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 > 第七章 我留你有何用

第七章 我留你有何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过,必须是心善之人,人品要好。”陈瑶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恍若罂粟绽放。

    下面的人看到陈瑶唇角的笑容,全身止不住打了个颤抖,这一刻,谁也不敢去怀疑她到底是不是瑶康的董事长。

    陈瑶把大家的表情一一收入眼底,美若天仙的面容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犹如红莲一样妖艳倾城。

    “很多人说瑶康产品的价格比较贵,我想让大家做个选择题,你们是选价格便宜,没效果的;还是选价格贵,效果明显的,这是个简单的选择题,我相信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对自己才是最好的!”

    “有效果的。”不知谁带头喊了一句。

    “当然是选有效果的。”

    “只要身体好,贵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有钱难买身体好。”

    下面的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开了。

    “大家安静。”陈瑶伸出白嫩的手摆了一下,冷清的声音缓缓响起。

    她的声音带有一种无法让人抗拒的魔力。

    下面的人瞬间安静下来。

    在桃花村的刘梅燕,吃过中饭后,忽然接到陈杰的电话,说陈瑶上电视了,她开心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

    于是大厅聚集了不少人。

    “哇,瑶瑶好霸气。”苏盈眼眶发红的看着电视中的女子,说道。

    陈瑶是大家的骄傲,是大家学习的好榜样。

    现在楚才夜校的学生越来越多,他们希望通过学习让自己的知识更丰富,眼界更开阔。

    同时也希望自己能得到陈瑶的重视。

    “瑶瑶的皮肤又白了。”刘璐璐的母亲说道。

    “气场又强大了。”陈老爷抚了抚下巴的胡须,乐呵呵道。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外孙女?”刘外公轻蔑的眼神瞥了一眼陈老爷,骄傲的说道。

    “外孙女有什么了不起,还是我孙女呢?”陈老爷站起身直挺着背脊,炯炯有神的双眼狠狠地瞪了一眼刘外公,大嗓门说道。

    “爸,岳父,别争了。”陈中华无奈的揉了揉眉毛,叹了一口气,小声喊道。

    陈老爷别扭的看了一眼陈中华,什么话也没说,而刘外公则摊了摊手,继续认真地盯着电视中的小人儿。

    “今天凡是在场的人都可以买一瓶自己需要的产品,全场八折优惠。”陈瑶冷清的声音传遍每一个角落。

    “哗啦——”下面的人再一次沸腾起来。

    “一个一个来,不要拥挤。”下面蠢蠢欲动的大家,激动地看着台上的女子。

    即使大家再激动,如长龙般的队伍还是蛮整齐。

    没一会,恐龙战队搬着一箱又一箱的产品往前面的台子走来。

    那堆积如山的箱子看得大家眼花缭乱。

    不愧是瑶康,这么大的手笔不是一般公司能比拟的!

    八折听起来不多,但对价格昂贵的瑶康来说,就会省不少钱!

    在场的人无不庆幸自己赶到现场。

    把产品搬好后,恐龙战队的人根据大家的需要给她们配药。

    拿药,发药,收钱,大家机械地做着重复的动作。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到了下午五点。

    陈瑶看着后面的队伍,好看的眉头皱了皱,说道:“再这样下去,会耽误大家吃饭的时间,要不……”

    陈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家打断了:“不耽误,不耽误。”

    “我们平时也很晚吃饭。”

    “我们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

    “……”

    开玩笑,这么好的机会,他们当然不能错过。

    陈晨和刘璐璐相视一笑,双眸不约而同地看着陈瑶,问道:“怎么办?”这样下午,晚上七点也不能完工。

    “我们也去帮忙吧?”陈瑶对两人点头说道。

    “李靓也来帮忙。”陈晨拍了拍一直发懵的李靓说道。

    李靓从陈瑶到广场的时候,一直处于震撼的状态,她在皇朝上班的时候,听不少顾客说过瑶康的事。

    大家都说瑶康仅仅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从一个柜台增加到十几个柜台,业绩更是吓人。

    更奇怪的是,瑶康不和任何一家公司合作。

    其实,她也经常用瑶康的护肤品,那效果真不是一般的好。

    她做梦也没想到瑶康的董事长竟然是陈瑶。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李靓忽然想到什么?她双手捂住嘴巴,目瞪口呆地看着陈瑶。

    这样说,天天美也是陈瑶的公司!

