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81章

第08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一早,瑞定一起身便去了齐家庄,上回拉拢的张得力,这转眼又是快十日过去,想必他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若是不行,瑞定也要往名单上下一个去了,时间一点耽误不得。

    带着谭连和丁义两个,瑞定又到了齐家庄。

    时辰已经到了晌午,张得力在屋里吃饭。

    瑞定进去,张得力端着碗饭坐在桌边,看见瑞定找上门来,将碗一放,擦了擦嘴道:“您等我先吃完饭。”

    瑞定点了点头,张得力有端起碗来,不急不慢吃了开来。

    瑞定左右打量着。

    这是个三间屋子的结构,他们坐在进门的正厅里,左右还各有一间,门上挂着粗布帘子,想必是卧室。

    瑞定想起这些日子叫人打听的旧事。

    张得力看着虽有四十了,实则三十出头,先前娶过一个媳妇,只是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便单身到了现在。

    屋里靠着放着的土地桌上,摆了一个崭新的竹筐。上面贴着一张红纸,上书三个大字,福隆号。

    福隆号是京城里有名的饭庄,做的酱肘子更是一绝,排队都的天不亮起来的那种。

    瑞定又扫了一眼,旁边的椅子上还有两身新衣裳,隔着这么远虽看不出布料和针脚来,但是细细密密,想必是好东西。

    只是先不说张得力有没有这个银子,单说他现如今庄稼汉的身份,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置备的。

    张得力已经吃完了饭,又起身给瑞定倒了茶,笑了笑,“王爷真是个心急的人,还没开府就招揽起人手了。”

    瑞定一喜,心说有门,他想必已经去京里打听过了,而这些东西想必就是他在京里的……也许是前同僚送的。

    张得力的同僚在哪里?还是在五军营。

    “我也不说求贤若渴,只是翻了吏部几年的卷宗,才找到你这么个人,这便想来先见一见。”

    “至于开府,也就是这两个月的事儿,我京里也有不少小宅院,地方总还是有的。”

    张得力笑了笑,道:“王爷如此坦诚,我便也开诚布公跟王爷说。当年我从五军营里出来,是得罪了向又辉,现如今他已经成了游击将军。”

    瑞定点头,脑子里飞速的回忆着,“游击将军手下管了两千人……”他突然想起这人升官和张得力受伤的时间来,道:“想是他争不过你,使了阴招?”

    张得力低下头来,已是默认了。

    瑞定一笑,“他做了这些年的游击将军,也是没升过的,可见能力有限。”

    张得力没接这一茬,抬头道:“王爷的事情,我倒是小有耳闻。王爷若是真想请人,倒是能有不少人选的,只是……”

    “你可是要问我为什么选你?”

    张得力点了点头。

    瑞定从容不迫道:“你是一个人,身世简单,住在我府上,将来我再替你寻一门亲事,也不怕被人拉拢,这是其一。”

    “第二嘛,你是个人才。五军营里像你这般毫无背景的可不多。”

    “第三,难道你不想报仇吗?又或者说,当年你加入五军营的时候,想的是什么?现如今又有机会摆在你面前了,难道你不想再试一试吗?”

    张得力陷入了沉思。

    “亲王两千亲卫,我前面几个哥哥手下的亲卫都比这个多,算来三四千人也可一展身手了,而且将来重回五军营……要知道我掌管着吏部,我姐夫是周将军的儿子。”

    张得力道:“王爷,您容我再想想。”

    瑞定点头,站起身来,“你仔细想想,这一步出去,平静的日子可就差不多到头了。”

    张得力亲自送了瑞定出门。

    贾府里,王熙凤早上给贾母请完安,又说了两句平儿如今能吃能睡,想必能养个大胖小子出来,便又去了黛玉屋里。

    没想到有人比她还早,宝钗已经到了。

    看见王熙凤进来,宝钗起身,又交待一句道:“血燕很是难得,是秋冬进补的佳品,我寻了一包给你,你记得天天吃。”

    黛玉点了点头,让紫鹃将人送出去了。

    王熙凤坐下,笑道:“妹妹现如今也算是府里最最得意的一个人。”

    黛玉道:“嫂子一大家子的人要管,难道是又来我这儿歇脚了?”

    “咳,这不是跟老祖宗说好了,明儿起便请几位姑娘去我那儿学着管家,早饭过后,辰时初刻便要开始议事了。”

    黛玉冲她笑了笑,“我怕是要推了嫂子了。你看看我这一屋子的东西,还没整完呢。公主还说要来找我,药也快吃完了,不日怕是娘娘便要宣召,怕是耽误的嫂子的事情。”

    王熙凤如何肯依,“都跟老太太说过了,怎么临了妹妹却反悔了呢?”

