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71章

第07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平日里不爱跟我说话,言语里也总是瞧不起我。”邢夫人一开口不过一句话,便叫所有人脸上都现了尴尬之色,“连请安都是草草一句便算完事儿。”

    王熙凤站在中间,手上还捧着筷子,一脸粉脸涨的通红。

    “你是王家千金,”邢夫人扫了一眼王夫人,道:“这我也知道。不过我终究是你婆婆,你姑妈碍着面子不管你,老祖宗也到了享清福的年纪,但是这府上也不是你能糊弄过去的地方。”

    “我平日里若是做错了什么,”王熙凤强忍着道:“你说便是了。何苦言语里这般挖苦呢?”

    王夫人眼神闪了闪,把她那一声咳嗽咽了下去。

    虽然贾母现在还没来,但是剩下所有人都坐齐了,黛玉的位置就在贾母身边,在最里面,现在想站起身来离开也太过引人注目,况且坐她前面的宝玉已经吓的愣住了,宝玉前面还有个湘云,她想走也起不了身。

    “有些事儿我忍了这许久,必须得说说你了。”

    “你看看谁家的月钱拖到初五才发?”

    李纨手上端着一盘饭,朝后退了退。

    王熙凤刚想张口分辨,只听邢夫人又道:“我娘家虽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不过也算小富,家里也有那么几十个下人,就算我父亲去了的那一段日子,整个府上一起服丧,也没见哪月的月钱错了日子。”

    王熙凤张口,声音又快又急,“这月钱都是外面准备了的,不过是我发而已,况且送到我手上的时候,绳子断了,这才耽误了半天,太太何出此诛心之言。”

    邢夫人冷笑,“这月钱究竟是怎么晚了的,阖府上下怕是只有这几个没出门的姑娘还不知道吧。”

    “我也不知道!”贾母的声音响起,由远及近,满是怒火。

    “你倒是给我说说,这月钱是怎么晚了的!”贾母指着邢夫人,“你们夫妻两个,一天到晚不做好事,整日的在府里胡搅蛮缠!琏二媳妇管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帮不上忙就别在这里添乱了!”

    贾母气的热血上头,一番说说出来便向后倒,鸳鸯急忙将人撑住。

    一见这个场景,所有人都慌了,急忙将贾母扶了回去。

    捶背的捶背,递水的递水,还有掐虎口人中,又有人喊,“去拿安宫牛黄来!”

    不多时贾母清醒过来,道:“不过吃个饭也不安生!”她指着邢夫人,声音虚弱了许多,“我已经免了你伺候饭的差事,你还想怎么样!”

    贾母不禁泪垂,“你这是想气死我作罢。”

    看见老太太已经被气的有了好歹,邢夫人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支吾半天道:“我是怕她小孩子家家误了事。”

    贾母看了看跪在地上呜呜哭的王熙凤,道:“你见识浅薄,帮不上忙也就算了,阖府上下,最会添乱就是你们夫妻两个!你给我好好回去反省!明日不用来了!”

    邢夫人还想再说什么,王夫人开口了,言语中慢慢的关切,“大嫂,老太太今日是气着了,你在她面前待着,怕是她一时半会消不了气。不如你先回去,等老太太消消气再说?”

    邢夫人上前行了个礼,道:“老祖宗,那我先走了?”

    贾母怒道:“我当不了你祖宗!”

    这么一闹,晚饭也没吃成,陪着贾母过了大半夜才消停。

    第二天一早,又夏来贾府接黛玉进宫。

    贾府一阵忙乱,急忙替黛玉收拾妥当送她上了马车。

    出了大门,黛玉觉得方向不对,抬眼看了看又夏。

    “我们去平化街上先看一看。”又夏强忍着笑意。

    黛玉现在的心情是又喜又怕,一方面觉得不该这么见王爷,一方面又觉得……

    没等她想出来到底是怎么觉得,马车便停在了平化街上。

    又夏下车,不一会,瑞定便上了马车。

    “王府快修好了。”瑞定笑道:“你看见我的绣楼了吗?”

    黛玉脸上刷的一下红了,小声道:“府里的姐妹们都看见了,宝玉也看见了。”

    不知怎么搞的,瑞定听见宝玉这两个字分外的不爽快,他笑道:“我明明问的是你。”

    黛玉半响不说话,“你这人——”

    就说了这么三个字。

    瑞定又道:“我知道你看见了,等——搬进去,你就知道了。”

    黛玉不搭理他,半低着头坐着。

    只是昨天晚上折腾到好晚,马车里又暖暖的,不知怎么又开始困了。

    马车一个颠簸,黛玉突然惊醒过来,发现瑞定的手已经伸到她面前了,她急忙朝后一缩,嗔怒道:“王爷!”

