莞姑娘为奴。”

    说着,他便猛地跃上舞台,伸手欲朝静莞抱去。

    见这个身形肥厚的男子二话不说便朝她扑来,静莞面色一白,已是吓得连连后退了数步丰。

    看着这女子形似害怕的模样,秦风不怒反笑,“小娘子,你真香。”言语间,他已再度朝了静莞伸手抓去。

    不过,舞台上的这番追逐闪躲在台下众人的眼中,却是静莞姑娘故意使出的欲拒还迎的戏码。

    随着台下的口哨声与起哄声愈发热烈,秦风便也不再有意追逐,而是猛地一下将这个满眼慌恐的女子捉住,并不顾她的手推脚踢,将其横抱了起来。

    再度嗅了嗅静莞身上的香气,秦风朝一旁的妇人吼道,“月娘!替爷准备上等厢房,爷今晚就要圆房!”

    听得他这般一说,原本坐在大堂最后一排的那名男子忽的站起身,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舞台。

    一把攥上秦风的衣襟,他扬拳便朝这男子打去。正待秦风敏锐的朝后退开,闪躲他的攻击时,已有五名便衣打手瞬间跳上舞台,将这男子制服并按压在了地上。

    不屑的打量了眼被按倒在地的男子,秦风讥诮道,“就凭你,也敢跟老子争女人?信不信老子立刻便将你阉了送进宫里当太监?”

    说着,他还一脚踏上男子的头,用力的踩了踩。

    见得这般情景,静莞已是止住了挣扎,哭着朝秦风连连开口道,“秦公子,是他莽撞行事得罪了你,还请你高抬贵手饶他一次,静莞这就随你走。”

    “莞儿,你不能跟他走!”此刻,被制服在地的男子仍是苦苦挽留。皱眉看了眼早已抛开尊严的男子,静莞厉声道,“乔生,别管我了,你快走吧。”

    看着眼前这样一幕,心性难平的钟琳腾地一下站了起身,欲要上前教训这个秦风,可东陵馥却一手将她拉了下来,低声道,“这周围暗藏的保镖想必众多,即使你武功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

    目光落向舞台上的落难鸳鸯,她继续道,“况且这个静莞姑娘与她喜欢的男子也在,还是要考虑到他们的安危。”

    钟琳微一思疑后,便道,“难道要放纵这个人作恶?”

    眸光微凝,东陵馥轻轻地笑了笑,“我有办法。”

    闻言,钟琳与玉岑皆好奇的互望了一眼,随后便见这女子径直朝了舞台上走去。

    见一名身着天青色衣袍的男子忽然挡在自己面前,秦风打量了他一眼后,便道,“小子,你想管闲事?”

    东陵馥微微一笑,便抱拳道,“不敢。可我也喜欢上了这位姑娘,想与你一争如何?”

    见她这般一说,周遭众人更是来了兴致,这前一个维护姑娘的男子已被打得趴下,这后面又来一个送上门的。

    用力捏了捏静莞的腰身,秦风大笑,“有意思,你要如何争?”

    “若比有钱,我定是不如秦公子。所以,我们比试武艺如何?”东陵馥眉眼淡淡地看着他,缓缓开口。

    再度将她周身打量而过,秦风只觉就凭这个生得柔弱的男子怕是根本不会什么武功,便欣然应了她的要求。

    “比射箭,看谁能正中靶心,如何?”东陵馥将手一扬,指向了不远处悬挂在墙上的两只木靶。

    闻言,秦风已是咧嘴一笑。

    对于射箭,他还是极有信心的,他绝不可能输给眼前这个形似娘们的男子。

    “好,就比射箭。”

    一手放开怀中女子,秦风将衣袍轻整了一番后,便随着东陵馥来到了悬有木靶的那面石墙处。而钟琳与玉岑亦随着看热闹的人群一同来到了他们身后。

    此时,月娘也甚是识趣的朝守在暗处的保镖渡了记眼色,让他们拿了两把弓箭过来。

    一手接过雕有花纹的弓箭,秦风看了眼身旁的东陵馥,问道,“你先还是爷先?”

