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二十章 攻心

第二十章 攻心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楚云昭看着黑山众鬼的浩大声势,勉强压下自己的心思。

    “许是这老虔婆玩弄花招,实而虚之,正要以此来掩盖她的不济。”

    楚云昭并不知道兰若树妖已经改头换面,不再做勾栏风月的勾当,脱下了妇人的外衣,以男子相行走修行,因此口中仍旧说的是老虔婆云云。

    楚云昭并不惧怕黑山树妖,鹰头寨是他苦心经营之地,山寨中有阵法盗取幽冥之气,铺设大阵,转化冥火,一经催动,就可以把鹰头山化作火焰之山,以冥火焚烧生机。

    他有着把绿兰鬼王打下鬼王之位的野望,自然不是泛泛之辈,虽然不知道槐序以什么手段看破大阵,但料定对方不敢进来。

    楚云昭走出阵法,仪表堂堂,如同王公贵族,只听他遥遥一拜,道:“鹰头寨寨主楚云昭,见过姥姥,不知姥姥法架降临,所为何事?”

    黄大郎和黄二郎往两侧退开,婴灵在空散开,一众女鬼好似神女仙妃,拥蹴着狼鬼拉着车辇到了近前。

    容娘头也未抬,对着镜子梳妆,显示出极大的轻慢,小蝶和小倩一左一右站在容娘身边。

    小倩道:“鹰头寨寨主楚云昭,不知你有何等法力,何等功行,敢挑衅黑山阴界,伤我兰若妖仙?”

    小蝶冷笑一声:“今日你将侵入我黑山阴界的狼妖交出,并向我兰若妖仙赔礼,此事可就此揭过,否则,黑山之王动怒,只怕你鹰头寨承受不住。”

    楚云昭脸皮顿时涨得发红,一对黑窟窿一样的眼睛杀气腾腾,“大胆贱婢,我同山主说话,岂容你等放肆!”

    楚云昭自诩功比绿兰鬼王,修行魔道,也无不顺风顺水,何曾被人如此轻慢?

    “黑山山主,你就是这么教你家侍女的吗,没大没小,毫无规矩可言!”鹰头寨的二寨主,那大汉呵斥道。

    “老大、老二,何必和这些贱人一般见识,要打便打,人家摆明着来折辱我们的,莫非,我们还要把脸送上去让他们打不成?”老三嗤笑着,一双眼睛看着容娘和小倩小蝶,露出憎恶来。

    同为女人,黑山上的女鬼就是一副飘飘若仙,神女天妃的模样,瞧着纯洁中带着妩媚,妩媚中又有端庄,一颦一笑,似嗔似喜,魅惑众生。

    而她却只能和一群臭男人在一起,女人间有所比较,自然就有不忿。

    “这群下贱的□□,装什么清高纯洁,就该把她们的面皮扒了,看看她们还有什么本事勾引男人!”

    楚云昭挥袖阻止三寨主继续往下说,冷笑一声,道:“姥姥,我敬你是黑山之主,给你面子,却不是怕你,任由你羞辱我来的,你说我鹰头寨冒犯黑山阴界,不知可有何凭证?若是毫无凭证,只怕姥姥要给我一个交代!”

    容娘把红木梳放下,眉眼如画,粉白的脸上露出讥笑来,“楚云昭,你要证据?你以为这是人间,没有证据,你就可以逃过一劫?你以区区人身,才得道几年,也敢拿捏山主?”

    “你要证据,我给你证据!”容娘挥动了挥手,山宝捧着一个木盒上前,把木盒放到容娘面前。

    容娘把盒子拂开,掉到楚云昭面前,盒子摔开,露出里面一截生着三寸长毛的手臂。

    楚云昭脸色难看,指着断臂道:“区区一截断臂,如何能说是我鹰头寨中人所为!”

    容娘眼中杀机转动,指着断臂念了一段咒法咒,手中点了一点,这截断臂上浮现七道黑气,如同活物一般扭曲着盘旋起来,像蛇一样钻进断臂中,接着就响起毛骨悚然的啃噬血肉的声音。

    楚云昭暗道不妙,正要下手把这只断臂毁去,就听得身后山寨中传来凄厉的狼嚎,他回头去看,就见山寨中一头青狼化作原形,四处冲撞,身上绕着七道黑气,钻进青狼体内啃噬血肉。

    容娘曲指一抓,整个断臂炸开,血肉白骨如同鲜花盛开,山寨中青狼哀嚎一声,被黑气一收一放,凌空炸成一朵血肉烟花。

    七道黑气飞起,回到容娘手上,“这,就是证据!”

