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二十四章 郭北县

第二十四章 郭北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山上烟云攒动,红光冲天,赤霞蔚集,幻化无穷。

    容娘身边站着小倩和小蝶,隔着远远的观望石窑方向,只瞧着烟云缭绕,看不清石窑里的情形。

    “能成吗?”小倩轻声问道。

    哪怕是她的冷静和冰雪聪明,这个时候也难免失了方寸。做鬼久了,身形缈缈,都快忘记了有一具身体是个什么样的感觉了。

    倒是小蝶,对身为人时光并无多少流恋,显得尤为淡定。

    槐序爱好好颜色,留在身边的女鬼多是貌美如花。最出众的,就是小蝶和小倩。

    小蝶和小倩之前为了姥姥的宠爱斗了十多年,现在槐序改了性子,更愿意让她们自己独立起来,小蝶也憋着一口气要高小倩一筹。

    小蝶对槐序的信任和小倩全然不同,因此只是高傲的仰起雪白的脖颈,道:“山主要做的事,何曾有过失败的?”

    小倩看着小蝶,从她盲目的自信里得到些许支撑。

    凭心而论,小倩是瞧不上小蝶的。小倩所受的教育和小蝶不一样,她是大家闺秀,变成鬼了,也不会因此而失了自己的主张。

    而小蝶,从一开始就依附着别人而活。但不可否认,如果藤蔓攀援的树木足够高大,藤蔓也会生得修长。如果追逐的人足够优秀,不知不觉的,追逐者也会逐渐优秀起来。

    小倩点了点头,道:“对,山主要做的事,何时失败过?”

    容娘默默观察着两个女孩,淡淡地笑了笑,道:“看着就是。”

    槐序正站在石窑门口。

    山宝和白猿一左一右把石窑的石门抬起来之后,就受不了火热逃到一边去了。

    容娘她们站得远,也是避免被火气所伤。

    槐序混不在意蒸腾的烟气和火气,就好似清风拂浪般,撩动他的火纹玄服和他如墨的头发。

    也就仅此而已了。

    槐序的眼光已经投入石窑中,石壁被分成无数格子,每个格子里都摆放着一张面具,惨白的面具上是红色的眼睛和嘴唇,看起来分外瘆人。

    面具是成功了,这批面具是专为鬼物打造的,加入的坟土里混合着些许怨戾,才会显得惨白。

    烧成之后,怨戾散去,虽然外表惨白,但内里温和,瓷质细腻,算是近期最好的一批了。

    把目光从面具上移开,就是地上一个个石墩,石墩上就是一具具混合着坟土、骨灰和陶土而做成的陶俑。

    姑娘爱美,这些陶俑是姑娘们不厌其烦,花了无数心思捏出来的,眉眼俱全,体态婀娜,都是陶瓷美人,如同活物一样。

    槐序失笑,从石墩边走过,伸手拂在一具具陶瓷美人的眉心,留下一个淡金的印记,形似花瓣。

    这些陶瓷美人全部都成功了,没有一具失败,姑娘们耗费的苦心没有白费。

    其实人形物的制作一直属于比较犯忌讳的领域。

    不管承不承认,人体都是最和谐的载体。能够承载灵魂,衍生情感,成为色相依托的载体。

    所以山川大地,各种精灵得道后,都会选择化作人形。

    灵性的和灵的存在方式千差万别却不分高下,但情感和心的存在方式,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人形。

    普通人不会在家里放置没有经过开光点化的神像,因为一具空了的躯壳,极为容易吸引外来的魂魄入住。

    最后,槐序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一个陶土小人。

    这个陶偶很小,只有槐序一个巴掌大。因为土质之别,烧出来也只是个灰扑扑的陶,而不是美丽的瓷。

    这是槐序的随手之作,揣摩烧制陶俑的诀窍时捏出来练手的。

    捏成了,也没有把它拍回粘土,而是把它留下来一同烧制。

    凡是被人倾注了感情的东西,若有机缘,就会诞生灵性,很有可能成为精灵。

    画师手中的画笔,木匠手中的刻刀,妇人几代传承的配饰,这些得到主人情感,伴随着主人成长的东西,都有着非凡的灵性。

    被槐序用来揣摩道法的陶土娃娃,也有一点灵光在孕育。

    把陶土娃娃揣到袖子里,槐序走出石窑,告知等在一侧的一众眼含期盼的姑娘,“成了,等子时火气全部散去,你们就可以把身体拿走了。”