    “秦公子先。”东陵馥拿过另一把精雕弓箭,做了个相邀的姿势。

    瞥了眼正注目这场比试的众人与舞台上的静莞,秦风轻勾唇角,已缓缓将弓箭举了起来。

    一手将弓弦拉满,他将箭尖瞄向了前方木耙的红心处。随着他指尖轻轻一放,那箭羽便稳稳实实的扎入了红心。

    霎时,周遭众人便发出了热烈的叫好声与吆喝声,而舞台上的静莞却是微蹙起眉,眸含忧虑的看向了东陵馥。

    在大家的喧闹声中,玉岑已不着痕迹的来到东陵馥的后方,低声道,“小姐,奴婢从来不知你会射箭,能行吗?”

    反手拍了拍玉岑的手臂,东陵馥笑言道,“放心吧。”

    此时,秦风已转眸看向了她,“该你了。”

    东陵馥微一点头,便将上在弓箭处的箭羽取了下来。见得她这般举动,众人正纳闷这男子究竟意欲何为时,却忽的听闻了一道木器折断的清裂声响。

    她竟将箭羽折成了两段。

    将箭羽的断裂之处稍稍处理了一番后,东陵馥便朝前走出了几步。

    “你不是要比试射箭吗?这是做什么?”见状,秦风已是沉声吼道。

    “秦公子稍安勿躁。”东陵馥朝他一笑,便将手中的箭矢瞄向了另一只木靶的红心处。片刻后,她猛地将手中断箭朝前一飞,那箭矢便不偏不倚的扎入了红心中。

    东陵馥眸光一亮,便朝着一旁的月娘开口道,“还要劳烦你去看看,我与秦公子谁射得更精准。”

    闻言,月娘淡淡一应后,便去到了两只木靶前查看。

    提着灯笼细细看观对比一番后,月娘转过身,宣布道,“这两支箭矢虽皆中红心,但青袍公子的箭羽离靶心更近,所以是他胜了。”

    听闻这样的结果,秦风自是不服,“这不算,哪有像他这般射箭的,连弓都不曾用过。”

    淡笑着看了眼他,东陵馥却道,“秦公子,我方才说要与你比试射箭,对吧?”

    “是,怎么了?”

    “可我并没有说过以什么样的方式将箭射出,是吧?”

    见秦风教她问得一时没了言语,东陵馥又道,“虽说我并未用弓箭来将这支箭羽送出,但也确确实实将其射入了靶心。所以,秦公子觉得这个结果还作数吗?”

    听闻她的一番话语,秦风静默了几许后,忽然大笑,“好,是爷输了,爷就请在场的各位每人喝一杯酒!”

    闻言,在场众人又是一阵欢呼叫好,而东陵馥却越过众人将目光落向了舞台上的静莞,“那这位姑娘?”

    “爷也算是个信守承诺之人,既然你赢了爷,这小娘子也自然是你的了。”

    “秦公子如此慷慨大度,愿意割爱,我心生佩服。”东陵馥轻笑着朝了他拱手。

    “好说。”秦风挥手一笑,便转身去了前方拿酒。

    待众人把酒欢畅,再度热闹了一番后,这男子便带着手下出了大堂,而东陵馥则是领着静莞朝了客栈的后面行去。

    片刻后,待玉岑在她的吩咐下与其汇合时,方才那名参与竞价的年轻男子也一道现了身。

    看了眼随在自己身旁一脸落寞的静莞,东陵馥指了指前方的男子,“他是你的情郎吧?”

