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聊斋]兰若寺 > 第四十三章 求救

第四十三章 求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翟杨晟带着面具混迹在妖怪当中,看他们学人说话吃酒,聊着不同的风土人情,或者看着花灯花草,觉得新奇可爱。

    翟杨晟觉得舒心极了,皎皎明月,仿佛一个大珍珠落在他的眼里,叫他从心底泛出喜悦。

    翟杨晟看着明月,有冰凉的月华落在他的羽毛上,落在他的口鼻间,被他吸进体内,化作一股清泉一样的法力。

    突然,仿佛有无数到金光从月华里垂落,密密麻麻如同光雨,一个个光点形似橄榄,从天空垂落。

    也不知是谁忽然喊了一声:“帝流浆来咯!”

    整个鬼市忽然忽然一静,无数妖鬼抬头仰望天空,眼睛里流露出渴望。

    青黑高耸的石楼里,忽然飞出几十个鬼魅,或是婴灵模样,或是飞天模样,手中捧着香炉、水果、香案等等器具,在石楼顶上搭起供桌祭台。

    槐序一身雪白,衣服仿佛月光痣就,腰上挂着一枚宛如新月的玉勾。他眉目如画,似仙似神,点上清香,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团扇,轻轻一扇,清香笔直的烟气冲霄而起。

    天女婴灵作歌曰:“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劳心惨兮。1”

    大大小小的妖怪长呼相和,白献之念诵着祭文,头顶一轮玄光和月光相映成趣。

    槐序在跳舞,大袖如云,团扇如剑,动静相宜,仿佛明月舒光,印在每个妖怪鬼神心中。

    槐序仿佛成了月神化身,举手投足,月光清泉一般流淌,帝流浆随月光不断落入黑山,在鬼市里洒落荧荧光辉。

    一舞终了,槐序带头朝明月拜下。

    “拜月!”白献之一声喝道。

    鬼市中的妖鬼有样学样,拜月祝祷,闭上眼睛许下一个个心愿。

    翟杨晟心神一片空白,闭上眼睛,心底一个念头浮起,便默默祝祷道:“祈求月神,愿这样的景色永不凋落。”

    叮——

    仿佛有铃声响起,一枚帝流浆缓缓落到翟杨晟的身上,渗进他的体内,融化进他的法力,与他融为一体。

    槐序祭月,得了月神垂青,黑山上的帝流浆仿佛荧辉不断落下,有些落到妖鬼身上,增加了他们的灵慧,有些落到飞鸟走兽身上,点化了他们的灵性,有些落到树木里,和槐序融为一体,有些落到土壤里,在大地里孕育无穷生机。

