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61章

第06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新来的两个宫女?

    瑞定稍稍一想,知道顺和说的是元春和抱琴,他微微点头,道:“带到前面小厅。”

    顺和又去倒座房里叫元春和抱琴,道:“王爷要见你们,收拾干净了,动作快些!”

    元春一阵激动,站在那里只觉得头晕目眩,热泪盈眶,她死死抓着抱琴的手,生怕自己跌倒。

    从除夕开始,她便一落千丈,从坤宁宫的偏殿挪到承乾宫的倒座,又从承乾宫的倒座挪到头所倒座。

    不过短短六个月的时间……元春站在太阳底下,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几年没出来过了。

    她跟抱琴手拉着手,抱琴红了眼圈,道:“可算是要给王爷磕头了。”

    元春的眼泪倒像是流干了一样,她脸上慢慢浮现出微笑来,嘴角微微上扬,竟是比当日嬷嬷教她的时候还要标准。

    她一点点松开抱琴的手,笑道:“你这么伤心做什么,回头让人看见多不好。我们去磕了头,就是头所的人了。来头所这许久,我一直没得什么差事,心中愧疚的很,等会要好好跟王爷磕头赔罪才是。”

    抱琴被元春这迅速而且彻底的改变吓的倒退了两步。

    元春扫她一眼,几乎是毫不在意的又整了整衣服,顺便伸手将抱琴头上一缕不太整齐的头发又抹了抹。

    不多时,顺和公公前来,元春上前行礼,笑道:“不知我们两个在哪儿给王爷磕头?”

    顺和面无表情,道:“去小厅。”

    说完他便转身带路了。

    元春和抱琴跟在他身后。

    抱琴心里咚咚的跳,元春这个样子着实让人害怕,她生怕等会磕头又出什么变故。

    其实也没多远,瑞定见她们两个的地方就在第一进小院里的正殿里,西侧间。

    顺和一进去便道:“王爷,元春和抱琴带到。”

    瑞定嗯了一声,只见元春和抱琴跪下磕头。

    等到她们两个行好了礼,瑞定扫了一眼顺和,顺和道:“起。”

    元春和抱琴起身,低头站在一边。

    这可是大大的不一样了,瑞定叹了一声。

    他仿佛记得第一次看见元春的时候,还是在坤宁宫里,那时候,元春还是圆脸,现在下巴也尖了,脸是越发的白了。

    元春能感觉到落在身上的视线,嘴角上翘的弧度逐渐拉大,她压抑住内心的狂喜,狠狠的在舌尖上一咬,这才将笑意压了下去。

    从前她母亲是正室,她是嫡女,看着父亲和大伯的妾室,母亲都会厌弃的说上一句,“上不了台面的小妾!”

    只是上不了台面的小妾……得到的却是男人的宠爱。

    元春表面上微笑,内心却在滴血。

    她终于也走到了这一步。

    周姨娘,赵姨娘,还有两个没掀起什么风浪的侍妾,还有大伯屋里数不清的通房丫鬟……

    没想到她最终要用的,是这些平日里看不起,被母亲三令五申要防备的手段。

    瑞定目光在两人身上扫了一圈,元春站的直,能看出来用了大力气,抱琴则是在轻微发抖,头上似有汗。

    “你们两个是皇后娘娘赏下来的。”瑞定平淡道:“到我府上……”瑞定顿了一顿,看了看两人的反应,又道:“你们跟着听兰去做针线活。”

    这个活计,也是瑞定特意安排的。

    让元春和抱琴参与到他的饮食起居里?别做梦了,他断断没有被暗算两次的计划。

    不过将人晾了半年,估摸着也差不多该学乖了,况且要是一直不安排差事,怕是又会入了有心之人的视线。

    瑞定扫了一眼元春,道:“想必你也是会几门独特的绣法的,先做一做我看看。”

    元春道:“多谢王爷。”

    声音平静,连喜色都不太听得出来,瑞定心道:但愿这次是真的清醒了。

    话说完了,顺和又将两人带了出去,回到倒座的宫女房,吩咐了两句,见两人低眉顺眼的听着,还时不时的说两句知道了,便轻轻点头,道:“宫里的规矩,你们这次要记住了!”