    忽的瞪大了双眸看向她,静莞急声道,“求公子放了他,静莞定会好生侍奉公子。”

    轻轻地笑了笑,东陵馥又道,“静莞姑娘,你误会了,我让人将他带来,是打算放你二人一起走。”

    “公子…”不可置信的看向她,静莞呆愣了半晌,才匆匆行至男子身旁,并拉过他一道向东陵馥跪了下来,“静莞多谢这位公子出手相救,此等恩情,静莞无以回报。”

    “快别说这些了,赶紧带着他走吧,若是教那秦风看了去,你二人又得被迫分离了。”一手将她扶起,东陵馥继续道,“往后你二人便找个山村隐居起来,好好过日子吧。”

    “多谢公子。”静莞再度朝她行了一记礼后,便拉过身旁男子一道在夜色中匆匆离去。

    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钟琳缓缓走到东陵馥身旁,轻笑道,“看不出来,夏姑娘还是个热心肠。”

    *****

    翌日。

    因与钟琳商量好了一道启程前去崇宁府,东陵馥与玉岑便在早膳过后携了护卫同她在客栈大堂汇合。

    众人一到嘉洛江畔,便见一艘体积庞大,应可容纳三百人左右的双层木船停在江面上。

    此刻,已有不少人正往返着搬运行装,而江畔四周则有许多售卖早点的小贩。一眼望去,这里便是一派繁荣热闹之景。

    听闻船头忽有船员吹响了手中的号角,钟琳开口道,“夏姑娘,我们快上船吧,再过半柱香时辰,船便要开了。”

    东陵馥微一点头,便道,“钟姑娘若是熟悉就在前面带路吧,也省得我们上去后乱逛。”

    闻言,钟琳已率先走在了前方,东陵馥自然也跟了上去,而玉岑行至她身旁后,却低声道,“小姐,这钟姑娘看起

    来很厉害的样子,你说她究竟是做什么的?”

    凝了眼钟琳的背影,东陵馥打趣道,“你去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目光转向身旁没了言语的玉岑,她催促道,“走快点。”

    看来,去崇宁府这一路会变得有趣了。这个路见不平的钟琳与小饭馆里的神秘刺客虽不是同伙,但似有着某些必然的关联。

    不管如何,她都得尽早探知出来才行。

    几人上了船后,钟琳便领着她们去到了早在客栈内便预定好的雅间。为了侦查整艘船的情况,东陵馥只留下了一名护卫守在门外,其余的皆被派去混在了旅客中,随时观察异象。

    不一会,船便缓缓开启,而东陵馥则挑了二楼雅间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随后示意玉岑替那钟琳斟茶。

    一眼扫过圆桌上摆放的糕点水果与清香冬梅,东陵馥这才将目光落向了自进入雅间后,便一直心不在焉的钟琳。

    佯装不以为意的拿起一片水果,她送入口中后,开口道,“想来钟姑娘是时常往来崇宁府吧,你可知这船多久能到目的地?”

    因犹自陷入了沉思,钟琳是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抱歉,我方才在想一些事情,所以没有听得很清楚,夏姑娘问的什么?”

    没有料到她会如此坦率的承认自己方才的失礼,东陵馥浅笑道,“没事,我是想问这船多久能到目的地。”

    微拧眉头思忆了片刻,钟琳应道,“约莫需要两个时辰,所以时间还算长,夏姑娘可以在雅间休息一会。”

    顺着她的目光朝了窗外望去,东陵馥不禁好奇道,“钟姑娘从方才起,便有些不太对劲,是为了何事在烦心?”

    “我们既然这么有缘能结实相伴一程,若是你信得过我,不妨把心里的困惑说出来,或许我能给你出出主意,即使没有什么实质的帮助,也算是为你排解排解心烦吧。”

    转眸看向她,钟琳的眼底隐约藏着一抹闪躲。虽是转瞬即逝的一刹,却也没能逃过东陵馥的眼睛。

    只见她微微一笑,便道,“夏姑娘说笑了,我能有什么烦闷的心事,不过是方才想起了一些家中的琐事。不瞒姑娘,我这次去崇宁府也是为了解决此事。”

    闻言,东陵馥已是轻轻颔首,“既然是钟姑娘的家事,那我也不便再过问了。不管你什么时候想找个人聊聊,我都乐意奉陪。毕竟,我以为我们算得上是朋友了。”

    “朋友?夏姑娘愿意当我是朋友?”言语间,钟琳丝毫不掩眸中的诧异之色。她的神情,仿若是听到了这辈子都不曾听过的话语。

    眉眼弯弯的一笑,东陵馥继续道,“怎么?钟姑娘在饭馆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恩情我可是一直记在心里。待日后寻了机会,我定会报答姑娘的。”