    法从世间求。

    槐序想着,若是有人能见月得法,修成纯净无暇的月亮法相,必然会成为世上最顶尖的高手。

    槐序看了一眼白献之,发现他整个人都拢在月光当中,知道他是在悟法,不由得怔住,也许,白献之就可以修成太阴法相,皎皎光明。

    槐序没有打搅他,也没有打搅欢乐的人群,他回到了藏经阁,回去了他的本体那里。

    枝干苍劲的老槐也开始衰败了,槐树是落叶的。

    秋收冬藏,所有的力量都蛰伏起来,积蓄着力量,从枯寂和死亡里,诞生新的生命。

    六道轮回里没有草木,但草木却比任何生灵都懂得轮回。一春一秋是轮回,一生一灭是轮回。世界是一个圆,轮回也是一个圆,周而复始,周行无缺。

    黑山里,细细密密的根须在蔓延,在蠕动,穿透了土壤,穿透了石头,生长在山骨上。所有的树都开始凋零的时候,树沉睡了,化作山的一部分,当树苏醒了,山就成了树的一部分。

    帝流浆,一甲子一度,点化天下妖物,这一刻,槐序的妖性发作,灵智却前所未有的清明,天地的奥秘,都在他眼前缓缓揭开。

    灵神回归本体,披着人皮的草偶就像是树上结的果实,被一根树藤吊在空中。

    老槐的根须在黑山蔓延,覆盖了整座山,还在朝周围的山脉覆盖,枝叶摇动,仿佛在捕捉月光和风。

    在槐树的主干上,渐渐生出一个鼓包,仿佛树瘤一般,又好像一个胎盘,有些极其细微的律动。

    天明时分,明月隐没,热闹的山林却仿佛冷却一般,渐渐寂不可闻。偶尔,只有飞鸟和小兽轻鸣。

    白献之来找槐序,到了槐树下,就看见槐序从树上落下,扭了扭脖子,雪白的衣服上粘着几片树叶。

    白献之脸色发红,他看着槐序的眼睛,说道:“师兄昨夜可休息好了?”

    槐序伸了个懒腰,道:“一夜未眠,不过精神还足。”

    白献之道:“那就好。”

    槐序带他回寺中换洗,瞧着槐序要关门,白献之叫了一声,道:“师兄……”

    “怎么了?”

    “没……没什么,你好好歇息。”白献之转身离开,两个耳根都红了。

    白献之想着是不是要告诉师兄自己是黑山之精,自己的身体,也是黑山之精所化。虽然生就是人,但山和人是一体的。

    “我若是告诉他,他必是不肯再盘在我身上的。”

    想到树的根须将整座山体包裹,气息彼此流转时的异样感觉,若非当时陷入月相不可自拔,白献之怕是都要出丑。

    只是一夜之间,白献之仿佛又长大了一些,从十二三岁,长到十五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岁,血气方刚的时候。

    白献之有喜有忧,那是暗藏着秘密和宝藏,既欣喜,又怕被发现的心思。

    白献之叫槐序好好休息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了,翟杨晟求见。

    换了一身描金的黑色衣衫,槐序来见翟杨晟。翟杨晟一身雪白羽毛,眼神清亮,炯炯有神,和白猿放在一起,倒有五六分相似。

    白献之道:“小道士寻我何事?”

    翟杨晟道:“听闻大王想要找个西席先生教导晚辈,小生想要试试。”

    “有趣,我这山中都是妖精鬼魅,可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你也要试试?”

    翟杨晟认真的点了点头。

    槐序看了他一眼,伸手在茶杯里一点,弹出一粒水珠,在空中化作一面水镜。

    翟杨晟透过水镜看到了自己的模样,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和恐惧,道:“这是妖怪!我变成妖怪了!”

    槐序嘿嘿一笑,道:“你虽然不是妖怪,但与妖怪为伍,和妖怪又有什么两样?”

    翟杨晟辩驳道:“我自己是人,我自然知道,又怎么会是妖怪?”

    槐序道:“对,既然你知道你是人,又何必在意你在别人眼中是不是妖怪?莫非别人觉得你是妖怪,你便不是人了?”

    翟杨晟初时满心的恐惧和悲愤被槐序悄然打断,不由得思考起来。

    槐序道:“其实你这并不是变成妖怪了,你修行的是白猿吞气术,乃是古时真修从白猿身上学来的一门吐纳法。饮用清泉,吞食日月,服白玉精英,炼无拘本性。”

    翟杨晟道:“我没有变成妖怪?”

    槐序道:“你自然不是妖怪,你若是想变成人,自己下山吃几顿人间烟火,把白猿功破了,自然就变回原来的样子了。”

    翟杨晟道:“这是什么道理?创造这门功法的前辈为何会想要变成猿猴?”

    槐序指着他道:“你为何想要和妖怪相处?”