    “我怕你磕着。”瑞定很是义正言辞,“太医说你有失眠之症,现在想是好些了?在马车上还能睡着。”

    黛玉没忍住睨他一眼。

    瑞定看了心中欢喜,眼神让黛玉瞧了有些害怕。

    她不禁道:“昨天……”黛玉想起昨天在贾母的大花厅里,那一场拌嘴,几乎把所有人都扯了进去,不过为了迟发了五日的月钱。

    只是这话跟王爷又说不得。

    但是转念一想,她上回就在这马车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辆马车了。

    “昨天家里出了些事情。”黛玉小声道:“睡得有些晚了。”

    瑞定猜想多半是贾赦开始动手了,便道:“亏得你是做客去的,横竖也碍不着你什么,你别往跟前凑便是。”

    黛玉点了点头,又叫了一声:“王爷……”

    这一声让瑞定听出些百转千回的味道来,他在心里细细品味,一时忘了回应。

    “我家去的事情,王爷可跟我父亲说了?”

    瑞定不想骗她,道:“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林大人,而且……你孤身一人,怕是不太方便。”

    黛玉一声轻叹,眼中泪光点点。

    瑞定不忍心再看,又道:“不过就是这半年功夫,况且没两日便要入冬了,再怎么也不好冬日里上路吧。”

    黛玉轻轻摇了摇头,道:“王爷,你可知当日我父亲来信,说要让宝玉去江南读书,为何到了今日还没动身?”

    瑞定迟疑片刻,道:“许是你外祖母不忍心骨肉分离。”

    黛玉点了点头道:“我父亲的来信只比王爷早到两天,我记得王爷是六月十七回的京城。”

    “后来宝玉又跟我说,夏天天热,外祖母不忍心让他上路,秋天……过去江南也要两月,去了便是过年,外祖母如何能忍心让他一人在外面过年,等到了春天……横竖这一届已经赶不上了,下次再说吧。”

    黛玉看了一眼瑞定,又慌忙将眼神移开,“王爷,你可是也要这么糊弄我。”

    瑞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相顾无言,一路对坐到了城门。

    瑞定脸上挤出个笑容,道:“你先进去,今日母妃怕是要给你留饭了。我还要去看看宅子,后面还有事情要做,若是中午回不来……”

    “王爷不必如此。”黛玉下了马车道:“王爷对我的照顾……我总是记在心里的。”

    瑞定看着黛玉的身影进了皇宫,他脚下一转,又回了吏部。

    贾府,王熙凤屋里。

    王熙凤正躺在床上,昨天狠狠的哭了一回,现在眼皮子还没消肿。

    平儿坐在床边,手里端着一碗热粥,道:“您还是先喝一口,身子要紧。”

    王熙凤虽头发也没梳,脸也没吸,更是一点胭脂都没抹,但是眼神凌厉目光凶狠,看着比往日还要凶上三分。

    “她这般当着众人作践我,与她究竟有什么好处?”

    “还叫我今后怎么管家!”

    平儿低着头,勺子在碗里一勺勺的搅着。“她本来就是个糊涂人,不管有理没理都要闹上一回,奶奶何必与她一般见识。”

    “我不与她一般见识,她却来作践我!她还真当我是好拿捏的,她也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

    平儿急忙将碗放了下来,往王熙凤身前凑了凑,道:“奶奶,她毕竟是您明面上的婆婆。”

    王熙凤哼了一声,声音已经放低了三分,“她算我哪门子的婆婆,我婆婆坟头上都长草了。”

    “我总觉得这事儿事有蹊跷。”

    王熙凤眼睛一亮,“你也觉得!我嫁进来又不是第一年了,她早年都没在我面前摆出婆婆的款儿来,现在就更别想了。”

    “只是……她已经安安生生许久了,怎么又开始兴风作浪了呢?”

    王熙凤有些不解。

    平儿道:“粥已经温了,奶奶先将粥喝了吧。”

    平儿伺候王熙凤喝完了一碗粥,王熙凤又道:“我想着月钱也不是第一次迟了,她原该知道了的,怎么却现在闹起来。”

    王熙凤皱着眉头,道:“你想想,会不会是她得了什么信儿?”

    还没等平儿说话,王熙凤自己就先摇头了,“不会,她昨儿说的话,阖府上下就这几个姑娘不知道,难道她已经知道了?”

    王熙凤瞪着平儿。

    “我倒是觉得她是来诈奶奶的。”平儿道:“她手底下才几个人,又是自己的独门独院,老太太不喜欢她,这府里上下,就连二姑娘见了她也不怎么说话的。”

    “不是她那又会是谁?”王熙凤道:“能戳着她在前面搅事儿,还能有谁?”

    半响,王熙凤突然来了一句,“你觉得,会不会是珠大嫂子?”

