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三十六章 摩顶受戒

第三十六章 摩顶受戒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中元节过去未有几日,鬼市里来了一位阴土的客人。

    灯笼高悬,明月皎洁。

    槐序陪着客人在兰若居吃酒。

    客人是一个小脸蛋,身穿皂袍,只有肩膀上赤红一片,唤作夜游神。

    槐序敬酒,一干二净。

    夜游神笑道:“爽快!就听谢必安和范无救吹嘘兰若居美食美酒,可把我馋得!这次专门讨来这趟差事,就是要来见识一番,来了之后,才发现果然名不虚传。”

    说着,一饮而尽。

    槐序帮他把酒斟满,道:“大人公务繁忙,想来也不会是特意满足口腹之欲的,莫不是阴土有什么召唤?”

    夜游神已经喝得有些多,当下就道:“兰若王聪明,先前九幽恶鬼逃狱,多亏兰若王出手相助,谢老哥回去在几位殿下面前提了提,殿下便下旨表功来了。”

    夜游神掏出一封公文朗读起来,是地府的表彰,得了转轮王口头褒奖,另有赏赐,赐下一道玄阴宝气,不论是拿来修行还是炼宝都是上乘之物。

    除此之外,夜游神略微迟疑,才道:“除了我家殿下有封赏,我这里还有一封口信给你。”

    槐序问道:“口信?”

    夜游神道:“我出阴土时,阴山大尊遣人让我给你带一封口信,你接么?”

    阴山大尊,乃是地藏王菩萨。菩萨坐镇阴山,度化恶鬼,维持六道轮回运转,和槐序是半毛钱关系也搭不上。

    槐序心里一跳,第一时间想到识海里的六道轮回盘。能和这位大尊扯上关系的,也只有这玩意有可能了。

    大尊坐镇阴山,神游太虚,又怎么会关注他这个小人物?被这种大人物关注,哪怕是槐序也不禁心惊胆战。

    槐序无法拒绝,只得道:“大尊有何旨意?”

    夜游神正要说话,忽然眼神一空,整个人仿佛木偶一般呆立,冥冥中一股宏大的意志降临下来,把夜游神眼中的神光填满。

    夜游神身上落下金色的光辉来,这种无形的光辉并不为肉眼所见,若非脑海中轮回盘转动,他一身法力又都是佛法,决然看不见这种明澈的佛光。

    夜游神的眼睛很亮,他的眼睛夺去了他所有的光彩,温和、慈祥、深邃,仿佛星空一般令人觉得目眩神移。

    槐序呆了一呆,原来这就是“口信”,阴山大尊亲自降临,口口相传的信。

    “见过大尊。”槐序虽然未曾受戒,尚且算不得佛门中人,但他得了佛门的道统,此刻遇见真佛,也难以自持。

    大尊笑着点了点头,收敛了性光,目光朝阴界看去,到了他这个境界,时光早已在他面前没有秘密,他目光观照之处,所发生的事情一一回溯,尽收眼底。

    这个小小的阴界,勉强也可以称作人间的净土了。

    因缘而化,眼前这人,便是有缘。

    大尊道:“居士乃是有缘之人,故而老僧想来见一见。”

    夜游神的小脑袋和五短身材丝毫不能使大尊的柔和减弱半分,槐序见了,心里的忐忑也不禁去了。

    大尊伸手一抓,六道轮回盘就落到他手中,大尊道:“这是我早年所炼,却不料与居士有缘。”

    大尊抚摸这六道轮回盘,叹道:“渡人亦是渡己,你做得极好了,只是长路漫漫,你还要戒骄戒躁,劳心苦行。”

    槐序摇了摇头,道:“算不得苦,我本就乐意做这些。”

    大尊温和的笑着,将六道轮回盘送还到槐序手中,伸手向他的头顶摸去,在他头顶轻轻抚摩。

    “善哉,善哉!”

    纯粹的金色性光包裹着槐序,温暖、慈爱、祥和、包容,近乎道的真与善在槐序面前显露,有亮晶晶的液体从槐序的眼睛里渗透出来,槐序忽然深深地感动。

    天地苍茫,人是浮萍微末,人的微茫和世界的广袤无时无处不在。凡人创造自己的王朝,建立自己的亲缘,从而创造羁绊。

    修真之人不可以。透过无穷表象去看到宇宙的真,也就剥离了许多羁绊,从此风起苍茫,再无依托。

    既然修真,也就只有大道相伴,唯有同行者,才是伴侣,称得上道侣,白献之可以算得上。

    而大尊展现给他的,就是前路,是一盏在黑暗中照亮彼方的明灯。

    “你与我有缘,可愿受我戒律,做我弟子?”

