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62章

第06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熙凤一顿。

    她再怎么在贾府称王称霸,在屋里再怎么给贾琏甩脸子,那也是建立在贾府众人都是跟她差不多地位的前提下。

    宰相门前七品官。

    这一位是跟着王爷来了好几次,能识字,还在书房里伺候的宫女。

    王熙凤顿时萎了,心里不免埋怨两句贾母。

    “姑娘这话是怎么说的。”王熙凤脸上的笑容不减,“我们这也是为了您好,老太太听说妹妹生病了,还特意吩咐去叫了御医,又让一家子的人走路轻些,千万别打扰了妹妹。”

    异雀眼睛一眯,她在宫里这么些年,虽然一直在瑞定身前伺候,只是吴妃看着瑞定提拔她,自然也教了她不少。

    这人先是说林姑娘生病,见情形不对,现在又说怕她打扰了林姑娘,里面没什么猫腻怎么可能?

    说的越多,心里越虚。

    “我也不跟你瞎扯,宫里娘娘还王爷还等着我回话。”异雀起身已经往门外走了,“我不是来看你的,既然林姑娘见不到,回去我就照原样转达了。”

    “姑娘。”王熙凤两步走到她身前道:“这事儿搞的,我们都是为了林姑娘好,要么我带您去看上一眼?她是真睡了,不然知道宫里来人了,怎么也得起来不是。”

    说着,王熙凤带路,两人往林黛玉院子里走过去。

    “知道是您来。”王熙凤笑道:“这才敢不叫妹妹起来,知道王爷跟娘娘都是心疼妹妹的。”

    异雀不搭理她,王熙凤自顾自一人说下去。

    “……老太太是最心疼妹妹的了,自打她来,我们府上嫡亲的孙女儿都要靠边了……

    “……我们府里上上下下都喜欢她跟什么似的……”

    “……妹妹每季的新衣是最多的……”

    好在路不远,没听多久便到了黛玉屋前。

    王熙凤看了立在门口的鸳鸯,放下心来,道:“这便是了,您也不是第一次来的,去看看便知道我没骗您了。”

    异雀扫她一眼,抬脚进了屋。

    黛玉住的是正屋,一排三间,中间是厅,左边是卧室,右边是书房。

    异雀站在大厅里,隔着半开的门往卧室里一看,床上的确有人。

    东西也规规整整的,脚踏上一对绣花鞋,异雀专门看了看,样子精致,的确是姑娘们穿的。

    只是……她扫了一眼站在卧室门口伺候的丫鬟,抖什么。

    异雀又回到厅里,小声道:“我带来的东西你们收好了,等林姑娘起来给她,过两日便是中秋了,到时候我再来看她。”

    王熙凤笑道:“今儿才是七月十五,到中秋还有整整一个月呢,妹妹不过伤风而已,最多两旬便好了,下次来肯定能见到。”

    异雀嗯了一声,突然觉得不对,又往书房走了走。

    “你们……”异雀抿了抿嘴,决定不动声色,先回去告诉王爷再说。

    王熙凤亲自带人将异雀送上轿子,看着她坐上马车离开贾府,这才又和鸳鸯两个回到老太太屋里。

    贾母面前放着一碗燕窝粥,见到王熙凤进来,道:“今儿这粥熬的不错,你二奶奶辛苦了,等会给她也送一碗去。”

    王熙凤急忙道谢。

    贾母又问:“送走了?”

    王熙凤点点头,“我亲眼见她上的马车,看着倒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贾母视线扫到鸳鸯,鸳鸯点了点头。

    “王爷又送了什么过来?”贾母问道。

    王熙凤笑道:“不过是些布料,玉器,还有一个小布包,看着像是书。那位宫女说是娘娘送的。”

    贾母道:“布料玉器倒像是出自宫里娘娘的手笔,不过这书……”

    “女子无才便是德,况且……娘娘没进宫之前,她父亲的官职……怕是给她请不来什么先生的。”

    “那这书?是王爷送的?”王熙凤惊了一声,道:“可惜了,方才那书一直抱在布包里,也没看见里面是什么,要么我再去看看?这书眼下已经在紫鹃手里了。”

    贾母放下手里的小瓷碗,道:“你别去了,我等会去看看她。想必一大早就来这么一出,她也很是不安,我去安慰安慰她。”

    王熙凤笑道:“老祖宗最是疼爱孙女儿的。”

    贾母脸上浮现一个堪称慈祥的笑容,“她亲妈去的早,我不疼她……可就没人疼她了。”

    说完了话,王熙凤借着要去处理家事,告退了。

    贾母又看鸳鸯,问:“都说了?”

