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八章 夜思

第八章 夜思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梨棠为了讨槐序欢心,使出浑身解数,说了些新奇的事情,开始的时候只说些奇闻怪谈,发现槐序兴致缺缺,又说了些官场人情、天下大势,倒是发现槐序更关心些。

    张梨棠心道:“却庸兄虽然身居深山,却对军国大事见解独到,想来也是心怀抱负,却不知怎么就不履尘世?”

    张梨棠心里对槐序存着些许念想,自然看他百般好。

    槐序只是想了解了解这天下是个什么光景,看看这世间又是什么情况。

    但在张梨棠眼里,便是一个深含不露、有大智慧的隐士闲人。

    本就是夜深,张梨棠一路逃亡早就疲倦了,若非槐序吸引着他的精神,让他有些亢奋,怕是早就撑不住了。

    眼见着夜深了,槐序道:“夜色渐深,露气正浓,梨棠想必也累了,早些休息吧。”

    张梨棠想说自己不累,但是才站起身,一身的困乏袭了上来,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捂着嘴低头讪笑了一下。

    “梨棠安心歇息便是,明日天亮了再走。”

    温香领着张梨棠去了后边的客房,张梨棠的书袋子已经安安稳稳的摆在他的床头。

    房间里有着淡淡的熏香的气息弥散,厚重却不腻人。

    张梨棠几乎是沾床就睡,也没有什么多于的心思,只是睡着之前,手还摆在胸前——哪里放着槐序送他的手绢。

    “嘁,凡人。”

    白献之从站在门外巨大的花缸后面,嗤笑一声,表示不屑。

    但是心里却不知道怎么不开心起来。

    张梨棠出现之前,槐序的注意里只有他,不管白献之喜欢还是不喜欢,槐序在他身上投放的注意力不可避免的对他产生影响。

    他孩子的身体,心性也就和孩子一样,骤然冒出一个张梨棠,让槐序半夜没有瞧过他一眼,自然就让他不太开心。

    白献之走到前堂去,槐序已经回到寺后藏经阁去了,容娘和泉上人正在商量明日出行时应该带些什么东西。

    “下山?”白献之眼睛一亮。

    “干娘,我也想下山看看。”

    容娘把他抱到怀里,揉了揉他的脑袋,从桌子上拿了一块宴娘子做的蜜枣糕喂给白献之。

    “姥姥出门只点了泉上人,干娘也要留下看家的,献之要是想下山,就等下一次吧。”

    白献之叼着蜜枣糕,嘟着个嘴,他从土里爬出来就一直待在山上,可是山上哪有人间繁华?

    白献之三两口把蜜枣糕吃进肚子里,噎得他直翻白眼。

    “我去求姥姥!”

    白献之一溜烟的从容娘身上跑下去,朝寺后跑去。

    “诶……”容娘喊了一声,白献之就已经跑远了。

    容娘叹了一口气,就准备起身去追,被泉上人拦了一下。

    泉上人已经脱了画皮,变成了一个穿着夹袄的老狐狸。狐狸身上一片雪白,只有尾尖还有一点青色。

    泉上人拄着比七尺长的拐杖,默默地说:“没事,不用担心,姥姥挺喜欢那孩子。”

    容娘迟疑了一下,又坐下了。

    泉上人眯着眼睛,拿拐杖敲了敲地面,道:“容娘,白献之那孩子你要好生教导,万万不可让他学坏了。”

    “怎么了?”容娘迟疑地问道。

    泉上人想起自己几次看到白献之单独出现时眼睛里的神色,有些忧心道:“那孩子……戾气过重了。”

    狐狸总是通晓人意,何况是泉上人这样的狐仙,看人从来不会差。

    他刻意提醒容娘,显然在他眼里,这件事并不是小事。

    容娘面容一肃,道:“多谢上人提点。”

    泉上人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容娘纵然爱子心切,却绝对不是溺爱的母亲。

    白献之一路小跑,穿过兰若寺,往兰若寺后面走去。

    兰若寺已经大变了样子,废墟上的碎石断木已经被清理干净,满地生着细碎的青草,留出蜿蜒的供人通行的小路,曲曲折折,营造出曲径通幽的感觉。

    石板上生着青苔,功德池里藕花旺盛,没有来来往往的僧客,却有遗世独立的仙韵。

    穿过前殿和僧舍,到了后边的舍利塔林,到了藏经阁附近,白献之放慢脚步。

    入眼处,就是一株巨大的槐树,高大到几乎有一种遮天蔽日的感觉。浓郁的绿荫撒下来,让人身心都被浸染得通透。

    半个月之前这里还是禁地,半个月之后,槐序就毫不在乎得把他的本体显露出来。

    但白献之却知道,这里的凶险绝对比半个月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姥姥。”白献之叫了一声。

    槐树下的藏经阁里亮着灯火,槐序在读经。整个藏经阁的经书都为他敞开,这是一笔巨大的资源。

    听到白献之的声音,槐序抬起头,伸手摆了摆。

    藏经阁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婴灵提着灯笼从门里飞出去,带着白献之回到藏经阁。

    “这深夜,你还没睡?”

