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087章

第087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人在观音堂里待到下午才回去。

    瑞定陪着黛玉一路到了淑宁家里。

    黛玉下了马车还有犹豫,“真不回去了?”

    瑞定笑道:“不回去了,姐姐这儿什么都有,你放心住下,过两天我再送你回去。一会我让异雀去贾府说一声便是。”

    黛玉点了点头,瑞定道:“你也被总惦记着贾府了,按说她们是管不到你头上的。刚才说拿红叶做书签,你可别忘了。”

    “东西都不全呢。”黛玉走在他左边,“等我回去再说。”

    淑宁咳嗽了两声,抱着孩子先进了主屋。

    “我先走了?”瑞定道。

    黛玉看他一眼,又低下头来,小声道:“路上小心。”

    “明儿我再来看你。”瑞定轻笑,“手腕还疼吗?”

    黛玉半响没说话,临了将手飞快的在瑞定面前一晃,转身进去了。

    瑞定看见一段入凝脂般白皙的手腕,一点瑕疵也没有,放下心来,上了马车往荣国府去了。

    再说异雀,敲开荣国府的大门,便被迎到了贾母的花厅里。

    要说她也算是个熟人了,还是宫里出来的熟人,荣府的下人待她很是恭敬。

    丫鬟总是比主子有眼色的。

    异雀略笑了笑,跟贾母道:“公主见了林姑娘很是高兴,留她在公主府吃晚饭了。”

    贾母道:“黛玉能得公主的喜欢,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异雀也跟着笑了笑,“时候太晚,夜里行路不便,公主说留林姑娘住一晚,明天还要带她进宫,过两日在给您送回来。”

    贾母脸上虽然还带着笑,不过已经淡了许多。

    “这……”

    “老太君也说了,林姑娘能得公主的喜欢,是她的福气。”异雀拿腔作势又强调了一遍。

    贾母用笑容掩饰了过去,“这还是她这么大第一次出家门,我这个当外祖母的不免有些担心。”

    “这就好。”异雀收了脸上的笑,道:“时候不早了,我这就回宫。老太君也别太过操心了,您这个年纪,还是享清福的好。”

    异雀声音清脆,话语里还带着笑意,只是言语间又能听出几分恶意来,让在场的几个人不免心里都犯了嘀咕。

    王夫人想给王熙凤使个眼色,让她借着送异雀出去的时候打探消息,只是头转过去,才想起来王熙凤现如今在床上养胎,已经两日没出来了。

    王夫人站起身来,道:“老太太,正巧我要去看看琏二媳妇,不如我送这位姑姑出去?”

    “嗯。”贾母答应了。

    王夫人走在异雀身边,不免试探一句,“姑姑在王爷府上伺候多年了,几次来见的都是姑姑,想必王爷对姑姑很是信任。”

    “夫人客气了,现如今我却还当不起姑姑二字。”

    王夫人讪笑,“不过早晚的事儿。”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段。

    要说王夫人早年也是个八面玲珑的管家好手,只是这么多年养尊处优,又装着信佛的名号心如止水,她现如今已经不怎么会婉转的套话了。

    “听人说王爷府上近了新人?”王夫人一脸的担忧,“我们家黛玉这还没进门呢?怎么就有这种传言出来了。”

    异雀停了下来,回头直视王夫人,“您也说了是传言,做不得真的。已经到了二门,夫人也算是送到了,我这就走了。”

    说完异雀头也不回离开了贾府。

    王夫人看着她的背影,虽然没什么人看见她给自己没脸,可是她依旧抓着帕子暗暗诅咒一句:等我家元春生下王爷的长子,你等着!

    王熙凤屋里,她笑嘻嘻的坐在床上,贾琏侧坐在她身边,笑道:“盼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如愿以偿了。”

    王熙凤看他一眼,手放在自己肚子上分外的满足,“这一次一定得是个男丁!”

    夫妻两人正说着话,平儿进来了,她手里拎着食盒,道:“二爷,奶奶,该吃饭了。”

    贾琏皱了眉头。

    “快把东西放下。”王熙凤忙道:“你有了身子,怎么还这么不知道轻重?我屋里又不是没丫鬟,有什么事儿你让她们做便是。”

    “哪儿就那么严重了,”平儿笑道:“那些田间地头的,下午生孩子,早上还在田里干活呢。奶奶不用担心我。”

    平儿说着便将东西放在小炕桌上,将菜品一样样拿了出来,道:“倒是奶奶要好好歇着,好容易盼来这么个孩子,又流了血。大夫开的药可吃了?”

