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宠妃 > 第112章

第112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晚上倒是没折腾的太过,总算是在子时梆子敲响的时候睡下了。

    第二日一早,异雀叫两人起床,吃完早饭,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宫。

    瑞定难得偷闲,看着黛玉一句句吩咐丫鬟宫女很是满足,待屋里下人走了个干净,他道:“你这一趟进来收获不少。来的时候八抬大轿,出去的时候……我数数,怕是要三辆马车了。”

    黛玉捧着茶杯正喝水,听见瑞定这话倒也没什么太大反应。

    自打成亲开始,两人几乎时时刻刻腻在一起,况且又是老早便认识的,因此黛玉对他是一点都不陌生了,见瑞定言语里颇有几分调侃的意味,她睨了瑞定一眼,轻轻道:“王爷进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出去的时候……可是携家带口了。”

    瑞定坐在黛玉身边拉着她的手,只觉得怎么也捏不够。

    黛玉急忙往远处一挪,又站起身来,道:“一会要去母妃宫里吃中饭,别晚了。”

    瑞定大笑,道:“你可是饿了。”

    黛玉犹豫一下,斩钉截铁点了点头,道:“饿。”

    瑞定便也跟着起来,笑道:“既如此,这便去吧。”

    一前一后走到承乾宫里,吴妃见了他俩便笑道:“可是来了,都等了一早上了。”

    黛玉不免有些心慌,只是吴妃扭头过去吩咐又夏,“去御膳房传饭。”

    说着转过头来又笑盈盈的看着黛玉,只是这一看,便有点异样的情绪了,虽是走来的,黛玉脸上粉红可爱,但是眼底却有了一抹青色。

    吴妃又去看自己儿子,不禁皱了皱眉头,她儿子倒是容光焕发了。

    吴妃招手叫黛玉坐在自己身边,试探道:“可是宫里睡的不习惯?我看着你的脸色像是没睡好似的。”

    黛玉一下闹了个大红脸,吴妃却越发的开心了。

    孙子指日可待。

    瑞定见状,若无其事道:“这两日热了,夜里总出汗。”

    吴妃接茬道:“唉,倒是我疏忽了,还给你们拿的厚帐子和厚被子。”

    黛玉总算是松了口气,又听吴妃吩咐道:“你们两个都是年轻人,回头到了夏天,可不许贪凉多用冰,小心坏了身子。”

    黛玉应了一声,瑞定从不在这种事情上跟吴妃唱反调,因此也跟点头了。

    说了几句话,午饭到了。三口人围坐在小圆桌边,气氛融洽的吃完中饭。

    黛玉一边吃着,一边又觉得感动,桌上不少扬州菜,想来也是为了照顾她的口味,于是跟吴妃笑得越发真情实意了。

    等到吃完饭,吴妃跟瑞定道:“我跟你媳妇说两句话,你跟你父皇请安去。”

    瑞定出门,黛玉有些惴惴不安,吴妃正色道:“他还年轻,行事难免张狂,有些事情你得劝着,别亏了身子。”

    黛玉脸上白了白,小声答应了。

    吴妃又道:“不过你们两个才是新婚,过两日兴许就好了。”吴妃跟她微微笑了笑,黛玉情绪稍缓。

    “去年选秀,我想着你们还没成亲,便拦着陛下没让进人。不过看陛下的意思,或许再后面一次便会给你们府上送上几个。”

    黛玉听了这话,觉得自己心像是被人用力捏住了一般,连气都不敢吸了,想了想,她道:“若是父皇赏人……自然是要好好待她的。”

    吴妃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你们不住在宫里,隔上三五日来请安便是。”吴妃笑道:“老二亲妈不在了,老二家里的是五日来一次给皇后娘娘请安,太子妃住在宫里,她是每日去的,剩下几个都是三日请一次安,不过若是遇上刮风下雨,又或者冬天大雪,迟上一两日也没什么。”

    黛玉知道这是吴妃提点她,忙说知道了。

    吴妃道:“早先见你便觉得聪慧可人,不然瑞定也不会下了这么大功夫娶你。只是皇家毕竟与别处不同,还有几句话我得说。”

    黛玉心神一凛,谨慎道:“母妃请讲,黛玉必铭记在心。”

    “妯娌间相处,切记不可远不可近。”

    黛玉点头说知道了。

    吴妃见她态度恭敬,又解释一句:“老三老四两个家里住的近,相邻的院子,他俩在宫里的时候关系也好,因此他们两家的王妃倒是整日里串门。但是除了这两家,其他的不过是点头之交。”

    “平日里在宫里见面了打声招呼,略略知道些爱好,在宫里宴会时坐在一起不至于冷场便是。”

    黛玉又说知道了。

    吴妃嗯了一声,“那边差不多也该完了,你先回去头所等王爷吧。灵雁,你送王妃回去。”

    瑞定本就留了人给她,只是吴妃这边又不能推辞。黛玉行了礼,身后跟着一串儿宫女太监,被灵雁扶着,一路回了头所。

    等到黛玉出门,吴妃扭头看一眼又夏,道:“你说她听明白没有?”