    楚云昭脸色铁青,一言不发,转身走入阵法中。

    二寨主和三寨主见势不妙,也退入阵法中。

    容娘任由他们走入阵法,事实上也无法阻止,他们虽然身在阵法之外,但是却一直很小心,不曾真正远离阵法,想要在他们回去阵法之前制住他们,就要比他们的念头更快。

    这一点,容娘并不能做到。故而虽然可惜,却也只能放过这个先机。

    容娘见鹰头寨三人退回山上,召集兵马,把二百有余的山匪召集,气血混合杀气,把自家掩藏行迹的大阵都冲开一部分。

    气血历来都是邪法克星,真正的武道宗师甚至可以捉鬼拿神。

    邪法和鬼神都是阴属,而气血乃是阳气,彼此相生相克。

    容娘拂开车辇上的门帘,请示道:“山主,接下来做何打算?”

    槐序抬眼观望,勾了勾唇角,“直接杀进去吧。山魈和木魅不惧气血阳气,直接去破门拔寨,姑娘们小心行事,莫要被气血破了阴神,今日,我准你们开杀戒。”

    此行槐序把黑山十三只木魅带来六只,山魈带来六只,十二之数,正和他座下十二护法神相当。

    十二个木石精灵,三十六个女鬼,若是这样都对付不了一伙山贼,那倒是白白养活他们了。

    槐序对着天空招了招手,十四个婴灵当中飞出来两个,这是一对双胞胎,男童唤作白吉,女童化作白喜。

    槐序探查鹰头山地势,暗自推量,随后道:“你们去吧人皮灯笼挂在这十四个地方,祭身在灯笼当中,不可让人靠近,不可饮血杀人。”

    婴灵思维近乎想通,槐序布置下去,就见婴灵各自飞舞,朝鹰头山四面飞去。

    槐序令下之后,山魈木魅就从山下爬上山去,一众女鬼或提着花篮,或拿着莲灯,或掌芭蕉扇,或抬山水屏从上往下而去。

    黄大郎和黄二郎接管了狼车,“山主,要下去看看吗?”

    槐序道:“我不下去,她们尚能发力,我若下去,她们才会不好。”

    槐序何等眼界和聪明,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黑山阴界和绿兰阴界历来不和,绿兰阴界想要把黑山阴界吞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想吞并黑山阴界,唯一的可能就是把槐序斩杀。

    所以无论鹰头寨有什么布置,只要槐序不踏足,对方就不可能拿出真正的手段,凭着这点,就可以先把鹰头寨上的表面势力清洗掉,先把这一伙杀人无算的山贼连根拔起。

    “只是还要防着狗急跳墙,也不能阴沟里翻船,所以还要让婴灵去挂灯笼,方便布阵。”

    容娘亲自下场,被楚云昭拦住,楚云昭身后一左一右显出两个陶俑,都是五官俱全,眼睛是赤红的漩涡。

    容娘站定,大红的喜袍拖着长长的裙摆,玉带纤腰,她就像是盛开的牡丹,如墨的头发从背后散开,流水一般拖曳一地。

    容娘捋了捋鬓角的青云,伸手道:“请。”

    楚云昭神色一肃,身后两个陶俑周身燃起火纹,一身黑气,朝容娘扑了过去。

    小倩双手一摆,两条白练从袖子里钻出来,灵蛇一般缠上二寨主的身体,狠狠收紧。

    小倩从天而降,踩在大汉的头上,“此路不通。”

    小蝶和三寨主相对而立,三寨主抓破自己的手心,放出无数血蝴蝶,小蝶双手一伸,指甲疯长,如同神兵利器,将蝴蝶切碎。

    “还没开打,你就先见血了。”

    三寨主阴沉着脸,“臭□□,我扒了你的皮!”

    小蝶双眼一瞪,“我抓花你的脸!”