    王熙凤脸上不免冷了几分。

    只是平儿全不在意,将东西收拾好便离开了。

    王熙凤心里起了涟漪,这顿饭也吃得没什么尽头了。

    夜里,她赶了贾琏去书房睡,心里算计起来。

    第一,要再找一个人来伺候二爷。

    第二,若是她没身子还好说,平儿的孩子生下来便是她养,只是现在……平儿的心怕是大了。

    平儿的身子比她早了一个月……而且,若是自己能生个儿子出来,什么都好说,只是如果平儿生了儿子,她不巧生了个女儿……

    这时,送药的小丫鬟端着刚熬好的汤药进了屋子,将药放在床头却没下去。

    王熙凤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时不查,小丫鬟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将她吓了一跳。

    “你要作死了!”王熙凤骂道。

    “二奶奶,平姨娘她……”小丫鬟眼神闪烁,似乎是害怕。

    听到平儿的名字出现,王熙凤眼睛一眯,声音不由自主的放缓了,“平姨娘怎么了?你说给我听听?”

    小丫鬟磕头,道:“她那天晚上,就没喝药!”

    王熙凤猛然翻身坐起,“你说什么!”

    “……我端了药进去,第二天早上再看,碗是碎的,地上还是湿的,那药我熬了好几年了,一闻便能闻出来。”

    “平姨娘怕是一口没喝,全打翻在地上了。”

    王熙凤没说话。

    她想起来那天早上平儿在她面前又喝了一次药……时候不对,药效至少要去掉一半……

    “你胡说!早上她还喝了一碗!”

    小丫鬟又磕头,“早上那碗,是用头天的药渣子熬的,不过滚了一滚罢了。”

    王熙凤努力回想当年那碗药的颜色来,只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当时你为何不说!却又等到今天!”王熙凤咬着牙厉声喝道。

    “奶奶!”小丫鬟落了泪,“这孩子哪儿有那么容易怀上的,况且后来平姨娘有了身子,我想着……想着您膝下也算有个一儿半女了。只是现在,娘娘自己也有了身子,平姨娘她这般的会算计……”

    磕头的声音响起,“我是一心为奶奶着想啊!”

    王熙凤眼神变幻莫测,半响才道:“你先下去吧,我好好想想。”

    “记得!要是让第三个人知道了,你便再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王熙凤披着外衣坐起,一口喝干了药,咬牙切齿念道。

    “好你个平儿!”

    过了两日,瑞定去吏部衙门,只是坐了还没多久,便有乾清宫的小太监急匆匆跑来。

    “王爷,陛下找您。”

    瑞定站起身来,跟着小太监出去,看着他头顶不高不低刚过六十五的忠心值,缓声问道:“公公是第一次当差?从前倒是没见过你。”

    小太监脚底下不停,笑道:“王爷记性好,奴才的师父也说过。奴才这是头一回在乾清宫当差。”

    听见师父二字,瑞定嘴角浮现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师父,能在乾清宫带上徒弟的,也只有进忠一个了。

    只是这小太监却明显不是皇帝的密探,年纪又这般的清,想必还没被任何人拉拢过。

    “你小小年纪,倒是个可造之才。”

    小太监道:“多谢王爷夸奖,奴才海忠。”

    瑞定又道:“宫里给起名字,多半离不开忠顺二字,在门口喊一声忠公公,少说也能叫出来十个八个来。”

    “王爷说笑了。”小太监道:“这宫里敢当一声忠公公的,也就只有奴才的师父了。”

    瑞定也笑,“你好好当差,总有这么一天的。”

    小太监道了谢,若有似无飞快说了一声。

    “太子爷也在,陛下还叫去请庆阳伯了。”

    这便来了!