    又夏低着头,语气里一点情绪都没有,“娘娘说她聪慧,她必是明白的。”

    吴妃叹了口气,道:“瑞定这样爱她,若是不敲打敲打她,我真怕她将来骑在瑞定头上。”吴妃眼睛一眯,道:“你看看皇帝跟虞嫔,若不是……唉。”

    吴妃又叹了口气。

    养心殿里,瑞定已经给皇帝磕了头,很是情真意切道:“父皇多年的养育之恩,儿子莫不敢忘……眼下又成了家,知道父母不易……以后会更加孝顺父皇的。”

    皇帝听了也很是感概,年纪大了本就容易伤感,他强笑道:“快起来,这两日朕都受了你多少头了。”

    瑞定却是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头才起来,低着头像是掩饰什么,道:“儿臣这便要出宫了,还请父皇保重身体,切勿太过操劳。”

    皇帝说好,跟海忠道:“将前些日子得的那套羊脂玉的玉如意拿来。”又对瑞定道:“朕也不白白受了你这几个头,赏给你一套好东西。”

    瑞定又谢恩,然后犹犹豫豫道:“给父皇磕头不是为了东西。”

    皇帝笑出声来,“朕知道!”

    等到瑞定离开,皇帝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句,“瑞定这两年日渐沉稳,倒是很久没见过他这个样子了。”

    进忠陪笑道:“父子天性,王爷在您面前总还是个孩子。”

    皇帝很是满意,“朕还记得当年太子成亲……朕还得再看看。”说完皇帝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道:“朕现在有点后悔让他这么晚成亲了,若是……想必孩子都已经有了。”

    宫里不仅仅是皇帝一个操心瑞定的子嗣问题,皇后得知瑞定带着他的新王妃出了神武门,从观音像前放着的小垫子上起来。

    翠竹急忙上前扶了一把,皇后自嘲道:“年纪大了,连腿都硬了。”

    “您这是跪久了,”翠竹嗔道:“就是小宫女跪着这么久,起来一样走不好路。”

    “就你会说话。”皇后笑了笑,眯了眯眼睛冷哼一声,“可总算是走了,哪儿有出了宫的皇子又回来成亲的道理。”

    “这是陛下仁慈的缘故。”翠竹安慰道。

    皇后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慰,冷笑道:“你看她那个样子,从头所到我坤宁宫里坐的轿子。这宫里哪个不是成了亲的,谁有她那么体弱?”

    “娘娘说的是,若是五王爷得不了孩子……”翠竹意味深长道。

    “他要是得不了孩子,自然对我太子没什么威胁,况且……”皇后顿了顿,“林家几代单传,这一代便要绝后了,我倒是看看她这根独苗苗能不能结出果来。”

    皇后笑了笑,“这么一看,皇帝也没那么喜欢老五了。”

    翠竹扶着皇后在椅子上坐下,又递了参茶,道:“太子爷虽现在不明白您的深意,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最多不过两三年的功夫,他便会感激您的。”

    皇后点了点头,笑道:“儿子大了,确实不好管。”

    瑞定跟黛玉两个坐着马车出了神武门。

    见黛玉神情怏怏的,瑞定柔声道:“可是累了?”

    黛玉摇摇头又点头。

    “原想着陪你去林府看看的,虽然你父亲不在京里,不过去林家喝杯茶也算是回门了。”瑞定掀了帘子,“若是你累了,不如我们先回去如何?”

    听见这话,黛玉一下来了精神,急忙抓了瑞定的手,道:“倒也不是很累。”

    瑞定笑笑,将帘子又放了回来。

    不多时两人到了林府,瑞定出宫的时候就安排好了,让异雀带着箱笼等物先回王府,又让安和来林府知会一声,因此等他们两个到的时候,林府已经开了中门,林安带着下人整整齐齐站在门口迎接。

    瑞定亲自扶了黛玉下车,黛玉见瑞定这般待她,听了吴妃话之后的惴惴不安又消去三分,她冲瑞定一笑,“多谢王爷。”

    因着林如海不在,瑞定又想着黛玉可能是累了,所以他们两个也没久待,就是坐在正厅里喝了杯茶,让林家有头有脸的下人们进来请安,又给了红包等等,不过坐了一炷香的功夫便离开了。