    “她?”平儿很是迟疑的摇了摇头。

    只是王熙凤觉得自己这份猜测很是有道理,“这事儿是怎么起来的,还不是她一路招摇从园子里过去,当日周瑞家的来说,她可是穿了一身都褪色了的旧衣裳。”

    “珠大爷毕竟已经去了。”平儿道:“她总不好穿些鲜艳颜色。”

    “那可不一样。”王熙凤眼睛一瞪,“平日里也没见她这么打扮过。昨天晚上她伺候老太太吃饭穿的可不是这一身。”

    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王熙凤又道:“我没进家门的时候,荣府可是她跟着姑妈管家的。若不是珠大哥死了,怕是现在她还管着家呢。”

    “她又不缺银子。”王熙凤坐了起来,“她的月钱是我的两倍,还有兰哥儿的银子也是她管着,老太太逢年过节赏她东西是最多的。而且这府里的开销,没有一样要她掏银子的,平日里就算打牌,她输了老太太还要贴补她,她怎么会缺银子!”

    王熙凤又道:“她这一手可真够狠的!挑了个人最多的地方,又是人最多的时候,我偏生还不能说什么!”

    平儿劝道:“奶奶,横竖您现在也要养身子,不如趁着这个机会装个病?”

    “你知道什么。”王熙凤怒道:“就算我不管了,也不能是这么被人撸下去!这事儿没完!”

    平儿又去端了茶杯。

    王熙凤道:“也该起了,你叫热水去。”

    等到王熙凤坐在镜子前梳妆的时候,看了一眼平儿,似是面容憔悴,她不免叹了一声,“这府里虽然人人都怕我,但是我也知道不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也就只有你了……”

    “我这熬了大半夜,你也陪我熬着,我歇了你还得看着这院子里的大大小小,你看看你这张脸,比我还要疲惫三分。”王熙凤拉了平儿的手,“你竟是比二爷还跟更贴心些。”

    这一番话说的平儿也红了眼眶。

    王熙凤拉着平儿的手用了用力,“你放心,若是有朝一日……我定不负你!”

    平儿重重的点头嗯了一声。

    黛玉这会儿已经进了皇宫,坐在吴妃面前。

    吴妃看着她喝了茶吃了点心,道:“我专门让又夏算着时辰去的,想来你已经吃过早饭了。”

    黛玉谢了吴妃的关怀,便安安静静坐在那里。

    吴妃看了看她的脸色,道:“这两日睡的可好了?我已差人去请太医了,一会儿就到。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你年纪还轻,本就不是什么大病,略略调养调养便是。”

    黛玉低头道:“多谢娘娘关心,那药吃了两服便能觉出效果来,又停了人生养荣丸,五服药喝完,我二更便能睡下了。”

    “这就好。”吴妃笑道:“你小小年纪,本就不该有那么多操心的事情,原先我是不知道,现如今我即知道了,总要替你谋划的。”

    吴妃看着黛玉的模样,是越看越喜欢,加上半个月没见,气色的确好了许多,心里是越发的欢喜了。

    “有事儿你跟我说。”吴妃笑了笑,“我那个毕竟是个儿子,思虑难免不周,有什么事情想不到的,你都告诉我。”

    黛玉红了脸,又想起早上跟瑞定在马车里……越发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怎么不见瑞定?”吴妃疑道:“他一早起来便说要去接你,又说今日没什么大事,得了空要跟我一处吃饭的。”

    吴妃看了一眼又夏,又夏摇了摇头。

    黛玉道:“早上听王爷说要去看宅子,还有别的事儿。”

    吴妃皱了皱眉头,“许是朝廷上的事情,我们不管他。”

    黛玉本就见识广博,从小又是教养的极好,陪着吴妃吃了饭,又在院子里转了转,让吴妃是越发的喜欢她了。

    吴妃拉着黛玉的手,道:“没两日便是中秋了,又是皇后娘娘千秋,想必要借着这个放出去一批人去,到时候我安排两个去你府上照看你。”

    黛玉点了点头。

    吴妃又道:“早先听瑞定说了,当日你来京城只带了两个人,一个小丫鬟一个老嬷嬷,前两日我也听异雀跟又夏说了你屋里的情形。”吴妃很是怜爱的摸了摸黛玉的手。

    “瑞定说这人最好要借你父亲的名义送进去,到时候我事先让又夏去给你说一声。”

    “多谢娘娘。”

    黛玉心知吴妃是为了她好,只是再多想一步,就是吴妃是为了王爷才待她这么好,然而一想到王爷,又想到王爷不仅知道她身边的两个人,连她的名字都知道了,黛玉便觉心头乱跳,脸上是越发的娇艳了。

    只是王爷究竟做什么去了,现在还不过来,黛玉不禁抬头朝宫门口一看。

    瑞定刚好进来。

    四目相对,黛玉慌忙低头下去。

    瑞定道:“刚去趟吏部,眼下已经忙完了,母妃可给我留了饭?”

    吴妃听见,忙又让人去叫新饭菜了。

    三人又围坐在桌边,吴妃正想笑笑瑞定,便听见外面又夏着急道:“娘娘,皇后宫里来人了,说是要见林姑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