    槐序高坐车辇,俯瞰全场,目光深远。

    “我感受到了幽冥之气,他们打开了幽冥的通道,盗取幽冥之气,这山上必然有一处阴井沟通,借着这口阴井,才能沟通阴土。幽冥之气所成就的阵法,这就是他们的底牌?”

    槐序把目光投向东方,那里是绿兰山所在。

    “老朋友,这里有没有你的影子?”

    “大郎,你拿此物去寻找阴井,然后把它种下。”

    槐序递给黄大郎一根槐树枝,碧叶如玉,白花如雪,风吹时,有环珮之音。

    黄大郎领命,手持槐枝秘密下了上了鹰头山,黄大郎虽然懂些堪舆之术,却只是皮毛而已,并不能在鹰头山上找到阴井。

    但是手中槐枝一亮,有一点白光为黄大郎指引方向,槐树乃是积阴之木,故而能栖鬼神。

    黄大郎只要跟着槐枝的指引,用槐树对于阴气的吸引,就可以找到阴井。

    鹰头寨上喊杀声冲天而起,这寨子里的山贼都是手上占满血腥的穷凶极恶之徒,也只有这些人能够不惧邪术,情愿做楚云昭的属下,帮他杀人练法,用别人的生命换取富贵。

    情愿与妖邪为伍,又与妖邪何异?

    山魈和木魅顶着箭矢拆了鹰头山的门楼,十二个妖灵在山寨中大开杀戒,簸箕大的爪子抓出来,掀起血雾阴风。

    但二百余山匪组织起来,动用利器,终于在死伤过半之后,使山魈和木魅处在劣势。

    山魈和木魅也是鱼肉之躯,这伙人悍不畏死,刀剑无眼,片刻山魈和木魅也接连挂彩。

    兰若寺女鬼早已商议好,从天而降时幻化幻象,如同天女散花,带着幻境而来。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聘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神女降世,普度世人,眼前有金山银山,有天仙玉女,有珍馐百味,有管弦丝竹。

    山水屏上幻象起,花篮里花瓣飞舞,香炉里烧起惑人心魄的气息,耳畔尽是靡靡之音。

    此情此景,又怎么是五毒俱全的山贼所能抗拒。

    众鬼以山水屏等器物为媒,幻化幻象,除了少数人还记得自己处在战斗当中,尚有理智残余,其余诸匪早已丢盔卸甲,去享受人间极乐。

    若是真正的大恶之人在此,或是心智坚定的武道高手在此,或许可以挣脱幻境。

    可显然这些山匪既不能绝情弃欲,也不能坚定意志。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一万年太久,我只争朝夕。

    山魈木魈将那些还没有落入幻境的山匪拍碎脑袋,随后就轻易将一个个面目痴呆的山贼脑袋摘除。

    一缕缕的气血精元弥散开来,阴阳相生,活人的气血,对鬼物来说,何尝不是一剂灵丹妙药。

    形势急转之下,鹰头寨的匪徒迅速败退。

    “废物!”楚云昭暗骂一声,两个人俑攻击越发猛烈。

    陶俑的脸上浮起一张面孔,和陶俑五官重合,随后,陶俑越发灵活,攻势又猛又急,黑气化作兵器,在陶俑手中使出,不啻于百战之将,人形兵器。

    容娘脸上露出奇异的神色,头发就是她的神兵利器,千万发丝就是千万钢针利剑,一时并不落下风。

    “怨灵灌注的傀儡,竟然也有了这等身手?”

    小倩借着重重飘带和维幔的掩护,轻巧地把两柄短剑送入大汉的后心。

    腐臭的黑血从大汉的创口里流出,落到地上,腐蚀出一道青烟。

    大汉面无表情的把短剑拔出,扔到一边,创口肌肉蠕动,快速愈合。

    小倩抽身后退,伸手在鼻子前招了招风,“果然不是活人,我感觉不到你的气血,你也完全不怕肉身上的伤害,果然是炼尸为体,早就不是人了吗?”

    小蝶的指甲伸缩自如,如同神兵利器,但自己出没,却是无形魅影,完全捉摸不透套路。

    三当家一时不慎,被小蝶抓到脸上,顿时在脸上多出五道伤痕。

    “说抓花你的脸,你瞧,这不就抓花了。”

    三当家怨毒的看着小蝶,“贱人,我要你死!”