    鸳鸯低着头,脸上表情肃穆,“二奶奶极会说话,明里暗里都说了林姑娘体弱多病,很是不着痕迹,若是我……想必那宫女是听不出来什么破绽的。”

    贾母叹气,“委屈我黛玉了,她生的本来就小,又体弱,你跟我去看看她。”

    鸳鸯上前去扶贾母,贾母又道:“端上燕窝粥,她脾胃虚弱,吃这个最好克化了。”

    几步就到黛玉屋里,看家鸳鸯扶着老太太亲自前来,屋里几个丫鬟都急忙出来迎接。

    贾母看了一眼,将手递了出去,道:“紫鹃,你们姑娘怎么样了?”

    紫鹃赶忙上前跟鸳鸯一左一右搀扶上贾母,笑道:“小姑娘家家的,这个年纪最是贪睡了,方才不过是——”紫鹃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差点说漏嘴。

    她抬眼看着贾母脸色突然阴沉下来,急忙补救道:“姑娘说没睡醒,这会又躺下了,方才宫女姐姐过来,也搞出了些动静,没惊醒她,怕是真睡熟了。”

    贾母嗯了一声,道:“你好好伺候着,我带了燕窝粥来,你去用紫砂锅加了水,把燕窝粥隔水热着,温温的就行,你们姑娘起来了就能吃。”

    紫鹃点头,从鸳鸯手上接过一个白雪的小瓷盅来,往小厨房去了。

    贾母则由鸳鸯扶着,进了黛玉卧室。

    黛玉侧身躺着,头冲里,被子底下的身体轻微舒缓地起伏着,看到倒像是真睡着了。

    贾母坐在黛玉床边,给鸳鸯使了个眼色,鸳鸯将桌上放着书的小布包拿了过来。

    房间里响起布料摩擦的声音,还有书页翻开的声音。

    “这姑娘家,最怕走错路了。”贾母口苦婆心的说着:“有些事情说出去于男人家不过风流,又或者浪子回头而已,还能得个金不换,迷途知返的美名。”

    床上小小的身躯一颤,贾母像是没看见一样,“姑娘一旦被寻了错儿,那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的。娘家没脸,婆家……这辈子不过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贾母的手放在了枕头上,湿漉漉的。

    “你母亲去的早,你父亲无力管教于你,便将你送到我府上。”贾母在黛玉肩膀处拍了拍,“这事儿也不能怪你。”

    贾母长叹一口气,“王爷毕竟是天家子弟,他仗着身份我们必定要有所顾忌。”她摸了摸黛玉头顶,语重心长道:“你放心,外祖母就是舍了这个家,也要护你周全,必定不能让王爷坏了你的名声。”

    贾母起身,伸手搭在鸳鸯胳膊上,又道:“只是你也要有所警觉才是。”

    贾母说完话,跟鸳鸯两个离开了。

    黛玉死死咬着被角,泪流满面。

    王爷第一次来,两位舅舅和外祖母都在……

    王爷第二次来,两位舅舅和外祖母都在,宝玉也在……

    王爷第三次来,是大舅舅陪着的……

    她并没有私底下见过王爷,王爷谨慎守礼,又是朝野称赞……

    王爷已经跟父亲商定了婚事。

    怎么在她们嘴里,就成了私相授受呢!

    要说守礼,要说规矩,宝玉现如今都十五了,还在内闱厮混,跟宝姐姐,跟湘云,还有跟自己……怎么看在她们眼里,就是跟姐妹亲近呢!

    “姑娘?姑娘?”紫鹃的声音响起,见黛玉没答应,便将卧室的门窗关好,去外间做针线活了。

    异雀坐着马车一路畅通无阻回了皇宫。

    王爷却不在头所,她问了两句,说是王爷去乾清宫议政了,异雀无奈,也只得安静等在宫里,这一等便等到了天黑。

    瑞定是在掌灯十分才回到头所。

    今天乾清宫议政,到让他觉察出来一点不同寻常的地方。

    父皇……似乎要对江南有什么大动作了,事关林如海,瑞定打起十二分精神盯着。

    年初在朝堂上父皇让推举的西北都司指挥使,当时他推举是孔昊文,这人现在在两淮都司里当副手。

    父皇的意思,是让这人做到今年年底,然后上京述职,只是接任的人选没定,孔昊文下面要去哪儿也没定。

    还有就是父皇将江南的官员,几乎是每个衙门都挑出来一两个说事儿,他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呢?