    送走顺和,元春两手伸在自己眼前,看了看十指葱葱,纤细修长,上面还有不长不短的一截指甲,染了红色,很是好看。

    “抱琴,取小剪子来,把我指甲剪了。”

    见了元春,瑞定又回到书房里。

    京城这小小一块地方,上面的衙役、守卫,还有军队很是复杂。

    分管治安的有顺天府,还有燕京布政司的衙役,这两处算是地方行政。

    燕京都指挥司也驻扎在京城里,这一处是军队。

    这三样跟其他地方的首府都一样。

    还有京城的军队。

    直属皇帝的有两队,亲军京卫和五军都督府,这两队相当于皇帝的亲军,不是心腹进不去。

    京城周围还有三大营,神机营、三千营和五军营。这三支是专门负责京城治安的,加起来有十六七万人了。

    除此之外,还有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各自也有自己的衙役。

    瑞定一条一条梳理着,想着如何能安插人手进去。

    不管皇位有什么变故,瑞定算来算去都觉得差不多是两三年之后的事情了。

    父皇的性格,不可能雷厉风行立即废了太子,然后改立新人。

    太子现在的处境也算是温水煮青蛙,又有东宫辅臣,还有皇后拉着劝着,也不太可能立即做出一件天怒人怨的事情来。

    至于隐藏在众人之中的最后得益者,等的也是机会。

    所以下来应该是一场拉锯战。

    瑞定想了想,他现在开始拉拢的,应该是副手的副手,也就是两三年之后能升到二把手的人。

    就算不能拉拢到自己手里,也要让这些人保持中立,不能偏向任何皇子。

    上面这些,其中兵力最强的,当属京城三大营,只是这些军队都驻扎在京城周围,离的稍远,赶过来要一夜的时间。

    下来便是皇帝的两支亲卫。

    瑞定正想着,听见宫女回报:“又夏姑姑来了。”

    瑞定叫人进来,只见又夏请安,道:“娘娘让奴婢来给元春送野山参来。”

    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瑞定一清二楚,他眼睛一眯,吩咐道:“去叫异雀,陪着又夏姑姑一起去。”

    瑞定继续在书房里回忆京营还有亲卫的人员名单,异雀跟着又夏已经到了元春屋里。

    “又夏姑姑,异雀姐姐。”元春低眉顺眼的行了礼。

    又夏将手里盒子递给抱琴道:“娘娘估摸着你的野山参差不多该吃完了,特地让我再给你送来。”

    抱琴接过盒子,忙道:“多谢娘娘,大约六月初便吃完了。”

    又夏眼睛一眯,笑道:“这山参虽好,不过你还年轻,若是身子好了,便少吃些吧。”

    元春低头称是。

    又夏话说完了,看了一眼异雀。异雀道:“当日你们两个进府的时候是顺和公公带进来的,不过这宫里上上下下的宫女都归我管。若是日后你们有什么事情拿不定主意,或者不知道的,不论大小,都要来回我。”

    元春说知道了。

    异雀也点点头,道:“又夏姑姑,我送您出去。”

    等到两人走出倒座。

    元春将盒子打开,扫了一眼道:“这次的山参,看着倒是没上次的好。”

    抱琴对如何分辨山参的年份一无所知,道:“姑姑不是说了吗?您底子好,若是好了就不用吃这个了。”

    元春伸出手来,上面青筋一条一条的。

    “你看看我的手,我哪里好了。”

    抱琴低下头不说话了。

    元春吸了两口气道:“异雀和顺和……两个一个管着宫女一个管着太监……等到出宫建府,怕是又要起冲突。”

    “姑娘,我们不能再搀和进去了。”抱琴急道,“您不是说要安安生生的待着吗?”