    三当家脸上的血液蠕动,如同烧红的烙铁,散作无数牛毛细针,朝四方射去。

    小蝶只来得及抬袖一遮,随后就被血针打中,在身上炸出红光。

    黄大郎手持槐枝行走在黑暗里,已经摸到一处阵法里,阵中一片昏暗,阴气刺骨森寒。

    槐枝展开光芒,把阴气排开。

    山魈和木魅大开杀戒,血流成河,在这血肉横飞的地方,一个个女鬼诱惑凡人,吸□□气。

    槐序看了一会儿,把目光移开。

    楚云昭一直不曾出手,只派出两个陶俑就把容娘挡住,看到手下这些人没有一个顶用,终于耐不住,亲自出手。

    楚云昭的身影晃动,足不着地,他的影子仿佛是漆黑的泥沼,有一双双漆黑的手从泥沼里爬出来。

    一双手抓住楚云昭的脚踝,借着他的脚踝发力,从影子里爬出来。

    这个黑影从楚云昭的影子泥沼中爬出来,浑身流淌着黑色的粘液,粘液流淌凝固,化作一身黑色的甲胄。

    影鬼。

    影鬼单膝跪地,拜在楚云昭身前,楚云昭从腰间抽出宝剑,压在影鬼肩上,道:“去!”

    影鬼瞬间化作一团黑影,借影而行,从楚云昭的影子里消失,随后猛地从陶俑的影子中扑出来,手中已经多了一柄连环刀,砍在容娘的头发上,容娘的头发被他削去一截,青丝落地,化作阴气消散。

    容娘伸指一点,七条黑气纠缠着朝影鬼扑了过去,影鬼一动,又从陶俑的影子里消失。

    影鬼再出现时,从二寨主的影子里钻了出来,刀口平切小倩的腹部。

    仅仅一刀,快如奔雷,带着浴血的煞气,寒光凛冽,仿佛积水深潭里的一抹月光,在小倩眼中不断放大。

    小倩浑身战栗,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寒气森森直逼骨髓。

    小倩化作袅袅青烟,直上青冥,躲避这一抹刀光。

    这一刻,小倩感受到了自己和容娘之间巨大的不同。

    影鬼只能切断她的头发,却能要自己的命。

    影鬼刀势顺势上撩,就要把小倩切成两半。小倩用手中两把短剑架住刀光,随后短剑啪的一声折断,小倩倒飞而走。

    影鬼纵身一跃,从天而降,正要把小倩钉在地下,忽然凭空生出一股收摄的力道,抓住小倩的肩膀,带着她冲天而起,避开影鬼一击。

    小倩身形不断拔高,落到狼车上,脸色已经一片青白,显然是被煞气冲撞了鬼体,饱受煎熬。

    一只修长的手从门帘里伸出来,按在小倩的肩上,把她体内的煞气逼出,在空气里凝成白雾散开。

    槐序从辇架里走出来,温和的声音在小倩耳边响起,“退下吧,接下来不是你们的战斗了。”

    黄二郎敲响玉磬,清音脆响。

    听到玉磬之声的山魈木魅和一众女鬼撇下百余具尸骨,如同潮退,回到狼辇四周。

    小蝶和容娘摆不开对手,仍旧在纠缠当中。

    影鬼一击逼退小倩,转头又去袭杀小蝶。

    先把二寨主和三寨主救出,再加上这二人之力,必能把容娘斩杀。

    小蝶身上数处焦黑,这是被三寨主以血阳针所伤,影鬼从三寨主的影子里钻出来,提刀划破长空。

    小蝶脸色发苦,知道这一刀自己绝对挡不下。挡不下,就是死。

    “退。”

