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十六章 破法

第十六章 破法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梨棠醒来没多久,衙门传讯让他过去。

    捕头李元亮脸色凝重,带着张梨棠到了后堂,后堂上用白布盖着一具尸体。

    张梨棠心里顿觉不妙,待李元亮掀开白布,果然,躺着的正是匪首。

    李元亮道:“昨日我用他们的暗语去联系那想要你命的人,约定天亮和他在城西一所破院子里相见,未免打草惊蛇,就让他去应对,我们设伏,但是天明十分,这家伙却突然倒地不起,我们过去看时,他已经死了。”

    张梨棠的眉头一拧,“他是怎么死的?”

    “中毒而起。”

    李元亮用刀鞘拨开匪首的头,露出他半边脖子,只见他脖子上有一个针扎似的小孔,小孔周围沿着血管布满了蓝色的纹路。

    巫蛊之术!

    张梨棠退后几步。

    李元亮以为他是胆子小,见不得死人,就把白布重新盖上。

    张梨棠询问道:“匪首已死,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元亮道:“这就要问你了,张公子,你可曾与人结仇结怨?”

    张梨棠心中一动,他知道陈府困厄并非自己能够阻止,倒不如索性从外面下手,更容易破局一些。

    本就是一潭浑水,倒不如让它更浑一点,最好把这一屋子里藏着的牛鬼蛇神全部惊起,才好寻找下手的机会。

    于是张梨棠就把陈府之事和盘托出,也不说什么巫蛊作乱,只说是可能有人报复,或是有人谋害。

    依着张梨棠所说,李元亮立刻就反应过来,道:“张公子,你到金华来无人知晓,若是有人害你,必是内贼。”

    张梨棠自然也知道贼人就藏在陈府,道:“不知李捕头可有何见教?”

    李元亮沉吟道:“这虽然是命案,但实际上牵扯不到陈家,便是雇凶之人是否藏在陈府,也只是一个猜测,我亦无法强行介入。”

    看着张梨棠似乎有些失望,李元亮又道:“不过近日我会派人在陈府盯梢,加紧巡逻,不过这样一来,恐怕会打草惊蛇,张公子可要小心行事。”

    “也足够了。”张梨棠心道,只是面上仍旧做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如果他梦中所见都是真实,那么显然他在梦中所占据的身体才是关键。

    本来他还怀疑是陈宁,但陈宁并没有被他占据身体,反倒是他侧面旁观了整个惨案。

    梦里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从衣着和双手来看,必然是个男子。

    要在陈府里找出这个男人,可不算一件容易的事情。

    张梨棠回到陈府之后,陈宁问他发生了什么。

    衙门的人上门,大多没有好事。

    张梨棠要引蛇出洞,自然就不隐瞒,把有人雇凶杀他的事情说出来。

    陈宁本来还在怀疑鬼物作祟,他学了半吊子的巫术,虽然能用些小法术,却没有那个通晓阴阳的天资。

    但张梨棠所言,无疑是告诉他,这不是鬼神报应,而是有人阴谋报复,非但如此,这个人还就在陈家!

    陈宁铁青着脸,满心的膈应和愤怒无处发泄。

    张梨棠有些话还没有说出来,他知道那个暗处的人精通巫蛊之术,说出来怕会让他警觉。

    请君入瓮是好事,但若是因此遭到反噬,难免不美。

    张梨棠暗自算计的时候,槐序在弱水府施法观测天机。

    其实天机对于槐序来说还过于飘渺,他的所思所得与其说是天机,倒不如说是感应。

    传说如来法眼可观照九天十地,勘破过去未来,看众生命数如同掌上观纹,轻而易举。

    这对槐序来说还遥不可及,但十二因缘转轮经这个佛道法门在槐序手中也初显威能。

    十二因缘包揽众生,六道轮回转动三界。旁人看不见的因缘,在槐序眼中已经若隐若现。

    如果张梨棠没有闯进黑山,或者槐序还是如同姥姥一样行事,张梨棠应该是死在匪人手中。

    张梨棠死了,就不会引起那么多的变化,陈府一门,也该随后覆灭。

    但是一念之别,槐序收容了张梨棠,救了他一命,因缘缔结,因果纠缠,此刻陈府的劫难,槐序也难免纠缠其中。

    这并非是坏事,十二因缘转轮经,如果没有因缘,要如何修证?