    槐序收拢经卷,修长的手指挽起衣袖,铺开白纸,磨墨,提笔,黑色的字犹如龙蛇起舞,在纸上一片狰狞。

    槐序没有看白献之,白献之嘟了下嘴。

    “姥姥明天要下山,可以带上献之吗?献之也想去。”

    “不可以。”槐序头也没抬,直接出言拒绝,手仍旧未停,笔墨在纸上飞跃。

    白献之脸色垮了下来,“姥姥……”

    这叫的一声,三分软糯三分娇气四分委屈,加上他那愁眉苦脸的表情,就分外让人心疼。

    可槐序却是个铁石心肠的,从来只是说一不二,再撒娇也不过是给他添几分趣味。

    槐序停笔,把白献之抱到怀里,清新的槐花的香气包裹了白献之。

    槐序的的身体里流淌着汩汩的生机和温暖,分外吸引人。

    白献之被他拧了一下鼻子也没有在乎,反倒偷偷吸了几口气。

    槐序就当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指着纸上的字,一个字一个字的问。

    白献之不会人话也不会认字,简直就像是阴土某个旮瘩里钻出来穷孩子,天生就带着一股凶性,反倒人性薄弱得可怕。

    正是因为这样,槐序才一定要教他说人话,教他识文断字,教他礼义廉耻。

    纵然不准备培养出一个腐儒,也不能让他就着一股凶性,全凭自己的性子来。

    考校完了学业,瞧他有认真的学过,槐序眨了眨眼睛,道:“看来有用心学过,这次虽然不能带你下山,但是我可以捎点山下的小礼物给你。”

    槐序揉了揉他的脑袋,把他放下来。有进步就有奖励,孩子心性的白献之纵然知道这是个什么套路,却无法改变自己暗自喜悦的心意。

    “回去吧,早点休息。”

    槐序温和的声音在藏经阁里回荡。

    婴灵打着灯笼,送白献之回去僧舍。

    走出藏经阁是,忽然有细风吹来,卷起槐香,让人神思一清。

    白献之抬头去看,槐花一从从一簇簇,仿佛雪花堆积,松松软软的挂在枝头。

    有两片槐花被风垂落,被白献之接到手中。

    仿佛碎玉一般透亮,带着槐序的气息。

    白献之把这两瓣花攥在手里,离开了这边。

    槐序的睡眠日渐减少,大部分的时间都被打坐炼气代替。

    吹灭了灯火,世界在槐序眼里,依旧通亮。

    经书古籍、木板长桌都散发着属于他们自己的灵光。

    有时候槐序会觉得这就是修行所在,不是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而是为了看得更多、更广、更深邃。

    力量更像是附属品,而不是修行的目地,修行也不仅仅是打坐炼气这一条路。

    有勤于书画者,以书画入道,成就仙籍,有精于种花者,以花问道,成为花神。

    这都是修行,只是到了后来,人心越来越混浊,也就使得这些纯乎一心的修行方式逐渐消失了。

    槐序闭目沉思了一夜,他的目光从地上移到了地下,顺着根须在黑山上游荡。

    黑山广阔,然而槐序的根须却广布在整个黑山当中。

    根扎得越深,可供吸取的灵气就越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半个黑山都被他的根系包裹。

    槐序现在要做的,就是继续扎根,把黑山完全纳入掌控。

    白献之的阴敕符授在槐序的面前转动,荧光流转。

    这道符篆上写得是白献之的名号,意味着不可强夺。若是有朝一日被白献之重新拿回去,谁是这黑山之主?

    人总要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槐序一边扎根黑山,一边体悟这黑山和青槐。

    天下间的法术都是人创造的,而人最好的导师就是天地。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由是而已。

    天色逐渐透亮,暖洋洋的阳光从东方钻出来。

    张梨棠从床上爬起来,迷糊了一阵子,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每日醒得早,读书练剑,一日不曾懈怠,今日已经算是少有得起得迟了。

    张梨棠会一把子剑术,却也只是舞术而不是武术,除了强身健体,也没什么其他用。

    温香察觉到房内的动静,轻声问候一声,就伺候他洗涑,带他去用饭。

    饭桌上没见到槐序,张梨棠有些茶不思饭不想,只觉得一桌子好菜,却没有什么滋味。

    等他吃得差不多了,槐序才姗姗来迟。

    他今日穿的是一件素色浮碧的外袍,把头发束在玉冠中,剑眉星目,格外的英姿飒爽。

    “梨棠用过了?”

    槐序温款地笑了一声,叫张梨棠回神。

    张梨棠被他惊醒,有些羞怯,道:“用过了,多谢却庸兄款待。”

    槐序点了点头,道:“既是用过了,便早些下山吧。”

    张梨棠僵了一下,他才和槐序相识,正是恨不得日日相处的时候,哪里愿意离开。

    只是他终究是个读书人,并不是仅仅执迷于色相,稍一定神,把心里朦胧的思绪压下,道:“那……梨棠就告辞了,多谢却庸兄照料。”

    张梨棠定下心思,狠心往外走。等回到厢房拿了书袋,跟着温香走到兰若居外,却发现槐序正好整以暇的等着他。

    三个穿着黄衣黄帽、长相相似的小厮背着行礼跟在槐序身边。

    除了这三个,还有两个身材高大健硕的灰衣武仆相随。只是这两个武仆面容僵硬,看起来十分古板。

    张梨棠一愣,“却庸兄这是……”

    槐序眨了眨眼睛:“怎么,我没有告诉梨棠,我正好有事也需要下山一趟吗?”

    “没有。”但是,万幸。

    张梨棠心道。

    “走吧,再耽误下去,可就很难在中午之前到金华了。”

    “是,诶……却庸兄等等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