    “何戒?”

    “不杀有灵众生。”

    “弟子谨遵法戒。”

    “善哉,善哉。”

    槐序睁开眼睛的时候,夜游神不在了,大尊也不在了,鸿飞缈缈,恍如一梦。

    但是槐序明白这不是梦,因为他已经能透过时空感应到极乐世界,感应到阴山,那是他的“家乡”,也是他的羁绊。

    佛在灵山莫远求,

    灵山就在汝心头;

    人人有个灵山塔,

    好向灵山塔下修。

    槐序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在哪里见过大尊,是在心头所见,还是在眼前所见。

    但是,他见过。

    槐序站了整整一宿,不曾动弹。他还陷在大尊的佛性中无法自拔,观佛见法。

    天明时分,白献之过来看他,他才从妙境中醒来。

    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多了一个神通,“不杀有灵”。

    这是他的戒法,经过大尊点化,一夜悟法之后,就成了神通。神通和道术不同,道术是外求而来,神通是内寻而来。

    人有双目能观,这就是人的神通。神通本就是人的能力,只是因为种种谜障,才无法显现。

    这会儿,槐序就已经经过了一个神通自现的过程。

    槐序觉得这是个很有趣也很麻烦的神通,他脚踩在地上,不会踩死一只蚂蚁,也不会踩坏一片嫩草,但同时,他就是把一座山搬来,也不可能砸死一个敌人。

    果真应了他“不杀有灵”的戒律。

    白献之嘲笑了他一顿,道:“师兄好好的俗人不做,偏要受什么戒律,也亏得只受了一个不杀生,否则还不知道要把日子过得多清苦。”

    槐序自然是没办法辩驳,佛门戒律众多,他算不上佛门弟子,但大尊却是佛门菩萨,这一戒自然受得。

    众生皆有佛性,有灵众生,也是有佛性的众生,就像在大尊眼里,槐序和他自己没有分别,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这份感念,也要传到槐序心中。

    不杀有灵众生,也是不杀佛性。

    只是这话没法说给白献之听,白献之走得不是他的路数,并不忌讳杀生,甚至玄阴秘录是更靠近死亡的秘法,不是一个路数。

    道理说出来都懂都理解,实际上都不懂都不理解。

    所以槐序只是笑笑,在白献之额头啪得一声弹了个脑瓜崩。

    “行了,别笑我了,只是这个样子,对敌确实不便,好在我受大尊戒律之后又有所领悟,需要闭关半月,修行因缘经中一门佛法,届时出关,才能化解此时尴尬。”

    白献之道:“好,香行的是不必操心,容娘已经过去看顾了,山上我也看着呢。”

    槐序笑着,同白献之聊了一路,说着未来的打算和目标,白献之听着,心里暗自欢喜,知道这个未来,也有自己一份。

    把槐序送到藏经阁,闭上门扉,槐序还对他眨眨眼。

    白献之一愣,有些开心的笑着,暗道:“往日师兄便是温和,也总觉得有些郁气,不知今日怎么忽然开解了,比以往倒更活泼些。”

    他不知道槐序是有了“根”,不再是浮萍微末,因此化解了心中的郁气,却也为此感到开心。

    槐序往日是温和的,却总缺了什么,今日见过,忽然觉得,也许是缺了些“人气”。

    伴随着槐序闭关,整个黑山都沉寂下来。

    白献之主持着兰若居,偶尔会有鬼神路过,在兰若居中享用美食,也顺带着,将兰若鬼市的名头带了出去。

    兰若居日常所需不少,仅仅靠黑山难以满足,因此山上经常要下山采买,或是去金华的集市,或是拜访各个山头水涧,以补足山上所需。

    这一日,正是黄九郎当值,要往茯山采买茯苓,黄九郎在泉上人处领了一道符召,贴身收好,背着布褡裢就下山去了。

    黄九郎穿着黄衣戴着黄帽,背着布褡裢,化作一只硕大的黄鼠狼朝山下飞奔而去。

    黄九郎前脚离开,后脚就有一只绿豆眼的老鼠吱吱乱叫,跟着他下山去。

    黑山不远处的小村里,一个老头痴痴呆呆的坐在门边,见到老鼠在身前站定,这痴呆的老头眼里才注满了神采。

    “乖儿,有消息了?”

