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四十一章 三道

第四十一章 三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镜光昏黄,槐序斜倚在软榻上,借着江护卫的眼睛窥视谢大管家的秘密,虽然看不真切,但具体发生了什么,推断即可。

    这镜子能看不能听,就见得人影穿梭,看得槐序也有些乏了。甩一甩袖子,将镜子盖上,槐序心中有些警觉,却并不怎么担心,事实上也不值得费心,左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值得几个心思?不说水云观的王观主,即便是婺水水君当面,大城隍座前,也不能将槐序如何。

    甲子年前邪佛南下,以邪法乱正法,接连灭掉佛道数宗之后,天下正道无不退避。正道龟缩,道消魔长,如今行走在世间的修行中人,十中六七都是邪道。

    所谓天下将乱,必生妖孽。槐序借着乱象而生,借着邪道而生,却又改邪归正,重归正道。看似偶然,毫无缘由,但到底如何,槐序自己也说不清楚。

    有时候,槐序会觉得自己有一种使命感,然而事实上,他知道自己早就避无可避。

    他受的是大尊的戒和法,受的是兰若寺的恩和怨,受的是王朝的仇和敌。短短六十余年,槐序从一株老槐序成为如今的地仙,这其中的因缘转合,又岂是偶然?

    槐序垂眸思索,理清思绪,又有一种气吞山河的魄力从胸中升起。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倘若闭门封山就能得道升仙,自古以来,又何来困死尘寰的前辈。

    与其被动卷入这一场漩涡,倒不如由他亲自操手,搅动因缘,最终如何,还待看过再说。

    槐序眯着眼睛,满腔的豪情沉淀下去,化作吐纳时体内汩汩流淌的法力烟云,自己强大了,自然什么都会变好,因为没有什么能难住他。

    谢大管家请燕赤霞上车,到了老宅,下了车,奉上香茗,道:“燕道长与树妖有过节?”

    燕赤霞自然和槐序没有过节,然而他上次除妖不成,反倒被惊退,心中自然不服。他知道若说没有过节,必然不能让谢大管家放心,因此道:“我曾在黑山会过他一次,只是未能成罢了。”

    这就是又前仇了,谢大管家脸上的笑容又多了几分。

    “燕道长,王观主不愿淌这浑水,想必和那妖物对上,也未必能稳胜,燕道长青出于蓝,不知可有把握?”

    燕赤霞虽然瞧不上师叔怕事的性子,却也不会在外人面前编排自己师叔,道:“我师叔道行高深,他若不能必胜,我也未必能成。”

    谢大管家心里有数,按下心思,道:“那就请燕道长在小宅多住几日,我尚有几个厉害朋友要请。”

    燕赤霞横了他一眼,道:“嘿,无妨,我自有去处,你只管叫人,三日后我再来。”

    谢大管家不信任他的本事,燕赤霞心知肚明,但他确实没有必胜的把握,虽然同意了,却不免觉得被看轻了。

    燕赤霞把杯子一放,转身出了沈府,消失不见。

    谢大管家恭送他离开,心里实则不以为意,暗道:“便是正阳宫弟子又如何,正阳宫尚要在国师大人面前退避三舍,一个小辈,纵有些本事,又有什么可骄狂的?”

    谢大管家受限于天资,只是初入修行之门,不得寸进,后来得罪了一个厉害对手,被仇家追杀,是沈玉堂救了他一命,才为报恩,在沈家当了个大管家。但谢大管家却有几个厉害的朋友,号称鲁地三雄,已经应邀前来助法。

    谢大管家盘弄着手上的铁胆,轻轻咳嗽了两声,暗道:“久在人间厮混,即使是有沈家的财力供着,也没能养好我的旧伤。罢了,这次为沈大人解决这个后顾之忧,了了救命之恩,我便随三位兄长回山修道吧,虽然未必能有什么突破,便是延寿几载,也是好的。”

    谢大管家在与仇家斗法时伤了元神,落在山道上,被沈玉堂救回府中,命救过来了,却落下了时常惊悸不安的毛病。这些年用沈家的势力求购一些定心凝神,滋养魂魄的宝物,却一直没什么起色。

    世上因果难还,恩情最难还。食君之禄,为君解忧。谢大管家心知这是个泥沼,已经有了脱身而出的心思。

    燕赤霞离开水云观不久,王观主就发觉他不见了踪影,心里顿时叫糟,以大衍术推算他的行踪时,又毫无所得。

    王观主眯着眼睛,道:“师兄也太过溺爱他了,连躲避天机推算的重宝都赐给了他,一缕顺风顺水,就不怕他栽了大跟头吗?”