    翟杨晟顿时明了,甚至有些失魂落魄。原来人世的沉浮和苦恼,早就不是新鲜事了,甚至有这样的前辈,连人也不想做,只想回到山里做一头猿猴,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槐序点明了白猿功的来历,有点明了他的心意,把白猿功剩下的部分放到桌案上,道:“我这山中都是灵食,你享用也无妨,若是打主意留下,这是白猿功后续功法,若是想离开,自行下山就是。”

    槐序走了,翟杨晟却半点也平静不下来,他照着水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身羽毛,面目如同猿猴,一双眼睛晶莹剔透,就真的像山中猿猴一样。

    槐序并不担心翟杨晟会离开,人最无法违逆自己的心意。并非槐序引诱他入道,而是他本就有出世之心,只是被槐序点破而已。

    果然,用过早饭,翟杨晟就将白猿功阅尽,再次找到槐序,道:“我想留下。”

    槐序微微一笑,青年一身黑色,气质温润,包含着容纳的一切的大宽容。

    “那便留下吧,我黑山的孩子,便让你来教导了。”

    第二日起,藏经阁前的空地里就摆放着桌椅板凳,甚至槐序将藏经阁也开放给翟杨晟使用,充做学堂。

    黑山上的小妖怪许多都没有化形,只能幻形,有些甚至连幻形也不能,想着鹿角和鹿腿的鹿童,长着耳朵和尾巴的狐女,长嘴生翅的鹤童,甚至就是兔子、老虎的模样过来听课。

    翟杨晟心中惴惴不安,顶着无数双好奇宝宝的眼光,翟杨晟深吸一口气,道:“我们来学第一个字,这个字是天。”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这是千字文。

    小妖在听,槐树在听,黑山上每一株树木都在听。

    开蒙即是开灵。

    黑山上走了夫子,有了学堂,有了一群学生。

    二、晋*江*独家发表,快来*晋*江看我

    中秋过后,事情逐渐进入正轨,容娘带着小蝶、小倩、小桑回了金华开店。

    小桑走时不情不愿,大呼大王不厚道,藏着一手不肯教人。她说的是槐序的祭神舞,祭祀阴界时用过一次,祭月又用了一次,只教他们唱歌却不肯教她们跳舞。

    槐序是黑着脸把小桑赶走的。

    祭祀阴界也就罢了,祭月这种事哪里应该是他做得。祭月须得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子,才好讨月神欢心。月神冰清玉洁,并不喜欢男性,若不是姑娘们没有一个专修太阴的,白献之又是个纯纯的男孩子,槐序才不会赶鸭子上架亲自上。

    好在月神不会计较一棵树的性别。不然说不得来的到底是赐福还是惩戒了。

    槐序道:“等你成了飞天,就比谁都会跳舞了。”

    小桑虽然将信将疑,但是却还是知道飞天善舞,欢天喜地得越发用心修行了。

    容娘捂着嘴巴轻笑,道:“不只是会跳舞,也会唱歌。”