    “Oh,MyGod!”李靓捂嘴惊呼出声。太震撼了,有木有!

    要是她知道瑶花园和绿康全是陈瑶的产业不知会怎么想!

    时间转眼过去,大家终于在六点的时候完工。

    今天的记者会非常成功,很多电视台都是直播现场。

    这下,瑶康医药集团更火了。

    通过这次记者会,大家记住了那个穿着紫红色套装的女子,大家记住了那个说话句句犀利的女子,大家记住了那个气质非凡的女子……

    总而一句话,大家把陈瑶的相貌全记在脑海中。

    谁能想到小小年纪的她,竟有如此铁血的手腕!

    今天参加记者会的人少说也有两千多个,全场八折的话,她这次不知要少赚多少钱!

    要说,产品没人要,低价卖的话,可能还会赚一笔。

    但,瑶康的产品,每天都是如长龙般的队伍在等,即使再贵也有买。

    她为什么要来这么一出呢?

    大家很好奇陈瑶为什么要这么做?

    很多记者也很疑惑,于是有几个大胆的记者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陈瑶只说了一句话,既然大家来到这里,就是相信瑶康,作为瑶康的董事长当然要给点福利。

    同时也告诉大家,她不喜欢接受采访,她相信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真有什么事,可以在后援会留言,她会不定期去上面转转。

    她希望后援会就像大家的另一个家,团结、友爱、温馨。

    陈瑶的话一出,下面的人眼眶微微发红,大家暗中发誓一定要把瑶康后援会当成自己的家。

    小小年纪的她要管理庞大的公司真的不容易,他们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帮她减轻一点负担。

    要是林麒知道大家心中所想,不知会不会气得呱呱大叫!

    他才是那个最辛苦的人!

    *

    王朵看着电视中一身紫红色套装的陈瑶,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

    所有的一切无不在告诉她,她比不上电视中的人。

    是啊!不说其它,就瑶康的董事长位置就比她高出不知道多少倍!

    这一刻,她也知道龙琰为什么会选她!

    这样的女子,确实有让人疯狂的资本!

    只是,情敌永远是情敌,即使欣赏她,两人也成不了朋友。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谁又知道以后的事!

    “啪”王朵把电话关掉,懒散地躺在沙发上,双眼毫无焦距地看着水晶吊顶,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没有了少尉军衔的她,现在连个屁都不是。

    她不由地开始反省,以前经常追着龙琰到处跑,是不是错了!

    为了龙琰,她把女人的矜持抛到九霄云外;

    为了龙琰,她把老爷子的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

    为了龙琰,她和哥哥反目成仇。

    这一路走来,她什么也没得到,反而失去了不少。

    王朵全身卷缩在沙发的角落,不停地小声哭泣着。

    错了,全错了,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王老爷从厨房出来,看到卷缩在角落的王朵,脸色大变,快步来到沙发旁,弯腰着急问道:“朵朵,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王朵听到王老爷亲切的问话,眼泪更是不受控制,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下来。

    她双手紧紧扣住王老爷的脖子,头靠在他温暖的胸膛上,哽咽道:“爷爷,对不起!”

    这话说得不清不楚,王老爷更急了。

    “朵……”王老爷的话还没说完,感觉脑袋和嘴唇周围有点发麻,视线渐渐变黑,身子慢慢倒下去。

    连扣住他脖子的王朵也跟着一起摔在地上。

    王朵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傻了。

    直到保姆出现,她才清醒过来。

    “小姐,老爷昏倒了。”保姆快速把王朵扶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着急说道。

    “爷爷,爷爷……”王朵蹲在王老爷说道,大哭喊道。

    “小姐,快打120。”保姆提醒道。

    “对,对……”王朵颤抖的起身,开始找手机。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也没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小姐,那里有座机。”保姆指着座机的方向再次提醒道。

    王朵跌跌撞撞来到座机旁边,颤抖地按着号码,明明只有三个数字,但觉得有千斤般重。

    好一会,她才打完电话。

    王朵全身发抖的来到王老爷身边,大喊道:“爷爷,你醒醒,我是朵朵。”

    不管她怎么喊,王老爷就是没反应。

    “小姐,别扯老爷了,快打电话给少爷。”保姆一脸心疼地看着满是泪痕地王朵,说道。

    王朵双眼发红看着王老爷,狼狈地来到座机旁,给王震拨了一个号码。

    “哥哥,快回来,爷爷昏倒了。”王朵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大喊道。

    那边的王震听到王朵的声音,二话没说,往王家急匆匆地赶来。

    跟着他来的,还有几个发小。

    时间一点点过去,王朵和保姆吃力地把王老爷扶起放在沙发上平躺着。

    王朵搬来一把椅子放在沙发旁边,她小巧的手紧紧握住王老爷苍老的手,眼泪不停地往下流,心里着急的祈祷着:不能有事,一定不能有事。

    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以前错的有多离谱!