    两人又启程回王府。

    王府也是中门大开,又放了一万响的鞭炮,瑞定依旧拉着黛玉的手,一点不容许她挣扎,两人到了主母的正屋。

    就是早先黛玉在里面哭了一场的那个。

    跟早先来的那一次相比,一点都没变。

    黛玉看着这屋子,心里不免生了三分感慨,瑞定拉她在早先坐过的窗下的软榻上坐下,自己蹲在她身前,拉着她双手,将袖子微微朝上撸了一段,露出两个雪白如玉的手腕来。

    想起当日情景,黛玉很是不好意思,只是嘴角微微翘起,也不说话,就等着瑞定下一步动作。

    瑞定抓着她两个手腕轻轻摩擦着,道:“当日我便说过,等你嫁进来,手镯便还给你。”

    说完,他拉开旁边小抽屉,红布上果然是当日黛玉留下来的那一对镯子。

    瑞定亲了亲黛玉手腕,小心翼翼的将镯子套了上去。

    黛玉感动得无以复加,没等瑞定站起身来,便扑了上去。

    瑞定将她抱个满怀,黛玉紧紧搂着瑞定脖子,只是没一会,瑞定便觉得有湿意了。

    “别哭了。”瑞定柔声安慰道:“现如今你已经成了王妃,嫁妆也好好的摆在库房等你清点,那张万工床也很是结实,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黛玉啜泣两声,道:“王爷待我极好,我自然要……”要怎么样却没说出来。

    “若是当日……若是后来婚事有变呢?”黛玉垂下眼帘,小声问道。

    瑞定一笑,贴在黛玉耳边,声音低沉道:“你收了我的玉佩,我拿了你的玉镯,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人了。”

    黛玉被他呼出来的热气搞的有点痒,可是这话听在心里又无比的安心,她冲瑞定一笑,“王爷……也是我的。”

    瑞定用力将人抱起,黛玉这两日已经被他抱了无数次了,倒是没第一次的惊慌失措了,她伸了双手搂住瑞定的脖子,在他胸口蹭了蹭。

    瑞定带着笑意的声音在黛玉头顶响起。

    “我的好王妃,现在该让下人们进来磕头了。”

    黛玉脸上一红,便发现瑞定将她放在了正屋的椅子上,说完,瑞定也在她身边坐下,两人相视一笑,黛玉又对未来的生活多了几分信心。

    瑞定高声招呼一声,异雀和安和进来,拿着花名册,下人们鱼贯而入。

    王府一万响的鞭炮,放的周围几所宅院里的人都听见了,自然也包括不远处的荣国府。

    邢夫人一脸笑意摸着自己肚子,虽然还三月不到,一点看不出来,但是她所有的衣服都放宽了腰身,又做了好几双软底的鞋子,整日扶着腰走路。

    贾赦也不说她,中年得子的喜悦已经让他跟着邢夫人一起胡闹了。

    “老太太这次可真是失算了。”邢夫人跟王善保家的道:“早先黛玉在家里的时候,王夫人明里暗里挤兑她,老太太睁一眼闭一眼过去了。她可曾想到黛玉能有今日?”

    王善保家的笑的很是暧昧,“要不怎么说老太太年纪大了糊涂了呢?生生的国公府不住,非要跟着小儿子去,我可看见了,他们府里的日子过得很是不好,周瑞家的早先那么张狂的人,现如今也穿着旧衣,见了我都不敢打招呼了。”

    邢夫人笑,“现如今我也算是苦尽甘来了,跟他们前半生享福,后半生受苦相比,还是我这后半生享福的好。”

    王善保家的脸上的笑容又加深了,“太太这可不是后半生,太太这一生最多只过了三、四成呢!”

    邢夫人摸摸现在不过微微隆起的肚子,“要是这一胎生个男孩儿就好了。”

    “太太这般喜欢酸的,肯定是个少爷!”

    “说什么呢?”贾赦进了屋子,笑着问道。

    “太太又想吃酸梅子了。”王善保家的应道。

    “那还不快去买!”贾赦板下脸来,若是他眼角没那么多褶子,就更可信了,“果篮铺子的好,还不快去!”

    邢夫人知道这是京里最负盛名的一家蜜饯果干铺子了,笑得越发开心了。

    这一对半路出家的老夫妻很是开心,可是府里另一对小夫妻就没那么如意了。

    自打邢夫人有孕,贾琏还看不出什么来,王熙凤背地里已经砸了好几个杯子,扇了丫鬟好些个嘴巴了。

    “她都多大年纪了!”王熙凤本就看不起做了填房的邢夫人,现在说话更是直白了,“生个儿子比孙子都小,她也好意思笑得出来!”

