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二十六章 玉夫人

第二十六章 玉夫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香行开业之日,陈道年出面,由槐序做东,在望江楼宴请诸客。赴宴的都是金华城有些头脸的人,又因为是香行,因此有不少夫人到场。

    身份最贵的,乃是金华太守的小妾玉夫人。以陈道年的脸面,是请不来太守的宠妾的,只是这位玉夫人和张兰娘有过交集,近日又在绮云园会上见过,张兰娘点燃了槐序所赠之香,这才得了玉夫人的青眼,要来瞧瞧这香料。

    槐序在望江楼宴请诸位宾客,把兰若香行的名头打出去,又每位宾客送上一份香丸,随后,请诸位客人于香行一观。

    已是夏末,天气依旧燥热,但一入香行,就有一股清凉之意从鼻尖渗入,沁透心脾,把人一身的烦闷和燥气驱逐。

    一个生得二八年华的女子蒙着纱巾,在柜台上拨弄着算盘,虽然瞧不见全部姿容,但是那秋水盈盈的眸子和露出来的半张脸,已经让人心神荡漾。

    “公子回来了。”那女子福了福身子,声音悦耳胜似灵雀。

    槐序点了点头,就听身边永胜粮庄的叶掌柜道:“槐先生好大的本事,这等美人,也只能给你看店门。”

    他这话说得不阴不阳,话里有话,槐序瞥了他一眼,并不接话,只伸手一引,道:“诸位请往内一行,小桑,你来给诸位贵客说香。”

    小桑眼眸转动,从柜台边转出来,带着众位客人往里面去。

    叶掌柜被无视了,脸面有些挂不住。刚要说话,就被小桑打断。

    小桑指着一个木架道:“这里的香,只是寻常人家用的,虽然是香,也只是香而已。”

    叶掌柜冷不丁刺了一句:“香料除了闻闻味儿,还能吃不成?”

    小桑轻笑道:“先生说笑了,但我这香行里,香料便是吃下去,也是无妨的。先生这一身的汗水才干,不知道可觉得我这香行里比别处更凉些?”

    叶掌柜不答话了。

    张兰娘适时道:“确实,进店便觉得呼吸之间都是凉飕飕的。”

    “不错,这凉气,其实也是香,唤作冷翠,最解夏暑。于闺阁中焚上一丸,便觉得通体舒泰哩,可不比冰盆要方便,也不容易受寒不是么?”

    几个夫人都动了心,这虽是夏末,但暑意未退,有这一丸,可不正好解一解困渴?

    小桑领着众人继续往前,道:“世上调香大家,能调出千百味。我兰若香行的香,不仅有千百味,也有种种妙用。我香行的香,是可以进贡仙神用的。”

    槐序在身后听小桑胡吹大气,微微一笑,并不搭话。

    小桑性子跳脱,但也机灵,胡吹并不算什么,能唬住人就是本事。

    品完了一味味香,玉夫人面色复杂,道:“我是惯用香料的,这制香之人,手艺巧夺天工,说是进贡仙神,也不算说大话。”

    玉夫人虽然是太守的侍妾,但太守夫人三年前就已经病逝,这位夫人虽然顶着侍妾的名头,但深得太守喜爱,也正因为如此,才可以抛头露面,却不会被人耻笑。

    传说玉夫人曾经是铃月娘娘庙的庙祝,侍奉铃月娘娘。太守巡视金华诸县时看中,惊为天人,重金下聘,娶回太守府。

    铃月娘娘是野神。

    不是朝廷正规祭祀的灵神都是野神,野神的寺庙是淫祠。

    毁淫祠,破邪神,也能算作地方官员的政绩,但真正敢这么做的人很少。

    哪怕是野神淫祠,有些也真的有鬼神栖息,得罪鬼神,很容易招来祸事。

    玉夫人曾经侍奉神灵,她说兰若香行的香足以作为祭祀仙神之用,无疑是极大的夸赞。

    玉夫人夹起一粒香丸,道:“这颗胧月珠,最合我心意。”

    玉夫人说这话时,目光一转不转的看着槐序。

    槐序眼睛如同深井,她什么也看不出来。

    玉夫人把胧月珠扔到金盘上,叮叮当地响了三声。

    等到送走这一批客人,小桑已经收了一批单子。

    把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小桑道:“公子,那个姓叶的死胖子是和咱们有仇?怎么总是想找麻烦?”

    槐序眯了眯眼睛,道:“不用理他,他是气我们出手太快,拿下了这间铺面,心里不痛快罢了。”

    小桑撇了撇嘴,道:“这才开业就已经揽了一笔生意,公子要是有什么急着用钱的地方,可以挪做他用。”

    槐序点了点头,“香行做的是长期生意,若是有钱,只管开拓生意,鹰头寨那边搜刮的钱财还多得是。过几日我要拜谒婺江水君,要做功德,还需要看看水君的意思,你是要跟着我去水府,还是留下看店?”

    槐序要做功德,修桥铺路,这是最快的途径。铺路倒还好说,有了城隍令牌,不必担心神灵为难,但修桥,就要看水君的意思了。

    水君若是不许,就得再想其他办法,否则和水君角力,槐序还真没那么大腕力。

    水君是实打实的地仙真龙,槐序的鬼王假格都已经跌落,能从水君手中保命都不容易。

    小桑眼睛一亮,道:“我要去水府!”