    欢呼雀跃,姑娘们喜极而泣,初时只有一两个姑娘在哭,随后仿佛被勾起了伤心事,一个个都哭了起来。

    徘徊在人间的鬼物,是被人间排斥的。被活人排斥,也被天地排斥。

    功行不足,会被阳光晒得魂飞魄散,法力强大,会被斥为凶神厉鬼。

    有了可以寄托身体的地方就全然不同,只要她们希望,她们甚至可以再去做一次活人——只要不被抓到。

    更多的是,拿着作为的人的一生的记忆如同潮水般袭来,实在是让人难以自持。

    容娘感叹一声,和槐序一起飘然而去。留下这些姑娘们亦喜亦悲,彼此擦眼泪。

    小蝶有些烦躁。

    她烦躁极了,她活着的时候不曾过过一天好日子,一生都在迎来送往,强颜欢笑,好不容易被一个看起来老师的男人赎回去做小妾,谁知道却是个有怪癖的男人,发起来疯来的时候险些弄掉她半条命。

    她终于受不了折磨的时候,就把那个男人的眼睛抠出来,拿剪刀戳破了那个男人的喉咙。

    死得时候是被老夫人沉塘了,身体也泡烂了。

    若不是槐序不嫌弃恶心,把她的身体火化,埋进黑山,她就只能等着身体被鱼吃掉,成为水底阴暗处的一个水鬼。

    “嚎什么嚎,哭什么哭!也不见得你们活着的时候过过什么好日子!现在得了山主疼爱,反倒作起来了!明明是喜事,偏要哭!哼!”

    小蝶高傲的转身就走,从树木的阴影里转瞬就消失不见。

    她一点也不怀念身为人的日子!

    小倩有些头疼,她那一点思念人间的心绪,被小蝶一打乱,就又沉了下去。还不能不为她打个圆场,免得姐妹离心离德。

    “姐妹们多多见谅,小蝶不会说话,大家也不要往心里去。”

    顺带抹黑小蝶一把。

    出乎小倩的意料,没有人生气。

    “小倩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们怎么会往心里去,小蝶姐姐说得对,活着的时候,我们也不曾过过什么好日子,哪有现在过得舒心。”

    “是大喜事,有了身体,我们可以做许多事。不过小蝶姐姐怕是被我们勾起伤心事了。”

    “由得她,看她嘴坏的。”

    “好啦,姐妹一场,小蝶也只是嘴巴毒,没有坏心的,走,我们一起去瞧瞧她去,可别让她一个人气坏了身子。”

    “嘻嘻。”

    姑娘们拥蹴着,追着小蝶而去。

    小倩看着她们的背影,弯了弯嘴角,也跟了上去。

    只是临行前,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石窑。

    只是她,还放不下尘世啊。

    等到姑娘们熟悉了新的身体,槐序带着大家下山去。

    这次泉上人留守兰若寺,容娘带着小倩和小蝶等几个姑娘跟着槐序。

    两架马车从黑山上下来,一路走走停停,到了郭北县。

    郭北者,北郭也。

    金华以北的郊外,聚集村落成县。

    狼车走走停停在郭北县停了一站,姑娘们新得了身体,相约结伴下车,在郭北县打听有什么好吃好玩的。

    三大车女客出没,实在是扎眼得紧。

    郭北县少有外来人,虽然是个大些的县城,却是来来往往的山户比较多。

    马车在客栈停下,从车上下来十来个风姿绰约的女子,只有黄大郎和黄二郎两个家丁,还有山宝和木贵两个武仆。

    这样的队伍,在某些人眼中,实在是肥美得不能再肥美。

    店小二殷勤接待,来了十来间上房,又送上好酒好菜,招待得客客气气,女客们也都很满意。

    吃过饭,姑娘们出去游玩,槐序带着山宝上楼,黄家兄弟和木贵被拽去拎包。

    掌柜的拿出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又拿出文书画了几笔,随后和店小二比了个手势,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来。

    姑娘们采买了胭脂水粉和绫罗绸缎回来,已经是傍晚了,夜晚不便行路,就在客栈中休息一晚上。

    用过晚饭,姑娘们上楼,先聚在一处,彼此对个眼神,冷冷地笑了起来。

    掌柜的和店小二眼里的恶意简直能滴出水来,他们自以为掩饰得很好,但在鬼魂眼中,就和黑夜里的灯火一样通亮。

    槐序点着灯,缓缓翻阅着佛经,窗外的诡谲气氛仿佛和他无关。

    正读到兴起,槐序忽然顿了一下,把书合上,抬手一拂。

    吱呀。

    窗户忽然打开,露出白献之的脸。

    白献之有些尴尬,随后厚着脸皮从窗户里跳进来。

    “山主,我抄完道德经了。”说着,从袖子里抽出来厚厚的一叠纸,上面是用笔走龙蛇的行草。

    槐序叹了一口气,让他坐到自己对面,然后翻阅他抄的经书,发现他没有耍小心思,而是认认真真抄完了。

    “罢了,我知道你在山上待不住,下来了,就和我一起去金华吧。”