    槐序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小蝶想都不想,飞身后退。

    从小蝶腰上飞出一个铃铛,铃铛震动。

    叮——

    影鬼和三寨主只觉得脑袋一痛,世界都在自己眼前放缓,哪怕转动眼珠子,都需要耗费极大的心力。

    镇魂铃。

    小蝶大喜,安然退回狼辇。

    镇魂铃是驱使狼车和山魈木魅的法器,铃声响动时,魂魄都会被镇住,无法动弹。

    铃铛飞灰小蝶手里,小蝶暗自瞧了一眼小倩,心里有些隐秘的得意。

    小倩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

    槐序站在狼辇上,俯瞰大地,和楚云昭的眼睛正对上。

    楚云昭眼中毫无神光,只有一片漆黑。

    槐序眼中一片青碧,仿佛翡翠,清亮温润。

    楚云昭脚下忽然有一株青草钻破土壤,抽芽破土,草叶如丝。

    楚云昭身形犹如影子游动,从青草上离开,怕是这株青草有什么古怪。

    这株青草不停生长,如同抽丝一般,细长的草叶向上生长,草叶摆动犹如丝绦,抽出一根又一根的茎叶。

    槐序悄然出现在其中一片草叶上,玄服火纹,眉眼如画。

    一根根绿草破土而出,一棵棵树苗钻出地面,槐序脚下很快就是一片绿毯。

    青草蔓延,迅速波及正在战斗的容娘和两个陶俑。

    草叶生长,把两个陶俑裹住,随后青苔、菌丝、细草在陶俑身上疯长。

    呯啪。

    陶俑被植物撑开,碎成几瓣。

    容娘借着这个时候,已经飞天而起,抽身离开战团。

    槐序长身玉立,手上捧着一把黑色赤纹的伞。

    “楚云昭,大费周章挑衅黑山阴界,引我进鹰头寨,你想杀我,做黑山之王?”

    楚云昭心中漏跳了一拍,这老妖竟从一开始就看破了他的企图!

    “你是树妖姥姥?”

    槐序颔首,“不错。”

    楚云昭被槐序盯着,他的影子埋在碧草当中,在草丛中变换不定。

    “姥姥这是转性了,怎么,不做女人,改做男人了?”

    槐序脸色都不曾变化,也不为他的无礼而动怒,只道:“我妖灵之体,不曾分辨阴阳,男身女相对我而言,不过外相。倒是你,我原以为你这是行偃师之术,却不料偃师之术只是外相,你藏了些什么?”

    楚云昭心中一颤,皮笑肉不笑道:“我藏了什么,山主不如亲自来看?”

    “好。”

    槐序点了点头,就踩着一片又一片的草叶,凌空而行,朝楚云昭走了过来。

    楚云昭脸色凝重,自槐序从天而降,将落脚之处化作一片青色,他就知道这功行退转,身受重伤的说辞都是屁话。

    身手重伤都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施展法力,那么全盛之时,这个老妖怪岂不是直入仙流?

    好在这老妖怪把鹰头寨土中植物一同催发,无意间也生出无数阴影,这一点,就是他的失策之处。

    槐序踩出几步,忽然一道凛冽的寒光从他身后窜出,直取他头颅。

    槐序捧伞的手一转,手中纸伞点在刀光上,把刀光点得粉碎。

    影鬼抽身后退,正要再次遁入阴影中,却见黑色火纹的纸伞忽然张开,把他猛地摄入伞中,被槐序再次捧在手上。

    “区区鬼将,如何敢在我面前放肆。”

    槐序一边走动,一边道:“仙分五等,法有三成。鬼仙者,五仙之下一,阴中超脱一灵不昧,但终其一生,也只能是个鬼仙。”

    “鬼仙若是在阴土修行,行鬼道,可以称之为兵、将、王、帝、圣。不出阴土,永世长存,但离开阴土就会收到排斥,掉落一个位阶。”

    “你这影鬼武将,虽然是鬼将位阶,但只有鬼兵的力量。绿兰鬼王和我同阶,人间鬼将,阴间鬼王。若论力量,也只相当于一个人仙。”

    “人仙者,五仙之下二也。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已经可以说是初入仙门,就是你现在的境界。”

    槐序悠然道:“楚云昭,你是人仙,我也是人仙,你可知我们有什么不同?”

    槐序已经走到楚云昭近前,楚云昭身前浮现五个身披甲胄的影鬼,手持长矛,道了声杀!

    杀气吹动槐序的鬓角,草叶炸成粉末,五把长矛从上下封住槐序所有可以逃避的路劲。

    长矛已经到了身前,槐序曲指朝身下一点,碧草如丝,缠上长矛,把长矛拽开。

    槐序张开火罗伞,把五个影鬼再次收入伞中。

    槐序伸手在伞上轻轻一弹,火罗伞上冒出几颗火星,已经把伞中鬼将炼化。

    “都说了,区区鬼将,能顶着位阶的压制向我出手已经值得褒奖,莫非还真能伤我不成?”