    “你少说两句吧。”虽然贾琏明面上不太介意,而且早已笑容满面的恭喜了父亲,又送了不少东西,但是自从得住邢夫人有孕的消息,他日日回来的都比以前早了。可想而知,他心里也不是那么平静。

    “父亲就我一个,家里添丁进口也是喜事。”贾琏往床上一靠,心不在焉道。

    王熙凤不知道在想什么,又听贾琏道:“怎么大姐儿又病了。”

    王熙凤一惊,见贾琏皱了皱眉头,“明明是足月生下来的孩子,怎么老是生病,不如我们家儿子看着白白胖胖的。”

    “哼!”王熙凤冷哼一声,“你也不想想那孩子是怎么来的?她平日里喝着药,想那孩子也是受了药性影响。”

    贾琏果真不说话了,王熙凤又道:“别说这个了,你还是想想你父亲的填房吧,万一生了儿子出来,你的爵位可就不保了。”

    贾琏转过身去不说话。

    王熙凤道:“我当初卖了姑妈,可不是为了她肚里的孩子的,要是你……”

    “别说了!”贾琏怒道:“我有什么办法?早先我们两个刚成亲的时候,我也让你紧着父亲和太太来着,你当初是怎么说的,你自己做的孽,连带我也再父亲面前没了脸!”

    “你怪我!我能逼着你跟父亲不亲?”王熙凤气的胸口剧烈起伏,贾琏跳下床来,道:“我去平儿屋里了。”

    王熙凤抓着刚才贾琏睡过的枕头,一把扔了出去,然后便赌气似的躺了下来,略略喘了会气,她平静下来,心里暗暗盘算着。

    大老爷连酒都不喝了,也不出去游手好闲了,整日里修身养性就等着孩子出来,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特别是对他们一家来说。

    王熙凤眯着眼睛,想起早先去隔壁宁府,秦氏跟她说的尤氏的两个继妹来。

    每次大老爷去宁府,都是这两个来陪的。

    一个温柔似水,一个泼辣。

    王熙凤冷笑一声,怎么也得弄一个进来搅搅局才是。

    邢夫人那么大年纪了,又没过三个月,胎本来就不稳,要是……王熙凤打算明天就去找秦氏仔细问问。

    昭豫亲王府里,黛玉和瑞定两个已经吃完晚饭,两人一人一杯消食的茶,捧在手里一边喝一边说话。

    黛玉问道:“我两年不在京城,怎么荣府分家了?”

    瑞定点了点头,“你大舅舅现在住在荣国府,你外祖母随着你二舅舅去了外城区住着。”

    瑞定表情很是正经,好像这事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的。

    黛玉嗯了一声,若有所思道:“我没离开那会,他们便是整日吵架了。”她叹了口气,“总得分的。”

    瑞定正色道:“将来我们生了儿子,一定好好教他们孝顺母亲。”

    黛玉略带害羞的侧头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能生出儿子来。”

    “你都吃了六个饺子了,”瑞定伸手拉住黛玉道:“就算只有一半,那也是三个。”

    “哪有这么算的。”黛玉笑,又将手抽出来,“这正说着正经事儿呢。”

    瑞定直了直身子,道:“下来差不多你都知道了。你大舅舅分了家也还是那个脾气,你二舅舅……前年从工部员外郎降成了主事,去年又犯了错,现在赋闲在家里了。”

    黛玉叹了口气,“我在江南的时候倒是接过外祖母几封信,只说他们搬了新宅子,其他事情倒是一点儿没提。不过分家这事儿……的确不怎么好说。”

    瑞定点头,正想说点什么提醒一下,便听见黛玉略有为难的张口道。

    “早先我在外祖母家里……”她顿了顿,“我早就打定主意要跟他们远着,现如今知道他们过的什么日子便够了。”

    瑞定嗯了一声,“王府也是有自己的规矩的,况且我又管着吏部,的确不好跟有些人往来。”

    黛玉听明白这是要将事情都推倒他头上去,不由得感激一笑。

    只听瑞定又道:“父皇虽放了我十天假,不过我想着休个两三天便差不多了,明日我带你见见几个管事的,还有家里的庄子地契,这两日我陪着你看一遍。”

    瑞定一句句说着,黛玉心里不免又多了几分欣喜,觉得瑞定处处为她着想,早先在江南听说的那些事情,还有她母亲早先的几个闺中密友跟她交待的东西,竟是一样都没发生。

    所以在瑞定笑眯眯的伸手过来,说去生儿子的时候,她微微一笑,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Panax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anax并收藏红楼之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