    人,就是这样,只有经历过,才懂得珍惜。

    “怎么回事,爷爷怎么会昏倒?”王震神色匆匆来到大厅,脸色有点难看,着急问道。

    “我也不知道。”王朵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王老爷。

    王震刚想说什么,外面传来急救车的声音。

    王震弯腰抱起王老爷大步往外走去,王朵紧随而上。

    一进医院就是一系列的检查,最后的结果是老人家供血不足引起昏倒。

    这样的病很难医治。

    “医生,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王朵打着哭腔,着急问道。

    “真没有!”医生摇头说道。

    “万一下次晕倒撞到石头,或者碰到车子,怎么办?”王朵脸上露出一丝绝望,哭诉着。

    “现在的情况也不乐观,如果二十四小时醒不来,恐怕再也醒不来了。”医生叹了一气说道。

    “不过,有人可以救。”像想到什么,医生声音不由地提高了许多。

    那人是能救,但也得她愿意出手才行!

    “什么人?”王朵伤心欲绝的脸上马上露出一丝惊喜,连忙问道。

    “听说瑶康的董事长有着神医之称,前段时间,我们医院有位主任为了学到更高明的医术,他把这边的工作辞掉,直奔瑶康而去。”医生脸上露出向往的表情。

    “你知道怎么联系吗?”王震问道。

    因为太心急,他没注意王朵的反常。

    “不知道。”医生摇头说道。

    王朵悄悄瞥了一眼王震,又看了看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王老爷,来到王震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说道:“我知道是谁!”

    “是谁?”王震脸色一喜,忙问道。

    “龙琰的老婆。”王朵不自在的说道。

    “我现在就去求她。”现在最主要的是把王老爷救醒,他没有时间去研究陈瑶为什么会有那么高超的医术,也没有时间去研究她什么时候成了瑶康的董事长。

    虽然他到现在还不知道瑶康到底是生产什么的,但从医生的眼神中,不难看出,瑶康的实力不容小觑。

    “我也去?”王朵低头小声说道。

    她虽然很不想看到陈瑶,但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多想,也不允许她任性。

    有一句说得没错,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你在这里照顾爷爷。”王震深深地看了一眼王朵说道。

    老爷子一直昏迷不醒,情况很危急,刚刚医生说了,如果二十四小时没醒来,恐怕就再也醒不来了。

    王朵点了点头,坐在王老爷旁边,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爷爷,你快醒来。”

    只是,不管她怎么说,王老爷一点反应都没有。

    王震和几位发小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来到龙家。

    “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龙老爷看着几人,一脸惊讶道。

    “老爷子,别打趣我们了。”孔力一脸苦笑道。

    龙琰结婚后,就把他们抛到九霄云外。

    他还会记得他们几个吗?估计有点悬!

    “老爷子,琰去哪里了?”王震着急问道。

    “在部队,你们找他有事吗?”龙老爷问道。

    “老爷子,我家爷爷在医院昏迷不醒,医生说只有陈瑶才能救他,我想问问陈瑶现在在哪里?”王震开门见山说道。

    “她还在公司。”龙老爷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皱眉说道。

    王老头生病了,平时看他精神蛮好的呀!

    “你可以告诉我,她的联系方式吗?”