    槐序笑道:“你我都是人仙,但是我是鬼王的道行,人仙的法力。道比地仙,已经是三成法中的中成。楚云昭,告诉我,你以人仙道行,下成之法挑衅我,你从何而来的自信?”

    更何况槐序所修十二因缘转轮经并不是中成法,而是大成法,直入道途。

    槐序每一字,每一句都敲打在楚云昭的心上,楚云昭的心气被他压制得越来越弱。

    正巧这时,二寨主和三寨主已经赶到,二寨主揉身扑上,一拳鼓动拳风,朝槐序的后背砸了过去。

    三寨主又割破手指,念动血咒,血咒化作一道红光扑向槐序。

    槐序手中法力一吞一吐,点在血咒上,把血咒击破。

    “大哥不和这老妖怪开打,难道还能说得他投降不成?”

    楚云昭蓦然醒悟,知道自己这是陷入了槐序的攻心之术。

    忍不住骂道:“山主一个前辈,对付我这小辈,还要用这种手段,未免也有失光彩!”

    槐序默然无语,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迂腐道理?”

    槐序从落地之时开始,就已经在拷问楚云昭的道心,压制楚云昭的气势,可惜被二寨主打断,让楚云昭挣脱出来。

    槐序混不在意,闪避开二寨主的攻击,又击破几次血咒,开口道:“你是鹰头寨的二寨主,修行的是以尸祭灵之术?还是死后强行把魂魄所在肉身之中,使自己行动自如?”

    二寨主一言不发,加紧猛攻,拳势凶猛,如龙似虎。

    “看你一身尸臭,尸气外露,难以内敛,也不是茅山的路子,那看来是以尸锁魂之术。”

    槐序道:“你连炼尸之术都不会,就敢用以尸锁魂之术把自己的魂魄强行锁在肉身中?”

    槐序哈哈大笑,道:“你知道锁魂之术以前是用来做什么的吗?我告诉你,锁魂之术,是茅山道用来惩治叛徒用的,把魂魄强行锁在肉身里,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腐烂,元神和肉身一同腐朽,身形具灭。后来,这个法子被人间帝王讨去,用来做些阴私的勾当。”

    二寨主猛地停下了,他把头转向了楚云昭。

    楚云昭脸色一变,“老二别听他胡说,我交给你的是正统的以尸成道的法术,并非是所谓的锁魂之术。”

    槐序击掌笑道:“真是一出好戏。以尸成道之法,只有茅山道有,而且是不传之秘,你要是会以尸成道的法子,还会这用这半吊子的傀儡术?”

    二寨主面无表情,对着楚云昭道:“你怎么说?”

    楚云昭脸色一沉,道:“老二,你宁愿相信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吗?还是说,你要帮着外人对付我?”

    槐序适时插嘴,挑拨离间,幽幽道:“好一个一家人,杀生害命,形神俱灭的一家人。”

    二寨主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

    槐序转了转眼珠,道:“我看你也是忠义之士,你既然无法确定,不妨往茅山走一遭,到时自然可以真相大白。”

    槐序曲指一点,一道灵光飞到二寨主脑中,“你若不想死,茅山也是你最后一点生机。你的肉身已经没有生气,全凭吸食人血硬撑,即便吸食人血,多则一年,少则半载,必然生机全无。”

    二寨主转头就走,楚云昭脚下动了动,却终究没有阻拦。

    “我叫林浦蓊,若得此身不死,来日必有厚报。”

    林浦蓊身形矫健,很快就走出鹰头寨,此去茅山天高路远,他又撑不了多久,只得以全力赶路。

    “另外,小心火焰。”

    槐序和楚云昭看着林浦蓊走远,槐序道:“这位林寨主,对你也仁至义尽,还给你留了一手。”

    林浦蓊虽然警告槐序小心火焰,却没有把楚云昭的手段完全揭穿。

    但是槐序已然心中敞亮,幽冥之气,火焰,除了冥火,还有什么火焰能将幽冥之气发挥到极致?