    小桑脸一红,她想学跳舞,不过是因为槐序跳舞时那种无与伦比的惊心动魄的美,哪里想得了那么多。

    歌舞,娱神之道。或者说,是文明之道。伏羲女娲乃是文明之祖,文明从一开始就和歌舞分不开。

    道本无高下之分,到了深处,都是殊途同归。

    小蝶瞧着小桑憋着一股劲,也是掩口轻笑,她悄悄看了槐序一眼,左手手指下垂,凭空就抓来一缕灵气,化作一朵红花,被她插在鬓角。

    槐序见了,就知道她不声不响把云香飞仙经的第三层也练成了。

    槐序看了一眼小倩,小倩福了福身子,温柔的笑了笑。

    槐序点了点头,最留恋人间的,偏偏是最温婉的小倩,兰若香行的生意,有三成都是小倩做成的,她在人间事的熟稔和尽心,远比在山上时好得多。

    人各有志,也许总有一天,这个女孩会离开黑山,寻找自己的路。

    马车驶往金华,白献之出门继续为槐序化缘,槐序闲暇时雕刻玉牌,关注派出去的夜叉神的动向,直到年关将至,容娘来信请他去金华。

    吃过苦头的燕赤霞痛定思痛,要回山学一门厉害道法再来找槐序麻烦,也不说什么斩妖除魔,只是面子被扫了,要找回来。

    按理说,应当不会有人再来找麻烦。

    事实上,确实没有人来找麻烦。

    这次是一个老熟人求上门,容娘不好推辞,就传书问了槐序的意见。

    铃月娘娘,嫁作人妇的玉夫人借着买胧月珠的由头,瞧瞧给小桑留了字条,拖小桑转交槐序。

    容娘不能随意就打搅槐序的清净,看过字条的内容,才决定要槐序来拿主意。

    王诚中变心了。

    若只是变心了,本体都被送回娘娘庙的玉夫人大可以一走了之。玉夫人却疑心有人作怪,玉夫人从不怀疑王诚中的真心,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变心就变心。

    夫妻有时候,情义是相通的。

    王诚中流连画舫,成了彩云舫白莲姑娘的入幕之宾。

    白莲姑娘有什么入幕之宾,王诚中只不过是其中一个。这位奇女子生得倾国倾城,名满东南道,不知有多少大人物对其倾心,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抱得美人归。

    没错,白莲姑娘卖艺不卖身。甚至传闻白莲的一副画作流传到黑市里,都要千两黄金才能到手。

    王诚中也曾见过这位白莲姑娘,却从未喜欢上她,也不知怎么了,忽然就魔障了一般,心思都扑在这女人身上。

    王诚中看起来很正常,也从不懈怠公务,去彩云舫看白莲姑娘也要趁休沐。

    除了不爱玉夫人,没有任何异样。

    玉夫人信中交代,王诚中已经派人监视她,平日里甚至不许她出门。她用尽手段,甚至动用了神灵的手段,也没试出王诚中有什么不对。

    除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被风吹散了一般,一切都再正常不过。

    正常得玉夫人都吓得不敢离开金华。

    容娘道:“这看起来没有问题,然而没有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

    槐序将纸条放到蜡烛上烧了,道:“是啊,太正常了,实在有意思得很。你帮我约她见一面。”

    容娘道:“大王要出手?此事与我们并无关联。”

    槐序幽幽道:“世上又有什么事是巧合呢,我早就不相信发生在我周围的事情会有哪件与我毫无关联了。”

    容娘不解。

    槐序没有解释,让她去联系玉夫人。

    “白莲姑娘……真是老土的名字。”

    老土到一听就觉得不是个好人。

    玉夫人求人帮忙,第二日就找个由头出门,到了兰若香行。

    槐序抽了抽鼻子,眼神一下子有些变换。

    玉夫人道:“怎么了,我身上有什么气味吗?”

    槐序勾起嘴角,笑容有些冷,道:“没什么。”

    玉夫人来得匆忙,时间不多,就长话短说,交代了事情经过,又道:“大王,我总觉得事情不对,我应付不了,请大王帮一帮我。”

    槐序道:“你不说,我也要帮你。你说太守大人的变化,是一个月前的事?”

    玉夫人苦笑:“他从不去画舫之地,一个月前,上都来了巡查使,点名要见一见白莲姑娘,要他去陪同。他走得时候还和我说,‘那白莲姑娘也没什么特殊的,怎么就能把人迷得丢了心神?我瞧着,还不如我家夫人。’”

    玉夫人说着,眼里就有几分湿意。朝夕相对的爱人忽然把她忘了,这种感觉,远比丢失一件重要物品难过,也远比受了伤痛难过。

    “可是等他回来,他忽然就不认识我了。他还叫我夫人,但眼里却再也没有一点爱,还会上我的床,却不会对我做任何事情。他叫我夫人,就好像是一个不相干的人在唱戏。”

    槐序道:“唱戏也要用情。”

    “他没有,他是一具空壳,是一个傀儡。”玉夫人咬牙切齿道:“除了在白莲姑娘那里。我偷偷跟过他,他在白莲姑娘的闺房里就像是一条狗!”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这么对他!”玉夫人睁大眼睛,泪水夺眶而出,哭道:“我夫君谦谦君子,知德守礼,仁厚段方,她怎么能这么践踏他……”

    玉夫人狠狠咬了咬嘴唇,强迫自己收住软弱,道:“我想杀了她,可是每次我要出手,杀意就会消泯,每次我想把她千刀万剐,一到她身边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她不可能是普通人。”

    槐序问道:“那日赴宴,除了太守、巡查使、白莲,可还有其他人?”