    “你怕什么?”元春扫她一眼,“我得先熬上去,等到王爷出宫建府,等到我能见到母亲和祖母,才能想别的。况且……就算不动手,也得从现在开始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着……”

    元春眼睛眯了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又过了两日,瑞定早上去给皇帝请安。

    皇帝问了一句:“地方都看过了?挑中哪一处了?”

    瑞定想了一想,平静道:“平化街的那处宅子。”

    皇帝来了兴致,将手边的一卷京城地图摊开,在上面找了起来。

    瑞定心里一松,皇帝能把地图放在手边,想必是早就已经看过了这几处宅院,而且也应该了然于胸了。

    “怎么选了这一处?”皇帝将地图推在一边,像话家常一般问了一句。

    “父皇也知道,儿臣喜静。”瑞定低头,“城外那两处宅子,周围还是还要建宅院,住进去了几年都不得安生。”

    皇帝点头,看看地图上的标注,“的确如此。不过朕原来想着让你住在你两个哥哥周围,也好亲近亲近。”

    瑞定解释道:“那处宅院倒也不错,只是院子没什么花园,前前后后盖的都是房子。儿臣现在还是一个人,住进去空落落的。”

    皇帝笑了,“你这是想娶亲了?”

    瑞定心中一喜,心说趁着这个机会刚好试探一二,又能再给父皇造成一个林如海什么都没跟他说的假象。

    他依言跪下,道:“多谢父皇。儿臣已经是亲王了,礼部安排的大典也在下个月,这府里别说是亲王妃了,连侧妃侍妾也是一个都没有,冷冷清清的。”

    皇帝只是笑,半响道:“先不着急,朕定要给你挑个合适的,秀外慧中,端庄大气,配得上亲王妃的。”

    端庄大气?这个要求……但凡瑞定真的是一无所知,怕是要开始抖了。

    端庄大气这个词儿,在太子妃的册封典礼上出现过。

    瑞定有点失望,语气略有低沉道:“父皇看上谁家的姑娘了?先跟儿臣透个底儿,儿臣去看看?”

    “胡闹!”皇帝嗔怒,“哪有你先去看的道理?”

    “那父皇告诉母妃,让母妃派人去看看?又或者借着我的小侄儿百天的时候,让姐姐去看看?”

    皇帝挑了挑眉,“这事儿你别管了,总之将来不会让你失望的。”这句说完,皇帝又换了个话题,“淑宁的小儿子,朕得想想起个什么名字好。”

    能得皇帝赐名,那是天大的荣耀。

    只是瑞定心下一沉,越发的替林如海操心了。

    皇帝这是要拖到什么时候呢?

    只盼着林如海手下做事千万要慢慢的来。

    过了两日,皇帝的册封正式下来。

    昭豫亲王的册封大典将于十一月十六举行,赏赐平化街宅院一所。

    瑞定接了旨意,内务府的官员又道:“说是宅院一所,陛下已经吩咐了,将平化街中间还有东边的宅子都划在您名下。臣已经让人去拆了中间围墙,将两个院子连在一起,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来问问您。”

    “可还要修整什么?正好趁着一起办了。”

    官员笑得越发的谄媚,瑞定是皇帝喜爱的皇子,在政事上也做得了主。

    瑞定就着内务府的拿来的草图看了看,道:“倒也没什么可修的了,京里数得上的宅院都出自于你手,我这看着很是不错。”

    官员又道:“王爷夸奖,臣万不敢当。”

    瑞定突然皱了眉头,指着位于宅院东边的花园道:“这里修上几座高台绣楼。”

    官员急忙记下了。

    瑞定眉眼舒展,道:“行了,就这一处。”

    这一改动没过多久便摆上了皇帝的书桌,皇帝看了之后笑,跟进忠道:“绣楼?他这是变着方儿的跟朕说要成亲呢,连日后闺女要住的绣楼都想好了。”