    楚云昭脸上难看之极,“山主好手段,还未动手,就已经将我左膀右臂断去。”

    楚云昭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三寨主也已经收手,缓缓后退,摆明了是不愿意把后背交给楚云昭。

    槐序叫屈道:“你连林寨主这等直肠子都算计,怎么可能不算计这位花花肠子的三寨主,说不得,就是要拿她挡灾呢。”

    三寨主一顿,退得更急,楚云昭道:“罢了,你也走吧,好歹相识一场。”

    三寨主转身头也不回,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只是这位三寨主却不是林浦蓊那等有些操守的人,她离开两人的视野,随后就想起三人经营这么多年的财富以及石窟当中的三春道长和那一炉人元宝丹。

    “你不仁我不义,总不能你做初一,却不许我做十五。”三寨主咬咬牙,又绕了个大圈子,偷偷摸摸进入库房,把三人这么多年洗劫来的珍宝通通掳走,又往石窟赶去。

    “这些珍宝足够我在凡人当中逍遥一辈子,但却不如老道士那一炉丹药,老大虽然未必有那老妖怪厉害,却总不至于不济到连两个时辰都撑不下去,只要在他回来前将宝丹夺走,将来人仙宝座,未必没有我一位!”

    三寨主暗暗发狠,走进石窟当中。

    石窟当中,三春道人见三寨主一人走了进来,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随后又被他掩饰了去,道:“三寨主不在外迎敌,怎么到老道这里来了?”

    三寨主目光游移不定,闪烁其辞,“老大,派我来为道长护法。”

    三春道长叹息一声,道:“三寨主不该来的。”

    三寨主疑惑的看向三春道长,却见他语气忽然阴森起来,咧开嘴,脸上布满黑气,如同老鸦夜啼,赤红的眼睛里充满着贪婪和*,“因为,我会忍不住啊!”

    三春道长伸出手朝三寨主抓去,他身上忽然爆发的煞气和贪婪如同附骨之蛆,牢牢啃噬着三寨主的心,让她动也不能动,被三春道长一把抓住脖子,揭开丹炉的盖子,把她扔进炉子里。

    三寨主在丹炉中尖叫着想要挣脱,有怎么能逃过三春道长的镇压,三春道长一双眼睛赤红,“人元宝丹,没有一个厉害修士入药,仅仅靠一堆人奴怎么能炼出完美的人元宝丹!”

    丹炉一震,三寨主被震成血雾,红雾袅袅,在丹炉上成龙虎之形。

    “楚云昭这个废物,必定不可能在树妖手下坚持多久,有这女人催化,人元宝丹成丹之时必定还要提前,只希望他能坚持到丹成,不要波及老道才好。”

    楚云昭少了帮手,反倒气定神闲起来。

    槐序勾了勾嘴角,道:“少了两个帮手,你反倒从容许多,你是藏了没有在人前显露的后手?”

    楚云昭脸色一僵。

    “我说中了?就让我瞧瞧,你到底有什么后手,可以支撑你的张狂。”

    槐序伸手朝楚云昭抓了过来,好似乌云闭月,天昏地暗,楚云昭眼前一片漆黑。

    在这漆黑之中,楚云昭拔剑,剑光斩破阴霾,划破黑暗。

    下一刻,只听叮当之声不绝,槐序的指甲和楚云昭的剑不断碰撞,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楚云昭收剑后退,槐序垂手。

    “武道,果然,你的武道远甚你的傀儡术。”

    楚云昭脸色凝重,手中仪剑铮然有声,一缕一缕的白气缠绕在剑上,“王师!”

    楚云昭刺出一剑,堂堂正正,声势浩大,仿佛千军万马汹涌来袭,避无可避,剑锋所指,槐序眼睛清亮。

    这一剑生生刺在槐序胸口,把他钉在剑上。

    然而下一刻,槐序散成一团团槐花,玉屑一般洋洋洒洒。

    风卷槐花,从楚云昭的剑上飞走,有重新聚敛成形。

    “龙气,你的剑上,带着龙气。”

    槐序右手上有一缕白气,随后散去。

    “大虞以金德建国,其气白,有五彩。你是王室后裔?”