    王观主是不知道,燕赤霞的师父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燕赤霞得了能蒙蔽天机的宝物,就私自下山,连他也推算不着,才四处发信询问。

    王观主心里有了计较,心知不让燕赤霞吃些苦头,他是不会听话,因此吩咐弟子,道:“我听闻兰若王和黑山山神相互扶持,已经走回正道,又开了鬼市,你替我送一份贺礼过去。”

    “顺带,我有一封手书,务必亲自送到兰若王手中。”

    槐序收到手书的时候,已经是在第二日。

    王观主的弟子没有在山上找到槐序,只能托泉上人转送槐序,泉上人就让闷闷不乐的白献之将手书连夜送来。白献之一日之间将几个私库的财产尽数充公,脸色就没好过。

    槐序揭开手书看了一眼,轻笑一声,把手书收好。白献之的脸已经从身后伸了过来,问道:“师兄,写的什么?”

    槐序道:“水云观的王观主,托我帮他教导师侄。”

    白献之眼睛一亮,道:“是谁?”

    槐序看他跃跃欲试,笑道:“你若是无事,不妨多去沈家老宅走走。”

    白献之挑了挑眉头,嘿嘿一笑,道:“不去。”白献之不乐意见槐序把他指使来指使去,显得自己特别便宜。更何况槐序坑走了他的私产,怎么想都不会开心。

    槐序的双手拢在袖子里,看着小孩儿转身跑了,温吞吞地笑了。白献之现在只是个少年模样,也是少年心性,青春年少,总是跳脱。有时候,也是口是心非。

    白献之出门转了个弯,就沿着城内的流水散步。走过集市,买了糖葫芦和糖炒板栗,在长平巷溜达。沈家老宅就在长平巷,住在长平巷的,非富即贵。

    爬着墙头的藤蔓上绿叶葱葱,花朵已经凋零,院落里的人声欢快。白献之找了户人家,躺在人家楼顶上,咕哝了一声:“无聊。”

    日头高照,秋高气爽,蔚蓝的天空有几缕白色的云朵飘过。

    槐序束起头发,穿着青衣,做着书生打扮,和金华书院里的学生并没有什么两样。陈道年是金华书院的夫子,张梨棠和陈宁都在书院读书。

    槐序站在学堂门口看着张梨棠和陈宁,夫子在讲策论,槐序听了一会儿,觉得不合胃口,就转身离开了,从头到尾,都没有人发现他来过。

    倒是没走出多远,槐序瞧见了张梨棠的书童青丘,青丘和陈宁的小厮在一起,槐序走过的的时候,青丘似有所觉的看着槐序的方向,一双眼睛,有着青幽幽的光芒。

    槐序瞧着有趣,以青丘的眼力,是不可能窥破他的行踪,只是讶异于青丘竟然已经学会使用体内的狐丹了。走兽修行不易,也不知青丘的父亲还是母亲,将狐丹寄在青丘体内,把一身修行都散了。

    大抵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却怎知,是福是祸。

    “青丘,你在看什么?”陈宁的小厮问道。

    青丘眨了眨眼睛,回过神道:“没什么,刚刚说到哪了?”

    声音在而后渐弱,槐序在书院里赏秋,却不是毫无目地。

    世上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平。有些人虽然生得富贵,却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有些人虽生得平寒,却是包在石中的璞玉。没有雕琢的时候,毫不起眼,一经雕琢,就会焕发出无与伦比的光彩。

    金华书院里有不少寒门学子,这些学子多是抱团取暖,才不会被世家子弟欺侮。所幸学院里比得是才学,拼得是才华,一般而言,闹不出大事。

    然而并非真的不会闹出大事。

    翟杨晟是天台县人,来往金华求学,家中父母具丧,全靠卖了老宅,才有盘缠来金华。翟杨晟平日里本就过得清苦,偏为人豪爽,有朋友来求也都倾囊相助,可惜误交匪人,把他盘缠盗走,如今已经沦落到在城外福安寺寄宿,靠抄经为生了。

    陈道年可怜他有些才学,便时常资助他,寺里和尚对他也颇为照顾。如今秋色渐重,天气渐寒,他却连件衣服也添不起,只能硬挨着,更因为前些时日得罪了世家子弟,逼得他连福安寺都回不了。

    多亏了一个同乡愿意收留,才让他免于露宿街头。只是今天,同乡也帮不了他了。

    “实在对不住,翟兄,并非小弟不愿帮忙,实在是……实在是我等势单力薄。”

    翟杨晟当然知道是为什么,他得罪贵人,贵人开口要让他在金华待不下去,怎么有人敢收留他。

    翟杨晟只是笑笑,道:“屈兄无须自责,我自己惹下的祸事,本来就不该连累屈兄。”