    瑞定有心想提醒林如海小心,只是……又怕这信落在别人手里。

    就算信安安全全道理林如海手里,只要路上走漏风声……其实跟信被人发现都是一样的结果。

    瑞定安慰自己,林如海也当了这许多年官了,年初他去扬州,也跟林如海算是推心置腹的商谈过一次,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上钩了。

    “异雀说有事儿要回王爷。”看管小书房的太监进来道。

    “叫进。”瑞定道,她今儿去看了林黛玉,瑞定嘴角微微翘起,也不知道她满不满意我送的鬼故事。

    只是异雀进来,一脸的愁容,倒是吓了瑞定一跳。

    “林姑娘?她怎么了?”

    异雀想了想,将今天的遭遇一字不差跟瑞定说了。

    “只是奴婢觉得贾家的人态度很是奇怪,头两次跟着王爷前去,贾家的那个谄媚样子。”异雀回忆道:“后来奴婢又自己去过一次,那一次接待的琏二媳妇恨不得都能将嘴笑裂了,怎么这次……拦着不让见呢。”

    瑞定点头沉思。

    异雀又道:“还有一点奴婢觉得不对。”

    “奴婢在厅里闻见了王爷书房的味道,像是林姑娘早上起来焚了香。”

    瑞定一震,“若是她伤风,自然是闻不出来味道的,如何要焚香。”

    异雀为难的点了点头,“要么是贾府的人不想让奴婢见林姑娘,要么……是有人动了林姑娘的东西。”

    “贾府!”瑞定想起现在还在他倒座里住着的贾元春,又想起原本林黛玉的结局来,真恨不得现在立即就将人从贾府接出来。

    “而且……”异雀又道:“奴婢见了林姑娘这几次,她虽然长的略瘦了些,只是瘦弱却不是病弱。贾家的人里里外外说的都是林姑娘吹不得风,外祖母都还好好的,她倒先病了。又说她吹一次风要病上二十天等等。”

    “奴婢虽觉得她话里话外都是关心林姑娘,只是这几句听在耳朵里怎么都觉得不是个事儿。”

    异雀还想再说什么,瑞定却摆摆手让她下去了。

    “我知道了,这事儿……”

    这事儿要在不能惊动父皇的前提下办好了,得从长计议。

    第一天一早,瑞定先去了承乾宫。

    “母妃,你还记得上回我跟你说的林大人家里的姑娘吗?”

    吴妃问:“巡盐御史林大人家里的?”

    看见瑞定点头,吴妃又道:“记得,我还嘱咐你舅舅家里每逢四大节去看看呢,眼看着就要中秋了,估计她们东西也准备好了。”

    “你放心,你跟母妃说的事情母妃都记在心里呢。”吴妃说完又叹了口气,“只是她在贾府住着,想起你宫里那个,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瑞定道:“昨儿我派异雀去了贾府,没见到人。”

    瑞定将昨天异雀的所见所闻稍稍加工了一下,取了一半跟吴妃说了。

    “姑娘生病了,屋里就两个丫鬟看着,还有人偷偷点我送她的香。”瑞定道:“虽然林大人说略略照拂一二便是,只是这碰巧遇上了也不能不管。”

    吴妃叹道,“这不在爹妈身边总归不是个事儿。外祖母毕竟还隔着一手,一个姓林,一个姓贾,还有亲孙女儿。”

    “谁说不是。”瑞定又渲染了一句,“您想想她的亲孙女儿——”瑞定顿了一顿,等到吴妃回想起贾元春来,又道:“刚进宫的时候,那是长圆脸,长的比一般人都要高大,看着也很是结实。”

    “可是那林姑娘,在贾府住了也三年了,现在还是单薄一张身子,小脸也不知道有没有我手掌大,看着真是可怜。”

    吴妃拍了拍他的手,道:“你毕竟不方便。行,这事儿我知道了,一会我让又夏去看看。”

    瑞定点头,像是突然想来一般,道:“让又夏姑姑换上女官的衣服再出去。”

    吴妃笑了,“宫里就是出来个粗使宫女,他们也得敬着。”只是看见瑞定期盼的眼神,又道:“嫔妃宫里就这么一个女官,原来是给你撑场面的。”