    “很严重吗?”龙老爷关心问道。

    虽然那老头有时蛮不讲理,但怎么说也是战友,关心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嗯,医生说二十四小时要是没醒来,恐怕再也醒不来了。”王震声音带有一丝颤抖。

    龙老爷快速掏出手机,翻出陈瑶的号码,正准备报号码的时候,就传来崔老爷的声音:“在军区的时候,瑶瑶曾说过,你爷爷有病,你家白痴妹妹还说瑶瑶诅咒他。”

    “还有这么一出?”龙老爷有神的眼睛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崔老爷问道。

    “嗯。”崔老爷从鼻腔中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

    “龙爷爷,现在人命关天,请你把我家的白痴妹妹直接忽略。”王震脸上露出一丝着急,忐忑不安说道。

    龙老爷虽然很生气,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他把号码报给王震。

    王震脸上露出一丝惊喜,快速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而此时的陈瑶刚开完记者会,来到总裁办。

    她从空间倒出一杯灵泉水,仰头一饮而尽。

    瞬间,全身的疲惫离她而去,她又从空间拿出一个苹果,悠闲的吃着。

    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起。

    陈瑶掏出手机,看了一下号码,好看的眉头皱了皱,不认识。

    她无情的看着手机不停地唱着动听的歌。

    她不接,王震就不停地打。

    最后,陈瑶划开触摸屏,如地狱般阴森森的声音缓缓响起:“是谁?”

    “你好,我是龙琰的发小,王震,我爷爷生病了,医生说只有你才能救他。”王震一鼓作气地说道。

    “我为什么要救他?”陈瑶脸上露出一丝嘲笑,冷冷说道。

    “你要怎样才救他?”王震问道。

    “不想救。”她救人全凭心情。

    “啪。”陈瑶把电话挂掉,缓缓起身,来到窗户旁,面无表情地看着外面的景色。

    为什么要救?她又不是吃了饭没事做,好心提醒过他们,竟把她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她可不是圣母!

    王震看到陈瑶把电话挂掉,脸上露出一丝着急,双眸发红的看着龙老爷说道:“龙爷爷,她不救。”

    “惨了,丫头生气了!”龙老爷抱过崔老爷怀里的欢欢,说道。

    欢欢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不明所然的看着龙老爷,小小的额上满是疑问,妈咪为什么要生气?

    “龙爷爷,你试试吧?”王震颤抖的声音带有一丝祈求。

    时间不等人!

    “我试试吧?”龙老爷有点没底气。

    哎,陈瑶和龙琰的脾气一样倔,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

    没一会,陈瑶的手机又响了。

    “爷爷,你想让我救吗?”陈瑶开门见山说道。

    她猜到王震可能去了龙家,又加上龙老爷的来电,刚好证实了她的猜想。

    “哎,瑶瑶,人老了,看到昔日的战友一个一个的离去,心里憋的难受。”龙老爷虽然没直接说一定要陈瑶救,但这句话已说明了一切。

    “我知道了。”陈瑶冷冷地说道。

    “瑶瑶,你生气了吗?”龙老爷小心地问道。

    “没有。”陈瑶闷闷地说道。

    “你要是不想救,就别勉强自己。”龙老爷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切听天由命吧。

    陈瑶听到龙老爷这句话,唇角微微上翘,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其实真要救王老头并不难,只是她听到龙老爷那样的话,有点难受而已。

    人生在世,逃不过生老病死,她虽然是神医,但也逃不过一个死字。

    那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听到陈老爷在战友的生命慢慢流逝的时候,还能考虑她的心情,这一刻,她觉得很开心!

    “嗯,我在西郊区,叫他们把人带过来。”陈瑶说道。

    “好。”龙老爷把电话挂掉后,严肃的表情看着王震说道:“开车送你家老头去西郊区。”

    “哎,我和你一起去吧?”龙老爷叹了叹气说道。

    龙老爷把欢欢交给海老爷后,和崔老爷一起去了京都医院。

    陈瑶挂掉龙老爷的电话后,又给文林海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有病人,要他立刻下来。

    龙老爷一行人到西郊区诊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

    “来了,来了。”文林海看到一行人,大声说道。

    “安静点。”陈瑶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面前手舞足蹈的文林海,这哪里是医生,和猴子没什么区别嘛!

    文林海看到陈瑶脸上的不耐,马上抿嘴不说话。

    龙老爷大步来到陈瑶面前,一脸笑容说道:“瑶瑶,我们来了。”

    “嗯。”陈瑶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把病人放在床上。”文林海声说道。

    王震小心地把王老爷放在床上,来到陈瑶身边说道:“谢谢。”

    王朵脸色发红低头不敢看陈瑶,站在门口,有点惴惴不安。

    “你好,我是京都第一医院的医生,我叫印杰超,初次见面,请多多包涵。”印杰超对陈瑶深深的鞠了一下躬。礼貌说道。

    陈瑶好看的眉头挑了挑,问道:“有事吗?”