    “吱吱……”

    老头的眼色一下就变了,冷笑一声,把老鼠放到地上,就朝村外走去。

    “公公,你去哪?”老头从板凳上站起来就有,身后的儿媳连忙追了出来。

    老头自然不会回答,反正这具身躯很快就会没用了,不值得多费神,只是越走越快,几步就将身后的儿媳甩开。

    这副腐朽的身体并不堪使用,只有燃烧气血精魂,把阳寿都烧了,才能迸发出强大的力量供占据着躯体的灵神使用。

    “不过是个蝼蚁。”二春道人冷笑一声,暗道:“能为我所用已是莫大的荣幸,又值得费什么心思呢。”

    黄九郎沿着大路去了茯山,这条路被槐序花钱重新修整过,黄九郎在这条路上,催动怀中的符召,微微发光,就能感受到暗埋在路面下的阵基,借着这阵基,就能避开人的耳目,日行千里,直入茯山。

    茯山有一窝狐狸,看管着茯苓生长,平时也用茯苓去山下换些生活用品,黄九郎来得正是时候。

    黄九郎采买茯苓,留下来一瓶狐狸用得上的丹药,就朝山下走去。

    草丛浮动,老头一动不动的站在茯山下,浑身都渗出血汗。硕大的黄鼠狼在草丛里抬起头,就看到了老头。

    黄九郎心生不妙,缓缓后退着。

    老头咳了一声,吐出一口血痰,道:“孽畜,别逃了,你想逃到哪里去?”

    黄九郎化作人形,小心戒备着,叫道:“你是什么人?”

    老头嘿嘿一笑,却不答话,抬脚在地上一跺,泥土仿佛活过来一般,化作绳索扣住黄九郎的脚踝。

    黄九郎脸色一变,使了个幻术,缩小身形,脱身而出,朝山下跑去。

    黄九郎跑得飞快,只要到了大路,这老头就不可能追得上他。

    老头脚踩大地,泥土在他脚下蠕动,带着他前行,缩地成寸。

    “孽畜,你也别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跟错了主子。”

    黄九郎这点微末道行,远远无法和二春道人想比,若非这个老头的身体已经气力不足,甚至连逃跑的机会也不会有。

    二春道人不知道黄九郎的心思,却也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那容得黄九郎逃脱,于是在口中念诵秘咒,扯下左臂化作一道血箭飞射出去,正中黄九郎的后心。

    老头狞笑一声,上前捏住黄九郎的咽喉,“我问你话,你是活着答,还是死了答?”

    黄九郎啐了他一脸口水,哈哈大笑,道:“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老匹夫,大王会为我报仇的!”

    老头被吐了一口口水,脸色顿时难看之极,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就死来吧!”

    老头正要发力结果了黄九郎,冷不防身后忽然一阵劲风,正打在他的腿上,让他跌了一跌,手上一轻,黄九郎已经不见。

    老头回头去看,正瞧见一只黄皮狐狸背着黄九郎往山上跑去。

    “畜牲!”

    黄九郎被狐狸背在身上,已经气若游丝,在狐狸耳边耳语道:“不要上山,你们打不过他,你听我说,下山往南走,直上大路,我怀中有一道符篆,你念动法咒,就可带我回黑山。”

    黄九郎断断续续将法咒念给狐狸听,念得几句,已经出气多,进气少。

    “带我回黑山……”

    狐狸感觉到黄九郎已经没了声息,身后老头越追越近,狠狠咬了咬牙,转头转进灌木丛,另寻小路下山。

    那老头追之不急,只见得一只狐狸背负黄鼬上了大路,就越走越快,快到他都追不上。

    “该死!这里不能待了!”

    说着,就弃了这具破败的身体,灵神悄然遁走。

    没了二春道人的灵神压制,先前强行用秘法逼迫出来的力量迅速迎来反噬,老头直挺挺的倒在路边,周身都冒出血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