    “因缘相接,以后我和张梨棠的气数必然有所关联,他若行善,我有善报,他若作恶,我也难逃罪果。”槐序暗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槐序这颗石头投下,必然产生无数涟漪动荡,至于这些动荡最终会演化成什么样的结果,就在于槐序的修持了。

    槐序勾了勾嘴角,把手中捧着的青色甲虫沉到脸盆里,青色甲虫六足紧锁,口器咬住怀中的一只怪异的毒蜂。

    这只毒蜂就是匪首死亡的罪魁祸首。

    甲虫和毒蜂沉进脸盆中,槐序伸手敲了一下铜盆。

    叮。

    一声脆响,盆中的两只虫子爆裂成血雾,丝丝缕缕黑红色血雾的融入水中,把水染成薄红。

    甲虫和毒蜂的□□本不该是红黑色,这是巫蛊之术祭炼出来的成果。

    槐序借着两只虫豸去追溯那一点感应,铜盆里影影卓卓闪过无数影像,倒映在槐序青绿色眼眸里。

    槐序眯起了眼睛,“原来是他。”

    “要让他蹦出来,还要用些手段。”

    槐序转了转眼珠,把披散的头发拢到头上,结了个道髻,把衣裳抖一抖,化作道袍,又把玉环化作七宝莲花道冠。

    “大郎,随我出去结缘呐。”

    槐序伸手从墙角的竹丛里截下一根青竹,把竹叶一点,化作一面青色长幡。

    上书:药医不死病,佛度有缘人。

    “公子,你穿的是道袍。”黄大郎小声道。

    槐序把长幡塞到他手里,推了他两步,道:“童儿,天下僧道不分家。”

    黄大郎无奈,也用幻术把自己变作道童,两人离了弱水府,直奔陈府而去。

    槐序把自己变作招摇撞骗的道士,到了陈府门口就牢牢站定,一动不动。

    黄大郎眼神一转,忽然大叫一声:“啊呀,师父,我昨日听你说,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我看这府邸中阴气盘结,晦气深重,想来这必定是多行不义了?”

    黄大郎化作道童,口无遮拦,这话一说,立刻就有旁人叫道:“小道童,不要乱说,这是书院先生陈先生家,陈先生为人正派,你可不要胡说。”

    “就是,瞧这道士长得人模人样,却在幡上写什么‘佛度有缘人’,也不怕神灵怪罪,莫不是招摇撞骗来的?”

    这一叫嚷,立刻就有看热闹的围了过来。

    槐序把眼皮掀了个缝,呵斥道:“叫你乱说话!你才学了几天东西,就来卖弄?也不好好瞧瞧,这府里是藏了阴邪,那里是主人家作恶!”

    黄大郎识趣的低着头,讷讷不敢言语。

    “你若不乱说话,我们走过去便罢了,叫你点破,贫道免不得要露一手,免得叫人小瞧了去!还不快去敲门。”

    前门闹得吵吵嚷嚷,看门的仆人本不欲理会,但听槐序说的玄乎,又想起府中老爷夫人,心里难免有了些念头。

    黄大郎敲了敲门,仆人把门打开,也不敢擅自行事,把陈宁请出来应对。

    槐序看了陈宁一眼,幽幽道:“这位少爷,你府里可不太平啊。”

    陈宁脸色一变,以为是碰见了招摇撞骗的,就要把槐序推出去。

    “莫推莫推,你推得我出去,可不见得能请得我回来啊。”

    槐序大有深意的看了陈宁一眼,伸手指了指陈宁的左手臂。

    陈宁顿时停下了,他伸手捂住左手臂,道:“道长有何见教?”

    槐序哂笑一声:“手臂上种着婴灵,你胆子也不小!”

    陈宁知道眼前这道人是个有法力的,默默让开道路,把槐序和黄大郎请了进来。

    “诸位,近日府中不太平,不方便招待,还请诸位不要围观了。”

    陈宁说着,就命仆人把门关上。

    槐序打量着陈府,伸手把腰上别着的拂尘拿出来,在府中转悠了起来。

    “道长,你这是往哪里走?”

    陈宁看这道人二话不说,就往府内走,连忙跟了上去。

    槐序没有答话,只是问他:“公子,你可知拂尘是什么意思?”

    陈宁对僧道也并非一无所知,因此答道:“拂尘,是拂去尘缘而得清净之意。”

    槐序点了点头,道:“即是拂去尘缘,守得清净,也是扫除邪秽,守得太平。”

    槐序说着,眼睛扫视,冷笑一声,甩动拂尘,扫在一个花坛上。

    陈宁感觉不到,黄大郎却清楚地感应到花坛里阴秽之气盘结之处被槐序用拂尘扫开,一窝蛊虫被扫灭。

    陈宁跟在槐序身后,见他挥动七次拂尘,或在树上,或在墙上,或在地上。

    黄大郎和陈宁并肩而行,道:“公子若得闲暇,不妨把这几处地方挖开,到时自然明白。”

    瞧着槐序走走停停,在张兰娘的阁楼前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