    “这里还招人吗?”印杰超问道。

    作为医生,应时刻为病人着想,千方百计为病人解除病痛;救死扶伤,实行社会主义的人道主义。

    只要能救人在哪上班都一样。

    更何况,瑶康的前途肯定比京都第一医院更光明。

    “你会中医吗?”陈瑶轻轻抬头,懒散问道。

    印杰超摇头。

    “你会扎针吗?”

    印杰超还是摇头。

    “你什么也不会,留你有何用!”陈瑶性感的嘴唇紧紧抿住嘴角,似翘不翘,流露出一种说不出是傲慢还是无情的神气。

    “我可以学。”印杰超脸上快速闪过一丝怒火,眼神坚定地看着陈瑶说道。

    “中医比西医更难学,记得东西实在太多又枯燥无味。”陈瑶中肯地说道。

    “只要想学,就有机会吗?”印杰超问道。

    “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很好的学习平台。”陈瑶缓缓点头,倾城一笑,道。

    “我加入。”印杰超认真地说道。

    “先去看看他怎么治疗!”陈瑶懒懒一笑,拢了拢一头青丝,嘴角含着丝丝笑意,却并不言语,静静的看着他说道。

    印杰超点头往文林海的身边走去。

    文林海搬出一把小椅子放在王老爷旁边,伸手认真的听着脉象。

    脉有歇止,止有定数。脏气衰弱,元气不足,使脉气不能衔接。

    寸关尺三部脉皆无力。重按空虚。应指松软,是一切无力脉的总称。虚证:多为气血两虚,气血不足,难以鼓动脉搏,故按之空虚。  这位老人家,脑血供应不足,身体虚弱,还有破格救心汤。

    文林海皱眉来到陈瑶身边说道:“瑶瑶,他还有破格救心汤,如果不及时治疗就会醒不过去。”

    “嗯,治疗吧。”陈瑶懒散的点了点头说道。

    文林海快步来到中药柜台,方剂组成:附子30—200—300克,干姜60克,炙甘草60克,高丽参10—30克(加煎浓汁兑服),山萸净肉60—120克,生龙牡粉、活磁石粉各30克,麝香0。5克(分次冲服)。

    他又用笔写好破格救心汤的煎服配方,病势缓者,加冷水2000毫升,文火煮取1000毫升,5次分服,2小时1次,日放连服1—2剂;病势危急者,开水武火急煎,随煎随喂,或鼻饲给药,24小时内,不分昼夜,频频喂服1—3剂。

    文林海把配方交给王震说道:“这两个配方你收好,药已经给你包好了,怎么煎,上面用笔写好了。”

    “这样就行了吗?”王震一脸担心问道。

    “当然不行,你以为看病只要开几服药就好了吗?还要扎针,他才会醒过来。”文林海大嗓门说道。

    “不好意思,有点心急了。”王震被文林海这么一吼,讪讪的摸了摸鼻尖说道。

    几位发小站在一旁,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瑶瑶,准备施针了。”文林海来到陈瑶身边说道。

    “你行吗?”陈瑶挑了挑眉问道。

    “不是很有把握。”文林海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发说道。

    那几个穴位,他哪里敢下手!

    “把抽屉里的银针消好毒。”陈瑶眼中流露出的笑意一闪而过,不易捉摸。

    “是。”怎么看都有点像古代的药童。

    龙老爷和崔老爷相视一笑,明明是很厉害的中医,到了瑶瑶这里,竟然只有打杂的份。

    文林海熟练地把银针消好毒,恭敬地递给陈瑶,苍老的声音带有一丝激动:“瑶瑶,好了。”

    陈瑶懒散的接过银针,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文林海,跟在她身边这么久了,竟然还不知道控制好情绪。

    “呵呵,太开心了。”文林海感觉到陈瑶的眼神,讪讪的摸了摸头,老脸一红说道。

    陈瑶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慢步碎移来到王老爷身边,伸出手搭在他手上,听着他微薄的脉跳声。