    槐序伸手敲了她的脑袋,“那就用心做事。”

    小桑吐了吐舌头,忽然瞧见金盘上的胧月珠,迟疑了一下,问道:“那位玉夫人……”

    槐序把胧月珠拿到手中,淡淡道:“一个可怜人罢了。”

    或者说,一个可怜的神。

    夜深之时,万籁俱静。

    白献之悄无声息的站在太守府的后门前,月影昏黄,斜斜地挂在太守府后门的玉兰树上。

    太守府的后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一个形容秀丽的女子,正是玉夫人。

    玉夫人瞧见来得是白献之而不是槐序,眉头一皱,转头就要进门,就听白献之道:“玉夫人何必急着走。”

    玉夫人转头,就见白献之从腰囊里拿出一粒香丸,月白色的香丸如同朦胧的月亮。

    玉夫人这才站定,道:“你是何人?”

    白献之微微一笑,少年人晶亮的眼眸神光璀璨,他把胧月珠放到玉夫人手中,道:“玉夫人白日所见乃是长兄槐序,我是白献之。”

    “夫人以胧月暗示,请我兄长三更来见,不知有何要事?”

    玉夫人看着白献之,身上浮起一层朦胧的雾气,她的眼睛放空,看向白献之,就见得一座广寒宫阙以玄光护佑。

    白献之叫她窥视自己,也不藏着,月光如同活物,在他头顶盘旋。

    玉夫人再抬头往白献之顶上看去,想看看他的气数,只瞧见无穷白光,想透过白光看得更深一些,就觉得眼前一寒,双眼刺痛,流出两滴泪水,化作流光溢彩。

    玉夫人遮掩双目,道:“我请你兄长过来,是因为他身怀乙木之气,却不想他把你送来。”

    白献之嘻嘻一笑,道:“铃月娘娘虽然是乙木之体,却终究是太阴之相,我可比我兄长更适合你。”

    玉夫人脸色一变,眼如寒星,怒视白献之。

    白献之不闪不躲,由着她怒目而视。白献之知道她这是被叫破跟脚,因此有些羞恼,但实际上,她并没有发怒的勇气和资格。

    玉夫人果然软弱了下去,她道:“你既然知道我是铃月娘娘,想必不会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请你们过来吧。”

    出门之前,槐序已经和白献之商量过,因此也不想多费口舌,道:“我兄长说,故土难离,玉夫人离开家乡已经五载有余,若是不能从他乡获取滋养……”

    玉夫人苦笑,打断白献之的话,道:“若是不能获取滋养,就会精灵散尽。”

    玉夫人是病急乱投医,她以为槐序是乙木之身的精灵,想请他帮忙,要一点乙木精元。

    谁知道只是一次相邀,就让对方把自己的根脚扒得干干净净。

    玉夫人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兄弟到底是什么来历?”

    白献之幽幽道:“玄水之山,幽静之所。”

    玉夫人脸色一白,拉开后门,闪身进去,把白献之拒之门外。

    白献之摸了摸鼻子,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兄长的名声就这么差吗?”

    他高声道:“玉夫人,你若别无他法,只管来找我们,我家兄长并非坏人。”

    他声音虽大,出口却成了一阵清风。也只有玉夫人,才听明白了风里的声音。

    玉夫人虽然听明白了白献之的话,但是自己是半个字都不信的。

    “祸事了,祸事了,被这妖魔盯上,我命岂不休矣?”

    不怪玉夫人心惊胆战,不敢露面,等到白献之回去一问,才知道了为何玉夫人这般畏惧。

    槐序早年被夜叉鬼和罗刹鬼逼离兰若寺,不得不到处流浪,以草偶化身行走,但限于本体生长在黑山上,也不能远离,只能在金华府游荡。

    他一具草偶,初时法力不高,只被认作古木得道的精灵,被一位邪神抓住,强令看门,恐吓山民祭祀血食。

    姥姥何等心气,苦心修行,一朝翻身后,杀尽山中邪神,抽了邪神的骨头炼制马车,若不是后来被一位神通广大的野神出手震慑,姥姥怕是要杀绝金华府内的野神出气。

    这样一个妖魔,也能称之为好人?

    玉夫人是半点也不肯相信的。

    白献之听完之后,一拍桌子,道:“杀得好!这等邪神,竟敢奴役兄长,正该杀了,以平心中之恨。”

    槐序伸手把他按在座位上,道:“那邪神的骨头,和我后来仇敌的骨头,都被我抽出来,最后做成了狼辇。”

    槐序神色幽幽,眼睛里有些感伤,却毫无悲悯。

    槐序道:“只是我如今行走正道,狼辇毕竟有伤天和,因此我要换一换。”

    “献之,你愿意帮我讨来百山之木,为我做一个代步之车吗?”

    白献之只愁不能为槐序尽心尽力做些事情,又哪里怕什么麻烦,当即就正色点头,眼神晶亮。

    槐序微微一笑,道:“那就请献之多费心了。”

    百山之木可不好取,这与和尚穿的百衲衣并没有什么分别。

    百衲衣是僧侣化缘,每一块布,都是信徒的善念,或是敬畏,或是爱护,最后做成僧侣身上的一件破衣服。

    白献之要取的百山之木是一个道理,只是没有僧侣这层外衣,又要让别人心怀善念的送上木头,可要花不少心思。

    善有善报,可不是一句空话。这善报未必是天报,也是人在行善的时候,对自己内心的纯化。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在行善的时候,会善报在心,在作恶的时候,每一件坏事,都是心里黑暗的种子。

    槐序用心良苦,白献之未必不明白,但不管明不明白,他是乐意的。

    而玉夫人,在太守的后花园的默默垂泪。在她身边,一棵玉兰树枝叶萎靡,即将枯萎死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