    进忠陪笑道:“王爷年纪也差不多到了,其他几位王爷到他这个年纪,都已经定亲。”

    皇帝沉下脸来,沉吟道:“等此事了解,朕必定给他赐一门好婚事,也不让他白白受了这个委屈。”

    “陛下深谋远虑,想必王爷也能体谅您的深意。”

    皇帝点了点头,又道:“林如海口风倒紧,也算是个能臣。唉,朕是不是——”声音戛然而止。

    进忠站在一边,低着头,一点声音都没发出。

    随着正式的册封旨意下来。

    几家欢喜几家忧。

    最欢喜的不用说,就是瑞定的亲妈,还有外祖母家,以及头所里伺候的宫女太监们。

    最忧愁的当数太子,太子府里又有两个小太监被鞭打到起不来床。

    至于又欢喜又忧愁的,除了瑞定的两个哥哥,还有贾府这一堆勉强能借着林黛玉跟他扯上关系的人。

    坤宁宫里。

    太子气急败坏,在宫里大步的绕圈,时不时的踢一脚旁边的桌椅板凳。

    “不是说他成不了亲王吗!”

    “不是说他不受宠吗!”

    “不是说他去了江南是下放吗!”

    “你看看!”太子几乎都要咆哮起来,“父皇给他赐了两所宅邸,还用内库的银子给他修宅子!”

    皇后看着太子这个样子分外的头疼,道:“你小声些,脸都红了。”

    太子用力踢了一脚椅子,坐了下来。

    “你不也有两所宅邸?还都是宫里的。”皇后看见太子怒气发的差不多了,慢慢劝解道。

    “孤是太子!”

    “他那两所宅邸合起来也没你一处大!”皇后脸上有些嫌弃,“若是不赏给他两所,你父皇的脸上也过不去。你想想当初老二出宫的时候,你父皇几乎是把他打发出去的,但是面子上依旧要能过的去。”

    太子还有些不忿,要说他在乎的,其实不是宅院有多大,又或者银子有多少,不过是父皇的宠爱,还有内库这个地方。

    内库是什么?

    这就相当于皇帝的私产,将来是要太子继承的,太子倒不是舍不得银子,只是对于父皇的举动,心里分外的不安。

    “我们先前不是说好了?”皇后劝道:“趁着我中秋做寿的时候将消息传出去,既然已经定好的计划,你也按下心来等着。这眼看着就要到中秋了,你稍安勿躁。就算为了在你父皇面前留个好印象,你也不能再这般急躁了。”

    “真能成功吗?”太子瞪起眼睛来,“母后,你说的一个都没实现。你去年中秋便说瑞定看上贾元春了,要留着这女人给瑞定下套。可是你看看除夕夜,最后是谁吃亏了?”

    “还有后来你去找僧侣,父皇连叫他们进宫问话的念头都没起一个!”

    皇后被太子职责的言语说的心口痛,她痛心疾首道:“我的这些主意?这些主意怎么了?元春现如今不是进了瑞定府上,瑞定不是现在都没娶妻,一个助力都没得?”

    太子哼了一声,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皇后又苦口婆心起来,“早就商量好的计策,眼看已经成功了一半,你莫要自乱阵脚。须知成家立业,他一个连家都没有,连后院丫鬟宫女都管不到一块去的皇子,能有什么出息。”

    “你这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妇人手段!”太子沉默了半响,咬着牙爆发了,“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听你的!”

    皇后愣了,太子也愣了。

    太子急匆匆站起身来,道:“孤去乾清宫给父皇请安去了。”转身便走,丝毫不理会后面皇后和翠竹的呼唤。

    “你看看他说的什么话!”皇后靠在椅子上捂着胸口,“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我不为了他我为了谁?我都已经是皇后了,就算是瑞定当了皇帝,我依旧是太后!谁当皇帝我都是太后!要不是为了他,我能这么上赶着去让陛下嫌弃我吗!”