    这边跟吴妃说完,瑞定也出宫了。

    他年底便要出宫建府,宫外又在给他修宅子,因此时不时的出去一两趟,也不怎么显眼。

    看着宫里的马车进了荣府的大门,瑞定差人去将荣府东边的油黑大门敲开了。

    瑞定打算来个双管齐下的法子。

    一边让母妃派人去看着,一边……上回贾赦也在他面前说了,他们府上是贾政住了正房,贾赦敢在他面前这么说,心里怨气必定不小。

    瑞定决定帮着贾赦打擂台,总之要搅的贾府不得安生,特别是那个什么事情都想控制住的贾母,不能让她分出心来再给林妹妹找不痛快了。

    谨慎起见,他差遣去叫贾赦的不是安和,安和毕竟已经去过几次贾府,想必不少人都记住了他的面孔,万一要让贾母等人知道他也差了一脚,怕是对林妹妹更不好了。

    想到这儿,瑞定也很是不解。

    按照贾府的这幅日落西山的模样,还不得什么都死死抓在手里。

    他一个王爷,还是亲王,不说皇帝究竟是怎么想的,至少表面上他的恩宠是除了太子之外的头一份。

    现如今他已经明明白白的表现出来要给林妹妹撑腰,贾府怎么还敢阳奉阴违?

    瑞定想起昨天异雀说过的话,这分明就是不想让见人,然后慌乱间让林妹妹匆忙装病的。

    贾府这是攀了高枝儿?

    瑞定摇了摇头,觉得不太可能。

    贾府敢跟他对着干,至少也得是攀上皇子才行。

    哪个不长眼的会跟这种人家商量大事?

    瑞定派出去的虽不是安和,不过是个太监,一眼就能认出来。

    这年头什么人能使唤太监?

    哪个贾赦都得罪不起,就算这太监说的语焉不详,含含糊糊的,他也立即整理了衣着,跟着出来了。

    宁荣街跟大街交汇的地方,停着一辆马车,乍一看跟其他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太监将贾赦领到马车门口,掀了帘子让他上去。

    “王爷!”贾赦惊道,只是心里虽然吃惊,但是声音控制的很小,也就是三五步之内才能听见。

    瑞定冲他微微一笑,“上来,我有话问你。”

    贾赦慌张极了,几乎是手脚并用,也不知道是怎么爬上去的。

    瑞定眼睛里发出光来,嘴角微微翘起,道:“你上次说……荣府正堂是你弟弟再住?”

    贾赦精神一震,连忙点头,看见瑞定就跟看见亲爹一样,道:“当日我父亲过世,刚刚过了头七,母亲便让我那二弟搬进了荣禧堂。”贾赦说的咬牙切齿。

    “说我不知长进,住进正堂怕是辱没家风,带坏荣府子弟。又说我那弟弟有先祖遗风,应该是他住正堂。”

    瑞定眯着眼睛,“你就没想着去哪里说一说?”

    贾赦颓废着塌了肩膀,“母亲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里里外外都暗示,若是我不听话,便要去大堂上告我不孝。”

    “不住正堂我还是荣国府的主人,若是被母亲这么一告……我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贾赦整个人几乎都缩成了一团,“横竖就这么混着,他仗着母亲撑腰,可是母亲还能给他撑几年呢?”

    瑞定轻轻摇了摇头,道:“你就没想过你母亲不会去告你?”

    贾赦脸上的表情愈发的难以形容了,“那会我父亲刚死,我心神大乱,之后才反应过来这都是她要给小儿子铺路,只是……我是个酒囊饭袋,他却是得了皇帝亲口夸奖过的。”

    贾赦说到贾政,语气越发的愤恨了。

    “当日父亲临死之前,想着我袭爵,他什么都没有,便上了折子,给他求了一个工部主事之衔,这些年过去了,他也不过升到工部员外郎而已。”

    “话里话外还说自己原本是想科举出身,还嫌弃父亲耽误了他!”

    贾赦一肚子的苦水。

    “他不过一个假正经而已!”

    “官升不上去是因为父亲临终的折子,皇帝给他安排到了工部。他说自己书读的好,应该是去翰林院的。”

    “住在正堂是因为要孝顺母亲,不忍让母亲伤心。”

    “他大儿子死了,也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不是因为被他逼的寒冬腊月在院子里读书。”

    “大姑娘去宫里当差,也是因为母亲的吩咐,他无奈的很,一点也不想当皇亲国戚。”

    “小儿子十五了,还天天在内闱厮混,童生试都没过,也是因为要孝顺祖母,不忍祖母一人孤单。”

    贾赦冷哼一声,“他是一点错儿都没有的。”

    瑞定听了这一番话,虽觉得有点故意演戏的成分在里面,可是也明白贾赦忍了这许多年,怕是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抬手过去拍了拍贾赦的肩膀,等他平静下来。

    这时候,又夏已经进了贾府。

    一开始是王熙凤出来迎接的,可是下人不知道,她却能看出来。

    这一位上了年纪的宫女,身上是有品级的。

    “不知这位姑姑怎么称呼?”