    难得钟琳在紧锁眉头许久之后,终是一展,有明媚的笑意凝在眼角。虽说这女子并不十分漂亮,却看着让人舒心。

    “是呀,多笑笑,这样很漂亮。”东陵馥不由得对她赞美道。

    可不想,钟琳却是瞬间便红了脸颊,略显拘谨的垂下了头。顺手拿起茶水朝了口中灌去,她一时心急竟是咳着呛了出来。

    见状,一旁的玉岑赶忙从袖中抽了丝绢,递给她擦拭身上的水渍。

    忽的站了起身,钟琳一面擦拂着衣袍上的茶水,一面开口道,“你们先在雅间里坐坐,我去去便回。”

    说完,她便将丝绢放在桌上,并提上佩剑转身出了雅间。

    就在这女子反手关上雕花木门的一瞬,东陵馥瞥了眼桌上的丝绢,朝玉岑吩咐道,“你去外面将护卫叫进来吧。”

    玉岑虽有些不明她的意思,但仍是点了点头,并按照她的吩咐传唤了守在门口的护卫。

    在东陵馥的示意下关上门出去,玉岑便代替护卫守在了门口,而这女子则是单独在雅间内同护卫谈话。

    *****

    雅间内。

    由于东陵馥昨夜一直担忧着又会有人来突袭,所以睡得并不好。此时,她坐在微微摇晃的船上正轻眨着眼睫频频犯困。

    原本,她只想趴在圆桌上小憩一番,可不想却是沉沉绵绵的睡了过去。

    在这酣然悠深的梦眠中,东陵馥只觉睡了很久,久到足以令她将从自己第一次穿越到云萝公主身上与皇叔的初见,再到二人的第一次亲密,以及她全心全意的陷入爱恋,直至皇叔斩尽对手登上皇位后发生的一切,都再度经历一番。

    这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梦中如宿命般轮回着。

    原来,她自以为胸中那颗已经冷凉的心,却还温热着;那麻木到没有知觉的感官,却仍在疼。

    这样的痛楚,就若弥合的伤口再度被生生撕裂。

    猛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东陵馥警觉的抬眼看向了站在自己身旁的钟琳。

    忽闻一抹轻盈的“滴答”声响起,已有一许温凉如盛放的花朵般在她手背处层层蕴开。

    <

    p>怔怔地落下目光,东陵馥才发现那竟是自己的泪。

    “你怎么了?”钟琳的眼中,满是担心忧虑之色,她似已在此站了许久。

    可东陵馥却微垂着头,任她怎样也无法看清这女子脸上到底是怎样的神色,更想不到究竟是怎样的事可以让这个聪颖的女子,从慌恐的睡梦中惊醒。

    却在抬眼看向自己时,眼中尽是历经过沧桑浩劫般的痛凉之色。

    这女子在这之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听着她细细弱弱的嗓音缓缓响起,钟琳只觉这女子似为了从那梦中挣扎而出,已耗尽了所有力气。

    “已是巳时,该到用午膳的时辰了。玉岑正在外面张罗,所以我便进来唤你了。不过,我见你正在休息,又想着你昨夜没怎么睡,所以郁结着到底要不要唤你。”

    钟琳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来意。

    一手抚过额际的发丝,东陵馥将自己的情绪收拾了一番后,便缓缓站了起身,轻笑道,“方才让你看笑话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一个噩梦罢了。”

    正待她如此说着时,雅间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女子的惊厉尖叫,随之而来的,竟是激烈的打斗声。

    东陵馥一听,心便一沉。

    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

    想起钟琳说起玉岑还在外面,东陵馥快步冲至雕花木门处一拉,便小跑了出去。

    奔出雅间,她没走多远便见有护卫的尸体倒在血泊中。那瘆人的模样,好似鲜血都要流光了似的。

    揣着乱跳的心脏猛然转过头,东陵馥见地上却是一个接一个,那送她一路前往崇宁府的护卫,竟全死了!

    ---题外话---感谢booke88的荷包,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丶北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丶北爱并收藏指馥为婚,王爷有惊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