    “娘娘,娘娘。”翠竹急的满头是汗,“娘娘莫要说这话,太子一向孝顺,想必这是在哪里受了气,又听了什么谗言的关系。”

    皇后急促的喘气,“他信外人他也不信我,我这大半辈子究竟是为了什么!”

    翠竹不住的劝说,半响,皇后回过味来,道:“去查!去查太子府里是不是进了新人,还有詹事府,哪个人最近跟太子走的近!”

    与这一对母子不同,瑞定正陪着吴妃在御花园里散步。

    瑞定从江南回来已经快有一月,带回来的东西也都送的差不多了,几乎是宫里人人有份,所以他搀着吴妃一路走来,得了不少笑脸。

    “我那儿还有两个摆件,回头你出宫的时候也给你带出去。”吴妃想起什么是什么,恨不得将整个宫殿都给他搬出去。

    “母妃自己留着。”瑞定道,他想起早上去承乾宫的时候,又夏姑姑指着两口硕大的箱子给他看就觉得好笑。

    “我知道您想把好东西都给我,我也是一样的,况且我出宫,什么都是新建的,回头您赏给我两个管事的,还有管理商铺农庄的人便是。”

    吴妃点点头,“少不了你的,我都安排好了。”

    吴妃也没等他搭理,自顾自又说:“老吴头的大儿子,已经培养了许多年了,就等着你出宫建府,还有张庄头的小儿子,种田是一把好手……”

    瑞定跟又夏对视一眼,一左一右走在吴妃身边,继续听她念叨着,时不时再提醒两句,气氛好极了。

    又逛了一会,瑞定指着前面的小凉亭道:“母妃可要进去坐坐。”

    吴妃点点头,道:“虽已入秋,不过走了这么一会,还是挺热的。”

    只是她们还没走到凉亭,便见凉亭那一边又过来一队人。

    为首的那一个挺着个大肚子,不用说,就是现在宫里唯一有身孕,备受皇帝宠爱的虞嫔了。

    两对人马一一打了招呼,虽然有吴妃在场,不过瑞定还是背对着她们站在了亭子外面。

    虞嫔扫了一眼瑞定的背影,一手摸着肚子,一边道:“恭喜姐姐了,总算是熬出头了。”

    吴妃知道她说的是自己儿子,况且也的确值得骄傲,便由衷冲虞嫔笑了笑,“这十几年受的苦,到了今日才知道都是值得的。”

    虞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道:“只盼着将来我也能生一个像王爷这般听话懂事的小皇子。”

    虞嫔其实还没瑞定大,只是身份摆在那里,又有皇帝的宠爱,这话说出来也没人觉得奇怪。

    “太医虽说你是八月份生,不过头胎一般都晚。”吴妃略显担忧的看着虞嫔的肚子,道:“拖到九月份也是有可能的,你心里主意要坚定,万万不可为了赶个好时候,用了不该用的药。”

    “多谢姐姐。”虞嫔点头,很是诚恳,“这话只有姐姐跟我说,我宫里的嬷嬷还有宫女,哪个都是说不如捡中秋生了,是个喜庆日子。”

    吴妃笑道:“可见说这话的人没见识,中秋是皇后千秋,生在那一天白白便宜了她。”

    “谁说不是。”虞嫔很是赞同,“我又不在她手底下过活,那么讨好她做什么。”虞嫔一边说,一边凑近了小声道:“皇帝这两日是越发的嫌弃皇后了,说她手太长什么的。只说了这两句,我也不敢多问。”

    “后宫不得干政。”吴妃心中虽喜,只是面上跟虞嫔一样的正经,似乎都是在为皇后担忧。“你好好的等着生孩子,别的不用操心。”