    黛玉起身拿了平日里做针线的小竹篮子过来,道:“老太太说让先做荷包出来,等着回礼呢。我平日里针线做的慢,哪儿还有闲功夫干别的。”

    王熙凤一见她抬了老太太出来,况且定亲用的几个荷包等物的确要自己动手,想了想,道:“也不急在这一时。”

    黛玉点头,“探春妹妹很是能干,想来有了她至少能顶我三个。”

    王熙凤挤了个笑容出来,又往王夫人院子里去了。

    贾母那边好说,可是王夫人不好打发,听了王熙凤说黛玉没答应,王夫人沉了脸。

    “她倒是谨慎!先过了这两日,回头你再跟老太太提一提,哪怕在你屋里做针线呢,也得先让她去了再说!”

    王熙凤答应了。

    这边黛玉屋里又来了一个人,迎春。

    黛玉叫上了茶,迎春从司棋手上接过一个小木匣子,道:“这是一对碧玉镯,本就想送你的,只是前些日子不知道藏在哪个箱子里了,今儿总算是找到了。”

    “多谢姐姐。”黛玉接过东西,想起早先惜春说她屋里嬷嬷的事情,不免叹了口气,知道这东西是硬从嬷嬷手上抢回来的。

    迎春送完东西便离开了。

    黛玉拿着针线绣了没两针,屋里又进来一个人。

    惜春。

    黛玉索性将东西一丢,道:“这真是,早上一个个的来,到现如今连一根线都没用完。”

    “我看看。”惜春拿了她方才绣的扇坠儿,道:“你这针线活,”摇了摇头,“要把正经的绣娘都要逼的没饭吃了。”

    黛玉想起这东西是给瑞定绣的,脸一红,急忙将篮子抢了过来。

    惜春到没想那么多,道:“前两日还听宝玉屋里的袭人说你,一年也绣不了半个荷包,如今见了才知道下人嘴碎。”

    “早先觉得你冷冷清清的跟个仙子一样,怎么如今也嚼起舌根来了。”

    惜春指着自己嘴道:“我长这个,就是为了说话的。”

    两人齐笑,惜春道:“过两日湘云要来,说请大家吃螃蟹,你可听说了?”

    “那东西性凉,我吃不得。”

    惜春嗯了一声,看见桌上放的纸包,道:“我说宝姐姐大清早的双手捧着个纸包招摇过市的,全府的人都看见她了,原来是应在你这儿了。”

    黛玉扫了一眼,“她这人,不是一向如此。”

    “要我说,你就该把公主给你的东西回一包给她。”

    黛玉看她:“你说要送我的画儿可画好了?”

    惜春站起身来,“这就去。”

    瑞定从齐家庄回去,到了皇宫已是下午,刚好在乾清宫前面的空地上看见了太子。

    “太子殿下。”瑞定上前行礼。

    “起吧。”太子声音有点有气无力。

    两人不过打了个照面便各自离开。

    瑞定想着从中秋夜开始太子的确过得不顺利,死了个宫女人尽皆知,又有御史上书说太子无德,虽没直接说要废太子,只是都无德了,跟废太子也就只隔了一张窗户纸。

    从那天起,太子就病了,十多天没上朝,现如今再露面,瘦了一圈,脸上也没什么光彩了。

    瑞定叹了口气,回到头所。

    只是他坐在屋里,刚端起茶来,异雀便进来了。

    “主子,元春想见主子一面。她说有要事,奴婢不敢自作主张。”

    瑞定看她一眼,“从她进来,我便说她不过是个寻常宫女,你何时与寻常宫女这般亲近了?”

    异雀道:“主子说的是,我这便去回了她。”

    “慢着。”

    瑞定在异雀快要出门的时候将人叫住。

    他想起听兰说元春从中秋知道他定了林姑娘之后便没精打采,似乎是夜夜熬着在做什么,针线房里的东西也被她用掉一些。

    “你叫她进来,我听一听。”

    异雀转身离开,不多时便带了元春进来。

    得益于连日的人参进补,元春的脸色好了许多。只是苍白的皮肤上,脸颊却红扑扑的,看着颇有几分病态。

    元春一进来便老老实实跪在地上,又拿出一块布来,双手捧着,举过头顶。

    是块绣了一半的肚兜。

    不等瑞定问话,元春便道:“奴婢在皇后娘娘宫里待了近两年,看见皇后前前后后烧了怕是不下七八个这样的肚兜。”

    瑞定眼睛一眯,将东西拿了过来。

    仔细一看,这肚兜其实只绣了一个角,然而单单从这一个角上,便能看出这东西有多么华美了。

    瑞定道:“皇后娘娘……做事缜密,你又不是她心腹,是如何发现的?”