    “是挺严重的。”陈瑶点头说道。

    “两个小时没醒的话,就没得救了。”陈瑶音若天籁,却如同飘在云端,空灵而飘渺。

    如此美妙的声音听到王震和王朵耳中,却是如晴天霹雳。

    “没救了吗?”王朵跌跌撞撞来到陈瑶身边,颤抖的问道。

    这一刻,她心里想到的只有躺在床上的王老爷。

    陈瑶有点嫌弃的看着王朵拽着她胳膊上的手,她不动声色地推开了王朵。

    王朵没有错过陈瑶脸上的表情,但现在顾不上那么多,她只想问问陈瑶到底能不能治好她家爷爷。

    “当然能治。”文林海吹胡子瞪眼看着王朵说道。

    不要说两个小时,只要病人还有十分钟没断气,瑶瑶就能把他救活。

    “真的吗?”王震和王朵异口同声问道。

    陈瑶脸色闪过一丝不悦,冷冷的眼神看着两人,既然不相信她,没必要来这里。

    在一旁的龙老爷看到陈瑶越来越黑的脸,暗道一声:“不好。”快速来到陈瑶身边,一脸笑意道:“瑶瑶,饿了吧?”

    陈瑶瞥了一眼龙老爷,抿嘴什么话也没说。

    手一扬,几根银针准确无误的扎入王老爷的哑门穴、人迎穴、百会穴、耳门穴、睛明穴、太阳穴。

    王震的几个发小目瞪口呆的看着陈瑶那一气呵成的动作简直帅呆了,有木有!

    五分钟后,“唰”的一声,那些银针又回到陈瑶的手上。

    “瑶瑶,要什么时候才会醒?”龙老爷嘚瑟的看着诊所的众人,问道。

    “十分钟后。”陈瑶明眸微动,朱唇轻启。

    “好,好。”龙老爷一脸笑意,连连点头说道。

    王震和王朵听到两人的对话,激动地来到陈瑶面前,说道:“谢谢,谢谢。”

    陈瑶瞥了两人一眼,什么也没说,拿起银针用包套小心的装好,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那么的小心翼翼,那么的充满爱。

    时间如流水,转眼十分钟已过去。

    就在这时,王老爷的手动了动,他缓缓睁开眼,迷茫地看着围过来的众人,沙哑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爷爷,你终于醒了。”王朵看到王老爷醒了,夺眶而出,激动地扑过去,大声说道。

    “你想让他再昏一次吗?”陈瑶如冬天般冰冷的声音在诊所响起。

    陈瑶话音刚落,王朵迅速直挺着身子,脸红地看着大家。

    “哈哈…醒了就好,醒了就好,王老头,你这条命可是瑶瑶救回来的,以后要懂得知恩图报。”龙老爷拍了拍王老头的肩膀说道。

    “我得病了。”王老头听懂了大概意思。

    “差点没气了。”崔老爷瞪了一眼王老爷说道。

    王震来到王老爷面前,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王老爷感激地看了一眼陈瑶,孙女常常给她使绊子,没想到她会不计前嫌的救他。

    当真有海纳百川之胸怀!这是他家朵朵不能比拟的!

    要是他知道,是因为龙老爷夹在中间不好做人,陈瑶才动手救他,不知会怎么想!

    知道了,又怎样!估计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陈瑶救了他,而他又活下来了。

    “谢谢。”王老爷缓缓下床,认真地说道。

    陈瑶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看着王老爷什么话也没说。

    说真的,王老头突然这么认真,她还有点不习惯呢?

    难道她有受虐倾向,陈瑶想到这,全身忍不住打了个颤抖。

    “瑶瑶,你怎么了?”离陈瑶最近的文林海,关心问道。

    “你们还不回去?”陈瑶扫了一眼大家说道。

    “回去,马上回去。”崔老爷连忙说道。

    龙老爷本想和陈瑶一起回家,但看到她好像还有事要忙,只好拉着崔老爷先走了。

    “那个,那个我该怎么办?”印杰超看到大家走了,着急的挠了挠头问道。

    “真想学?”陈瑶绝美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红唇微微上扬,缓缓问道。

    文林海看到陈瑶露出这样的笑容,瞬间离她十步之远,只有熟悉陈瑶的人才知道,每次她露出这样的笑容时,就代表有人要倒霉了。

    印杰超不明所然的看着文林海夸张的举动,认真的对陈瑶点了点头,说道:“真想学。”

    “最左边的抽屉有两本中医书,你拿过来。”陈瑶看向文林海说道。

    文林海快速从抽屉中拿出两本书递给陈瑶。

    “一个月之后考试,考试的内容全是这两本书中的,及格留下,不及格只能打哪里来,就滚哪里去?”陈瑶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之人,若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我一定会及格。”印杰超自信的表情看着陈瑶,双手握着拳头,点头说道。