    槐序抚摸着下巴,道:“大虞再怎么不济,也不能让一个宗室后裔流落到修行邪道的地步。”

    槐序踱着步子,“前朝皇帝多子多孙,为了争夺王位,掀起血雨腥风,想必,你就是某个王爷的后裔。”

    “不管是你的陶俑还是影鬼,行动起来都是军中路数,这位王爷想必和军中联系甚密,说不得还曾执掌一方兵马。”

    槐序猛地拍掌,道:“我知道了,你是六王项泽的后裔,是他的儿子还是孙子?项泽胆大包天,以十万征西军围城逼宫,但是被老龙识破,不得不自缢以全尊严,十万征西军也随后被尽数坑杀。我说得没错吧,小王爷?”

    楚云昭脸色发白,他如何知道,仅仅凭借这一道龙气,就能让槐序把他的身份抽丝剥茧般扒出来。

    此刻一应隐秘都被槐序看破,楚云昭仿佛困兽,陷入难以了言喻的挣扎当中。

    槐序甚至都不用动手,只消把他的身份捅出去,就会有无穷无尽的苍蝇闻腥而来。

    前无去路,困兽之斗,楚云昭当即一剑插在地上,发动了鹰头寨上的阵法。

    幽冥之气爆发,阴井中幽冥之气翻滚,如同龙吸水般喷涌而出,黄大郎正处在龙吸水的中心,无风无浪,槐枝为他开辟出一块清净地。

    “阴井!”

    黄大郎大喜,朝着阴井纵身跃了过去,把槐枝投入井中。

    槐枝进入井中,在迅速和阵法争夺幽冥之气,生长出细长的根须,扎根在井壁上,长长的根须探入井底,鲸吞起井中积存的幽冥之气。

    鹰头山上燃起熊熊火焰,冥火,断绝一切生机,如同附骨之蛆,在楚云昭的指挥下,朝槐序扑了过去。

    槐序不曾躲避,只是撑开纸伞,就陷在幽蓝的火焰当中。

    冥火被楚云昭分成两股,一股用来对付眼前大敌,一股在鹰头山上的一个石窑里烧了起来。

    石窑里躺着数百具陶俑,在冥火的灼烧下缓缓成形。

    槐序转动纸伞,火罗伞上赤纹浮动,不停的收摄冥火,而他本人却在火罗伞的保护下毫发无损。

    “三界火宅,本就煎熬,你何苦又来拿火烧我?”

    槐序的声音在冥火深处响起,惊得楚云昭变了脸色,“怎么可能!”

    槐序催动火罗伞吸收冥火完善火焰道法,“为什么不可能,不如你再添一把火试试?许是这火头还不够大。”

    楚云昭脸色狰狞,更加剧烈的冥火从四方聚敛而来,鹰头寨只有三处火光,一处在槐序这,一处在石窑中,还有一处在丹炉下。

    片刻之后,槐序面露微笑,道了声,“多谢!”

    随后火罗伞化作弥天大小,把冥火全部鲸吞,收入伞中。

    尽管其他地方早已烧成白地,槐序脚下的青草却丝毫未损。

    “你烧得我好痛,我也烧你一烧好了,”槐序伸手一点,火罗伞上绽放出赤红莲花,烟火一般瑰丽,席卷着扑向楚云昭。

    “阿房!”

    楚云昭挥剑御守,龙气缠绕仿佛一座宫殿把他护在其中,让火焰不得近身。

    槐序眼睛一眯,“龙气,真是麻烦。”

    龙气的本质是人道气数,和天道不合,故而克制天下道法,要打破龙气,只有用巧劲把龙气拨开。

    槐序睁眼去观察楚云昭头顶的气数,当中一根衰败的龙气如同白蛇游动,白蛇周围遍布阴云。

    “仗着身怀龙气作恶多端,不怕报应?今天就要你瞧瞧什么叫人道反噬!”

    槐序推动脑中六道轮回盘,一道金光落在槐序的手上,槐序伸手朝空中点去。

    楚云昭头顶阴云被槐序引动,立刻就化作一头黑蛇,反噬白蛇。

    黑蛇和白蛇争斗,立刻就让楚云昭身前的龙气防御摇摇欲坠。

    啪。

    龙气破碎,仪剑断成三截,赤红的火焰朝楚云昭扑了过去,红光照亮了楚云昭脸上的惊恐和眼眸中的死寂。

    轰。

    楚云昭护住脑袋,整个人化作一团火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