    屈书生一脸羞惭,将自己的积蓄取出,道:“翟兄,为兄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翟杨晟没有故作清高,坦然收下,道:“屈兄,以后若是走用得着翟某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

    翟杨晟辞别同乡,也没心思在学府里再待下去,转身出了书院,就碰到一个猎户。

    猎户手里提着一个笼子,笼子里装着一只伤了腿的狐狸。小狐狸哀鸣不断,看到翟杨晟时,更是不休地流眼泪。

    翟杨晟心里一纠,鬼使神差的叫住猎户,“大哥,你这狐狸卖不卖?”

    猎户看着他那样子,笑道:“我说秀才,你莫不是要买去放生?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鬼东西可不记好,畜牲罢了,又不是人。”

    翟杨晟眉头一皱,道:“你卖不卖?”

    猎户嘿嘿一笑,道:“得,当我没说,我看你也不像有钱的样子,一两银子,就卖了你了。”

    翟杨晟一捏荷包,把荷包里的碎银子翻出来,递给猎户,道:“只有这么多,还缺点,您行个方便。”

    猎户瞧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把装狐狸的笼子递给他,道:“就这么着吧。”

    把装着小狐狸的笼子拿在手里,翟杨晟就忍不住苦笑,他把笼子提起来,伸手去逗小狐狸,道:“小东西,为了你,今天我就要露宿街头了。”

    小狐狸哀鸣一声,舔了舔他的手指头。

    翟杨晟心里一软,叹了口气,把小狐狸拎着出了城,带到城外边的树林里,打开笼子,道:“快走吧,下次别再让人逮着了。”

    小狐狸冲他点了点头,随后一瘸一拐的走进树林里。

    翟杨晟看着狐狸走远,苦笑一声,返身回城。

    翟杨晟离开不久,身着儒衫的槐序出现在木笼旁,槐序伸手从袖中抽出一副画卷,将卷轴一展,木笼就化作黑色的烟尘,如同墨水一般附在画卷上,黑色的烟尘消失,只见画卷上,赫然是一副猎户捕狐图,不论是猎人还是狐狸,具都栩栩如生,仿佛活人。

    “梦幻空花,孰假孰真?”

    槐序轻笑一声,将怀中另一幅图轻轻一抖,图上墨水化作飞烟而去,只留下一张雪白的宣纸。

    考验一个人的品性,仅仅一次是不行的。“我今三试君,若君如我所想,便赠君一个机缘。”

    “东边不亮西边亮,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哉?虽然身无官运,却有道气,红尘俗世已了,若是随我回山修道,也不失为一桩美谈呐。”

    槐序三试翟杨晟之时,有三个身穿道袍的精壮道士进了金华。这三个道士相貌极为相似,都是浓眉大眼,体格强健,走在一起时,近乎无法分辨谁是谁。这三位,就是鲁地三雄,一母同胞的三兄弟,常年在太行山下修道,精通合击之法,称雄鲁地多年,名号依次唤作镇山、镇海、镇陆。

    进了金华,镇山道:“谢老哥邀我们助法,不知他现在在何处?”

    镇陆答道:“我有寻人之法,大哥无需担心。”镇陆道人将谢大管家的帖子持在手中,动念施法,只见帖子上浮现一个八卦图,指向金华城中一处。

    “找到了。”

    镇陆道人指明方向,三人就向沈家老宅而去。途径集市时,镇海道人忽然停了下来。三兄弟是三胞胎,一人有感,其他人也会有相同的感应。镇山和镇陆随着镇海道人的目光看去,见到一个年芳二八的少女带着两个家丁买菜。这少女身姿袅娜,言笑晏晏,十分娇俏可爱。

    镇山道人目光一凝,道:“有古怪。”

    可不是有古怪,这采买的,正是晏儿和黄六郎、黄十郎。

    三兄弟瞧见不对,仿佛似鬼似妖,但这种感应却极其细微,稍不注意就会被忽略。

    被这三人盯着,晏儿和六郎、十郎立刻就有感应。晏儿的手一顿,同时和六郎、十郎回头去看,瞧见是三个道士,气势汹汹,脸上的笑容顿时消退。

    晏儿嗤笑一声,脸上的表情既是冷漠也是不屑。晏儿转过头道:“别看了,未必是冲着我们来的,若真是冲着我们来的,你们就先走,去找容姨或者大王。”

    十郎道:“那晏儿姐呢?”