    虞嫔两只手都在自己肚子上放着,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模样。满意极了。

    “听说王爷过些日子就要出宫了。”虞嫔道:“我也没什么好送的,前些日子皇帝赏了我些玉器,回头我挑两样大气的让翠萱给送去。”

    “不用这么客气。”吴妃急忙推辞,说的也很是诚恳,“借着你这个肚子,我在宫里也插了不少人,应该是我感谢你的。”

    “乔迁之喜,还是要送的。”虞嫔笑道:“况且自打屋里摆了王爷请回来的观音像,我这心里安定了许多。”

    吴妃笑道:“我知道你的好意,陛下也夸他了。”

    两人对视一眼,笑的很是开心。

    “我还得再嘱咐你一句。”吴妃又道:“你这肚子也不能拖的太久了,头胎本就难生,养的太大了就更不好生了,万一……那是孩子跟母体都有损害的。”

    虞嫔面色略显惊慌。

    吴妃伸手拍了拍她道:“没两天就是八月了,你记得要经常走动,也要招太医来看看,这么多人看着呢,不会出问题的。”

    虞嫔站起身来,道:“我还是再走走去。”

    送虞嫔出了凉亭,吴妃又跟瑞定走在一处,吴妃道:“听见了。”

    瑞定点点头,“可惜不知道到底为了什么事情。”

    而且……那边的消息也还没传过来。

    瑞定借着这两年官员调动,在詹事府也安插了几个人手。

    当然太子警惕性极高,凡是瑞定夸过的人一个不用,

    不过……如果这人瑞定没夸过呢,当然太子也有这是瑞定故布疑阵的怀疑,只是詹事府总是要进人的。

    要么用瑞定夸奖过,推举过的人,要么就用瑞定完全不提的人。

    总之就这么两种官员,逃不掉的。

    瑞定嘴角微微翘起,等到出宫建府,那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呢。从前埋下的钉子,积累的善缘,一个个都能用起来了。

    甚至拉拢皇帝的心腹,比方说顺和,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乾清宫守门的侍卫,还因为他免过一顿板子呢。

    这么一想,迎面而来的阳光照在脸上,瑞定的信心是越发的足了。

    还有自己的媳妇儿,总是忍不住还想再见一面。

    他让内务府建绣楼,原本想着三层便好,谁知内务府得了皇帝要好好盖的吩咐,硬生生在他家花园子里起了三座绣楼,说是给王爷未来的女儿住的。

    五层的绣楼。

    瑞定笑了笑,三座五层的绣楼,女儿他得往十个生了。

    原本这楼的用途,就有点动机不纯。

    现在更是盖了五层。

    瑞定倒没想过去窥视荣府的后院,况且那里树木繁茂,窥视了也看不见。

    但是他府里高高起了高高的绣楼,黛玉睁眼闭眼只要转身一抬头就能看见,想必看见了心里便能安定吧。

    瑞定心口一热,翻了翻黄历。

    三天之后倒是有个节日,不过是中元节,这个节日能送什么东西过去呢?

    中元节的早上,瑞定派了异雀出宫了。

    马车里东西不少,绫罗绸缎还有玉器等等,以及一些滋阴去燥的药材。

    当然瑞定想送的东西在异雀手上拿着,一个小布包,包里放了三本书。

    异雀看着这布包也很是愁苦。

    她是个宫女,但是是个识字的宫女,所以对于王爷送的东西,她看的清清楚楚。

    王爷给林姑娘送了三本话本,鬼故事……

    哪有送人这个的,还是给一个半大不小的姑娘。

    异雀脑海里又浮现出瑞定当时的表情言语来……

    瑞定笑的连眼睛都眯了起来,言语里都透露出暖意来,跟中元节一点都不搭,“中元节了,我从书房里挑了几本很是有趣的鬼怪志异来,明天早上你给林姑娘送去。想必她一个人待着也很是无聊,贾府……这故事生动有趣,送去给她解解闷。”