    又夏在宫里待了多年,板着脸很是能唬住人,况且当初瑞定说的时候她也听见了。

    别说她跟异雀的关系究竟如何,至少出了宫她们都是宫女。

    又夏扫了王熙凤一眼。

    就是那种扫过去让人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个活人,好像跟隔壁的座椅板凳没什么区别的扫法。

    “我的名字是主子们叫的,你称呼我一声姑姑便是。”

    王熙凤一口气没上来,脸色差点变了。

    虽然现在贾琏还没袭爵,但是身上好歹也有一个正五品的同知之位,她也算是官太太,正五品的诰命头衔,却被一个宫女如此甩脸。

    就说这是个苦差事!

    王熙凤又暗暗埋怨起贾母来,又想这次一定要怀上身子,借着养胎的功夫先把这一堆子事儿躲了。

    等到尘埃落定,八字有了一撇再说。

    况且老太太不过一句话,得罪人的事儿都是她干的,她的好姑妈也整日的念佛,表面上看着是什么都不管了,只是时不时叫她来问话,说这个该怎么办,那个又该如何处理。

    王熙凤盘算一遍,笑道:“姑姑您坐,我们小孩子家家的不会说话,我这就去请府上的老太君来陪您。”

    又夏道:“老太君年纪大了,怎好劳动,还是我去见她才是。”

    说着,又夏便跟着王熙凤站了起来,道:“你带路,我这跟着一起去。”

    王熙凤急忙左右不停的使眼色,平儿跟鸳鸯一起跑了。

    又夏跟着王熙凤出了正堂,看见前面慌慌张张的两个丫鬟,道:“府上的规矩,还得好好教。”

    王熙凤一震,笑着说了句,“您说的是。”

    又夏在宫里的时候是低着头伺候人的,出了宫代表的是娘娘跟王爷的体面,头挺的比谁都直,再加上她到现在连笑影都没露出一个来。

    唬得王熙凤心里七上八下,平日里的伶牙俐齿是一点都说不出来了。

    而且……又夏在宫里练出来的功夫。

    走路平稳,步伐跟尺子量过的一样,每一步的距离都是一样的,步子的频率也是一点不差,跟她走在一起,原本也能用的上“端庄”的琏二奶奶,竟然在走路间都有了几分慌张。

    鸳鸯和平儿这会儿已经跑到了贾母屋里。

    鸳鸯是来报信儿的,至于平儿,是王熙凤的耳目,一来是怕这边说了什么不利于她家奶奶的言论,二来完完全全的听上一遍,晚上也好跟她家奶奶商量具体该怎么办。

    “老祖宗。”说话的是鸳鸯,“宫里来了个很是厉害的姑姑,二奶奶正带着朝您这边过来呢。”

    贾母忙站起身来,道:“鸳鸯你去黛玉屋里看看布置好了没有,平儿扶着我,我们去花厅。”

    又夏进了贾母花厅的时候,贾母已经坐在上首了。

    又夏前去行礼,口中称呼道:“老太君。”

    贾母笑眯眯的道:“还不快给姑姑上茶。”

    “姑姑请坐。”贾母指了指她下首的椅子。

    又夏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嘴唇也紧紧抿着。她坐了小半个椅子,丫鬟端了茶上来,她抿了抿便放下,直视贾母。

    “昨天异雀回宫,说林姑娘病了。娘娘怕她小孩子没见过世面,又不会说话,特意差我前来看一看。”

    “怎敢劳动宫里娘娘。”贾母也有些心慌。

    异雀是王爷的宫女,这个一看便知。

    只是王爷现在还没经正式的册封,使不了有品级的姑姑,所以这一位上了年纪,身上又穿着特制宫女服饰的姑姑,必定是娘娘宫里出来的。

    “林姑娘本是江南人士,来了京城水土不服,长长生病也是有的。”

    贾母听了这一句,心下稍稍松快了一些,但是又夏下一句话,让她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里。

    “只是按照昨日您府上人的说法,这两三年了还没好,怕是中间还有点什么别的。”又夏说话一点都不客气,“如果不是您府上的人伺候的不好——”

    贾母倒抽了一口冷气。

    “——就是林姑娘体弱。”

    贾母急忙道:“她自娘胎里带来的不足之症,我这天天给她吃的人参养荣丸,这两年已经好了许多了,只是换季,难免病的重些。”

    “嗯?”又夏表示疑惑,看着贾母道:“您给她吃人参养荣丸?”