    玉夫人一怔,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槐序点了点头,道:“巡查使现在在何处?”

    玉夫人道:“几日前已经出发去金陵了。”

    “金陵……”槐序敲了敲手指,道:“罢了,今夜我去探探白莲的底,你自己小心。”

    槐序又问了许多细节,玉夫人能答上来的无不一一解答,不多时,太守府就有侍从寻来。

    槐序回避幕后,换小桑与玉夫人聊天。侍从在玉夫人耳旁耳语一句,玉夫人气得脸色铁青,跟着侍从离开了。

    槐序听得分明,那侍从说得是:“大人交代,若是您还念着夫妻一场,就不要让他难做。”

    有多少爱,现在,就有多少伤害。

    槐序沉下了眼眸。

    玉夫人离开后,槐序就去见了太守。自然也不是面对面的见,只是隔着窗台隐隐约约看了一眼,抽了抽鼻子,就眯着眼睛离开了。

    槐序去找帮手了。找得是他的老对头水月庵妙谛禅师。

    妙谛禅师的水月庵在金华城外的小镜潭,小镜潭形似满月,无风无浪,平滑如镜。

    传说满月时可以在小镜潭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也有说可以看到自己的魂魄,

    槐序毫不掩饰的到了小镜潭,惊得小镜潭的尼姑如临大敌。一声钟响,整座庵寺都在戒备。

    槐序其实是没胆子在水月庵动粗的,且不说他受得是大尊的法,就是水月庵里的祖师堂就不是他可以对付的。

    槐序撑着伞,黑色的伞,赤红纹,伞下的人眉目俊美得仿佛天人。

    他面前水月庵的尼姑们已经摆好了剑阵,正准备降妖伏魔。

    “让他进来。”

    妙谛禅师的声音从佛堂里传来。

    槐序轻笑一声,把伞收回袖囊。笑得好看,面相又不凶恶,几个小尼姑一下子看红了脸。

    推开佛堂进去,槐序给正中的观音像上了三炷香。

    妙谛禅师瞧着木鱼,跪坐在观音大士的佛像前,停下了诵经声,轻声问道:“你来做什么?”

    槐序右手腕垂下自在珠的细长穗,道:“请你帮忙。”

    妙谛禅师顿了一下,又开始敲木鱼诵经,拒绝和妖魔同流合污。

    槐序也不在意,道:“若非此事非你不可,不也不会来找你。”

    妙谛禅师还是不说话,不想理会。

    槐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清楚,道:“我去见了太守,隔得老远,我就闻到了恶心到骨子的恶臭。当然,我闻着是恶臭,在别人鼻子里,必定是檀香。”

    槐序垂下双眸,捻动自在珠,道:“佛法东传之初,化名金仙,修行之法佛道合流。然而佛法虽然高深,却最易受魔劫。尤其有一味秘宝,取之于僧宝,又是佛法的克星。”

    “叫佛油。”

    梆——

    木鱼声猛地停下,佛堂里凭空挂起一阵阴风,将香烛全部吹灭,陡然一暗的佛堂里仿佛浮起了浓重的血腥味,又好像有尖锐的哭嚎从黑暗里延伸出来,诡异可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妖孽动物园特种兵王在山村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龙王传说凰妻倾世霸道帝少请节制总裁爹地惹不起怪医圣手叶皓轩

[聊斋]兰若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载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载载并收藏[聊斋]兰若寺最新章节