    异雀看着瑞定身后的书架,上面除了这个,明明还有什么游记,山野趣闻等等,哪怕送堪舆志,水经注也比这个强啊。

    瑞定又说:“也算是应景,毕竟过节来着。”

    异雀只觉得不妥,好不容易劝说许久,终于让王爷又加了些布料等寻常礼物,她这才放心大胆的出宫了。

    只是……她看了看手里的鬼怪故事,要不要干脆找个地方扔了算了。

    然而没等异雀想好怎么办,马车已经到了贾府门口了。

    没跟着王爷来,直接坐着马车进府的好事儿是不要想了。

    异雀下了马车,稍稍等了一会,便坐上贾府的轿子,到了荣禧堂。

    等在荣禧堂里的是个年轻的美妇,异雀想了想,好像是叫什么琏儿媳妇来着。

    “异雀姑娘。”王熙凤笑着迎了上来,道:“这大热的天,先来喝杯酸梅汤去去热气。”

    异雀跟着王熙凤坐下,又有丫鬟上了加了冰块的酸梅汤,异雀喝了一口,顿觉心神舒爽,脸上不由得也露出个笑容来。

    王熙凤心里一松,但是随即又开始埋怨起贾母来了。

    说什么贾府上下,只有她合适去见王爷的宫女,又嘱咐她记得上回商量的大计,又让她借口黛玉生病,别让见到人。

    最好能造成一个林黛玉体弱的印象,这样不管王爷打得什么主意,面对一个体弱多病的林黛玉,他也只能歇火了。

    异雀喝了几口酸梅汤,想起今天的正事儿来,道:“娘娘记挂着林姑娘,又想着这些日子换季,林姑娘从小在江南长大,怕是不习惯,特意命我来看看。”

    将吴妃放在头一个说事儿,也是瑞定特意吩咐的。

    他虽与林如海“有旧”,只是毕竟这么老来看林黛玉,也有点不清不楚的,挂上吴妃的名号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听了这话,王熙凤心里一喜,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瞌睡了有人送枕头-正是时候,连编都不用编了。

    王熙凤笑道:“我先在这儿待妹妹谢谢娘娘了,娘娘这般体恤,真该让她好好给娘娘磕头的。”

    异雀又道:“这布料给林姑娘做衣裳,玉器给她把玩,还有两本话本,也能解解闷。”

    王熙凤又道谢,说:“您再尝尝酸梅汤?这天气炎热,我看您头上的汗还没下去。”

    又有丫鬟上来倒茶,异雀端着茶杯,觉得不太对了。

    按理说这会就应该请她去林姑娘屋里才对。

    异雀不动神色,端起酸梅汤慢慢抿着,打量着王熙凤。

    王熙凤想着老太太的吩咐,道:“可是不巧了,昨天晚上,我那妹妹陪着老太太去院子里逛了逛,吹了冷风,老太太还没怎么样呢,她先给病了,才喝了药,刚睡着。”

    王熙凤一笑,“我那妹妹是极有孝心的,可惜……唉,就是个美人草,吹不得风。她来了这几年,一换季就是不停的吃药,可把我们府里上下都愁坏了。”

    异雀放下茶杯,道:“我去看看她。”

    “姑娘可别。”王熙凤将人拦住,又有些为难道:“您是在宫里伺候的,若是不小心染上病了,连累宫里的娘娘王爷,倒是我们家里的姑娘不是了。”

    异雀点点头,站起身来,王熙凤刚松了口气,又听异雀道。

    “娘娘和王爷吩咐我来看林姑娘,没见到人我也没法交差,你可想好了,若是我这么回去回话,将来娘娘不满意,再派来的人兴许就没我这么好说话了。”

    王熙凤心里一缩,急忙给等在门口的鸳鸯使眼色,又道:“我们这也是为了娘娘着想,宫里都是主子贵人,我们都是为了娘娘啊。”

    异雀冷冷看她一眼,道:“你想好了?真要拦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