    贾母急忙点头,“这是补身子最好的药了。”

    又夏眼睛一眯,想起现如今天天用山参补身子的元春,道:“说句犯忌讳的话——”这话说完她眼睛将屋里所有人都扫了一遍,贾母知道这是暗示不能传出去,道:“您放心,我府上的丫鬟都是嘴严的。”

    “宫里也有一位自娘胎出来便不足的皇子,我在宫里伺候多年,多多少少也知道药理。”又夏端起茶杯重重摔在桌上,“林姑娘来您府上才多大?这药太医说过,不能给小孩子吃!”

    贾母被吓的一颤,道:“姑姑,这药是黛玉小时候便开始吃的,来我府上便接着吃罢了。”

    又夏上下打量着贾母,像是什么都明白了一样,道:“宫里的太医五天请一次脉,开的方子多是三天的,再长也超不多五天,林姑娘来您府上两三年,吃了两三年一样的药?您就没请个大夫给她再请一次脉?”

    贾母冷汗直流,道:“这补身子的药……”

    半响没说出话来。

    又夏道:“我知道了。您差人带我去看看林姑娘,我看完便回去跟娘娘回话。”

    贾母头上的汗流的是越发的快了,

    若是这般将人放了出去,她们阖府上下,没一个能落得着好。

    况且这姑姑这样厉害,万一被瞧出破绽来,黛玉又应对不利,她们可真要丢大人了。

    想到这儿,贾母起身道:“老身陪姑姑去看看。”

    又夏点头,道:“那就烦劳老太君带路了。”

    从贾母的大花厅出来,往前一个院子,便是黛玉的正房。

    黛玉还依着鸳鸯的吩咐躺在床上装病。

    又夏跟贾母两个进屋,一进来她便扫视了一圈。

    “即是受了风寒,怎么门窗全都开着?”

    屋里伺候的丫鬟,从雪雁到紫鹃,没一个敢说话的。

    鸳鸯上前一步,小声道:“这是看着太阳已经升起来,略略开上半刻钟透个气。一夜没开窗户,屋里满是浊气,怕是对姑娘身子不好。”

    贾母笑着看了鸳鸯一眼,心说关键时候还是鸳鸯靠得住,等会等到这姑姑走了,便赏她个什么好东西才是。

    又夏又去书房看了看,这一看,她觉察出不对来了。

    瑞定早先送了东西给林姑娘,吴妃也跟她说过两次,只是言语里说的都是瑞定给一个姑娘送什么镇纸、墨锭等等,怪没道理的。

    但是却没说送的什么镇纸,又夏也以为不过是平常物件。

    只是今日一看,这镇纸……吴妃究竟知不知道呢?

    又夏顿觉心神大乱,想回去先跟吴妃将这事儿说了。

    只是脚步还没踏出书房,她闻见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跟异雀昨天闻见的一样,瑞定书房里点的香。

    八重樱是庆阳伯府的产业,又夏是知道的。

    她还知道瑞定时不时会从八重樱找些香料、香粉之类的小东西送人,还会专门吩咐八重樱的伙计换上特制的盒子,以示重视。

    但是将自己特制的香料送人,这还是第一次。

    又夏的脚步生生转了个弯,又转回了书房。

    “这位林姑娘,还是个爱读书的人。”又夏道,说着她便抬脚往书柜那里去了。

    书柜靠墙放着,在书房的最里面,这么一圈绕下来,能将书房看个清清楚楚。

    于是又夏在书架侧边的多宝架上,又看见一样再次让她心神大乱的东西。

    王爷非但是送了自己管用的香,他连用了好几年的香盒都一起送来了!

    又夏眼睛一眯,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一看这林姑娘了,哪怕她躺在床上起不来,这张脸她也得看一看了。

    又夏转身,往黛玉的卧室走去。

    宁荣街边上,瑞定已经跟贾赦说完了话,贾赦在他的马车上又做了一会儿,等到这一脸的鼻涕眼泪消下去了,这才下了马车。

    瑞定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低声嘀咕了一句。

    “又夏该看到了吧?怎么还没将林妹妹带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