    正好两人已经到了御书房门口,瑞定说了一声“烦劳公公带路”,便略略整理了衣着,进去御书房了。

    皇帝看见瑞定进来,指了指椅子,道:“坐,待朕看完这张折子。”

    瑞定坐下,手里端着茶,看见对面的太子冲着他不怀好意的笑。

    瑞定也回了一个笑容,扫了一眼皇帝书桌上的大红帖子,心说鹿死谁手还不得知呢。

    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外面又有小太监回报,“庆阳伯来了。”

    庆阳伯行完礼,皇帝收了手边的奏折,跟太子道:“你跟你弟弟再说一遍。”

    太子站起身来,微微一笑,侃侃而谈,像是又恢复了早年那个既得盛宠,又能在方方面面碾压弟弟们的模样。

    意气风发。

    “早先是哥哥的不对,那些日子行事很是偏颇,现如今想起来孤也很是惭愧。”

    太子又道:“孤一直想找个机会跟你陪个不是,只是空口白牙的说出来,想来弟弟也不信,因此便拖到了现在。”

    瑞定起身,忙说不敢。

    “要说这主意也是灵光一现,”太子笑道:“孤府里有个庶女明年便要满了十六了,想来想去,不如嫁进庆阳伯府里,这样弟弟也能看见孤的诚意了。”

    皇帝不说话,乐呵呵的看着这表面上的其乐融融。

    庆阳伯忙道:“微臣惶恐,太子之女实乃天骄之女,臣府上那些个不成器的儿子们,没一个配得上的。”

    “庆阳伯莫要太过谦虚了。”太子发话,“孤已经请钦天监合了八字,天作之合啊。”

    瑞定眼睛一缩,语气里有了几分狠毒,“已经合过八字了?”

    太子呵呵笑了两声,“早先孤还怕,直到钦天监的结果出来,这才下定决心做这么亲事。”

    瑞定的笑容也冷,声音也冷,看着庆阳伯道:“庆阳伯倒是瞒得紧,送了八字出去也不跟本王说一声。”

    皇帝咳嗽了一声。

    太子满意极了。

    看吧,不过合了八字,他们的联盟便不攻自破了。

    谁知庆阳伯也是一脸的惊讶和无知,道:“这……这……”他看看太子又看看瑞定,小声道:“微臣实在是……不知太子看上微臣府上哪个孩子了?”

    在太子眼里,庆阳伯看着瑞定的眼神里满是求助和慌张,只是瑞定转过头去,连他瞧也不瞧一下。

    太子的嘴角又朝上翘了翘,道:“五弟也莫要怪庆阳伯了,他毕竟是你的舅舅,想来是要给你一个惊喜。”说完太子又乐了两声。

    瑞定哼了一声。

    皇帝脸上笑容淡了许多,道:“这门亲事……女方还没成年,男方身上还有孝,要做也得等到明年去了。”

    他拿起桌上的红贴,一边打开一边说:“成亲,成了亲便是一家人了。太子既然有这份心——”

    皇帝突然瞪大了眼睛,盛怒之下将帖子朝着太子的脸上扔了过去,“你——”

    御书房里三个人都跪了下去。

    帖子里三张红纸飘了出来,落在地上。

    天作之合这四个大字就像是讽刺一般。

    庆阳伯脸上突现狂喜,道:“多谢太子殿下厚爱!微臣……微臣……”

    此时太子也看清了那庚帖,竟然是庆阳伯的!

    有人动了手脚!

    太子闭了眼睛,想起能去他书房的人,究竟哪个被人策反了!

    皇帝站起身来,瞪着他不成器的儿子,气得七窍生烟,“让庆阳伯做你女婿,亏你想的出来!”

    皇帝拂袖而去,瑞定也慢慢站起身来,看了庆阳伯一眼,又对太子慢吞吞道:“我吏部还有事儿,便不陪着太子跟庆阳伯商讨婚事了。哼!”

    这两个都走了,庆阳伯急忙去扶太子,道:“臣虽才死了夫人,只是却不用守孝。臣回去便重新收拾房子,只能明年郡主成年了。”

    太子方才跪的狠了,起身时膝盖还有些疼,他低声怒吼道:“你给孤滚!”

    “您这是怎么话说的。”庆阳伯着急道:“眼看着就要成一家人了。”

    太子狠狠瞪他一眼,只是腿还疼着,踢不得人。

    庆阳伯见好便收,过去将地上两人的庚帖等物捡了起来,摆在桌上叹了口气道:“唉……不是说天作之合吗?”

    说完,他也不等太子发火,摇摇头很是遗憾的走了。

    出了乾清宫,他跟等在外面的瑞定对视一笑,各自走开了。

    这事儿还没完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