    晏儿勾唇一笑,道:“我有肉身在,还没大王神印守护,他们纵使捉住我,也不能把我怎么样,更何况,他们还未必捉得住我。”

    晏儿拿过一颗大白菜放到六郎的菜篮里,就已经感应到身后逼近的气势。

    镇海道人道:“光天化日,妖孽嚣张!”

    镇山道人已经一步跨出,三人朝晏儿走了过去。

    晏儿道:“走。”伸手推了六郎和十郎一把。

    六郎和十郎也不犹豫,扔下菜篮转头就钻进人群。

    镇山道人道:“你们去追!”自己也一步跨到晏儿身前,抓向晏儿的手腕。

    晏儿身子一摆,向后急退,同时手上一道白气化作鹤喙朝镇山道人伸来的手啄去。

    镇山道人手上如同磐石,拍在白气上,将白气排的寸寸碎裂,死死地扣住了晏儿的手腕。

    “妖孽!”镇山道人呼喝一声,声如洪钟一般炸响。

    晏儿脸色剧变,随后叫道:“来人啊,非礼啊,你这臭道士,怎么敢抓着我的手,还不给我松开!”

    镇山道人脸色铁青,抬掌就往晏儿头顶盖去。晏儿不惊不恼,道:“哪里来的野道,想当街行凶,当真没有王法吗!”

    这一句话功夫,闹市之中,已经聚拢了一群人。镇山道人不知道晏儿的本事,若是一掌下去被她逃了,当街杀人,便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镇山道人道:“你这妖孽,光天化日就出来害人,现在还敢血口喷人!”

    晏儿道:“我是妖孽?我害人?你睁大眼睛看看,我哪里像是妖孽,我又害了谁,你这道士,见色起意,还有一点清规戒律吗?还不放手!”

    镇山道人已经后悔自己在闹市中出手,没想到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现在他哪敢放手,一放手不但名誉要毁,妖孽也抓不住。

    镇山道人的手扣着晏儿的手腕,看似把晏儿的手腕捏的通红,实则在用力镇压晏儿的法力。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着镇山道人指指点点个不停,还有人报官去了。眼见着越来越不对,镇山道人道:“妖孽,你不必装无辜,你敢白日出来害人,贫道必定不能容你。”

    “兀那道士,这姑娘这几个月经常来我这买菜,怎么就是妖孽了?”买菜的大叔喝道。

    他这么一说,附和者众,晏儿每个月都要下山采买,每次都会买很多东西,这集市中的人都认识她了。

    镇山道人冷笑一声,道:“愚蠢!妖孽通晓幻化之术,如何会凡人识破。”

    “你既说她是妖孽,就要拿出证据,否则,今日你也不必离开了,等官差来了再说!”又有一人喝道。

    镇山道人道:“证据?你要证据,我就给你证据!”

    镇山道人抬手就要朝晏儿的胸口点去,晏儿道:“道士,听你的口音不是本地人,你如此放肆,当真以为我金华无人吗?你要拿证据,谁又知道你是不是要施妖法?”

    镇山道人全然不理,运足法力朝晏儿胸口点去,一指透胸而过,只见晏儿背后出现一个血窟窿,鲜血喷涌而出,晏儿瞪大眼睛,指着镇山道人,张嘴就开始喷血,随后就软倒在地,眼见是不活了。

    镇山道人脸色发黑,他分明觉得晏儿的身体不似人身,一指点过去,分明能听见碎瓷的响声,但是周围的人却半点没有听见,全部被晏儿的幻术蒙蔽。即便知道是幻术,镇山道人却没法将幻术破开,他并不精通此法,要破开幻术,最粗暴的方法就是把晏儿打死。但是群情激愤,再容不得他动手。

    晏儿死不瞑目的眼睛像是在嘲弄一般,镇山道人啪的一声将晏儿的手腕捏的粉碎,落在别人眼中,便是他先杀死了晏儿,又捏断了她的手腕。

    “杀人啦!道士杀人啦!”

    周围人一哄而上,板凳扁担箩筐一股脑的往镇山道人身上砸去,镇山道人生生受了几次,才挤开人群,使个法术逃之夭夭。

    整个集市都炸开了锅,乱成一团。

    镇山道人逃出集市,过了片刻,镇海和镇陆道人才找了过来,“怎么样,抓住另外两个了吗?”

    镇海道人摇了摇头,道:“钻地逃了,人太多,施展不开。”

    镇山道人怒骂道:“该死!快去找谢老哥,我被妖女摆了一道,恐怕要被官府通缉了。”

    三人连心,镇陆道人带路,绕开人群,到了沈家老宅。

    “咦。”白献之在不远处的楼顶坐直了身子,“有趣。”

    ————123言情独家发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