    “自信是好事,自信过头了就是狂妄。”陈瑶冷清的说道。

    “说太多没用,一个月后,揭分晓。”印杰超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如果是考其它,他可能不敢保证;考背书,那他百分之百的会过。

    不得不说,陈瑶又捡到宝了,印杰超有着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只要是他看过的书,就不会忘记。

    “好,一个月后见。”陈瑶轻轻一笑,唇角微微上扬,说道。

    印杰超浅笑点头往外走去。

    陈瑶看着印杰超远去的背影,右手摸着下巴,沉思道:“你觉得他能过吗?”

    “应该能吧?”文林海犹豫了一会说道。

    “你觉得那两本书的内容算多吗?”陈瑶再次问道。

    她看到印杰超脸上的自信,忽然觉得是不是给少了。

    “对于从未接触过中医的人来说,是有点多。”文林海一板一眼说道。

    他的预感果然没错,每次瑶瑶露出那样的笑容时,就表示有人要倒霉了。

    这不,那傻小子好巧不巧碰到了瑶瑶的霉头!

    哎,希望那小子真有实力。文林海不由地期待起来。

    “想要学中医,他就会想办法把书中的内容记下来。”陈瑶说道。

    “这话一点也没错,真想学,他会认真去记。”文林海非常赞同陈瑶的说法。

    两人聊了一会后,文林海才往研究室走去。

    陈瑶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不知不觉已到了晚上八点。

    她把诊所门关上,快步往停车场走去。

    金黄色的月亮挂在黑暗的天空中,周围明亮了许多,街道上一盏盏明灯慢慢开启,人们行走在街道上,像一条条小鱼在鱼塘中尽情地游着,一辆辆汽车快速的行驶着,好像一只只兔子飞奔到妈妈的怀抱。

    陈瑶驾轻就熟的开着车,冷眼看着外面的世界。

    在红绿灯的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救命”的声音。

    陈瑶好看的眉毛皱了皱,那声音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哪听到过?

    陈瑶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一目了然的神情,原来是她!

    她不是应该在洞山村吗?为什么会来京都?

    陈瑶没听错,刚刚传来的救命声是刘兰发出来的。

    至于她为什么在这里,那要从她去年在桃花村被陈瑶吓了一次后说起,她没想到胆小如鼠的陈瑶会有那么强大的气势不说,还找了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心里隐隐有些嫉妒,更多的是恨。

    她觉得只有自己才配得上那样举世无双的男人。

    她听朋友说,京都的美男遍地都是,于是在父母的支持下独自一人来到京都。

    到了京都后,她才知道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没有工作经验没人要,没有学历也没人要。

    她听别人说,酒吧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富家公子特别多。

    于是,她果断的选择了酒吧。

    刚进去的时候,大家虽然有点排挤她,但总得来说,还算融洽。

    时间长了,她开始抽烟。

    在朋友的诱惑下,又开始吸粉,一去不复返。

    吸粉害人害已,她把自己在酒吧挣到的钱全买了粉,最后还欠了一屁股债。

    这不,追债的人满街追。

    陈瑶本不想管,但想到外公要是知道刘兰变成这样,肯定会很伤心。

    她缓缓地打开车门,快速挡住刘兰的去路。

    刘兰看到有人挡住自己的去路,刚想开口大骂,抬头一看,满头大汗的脸露出一丝惊喜,瞬间大喊道:“瑶瑶,救我,他们要把我卖去泰国。”

    两名男子快速追到刘兰,正想伸手抓她,却被陈瑶一个闪身,落了空。

    一名二十一二岁的男子看到陈瑶,眼里闪过一丝不知名的光彩,痞痞的吹了个口哨,瘦小的脸挂着恶心的笑容:“美女,跟哥哥混怎?”

    “你确定?”陈瑶卷卷的睫毛微微下垂,漫不经心地问道。

    “确定,非常确定。”两名男子异口同声说道。

    “可是我——”陈瑶懒散地看了两人一眼,红唇微微上扬,一字一字慢慢吊人家胃口。

    ------题外话------

    亲爱哒,一万字,娜娜码了10几个小时,终于码了一万,求奖励,求月票,求评价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潇湘美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潇湘美娜并收藏神医特工的随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