    白献之这才满意。

    槐序继续看经书,白献之一只眼睛偷瞄他,一边把桌边的窗户开了一条缝,接引月华。

    修行是水磨的功夫,特别是白献之这个重走正道的人,若是根基不稳,极容易为魔所趁。

    等到客栈下面气血翻涌,胆大包天的贼人摸上楼来,瞧着槐序房间的灯居然还亮着,忍不住皱了眉头。

    几个人打了个眼色,各自分头行动,戳破窗户纸,吹进迷烟。

    分出一个人摸到槐序门前,轻轻拨开门缝,瞧见灯火昏黄,槐序低眉垂首,在翻阅经书。

    月光从开了一线的窗户里照进来,衬得房中那人好似画中仙。

    这人的眼中,却没有白献之,虽然白献之正襟危坐在槐序的对面。

    这人心里一动,只觉得痒痒的厉害,多想让这画中仙给自己摸摸,挠挠痒处。

    色眯眯的笑着,这人吹进从门缝里吹进迷烟,烟气袅袅,只见画中仙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却抵不过药力,垂首趴到桌子上。

    在白献之眼中,这分明有事另一幅景象,槐序动都不曾动弹,门外的小贼吹进来的迷烟在屋里盘旋,就是无法散开。

    就是这样,就听外面六个贼人开口道:“行了,都倒下了。”

    “这伙小娘皮,长得真俊,卖出去,又能大赚一笔。”

    “何止那几个小娘皮,要我说,还是那个少爷才是角色,要是弄得好,这才是大头。”

    “胡说什么,其他人就罢了,我看那少爷举止谈吐不凡,若是失踪了必有人寻来,这样的人,就是卖出去也不安全,还是剁了做包子,免得留后患。”

    “这也太浪费了,要不,先让我爽爽?”

    “嘿,你小子,怎么对男人起了心思。行了,你要玩也小心别让人醒了,哥几个,先把那几个男的拖到厨房里杀了,免得醒了不好对付,尤其那两个武夫,若是醒了,就不好下手了。”

    几个人一合计,就去房里杀山宝和木贵。

    槐序眼睛都不抬,也不曾动作,那几个人一动,却见整间客栈忽然亮起一盏盏的灯光,狭窄的走廊忽然变得冗长,一眼看去,黑漆漆得仿佛没有尽头一般。

    一间间客房里灯火透亮,把姑娘们的影子映在房门上。

    如同鬼魅一般摇动。

    “姐姐,听见没有,他们要把我们卖了呢,嘻嘻。”

    一个女子的影子端坐着,罗衫半露,头发像活物一样生长。

    “好妹妹,怕什么,等他进来,正好把他们心挖出来,尝一口热血,岂不美味?”

    小蝶也是端坐着,指甲长得尺余长。

    “好啦好啦,你们别聊了,诶,我的妆都花了。”

    小桑摘下脑袋,无头的身体拿着眉笔,在头上描摹。而她摆在桌子上的头颅秀口开合,说着话。

    小倩抿了抿茶,影子在门扉上晃动,道:“他们怎么不进来,谁出去看看,是不是走了?莫让他们走脱了,少了一顿茶点。”

    这几个人吓得肝胆俱裂,亡命似的朝楼下跑去,但是冗长的楼道在在他们面前不断延伸,不管他们怎么跑,面前都是一片漆黑。

    漆黑里突然有一点光亮着,一只巨大的怪物张开簸箕般的爪子在掏挖着什么东西,塞到嘴里,咯吱咯吱的嚼着,听到脚步声,他回过头,露出青面獠牙,嘴里含着一个人的胳膊,冲他们咧开嘴笑了一下,伸手就朝他们抓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

    这伙贼人转头就跑,面前忽然出现一扇门,他们慌不择路跑到门里,把怪物关在门外。

    “你们来啦,你们瞧,我美吗?”

    小桑举起怀中头颅,美丽的脸上挂着幽怨和娇嗔。

    满头的秀发铺天盖地的涌了过来,把他们包裹起来,缓缓收紧,如同巨蟒进食。

    细细密密的头发从他们七窍里转进去,剧烈的疼痛让他们瞪大眼睛,却什么看不见。

    鲜血的气味一下子充满了客栈。

    槐序抬起头,道:“不要玩了。”

    随着他一句话,鬼火弥漫,阴气森森的客栈忽然一下又恢复平常。

    客房的门被姑娘们打开,大家聚到小桑房里,小桑穿着绣鞋,狠狠地踢了一脚为首的贼人,恶狠狠地道:“便宜你们了!”

    这几个贼人人事不知的躺在地上,脸色青白,眼袋青紫,印堂发黑,这是被阴气入体,又被吸了不少阳气。

    容娘吩咐木贵去找来绳索,把这几个贼人捆起来。

    又吩咐姑娘们去搜寻证据,很快就找到不少禁器,又在后院里挖出人骨,还找出来买卖人口的证据。

    容娘瞧着只是冷笑一声,把这伙贼人吊在大堂,把证据摆在桌子上,一行人连夜赶车离开了郭北。

    至于第二日被人发现,又是如何报官的,就不是他们的事情了,反正就凭着这些命案,这伙贼人也活不过秋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