    元春苦笑,道:“奴婢识字,说句不大得体的话,皇后娘娘宫里的人,怕是哪一个的字写的都没奴婢好看。”

    “皇后娘娘便让奴婢抄佛经,一开始还是抄好了给翠竹姑姑送去,后来有几次,娘娘翻了翻就让奴婢直接在菩萨面前烧了。”

    “奴婢这才发现火盆里有一小块布,上面还连着一小段细绳子。奴婢的针线活,也是请师傅教过的,单单从这一小块便能看出这是个肚兜,而且从大小来说,是给新出生的孩子用的。”

    “皇宫里许久没有孩子降生了,就算是太子宫里,那段时间也没孩子出生。这事儿透着蹊跷,奴婢便留了个心眼。”

    说到这儿,元春顿了一顿,瑞定道:“你继续说。”

    “烧布料的气味跟别的不一样,况且还有布料和丝线,若是留心观察,蛛丝马迹总还是有的。奴婢能数出数的,一共是八块,只是奴婢也不是在小佛堂里伺候的,具体的数字怕是比这个多得多。”

    瑞定不禁想到了早年那个据说没出生便被打掉的孩子。

    元春又道:“奴婢想得清清楚楚,现如今奴婢也没什么指望了,只是做宫女也有得宠不得宠的。奴婢识字,也是好好教出来的,若是王爷用奴婢,奴婢必不叫王爷失望。”

    瑞定如何敢信她,道:“你既然上了这个东西,可见是下定决心了。”

    元春磕头,道:“奴婢当年被家人送进来的时候还不懂事,现如今虽懂事了,怕也是晚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

    元春又磕了个头,“王爷。奴婢现如今想起来,那天晚上处处都是疑点,奴婢一进屋里便觉得神志不清,当时觉得是鬼迷了心窍,如今想想……怕是皇后娘娘下了药。”

    “还有那件衣服,一撕就破。是早上皇后娘娘新赏赐的,只是后来……奴婢当时心慌意乱,衣服换下来,却不知道被谁拿了去。”

    瑞定眯着眼睛看她,“你若是当时便说出这一番话来……现如今就不是这番场景了。”

    元春潸然泪下,抹了抹眼泪又道:“奴婢知道现在已经晚了,便安安心心的做个奴婢。”

    元春磕了头出去,瑞定却有点心绪不宁,拿着那块布去找吴妃了。

    太子同瑞定分手,回了太子府里。

    一进门便摔了茶杯,道:“现如今连他也敢来笑话孤了!”

    旁边的小太监吓的一哆嗦,太子道:“去叫曲风和来!”

    太子摔了一个杯子还不解气,又拿茶壶也往地上扔。

    “母后糊涂至极,给瑞定议的这门好亲事,弹劾孤的便是林如海的同僚!若是照这般下去,孤这太子怕是朝不保夕了!”

    不多时曲风和进来,见太子一脸的怒火,急忙上前行礼,完了便安静站在一边。

    “庆阳伯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

    曲风和道:“后来又跟他联络过一次,他答应了,说是能将庚帖拿出来。”

    “去催!”太子道:“没两个月他便要出宫了,这段时间是最忙的时候,庆阳伯府怕是也顾着他出宫的事情,错过去等他腾出手来,便再没这么好的时机了。”

    曲风和低头小心道:“已经派人去庆阳伯府附近守着了,只是那一位现如今还在母孝里,庆阳伯府上又看得紧,很是警惕,我们的人不敢贸然上前,怕打草惊蛇。”

    “加紧办!”太子怒道:“一定要在他出宫前将这件事情办好了!算是孤祝贺他的乔迁之喜!”

    曲风和急忙答应,又道:“若是现在……能有点别的事情引开他们的主意。”

    太子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缓缓点了点头,道:“还真有一件,想必过两日便能成,你让人加紧点,我这便去安排。”

    曲风和领命离开。

    太子也出了太子府,没往其他地方去,直接便到了坤宁宫。

    “母后,如今中秋节也过了,那件事情该放出来了。”

    “瑞定喜爱元春至极,这才找了林姑娘做正妃,就是怕委屈了贾元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